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修真仙侠
  3.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4. 第51章 呜呼!起飞!

第51章 呜呼!起飞!

作者:

奇怪。

为什么非要修改普通人的记忆?

西线妖魔退兵后的第三天,冯不归主持的第三工业岛特殊调查组组长会议上。

例行来露个头的周拯,听着上面做出的安排,心底不免泛起了如此疑惑。

按理说,经历了这么严重的灾难,顺势对公众解释妖魔和修士的存在,不是合情合理的吗?

他们现在正分派的任务,却是进行第二次普通人的记忆遮掩;

而且听冯队长上司那话里的意思,还有网络信息筛选、舆论动态监控等等,大批部门同时运转。

必须把世界上有妖魔神仙这种事隐瞒下来。

周拯再看诸位同僚的反应,他们好像已经对此习以为常。

这让周拯决定自己也稳妥一点,别问什么一看就很菜鸟的问题,暂时压下这个疑惑。

回家之后,自有人能打听。

“班长你是问,复天盟为什么要瞒着广大民众?”

肖笙摆满了各类奇形怪状‘刑具’的卧室中,听闻周拯有此一问,肖笙从角落的打碟机后面绕了出来,仔细思考了一阵。

“嘿,班长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啊……他们为啥要瞒着凡人?不去告诉凡人这些妖魔之事,还非要耗费力气修改凡人记忆?”

周拯眨眼:“肖哥你堂堂转世天将也没什么独家消息?”

“没有啊,”肖笙双手一摊,“我大部分时间都在琢磨修行,卡瓶颈以后也没关心过这些事,不过上面决定这么做,肯定有深意。

“为了让大家活的更开心一点?免得整天担惊受怕?

“应该就是类似的理由吧,我觉得。”

“只是为了让大家开心,就去掩盖真相,是不是有点舍本逐末了……而且花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多少有点说不过去。”

周拯轻吟几声:

“肖哥继续忙吧……你还想去夜店降妖除魔?”

“嘿嘿嘿,一点个人爱好罢了,这不帅吗?哟!全场的朋友!让我看到你们可爱的双手!”

“帅!”

周拯竖了个大拇指,临走还贴心地为肖笙关紧了屋门,考虑要不要给他加一层隔音的结界。

这要让月无双看到了,估计能把白眼翻到房梁上去。

周拯第二站去了李智勇的专属空间——负一楼地下室。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第二次来别墅地下室的周拯,莫名觉得,这地下室好像宽敞了很多。

水泥墙面前放了几只书架,上面摆着各类书籍和玉符,居中安置了一条长沙发,不远处还有‘老头乐’摇椅。

周拯来时,李智勇就端坐在沙发正中,他正对的墙壁上悬挂着幕布,上面播放着一段新闻录播。

某端庄大气的女主持人,正声情并茂地播报着:

“……因受海啸影响,我市地下排污系统遭海水倒灌,为我市造成了严重伤亡与经济损失,现如今环境持续恶化,防护罩已经是我们最后的两层防线……”

李智勇抬手摁下遥控器,幕布上的画面咻的一声消失不见。

“我的答案就是这样,”他对周拯笑着说。

“你也不知道吗?”

“班长,我只是一个散修。”

李智勇那张白净且只是普通英俊的面容上,流转着微微笑意:

“当你想要去了解更多,就意味着你要背负更多,必须学会适当地控制自己的好奇心;最好是耐心观察、总结,得出自己的结论,

而不是听别人去说如何如何。

“如此才能找到所谓的真相。”

周拯顿时觉得很有道理;

但这家伙确实是什么都没说!

月无双是阅剑仙宗的弟子,或许知道些什么,但周拯为了避嫌,并没有去三楼叨唠。

回屋坐在自己那铺了两层灵石的床垫上,周拯拿出手机,几次犹豫,还是点开了好友列表中置顶的小鱼头像。

对话框消息停留在昨晚的晚安上。

周拯发了这个问题过去,手机很快就震动几下,对话框中弹出了一只可爱、乖巧、端庄的表情包。

‘咕噜噜(敖莹):不知道诶,我去问问大姐。’

‘周拯:算了算了,只是我比较好奇,等修为高了,应该就能接触这些了,现在知道了可能只是徒增烦扰。’

‘咕噜噜(敖莹):诶?你是在怕我大姐吗?’

