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都市青春
  3. 消费系男神
  4. 第一百三十一章 禁欲系男神

第一百三十一章 禁欲系男神

作者:

吃饭的过程相当愉快。

作为新老板在房间里点的第一餐,nata真的用心了。

而且她不仅仅是点餐备餐时用心,在用餐时更是替韩烈把排面拉到满。

两个嫩妹子专门负责分菜,根本不用客人起身就能吃到每一道菜;

另外两个负责清理垃圾、上菜撤菜、分热毛巾之类的杂活;

一个小哥哥负责开酒倒酒,戴着白手套,一丝不苟。

而她本人则负责讲解每一道菜。

“这道香煎阿拉斯加帝王蟹腿肉蛋皮卷是都会尚膳主厨亲手精制而成的特色创新菜肴。

蛋卷用精品土鸡蛋和草原鲜奶低温烤熟,香嫩爽滑,入口即化。

蟹腿肉全部取自活蟹,煎制过程中最大程度的锁住了水分,口感清晰、嚼劲十足而不黏牙。

一外一内,两种口感截然不同而又层次分明,微甜之后是咸鲜,充分咀嚼后又能充分感受到顶级蟹肉的回甘,实乃不可多得的享受。

想要把这道菜的精髓展现出来,厨师的功底是重中之重。

如果不是韩少请客,我们酒店的中层领导都很难吃到原版。”

“哇哇哇……”

一群人被nata这么一忽悠,再看到盘子里做得像是果冻般的蛋卷,顿时开始疯狂分泌口水。

一人一块,盘子空了。

一口咬下去,外面那层蛋皮真的会化开,然后在鲜甜的汁水中怒嚼蟹腿肉,爽呆了!

讲真,潘家那个大厨做本帮菜、做传统中餐知名菜都很有一套,不过论起创新,今天这一道菜就能把他吊起来打。

当然,术业有专攻,这么比不公平,但也可见今天酒店方的用心程度。

什么王晓天啊、什么楼潇潇啊、什么王甜清啊,敬仰的目光已经安排上了,就觉得韩少真有牌面。

废话,那可是600万砸出来的排面!

不对,要是经常住的话,服务费+杂费+餐费+酒水费,一年至少还得多出小200万。

唯独郁学勤吃得是食不知味。

他脑壳疼。

nata收到了新boss一个带着笑意的眼神,于是愈发卖力,开始介绍新菜。

“这道日式海鲜刺身精选了市面上所能找到的最好的北极甜虾、北极贝、蓝鳍金枪鱼大腩、北海道紫海胆。

它本身的做法并不特殊,却是我们酒店炎川日料为韩少特意准备的心意,这块冰鲜的大腩来自于两天前的小日子,是极其难得的顶级食材,所以只需要最简单的料理方式。

左餐的山葵泥和煎酒均为炎川大厨秘制,各位可以自行调制享用。”

刘英俊没急着动快子,

却第一个捧场。

“好家伙,韩少,你的面子真让我长见识了,吃个饭,三家店的大厨轮流伺候着!”

之前的前菜来自于酒店内的西餐厅,不算顶级惊艳,但依然是大厨出品。

方同致含笑点头:“是啊,顶级中餐我吃过,顶级日料我也吃过,不过同时享受好几样,我真是第一次,借光了,韩少!”

“费心费心!”

“来,我们共同举杯,敬韩少一杯!”

“好,感谢韩少!”

“爱你哟,韩少!”

捧场的捧场,起哄的起哄,韩烈这超人一等的地位,算是在第一杯酒里立得扎扎实实。

“好,共同干杯!”

直到喝完酒,楼潇潇才有机会悄悄问男朋友:“这事到底难在哪儿啊?”

马可爱炫归爱炫,但是懂的东西真比一般人多,解释得十分细。

“一般情况下,顶级餐厅只招待店内顾客,既不接受外卖、更不接待非预约的临时顾客,能想明白吗?”

“额……不懂。”

“一方面是酒水销售+服务费的利润胜过单一菜品,另外一方面则是主厨的精力有限,不可能满足所有需求,所以就要做出取舍,以利润最大、美誉度最高为宗旨,不做外卖、不接临时单,现在懂了没有?”

“所以……今天的情况很难得?”

“倒也不算多稀罕,总有很多人的面子是店方不得不给的,这样的人我认识至少四五个。不过,韩烈是其中年纪最小的,估计是确实把钱砸到位了。”

“哇!真牛逼!”

楼潇潇心直口快的感叹一句,发现男朋友的表情有点不对劲,马上又补了一句——

“宝宝你也好厉害,懂得真多!”

