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修真仙侠
  3. 洪荒,从忽悠青年鸿钧开始
  4. 第93章 当护法使者,遇见大型社死

第93章 当护法使者,遇见大型社死

作者:

“不对劲,很不对劲。”

看着端坐于赤红花界之内的祝融,女娲虽说不上现在是一种什么感觉,但却有一种莫名的不适,萦绕在她的心头。

这种不适,使得此前对那漫山遍野的红花还有这极大兴趣的女娲,在这一刻,却是半点兴趣都无。

甚至,在看久了,还会生出一股莫名的寒意。

更重要的是......

此刻一眼看去,那端坐于花界之内的祝融,明明与那赤红之花,形成了一种和谐。

可是女娲在细细感应之中,却发现此刻的祝融,与她影响之中的祝融,已然是截然不同。

就像是......

就像是面前的祝融,陷入到了一种极端的情绪之内。

这种情绪,给她的感觉,就是易燃易爆。

“将心中所想,融入到外物之中,以此来寻找到自己的本心。”

想起当初那位无名先生说出的话语,再看着此刻端坐于花界之中的祝融,在这时睁开了双眸,女娲的目光,顿时变得无比凝重起来。

“你毁了我的花,我便要毁灭你的天。”

伴随着此话的落下,祝融缓缓的起身,向着前方,向着女娲所在的天地一步踏出。

轰隆隆!

刹那之间,虚空震动,有无尽的火焰,在祝融一步踏出的瞬间,以焚天灭地之势,向着女娲所在之处呼啸而来。

熊熊天火,才刚刚离开祝融所在的花界,便随着一道赤红之光的绽放,使得整个洪荒天地,在刹那之间模糊扭曲。

一如之前女娲颠倒了乾坤一般,此刻方圆万里的天地,也似承受不住祝融之念,在崩塌之中出现了苍茫。

在这苍茫之中,属于洪荒天地的地火水风在刹那之间崩碎,唯有混沌之气缭绕不绝。

“金仙极境。

感受到祝融之念,从万里之天,瞬间扩散到十万里之距,更向着无边的天地继续蔓延。

这一刻,女娲的脸色变得无比凝重。

她能够感觉到,此前端坐于花界之中的祝融,修为不过是聚三花凝五气的圆满之意,距离真正的极境,明明还有着一段距离。

可是,随着此时无边的火海爆发,在那极端的怒念,混杂着诸多心念的一刻,却是爆发出了金仙极境的力量。

哪怕,这种极境之力,并没有携带永恒之意,可是其战力和威能,却是不弱于金仙极境。

“此法......”

看到眼前的一幕,女娲的目光一亮。

这种看似存在着风险和缺陷的法,或许不是正途,可是在达到真正永恒之前,却给予了低境界者,越阶一战的资格。

“杀!”

几乎在女娲心中浮现出此念的一刻,就见祝融携带着漫天火势,降临到了洪荒天地之内。

其兽头人身,身披红菱,宽大的双耳之间,各有着两条火蛇环绕。

“居然达到了这种程度。”

看着祝融直接变化出本源真身,且双眸之中看似清明,实则没有丝毫理智可言的神色,饶是女娲也不由得多出了一丝郑重之色。

“吼!”

便在这时,就见那漫山遍野的红花之中,有无数丝丝缕缕的烟霞之气,汇于祝融的脚下,形成一条长达万里的赤红火龙。

下一刻,傲立在天地之中的祝融,向着女娲隔空一拳,遥遥轰击而来。

嘭!

.......

“不好,三弟出事了。”

几乎在祝融显露本源真身与女娲一战之时,端坐于盘古神殿之中的帝江猛地睁开了双眸,向着外界一步踏去。

只是一步,无形的空间,似水波的涟漪一般,在帝江一脚落下的瞬息之间,形成无边的褶皱。

“一步错,步步错,想要从万千心念之中,找到自己的本心,何其之难。”

同一时间,在一处山谷之内编制着丝布的句芒,只是轻轻的一挑。

嗡!

就见一根银白之丝,从其手中呼啸而出,化作一名身穿银色长袍的青年,向着祝融和女娲所在的大地而去。

“看来今天的鱼货,是捞不起来了。”

一处蔚蓝的湖泊之内,身披蓑衣好似一个老渔夫的共工,看着天边映照的火红之色,在无奈的叹息之中,收起了手中的渔网。

......

