1. 爱下电子书
  2. 修真仙侠
  3.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4. 第47章 那个少年

第47章 那个少年

作者:

“班长,注意那只章鱼妖。”

激战中,蓝牙耳机里传来李智勇有些沉闷的嗓音:

“我无法判断它的实力,给我的感觉应该最少千年道行,不过气息斑驳不纯,应该是吞食了太多海中生灵,不知道它具体的手段。”

肖笙轻笑了声:“它交给我了!”

“不要妄动,”周拯的嗓音依旧沉稳,“它不动手对我们而言就是最好的局面,把防线控制住,不要反攻过去,节省法力,我们只要守住这里等支援就够了。”

“明白。”李智勇快声回答。

“是!”月无双的嗓音依然清脆。

“班长你放心吧,我又不是莽夫,”肖笙的回答可以说毫无自知之明。

“要小心,”敖莹传声入耳,“我们所有人合力也不会是它的对手。”

“必要时我会解开神魂封禁,”周拯传声回应着,“现在没办法考虑以后不以后了,必须多撑一会,其他城市的仙人修士肯定在来支援的路上。”

敖莹柔声答应,继续为周拯提供附体的灵力,强化着周拯的力量与速度。

冯不归已经退去后方疗伤,几名实力不足的女队员在旁为他快速包扎,这壮汉身上的伤势细数竟有数十处,不少地方还侵染了毒素。

冯不归一声没吭,只是注视着周拯的背影。

他脑子里在分析周拯的动作,甚至已经开始尝试构思如何提升周拯的近身厮杀能力。

‘修行能持续突破真不错啊。’

冯不归低头叹了口气,看着自己那满是老茧的粗糙大手,目光多有感慨,慢慢站起身。

“队长您去哪!”

“你伤势太重了啊!现在防线稳定了……队长!”

“我的队员还在前面。”

冯不归头也不回地应着,扶着右肩,慢慢晃动着右臂,脚下步伐越发稳固,目中燃烧熊熊战意,一拳砸飞了前方那只体魄与他差不多的妖魔。

视角拉远。

第三工业岛各处都是修士与妖魔的激战。

没有修为的警察端起手枪,尽力把这些怪物的视线吸引到自己身上,年轻的警员双手虽然在发颤,但仍嘶声吼叫着给自己鼓劲。

主城区,大水漫漫之处。

神犬死死咬住一头八爪鱼的触手,拽着它甩向远处阵壁,随后猛扑上去,刚要一口咬破对方头颅,就被侧旁射来的翠绿水箭击飞……

第三工业岛中心避难所前。

周拯提着盾牌的左手已经有些麻木,虎口染着鲜血,但动作却依然迅猛。

周拯自己所不能见的是,此刻的他看起来其实有些凶恶。

他是清秀面庞,平日里面部线条也十分柔和,略显修长的眉毛、还算笔挺的鼻梁,还有鲜明的下颌线,确实有着靠脸吃饭的资本。

但此刻处于与妖魔厮杀第一线的他,面带怒色,抿嘴皱眉,眉角似乎是要飞起来一般。

敖莹本来还担心周拯会怒火攻心。

但贴在周拯身上的她仔细感应,却发现周拯灵台一片空明,周拯的念头与身体的行动完全一致,甚至思维比平日里还要灵敏许多。

“注意,”周拯突然出声,“八爪怪动了!”

远处,那只六米多高的章鱼妖向前迈出大步,章鱼状的脑袋上裂开了类似鲨鱼的口器,露出了其内交错的锋齿。

它活动着那强壮的人形体魄,走路时浑身肌肉似乎都在联动。

周拯仿佛看到了一片乌云笼罩在这章鱼妖后方。

他猛地摇了摇头,提刀举盾,向前迈出大步。

“集火它!”

砰!砰!

李智勇身旁的狙击枪枪管喷出火焰!