马上哄得开开心心。

不过,有一点他们想错了。

韩烈不是把钱砸得特别到位了,恰恰是没有到位,吊了一根大胡萝卜在前面。

酒店方面希望拿到韩烈之后两年的大订单,所以不得不尽心尽力。

nata是干一天的活儿,就能多拿一天的服务费,所以恨不得想尽一切办法拴住韩烈,让小boss天天住在酒店。

韩烈真要是一次性的交齐了4年的房费和服务费,酒店方和nata本人是否还会有如此高的主动积极性?

大概率是不会的。

所以,其实韩烈可以享受到的特权,比眼前展现出来的更多。

这是聪明人应得的报酬。

……

“哇噢~~~这酒真好喝……我不太会形容,反正口感太丰富了!”

王甜清像个没见过任何世面的小女孩,并且一点都不介意在韩烈面前表现出来。

“太感谢了,韩少,如果不是你这么大方,这辈子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喝到一口这么贵的酒。”

这叫什么?

这就像是猫咪在主人面前躺倒,露出肚皮。

潜台词是——你快来摸啊!

“喜欢就多喝点,不够再要。”

韩烈浅笑着,实事求是道:“其实我对香槟的了解并不多,你们满意,这钱就没白花。”

好家伙,不但没有摸上去,甚至眼神都只在王甜清脸上一掠而过。

点到即止,属实是顶级拉扯了。

“满意满意,太满意了!”

王甜清愈发软萌。

赵胜男眼睛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悄悄跟身旁的楼潇潇滴咕:“哈,居然还是个禁欲系的小狼狗……”

楼潇潇反过来咬着赵胜男的耳朵,嬉笑道:“怎么?你想试试?”

“算了,你看甜甜,都快浪飞了,现在跟她横插一杠子,她准得急。”

赵胜男脸蛋上端庄自然,嘴里却黄得一批。

“回头等她得手了,问问她感觉怎么样,万一是个银样镴枪头呢?”

楼潇潇坏笑道:“如果很强硬呢?你打算怎么办?悄悄啃一口?”

赵胜男舔舔嘴唇:“英俊太能咋呼了,总是像个小孩子似的,我对禁欲系的男人最没有抵抗力了,如果还是一个年下的弟弟……impossible!”

楼潇潇使劲点头:“确实,马可也是,太爱吹牛太爱炫耀了,长不大似的。你看韩烈的姿态和眼神,那么高冷,偶尔扫过来的眼神却又充满侵略性……不行了不行了,我好想捏捏他的耳垂……crazy!”

骚情姐妹对了一句英文暗号,然后吃吃的笑成一团。

嗯,iing。

马可和刘英俊没有理会经常凑在一块儿滴滴咕咕的女朋友,依然在为王甜清的主动感到兴奋,对视一眼,眼神里藏着暗笑。

哎我去,你俩可别看热闹了,家要没了!

而方同致深沉,王晓天谨慎,两人就好像没有注意到王甜清的举动一般,随她发挥。

所有人里,只有郁学勤感到不舒服。

韩烈的做派令他感到不舒服,王甜清的主动令他感到不舒服,狐朋狗友们投过来的意味深长的眼神,更令他感到不舒服……

哪儿哪儿都不舒服。

因为在王甜清刚上大一的时候,郁学勤向她发动过追求,甚至一度接近成功。

结果却被一个又丑又渣的富二代搅得稀碎。

后来……

其实没有什么后来了,王甜清本来就聪明,被很多人花式捧着那么久,主意越来越正,心气越来越高,手腕越来越圆滑,早已经看不上郁学勤了。

郁学勤相貌端正、举止沉稳、能力极强,但在人文真的谈不上多有竞争力。

特别帅的、很有钱的、巨能舔的、又帅又有钱的……人文什么主都有。

所以郁学勤只能重新在一年级学妹里寻找目标。

新生最好湖弄,在任何学校都是如此。

结果还真找到一个,比王甜清更漂亮、更有气质、更耀眼。

郁学勤感觉自己看到了真正的爱情。

然而一见钟情的对象居然对自己如此冷澹,却对韩烈另眼相待,总是结伴出现在校园,而前任钟情对象又开始向韩烈主动出击……

淦!

你们这样会显得我很挫啊,知道不知道?!

没错,郁学勤嫉妒了。

韩烈有能力,有背景,有颜值,有潘歌席鹿庭两个大美女双骄拱卫,现在又有王甜清主动示好……谁看到不扎心?

嫉妒像是张开大嘴的魔鬼,疯狂的啃噬着郁学勤的心。

草,全天下的好事儿都他妈的让你占全了是吧?!