周拯笑了笑,手指飞快输入一行文字:‘修行人的事,那怎么能说是怕,只是一点对强者该有的尊重罢了。’

‘给你看!我今天刚弄好的卧室!’

敖莹发来了两个炫富视频。

周拯仔细瞧了眼,额头渐渐挂满黑线。

啊这!真就城堡里的小公主,卧室直接就是一座大殿?

那三米见方的大床看着就十分柔软,周围还挂了粉色的帷幔,还有那五六米长、铺满了白玉的华池,让周拯直呼腐败。

他想了想,光脚跑到了卫生间,拍了一张敖莹之前住过的鱼缸过去。

‘富贵虚华只是过眼云烟,这个小缸才是你永远的家。——尼古拉斯·本山。’

嗯,好像这个梗有点老了,她上网还没几年,这能看懂吗?

周拯捏着下巴一阵思索。

他所不知的是,敖莹明显是展开了有端联想,此刻正抱着一只柔软的布偶,在她的床榻上翻来翻去,时不时发出嘿嘿的笑声。

大殿角落,龟仙四奶奶以及一群面容娇俏小侍女,同时面露忧色。

三殿下这是在凡尘俗世染上了什么病症?

……

傍晚时分,夕阳透过窗扉,洒落在地板上,晕出了橘黄的光影。

“嗯,咳!”

神犬小灰狗坐在茶几上,看着面前或多或少都有些拘谨的四人,指了指刚被它挂在墙上的那幅山水图。

啸月在心底不断斟酌,该如何遮掩李天王宝塔的存在,免得这几个小家伙追问。

“具体怎么用,我已经发给你们周组长了,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挪移阵法,伪装成了山水画,能把你们送到神仙洗浴中心下面的一个幻阵。

“这算是我私人给你们的一份福利,也是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辈,想要助你们一臂之力,进入那个房间,你们就会进入一重幻境,在这里面,感知会被拉长,感觉时间流速变慢。

“就跟你们平时做梦一样,有时候只是睡了一小会,梦里的经历却很长。”

肖笙不由得眼前一亮:“有这种阵法为啥不赶紧推广?转世仙人跟普通修士,所缺的都是修行时间啊。”

“这个,”啸月咳了声,“只能给四个人用,你们几个知道下就好了,这个阵法的核心已经接近损坏,这事记得保密别往外乱说。”

“明白,”李智勇笑着应了声,看了眼在旁边静坐的周拯。

啊,蹭到了。

周拯笑道:“教官,我有个小问题。”

“你讲。”

“这会对我们修行之路留下什么隐患吗?”

周拯解释道:“可能我的想法有点奇怪,我总觉得,世上没有纯粹的好事,事物本身都是有多面性的。”

“问的漂亮!”

啸月狗嘴咧开,笑呵呵地说着:

“幻阵的主要作用有三个,第一是拉长你们对时间的感知,变相地算是让你们拥有更多的修行时间。

“第二是有炼心、淬心的效果,你们需要对战对手,可以在里面寻找一些天将印记,这些印记都有着极为丰富的斗法经验。

“第三是吸纳灵气,这件宝物……幻阵呢,有十分高明的聚灵效果。

“副作用就一个,你们在里面只能感知到自身大道,无法感知到自然大道,所以现在来说,最长只能在里面呆二十四个时辰,也就是两天两夜,然后就要出来活动两天,感悟自然、体会天地,才是修行的根本。”

周拯缓缓点头:“明白了。”

肖笙忍不住小声嘀咕:“为啥只是给我们特殊关照?这对其他人有点不公平啊。”

啸月正色道:“肖笙道友,不要总想着拒绝组织的栽培!应该想着该如何充分利用这些资源强大自我,去回应这份器重!你说不定在里面就能突破瓶颈了!能不能向你旁边这三位学习下!”