章鱼妖的头部两次轻颤,那看似只有一层薄膜的脑袋,只是留下了两个浅浅的印记。

两颗大口径破甲弹滑落在地,摔出了清脆的声响。

整个防线一片死寂。

周拯举盾前跳,目中怒火喷发,一道雷霆伴着他的动作,对章鱼妖当头劈砍。

章鱼妖那双眼睛扫了他一眼,脖颈外的一只触角突然涨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在周拯盾牌上,将周拯身形直接砸飞。

“修士,”章鱼妖抬手指向半空漂浮的肖笙,瓮声说着,“过来送死。”

肖笙面部肌肉不断颤抖,风衣猎猎作响,身周出现了数百张黄纸符,带着众符箓猛扑章鱼妖。

冯不归一声大吼,数十名实力在先天境六阶之上的特殊行动组队员,立刻朝着章鱼妖围攻。

悍不畏死,怒发冲冠。

周拯背部猛地撞在避难所顶棚,触动了外围防护阵法,身形被再次弹飞,滚落在地。

他浑身多处骨折,此时立刻催开提前吃下去、但用法力包裹没有化开的疗伤丹药,快速爬起来。

但周拯脚下一晃,踉跄两步,直挺挺地趴倒在了地上。

体内法力突然断档。

哪怕敖莹的灵力持续不断,周拯也一直在催开那些补充法力的丹药,但他道境确实不足以支撑这种高强度斗法。

法力断档的感觉,比脱力还要难受。

甚至,一阵阵疲倦感涌向周拯眉心,不只是‘气’,他的‘神’也已是强弩之末。

“周,不要勉强自己。”

一抹白光闪烁,敖莹提着短剑出现在他身旁,将短剑举起悬浮在周拯身上,洒落出道道仙光,护住了周拯。

她柔声道:“我去帮大家拖延时间,你在这里休息一阵,仙人们在赶来的路上了。”

“小心……”

周拯勉强抬头,想撑着自己站起来,但手臂轻颤,无力地趴在浅水中。

敖莹不敢多耽误,转身的瞬息身形跃起,双手在身前做抱元归一状,其内多了一颗玉质宝珠,洒落出一片片仙光附着在肖笙等人身上。

周拯看着她的背影,用力挣扎,却只能翻了个身,躺在那大口呼吸。

吐纳、归元,他只能盼着自己快些恢复一口法力,只要体内法力周天运转起来,自己就又有了行动能力。

他看着阴沉的天空,忍受着身体各处的酸胀与疼痛,视线略有些模糊。

一个人的能力是有上限的;

自己尽力了;

而且,自己已经做到了现阶段能力的上限,不对吗?

周拯闭上双眼,尽量让呼吸平和。

身下的海水浸染了他的短发,也散发着生命起源和归属的柔和,慢慢松开了此前紧抓的刀柄。

‘小拯,你真的变了好多。’

燕儿姐?

周拯眼前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那个穿着黑裙的女孩正收拢裙摆蹲在一旁,含笑注视着自己。

‘不是你教我的吗,对自己要狠一点。’

她轻声问着:

‘不是你先问我的吗,这个世界对我们公平吗?’

周拯怔了下,眼前缓缓浮现出几幅画面,像是被人揭开了一层纱布,看到了那遍体鳞伤的少年。

午后的福利院角落。

拖着疲倦身体的少年,带着满身淤青坐在那,眼底满是疲倦,嘴边却带着几分微笑。

女孩跪坐在一旁,皱眉帮他清理着伤势。

‘你怎么又去打黑拳了,被院长妈妈知道又要关你禁闭了。’

‘怕什么,’少年咧嘴笑着,‘我体质特殊,睡一觉伤势就没了,看!’

他晃了晃手中的一叠钞票,挑着眉头:

‘新来那几个的奶粉钱不就有了。’

细雨朦胧的阴天,挖掘机推倒了福利院院墙。

那个少年被人死死拉着,他双眼喷着火,想要冲上去跟那些人拼命,但不远处是一群拿着器具的混混,不断对少年挑眉笑着。

晚上,少年就带着女孩摸到了那些混混聚会的夜店。

‘等会我进去,如果五分钟就没动静了,你就报警。’

女孩颤声问:‘你行吗?里面这么多人!’

‘人多才乱,摸黑弄他们!’