心里气得要死,但他却只能强颜欢笑,附和着大家对韩烈的吹捧。

在方同致刘英俊等人看来,吃谁的饭,捧谁的场,天经地义。

你捧我,我捧你,混的就是人情世故。

可那些吹捧奉承就像是在郁学勤心口反复插刀,血淋淋的,没有止境。

他只好垂头不语,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贵宾们,这道菜来自于……”

nata又开始尽职尽责的给韩烈撑场面,高等级服务的本质便是如此,让花钱的人得到精神上的最高满足。

2k小说

然而韩烈却主动叫停了。

“nata,大少们都是真正吃过见过的主,懂的比我多,介绍简单一点,注意照顾好几位女士。”

好家伙,这句话一出来,捧得所有人都情绪高涨。

女孩子们觉得韩烈温柔又体贴,男生们觉得韩烈低调又谦虚,够给面子。

好感度一路upup,没有一个人不满意的。

额,郁学勤例外。

总之,午餐吃得很开心,菜美味,酒顶级,主家会聊天,太舒服了。

一顿饭吃到将近一点,韩烈抬手看看表,歉然开口。

“帅哥美女们,不好意思啊,我得回去工作了,你们自便,有什么需要直接跟nata讲,账单挂在房间里就行。”

“哎哎哎,韩少你别走啊!”

刘英俊喝得很尽兴,起身拦着韩烈不让走。

“我看你带着笔记本呢,在卧室里不就能操作吗?别走别走,晚上那顿我安排,少了你可不行!”

马可也跟着劝:“我们哥仨就在会客室斗斗地主,保证不打扰你。”

“就是!”楼潇潇跟着起哄,“200多平的空间,干什么搁不下啊?”

赵胜男急忙捂住嘴,差点没笑出声来。

方同致开口便一针见血:“你的事是正事,如果真有冲突,那也应该是我们回去。”

韩烈只好举手投降:“行吧,那你们玩你们的,我回卧室工作。”

王甜清眼睛一亮,立即踊跃举手:“我给你端茶送水!”

好哇,你想送什么水?

眼看着时间不多了,韩烈不再和他们客套,起身走向卧室。

“nata跟我来。”

等nata跟进来之后,韩烈掏出卡:“今天的饭费和服务费结一下,然后他们想玩什么你安排好。”

nata点点头,突然整出来一句:“最好不要玩现金,虽然也不会有事,但是影响不好。”

“嗯。辛苦你了。”

韩烈自顾自的打开笔记本,没有再理会外面的一切。

nata当着他的面在移动pos机上输入金额,然后刷卡,听指挥输入密码,17万2000多大洋瞬间消失。

韩烈正在盯盘,忽然全身一震。

我去,出赠品了!

【你刚刚进行了一次前世根本不敢想象的消费,吃出了风采和自由,因此获得一项特殊的消费赠品】

【酒缸(特性)】

【效果:你对酒精的抵御能力惊人的强,并且在进行酒类消费时,获得双倍经验值】

【此效果持续时间为永久】

【注:当系统升至下一等级之后,相关特性可以合成】

好家伙,酒是粮**,越喝越年轻?

韩烈觉得,这个破特性虽然没什么大用,但是太有意思了。

因为他并不嗜酒,更不可能在外人面前展现出酒蒙子的一面,所以用得上的机会不多。

双倍经验值乍一看很香,不过正常人一年才能消费多少酒水?

天天喝罗曼尼康帝,一年才三四千万。

咦,好像不少哈?

真要是到了那种级别,一年白捡几千万经验,也挺香的。

当然,最有意思的肯定是那个【特性合成】功能。

简单比喻,特性就好像是不停的给一个人堆buff。

一个两个的时候,没什么显眼的变化。

堆到十个、二十个的时候,哗的一下,奥特曼,变身!

而且低级特性还能合成高级特性,多搞几样,我不就是神?!

有意思,真有意思!

烈哥兴奋起来了,就感觉对盘面的敏锐程度都因此提升了两分。

1点15分左右,上证指数经过小幅的震荡,终于再次掉头向下。

各路大盘权重带头杀跌,资金快速流出,盘旋在场外。

此刻,市场的整体情绪正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阶段。

若说多么恐惧吧,其实也没有,反正早都跌麻了,不差今天这一天。

若说多么澹定吧,更不是,根本看不清前路,何来澹定?

整体而言,那是一种很茫然的感觉。

没有方向、没有确定性、没有持续的动力,如同一群惊弓之鸟,到处乱飞。

所以,类似的环境,最容易出现聚集效应。

前期的那些热点,现在随便炒起来一个,不需要政策支持,不要有消息利好,只要敢涨停,那些茫然的散户就敢跟。

当然,眼下的大环境不太行,缺乏资金进行接力,不可能涨出后世特力妖、神车的那种效果。

甚至三个板都是难题。

惊弓之鸟是嘛意思?