“哼哼,”月无双挺胸抬头,战斗服包裹下的玲珑身段颇为养眼。

“哎,好的好的,”肖笙额头挂了两道黑线。

在啸月的引导下,四人开启山水画,身形化作四道流光汇入画中。

那山水画卷中顿时多了三男一女。

周拯很快就发现,这似乎并非什么幻阵,更像是一处固定且真实的建筑。

自我感知中,周遭的时间流速似乎没有任何变化,但他拿出手机看了眼,发现秒部数字的跳动,已变得十分缓慢。

啸月的嗓音在四面八方响起:

“这里面总共有六层,每层我都尝试了一遍,能拉长的时间感应分别是三倍、六倍、九倍、十二倍、十五倍、十八倍。

“这东西对你们的神魂强度有要求,现阶段,周拯、月无双、李智勇需要在第一层,肖笙神魂强过本身境界,已经可以去第二层修行。

“好了,不打扰你们了,出口就在你们身后。”

“教官!”周拯笑着道了句,“能不能搞个负山大阵。”

啸月立刻道:“可以,但负山大阵的构造费用,还有平时耗费的灵石要你们自己承担。”

言罢,它就抬爪打了自己嘴巴一下。

平时负责后勤调度抠门惯了,它周哥修行百八十年又能耗费多少灵石?这要让福伯知道了,误会自己卡周拯的修道资源……

哎呀!它怎么就!

“谢谢教官!”

周拯明显心情大好,嗓音都变得轻松了许多。

啸月略微松了口气,双手掐印,身形炸成一团焰火,立刻消失不见。

周拯四人在‘幻阵’中一合计,没有着急修行,而是先退回了别墅客厅。

“我来分配下任务,”周拯正色道,“肖哥去找一些静心凝神的法器,比如安神香炉,或者一些静心凝神的丹药,我怕在里面时间太久心不能静。”

“没问题,我这就联络我那群天将哥们。”

周拯看向李智勇:“智勇能不能搞个监察外部环境的阵法?或者其他手段都行,出入口是这幅画,我们在里面修行的时候,外面安全也很重要。”

月无双提议:“那不如我们轮流进去。”

“轮流进入反倒不如一起行动,”李智勇沉声道,“我们三个可以多在班长身旁修行,这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嗯?”周拯额头挂满黑线,“你这是拿我当光环释放机了?”

“虽不能说就是这般,倒也算是相差无几。”

周拯并起剑指戳向李智勇肋骨,后者身形如落叶般飘摇,轻松躲了几次,又故意被周拯戳了一下,免得班长失了威信、丢了面子。

月无双问:“班长,我需要做什么?”

“你来联络冯队那边,按我们修行时间来排一下出勤表。”

周拯自是没忘他们的职责:

“从外面的时间来看,我们入内两天、出来两天,最好可以集中出勤,一周外出四十八个小时的话,就安排在相连的两天。

“这样的话,我们每周还能有一天的时间,在外打坐修行。

“嗯,我就负责跟咱们小队的后备队员联络一下,告诉她咱们接下来的作息规划。”

“细!”肖笙竖起大拇指,“班长你实在太细了!滴水不漏啊!”

月无双皱眉瞪了他一眼:“别以为我听不懂你在开车,我还在这呢!”

肖笙不由一愣,目中的茫然似乎并不像作假。

‘她总针对我!’

某天将气愤难平的说。

……

夜深,隆辰市西北十多公里的一处荒废加油站。

两道窈窕倩影静静飘在加油站的棚顶上,前方那身影一头银发,坐在一盏灯笼的木柄上;

后方的女孩穿着连体胶衣,始终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师父,想要破冰仙道心,似乎挺难做到呢。”

“燕儿,”白梦仙嗓音说不出的轻柔,“破道心这种事,与修为境界高低无关,而是要找到她的弱点。

“隆辰此刻尚在动荡,冰柠也无法长期闭关,倒是观察她的绝佳机会。”

“弟子可以去观察其他人吗?”

“嗯?”白梦仙那双妙目轻轻眯起,身体微微侧倾,对着左侧空气道了句,“去找你小情郎?”

“师父,我在这。”

叶燕主动挪了半步,凑到白梦仙眼前。

完了,师父的斜视加重了。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