少年解开外套扔到女孩怀里:‘命这种东西都是定下的,算命的说我最少能活到八十岁,今天应该折不了。’

那天的少年是在警局被院长接回去的。

回去的路上,院长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抱着他伤痕累累但并无大碍的身体,一个劲的抹眼泪。

院长回去后就病的更严重了。

福利院的老师说,院长是得了癌症,之前的时候一直没去医院,现在去医院也只能止疼。

灯光昏暗的出租屋内,头发灰白的院长躺在床上,抬手抓着少年的左手。

‘去考试……打架能有什么出息……’

‘嗯,我去考试,我听你的去考试。’

‘这几年还多亏了你,’院长颤声说着,‘我没用了,找不来多少捐款……但小拯,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你不用强逼着自己去做什么……你要好好生活。’

‘我知道,您先休息,别说话了。’

‘不说就没机会了呀。’

院长温柔地笑着,那只粗糙的手掌颤巍巍地抬起来,擦掉了他眼角没忍住的眼泪。

墓碑前。

穿着黑裙的少女理了下发梢,她即将远行。

‘小拯你觉得,这个世界对我们公平吗?’

少年没有回答。

少女微微抿嘴,并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走向了远方。

少年抱紧了膝盖,双眼注视着院长的墓碑,不知过了多久,起身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从那以后,上学、考试。

从那以后,对人温和,不断告诉自己,拳头解决不了任何事,要去跟大家和善的相处。

从那以后,挤在早高峰拥挤的轻轨上,看着窗外被风吹过的麦浪,想着上班后该逛哪个论坛。

从那以后,好好生活。

‘小拯,你真的变了好多。’

‘夫君!嘻嘻,就要喊,就要喊!夫君!’

‘班长!’

周拯突然睁开双眼,入目是弥漫着水雾的蔚蓝天空,还有肖笙那向后抛飞的身影。

肖笙胸口整个塌陷了下去,护体法力已然破碎,胸前的金链沾染血迹,面如铁色,浑身轻颤。

周拯挣扎着翻身,看向了那边大战的情形。

那凶恶的怪物现出本体,一根根触角横扫全场,已接近击溃己方防线。

四处被拍飞的人影;

远处急冲来的李智勇;

无计可施的敖莹……

后方,倒飞的肖笙撞开了庇护所的护持阵法,撞碎了那面墙体,露出了其内那密密麻麻数不清的身影。

他们惊恐地看着外面的怪物,几乎已忘记该如何尖叫。

还好,肖笙吐了几口血,挣扎着还能坐起来。

“班长!咳……你伤、伤怎么样……”

周拯没有回答,此刻他没多余力气回答,只能勉强抓住右手处的护腕,将它用力摘下。

三环印记闪烁光亮。

周拯闭上双眼,眼前仿佛浮现出了冰柠的身影,她站在雪山之巅,注视着下方烟火弥漫的凡尘,面容清冷,不惹尘埃。

又看到了那宛若火凤临世的凤瞳仙子;

看到了张口似要吞噬天地的天狗啸月。

三道封禁同时炸碎!

周拯趴伏的身体缓缓飘起,浓郁的金光自额头绽放,八只正反相逆转动的金轮依次浮现。

诵经声、吟唱声、战鼓声凭空而起!

‘不能完全爆发,自己身体承受不住这份力量,必须规划好灵力的使用。’

周拯心念不断转动,体内法力在灵气滋润下迅速盈满。

后面的肖笙愣了,他颤声道:“班长……你灵力!这是能让你以后冲仙人境的灵力……”

周拯略微扭头,透过宝轮对肖笙一笑,轻轻吐了口浊气。

院长,如果这个世界是平和的,我会听你话,去好好生活;

但这个世界并不是。

它不公平,它充斥着吃人的妖魔,它唯一的公平就是对所有人都不公平。

【万法无常,大道宁宁】。

周拯面露嗔怒色,身形忽然前冲,带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音爆,与几层垂直绽放的冲击波痕,将那头数十米横款的章鱼直接撞倒!

他一定,能拖延到冰柠老师回来。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