“三哥的心念,还是太过极端了一些。”

一处花田之内,卷起裤腿的后土,露出雪白的手臂,在抬头的一瞬,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还有七枚花种,回来再种也不迟。”

随着此话的落下,后土从满是泥泞的花田里,向着远处的天空一步踏去。

在这一步之间,其离开田地的刹那,就见后土原本沾染了泥泞的脚丫,在阳光之下顿时变得晶莹剔透。

当第二步落下的时候,那个辛勤的小花女,已然在瞬息之间,变成了神圣不可侵犯的祖巫。

一息!

仅仅只是一息的时间,当祝融和女娲争斗之时,原本分落在各处的十一位祖巫,纷纷的离开了所在之地。

虽然彼此之间时有争吵,但是十二祖巫,同为一体。

唰唰唰!

待到帝江来到了女娲和祝融交战之地时,就见一道赤红的光芒,从苍穹之上跌落而下,狠狠的轰击在了巍峨的山峰之上。

在那赤红之光中,率先赶来的帝江,就看见显露了本源真身的祝融,于即将砸落在山峰上的一瞬,身体轰然爆碎开来。

嘭!

没有四分五裂血肉模糊的景,也没有巍峨的山体在顷刻之间出现深不可测的大洞。

甚至,那漫山遍野的花,也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因为,在祝融身体崩碎的那一刻,其本源真身就像是一场幻影一般,化作了无数红色的光点,宛如幻灭的火星。

这些似燎原火星,因那砸落之势,在落下的一刻,宛如一场席卷了方圆数万里的山风。

在这山风之中,只见那漫山遍野的红花,好似红色的麦浪一般。

于齐齐摇曳之际,不仅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反而变得越发的灿烂和鲜艳。

“清醒了吗?”

与此同时,帝江就看见苍穹之上,女娲缓缓的踏步而来。

伴随着女娲在苍穹之上漫步,但见那漫山遍野的红花之中,随着一尊又一尊祖巫的到场,有丝丝缕缕的赤红烟霞,从群花之中汇聚而来。

不过是眨眼的时间,就见祝融的本源之体,再度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不同的是,此刻的祝融,不再如之前那般暴躁。

反而随着本源之体在下一刻收敛,化作了一名身穿红色长袍的大汉。

“三弟,你没事吧。”

看着面前的这一幕,帝江在担忧之中,开口问道。

只是这话刚刚开口,他要迈出的脚步,便生生的收了回来。

因为......

在他的话语落下之后,祝融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自顾自的转身看了一眼身下。

更在众目睽睽之中,小心翼翼的扶起了一朵花枝有着些许弯曲的红花。

“......”

“我记得以前三哥好像说过,就算是闭关一万年,十万年,一个元会,都不会选择靠种花花草草来炼心。”

便在一众祖巫沉默之时,站在后土身旁的玄冥,小小声的说道。

可是......

这声音虽然弱小,但哪怕是如蚊绳一般,于在场的众人而言,却与洪钟大岳,没有丝毫的区别。

随着此话的传来,祝融抚花的手微微一僵,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嘴角更是微微一抽。

“咳咳......”

下一刻,就见祝融又像是没有听到玄冥的话语一般,竟是捂着自己的胸膛,发出了一阵急促的咳嗽声。

“女娲道友不愧是在紫霄宫之中端坐前列的先天神圣,这般修为果然是惊天动地。

方才一番切磋,是祝融败了,想来也受了不小的轻伤。”

伴随着此话的开口,祝融原本赤红的面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起来。

“诸位,我可能需要闭关养伤一段时间,就不在此久留了。”

话音一落,祝融忍住护花的心情,于扭头的一刻,向着远方飞遁而去。

“......”

一众祖巫。

“我下的手,很重吗?”

看着祝融的身影似逃一般,在转瞬之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女娲的嘴角微微一抽。

要不是从头打到尾,她还真信了祝融这番鬼话。

以前的巫族,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巫族,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似动不动要硬撼山岳,移山倒海战个天荒地老。

可是现在.......

祝融居然也学会了演戏,且明明操纵火之本源,却偏偏成为了一个护花使者。

听玄冥的意思,曾经的祝融,对此还十分抗拒。

“诸位道兄.......”

见祝融离去之后,帝江等一众祖巫的脸色明显的垮了下来,为了避免再一次的误会。

或者说,为了避免十一位祖巫,也如祝融此前那般抽风,女娲再次开口说道。

这一次,她的话语,多了一份小心翼翼。

一位祖巫,她女娲不惧,十一祖巫也不惧,毕竟打不过,她还可以跑。

但,十一个陷入癫狂的祖巫......

老实说,没有哥哥伏羲在身边,她女娲也会适时的怕上那么一怕。

“女娲道友不必解释,我们都懂,都懂。”

迎着女娲看似平静,实则小心翼翼的目光,帝江在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脸温和的说道。

“不知女娲道友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

牛牛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