稍微有点动静就特么一哄而散。

不过,只要有热点,想在短线赚点小钱,那倒是不难。

弱势盯头部嘛。

韩烈盯着苹果概念、手游概念、高送转概念、军工、国资改革……盯得眼睛都酸了。

结果这年月的游资实在不给力,直到2点,都没能搞出来什么动静。

韩烈正失望着,2点05分,盘面忽然有了些异动。

最开始动起来的是高送转,这概念原本就强,今天指数跌了快有1%,整个板块却没怎么跌。

现在忽然有资金加速流入的迹象,韩烈果断打开交易界面,准备执行操作。

“冬冬冬!”

关键时刻,房门忽然被敲响。

韩烈没有功夫理会,聚精会神的寻找着最强的那支票。

现在股价都在水平面上面一点,涨得快,并不意味着一定强。

不够强,明天获利出局的确定性就不高。

所以做短线为什么难?

因为哪怕你判断对了板块,假如判断不对个股,依然很难赚钱。

所以才会诞生那么多在涨停板上买入的战法,因为只有强势涨停,确定性才足够高。

提前低吸,理论上很美好,实际上是赌博。

“吱呀……”

韩烈没吭声,可是房门依然被推开一条缝,紧接着探进来一个小脑袋,细声细气的问:“韩少,我给你榨了新鲜的果汁……会打扰你吗?”

“进来吧。”

韩烈心想:你都已经推开门了才问,可见心里是有逼数的。

如果不是看你熊大,我高低不能接受你的榨汁……榨的果汁。

“好!”

王甜清开开心心的端着盘子进来,上面托着一杯冰镇的鲜橙汁。

韩烈始终盯着屏幕,来回切换着三支股票的盘面,看价、看量、看手法,头都没回一下。

其实这没什么卵用。

如果是在后世,韩烈比较熟悉的那个时代,那么,他确实可以通过盘面分析出一些特殊信息。

现在则不成,缺少对市场环境的了解。

当然,这并不是无用功,每天盯着,看多了记多了自然会重新建立起熟悉,甚至比前世更高效。

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每个投资者都应该做的日常功课。

就这么看啊看,三只股票全都从1%涨到了5%。

然后分别回落,盘面中出现分歧。

现在才是关键时刻。

分歧能否转化成一致,是否有大资金愿意领涨,是否有大批散户跟进,才是后续走势健康与否的重点。

韩烈正严阵以待,嘴边忽然多出一杯橙汁,上面插着一根粉红色的吸管。

“喝口水吧!你不用动,我喂你。”

啧啧,到底还是年纪大一点的姐姐会疼人啊……

韩烈有点想笑,随口吸了一口她的果汁。

唔,橙子很新鲜,而且品种相当不赖,甜度极高,冰凉爽口。

喝橙汁的功夫,盘面终于走出一定的一致性。

lz高科第一个冲高,一往无前的向上吃着卖单,很主动。

韩烈不再迟疑,直接把四个账户分别各打了40%的仓位。

一个是小实盘比赛账户,30万现金。

一个是自己的账户,40万现金。

一个是二夫人的账户,110万现金。

一个是二老丈人的账户,412万现金。

好家伙,折腾得手忙脚乱,最低的价位是6%,最高的价位接近了8%。

额,8%的自然是小实盘账户。

别人的钱,那么用心干嘛?

等他全部操作完的时候,王甜清已经看懵了。

不过她最终没有问钱的事,而是问了个很有技术性的问题:“韩少,你这么追高,不怕庄家诱多吗?”

哟,不管是真懂还是假懂,但她确实是努力在寻找有意义的话题了。

于是,韩烈笑眯眯的回道:“在当前的弱势行情之下,在高送转这个避险板块中,没有庄家会浪费力气搞那些无效操作。”

三句话,很本质了。

可惜,王甜清果然听不懂。

对市场的理解没到那份儿上,不是真正的天才根本理解不了这种高度概括。

不过,王甜清并不因此而感到尴尬。

反倒是傻笑着摇摇头:“不懂嗳……”

然后崇拜的看着韩烈:“不过你好厉害!”

唉,净扯那些容易被删减的暧昧骚话,我哪里厉害?!

韩烈往椅子上一靠,准备看完最后40分钟然后收工。

3分钟之后,lz高科轻轻松松的冲击涨停。

然后封板10分钟,被大量卖盘砸开,在8%的位置上来回震荡了一小会儿,再次封板。

整个板块,最终只有它封死了,剩余两支伪龙头分别涨了8.4%和9.6%。

看似只差一丢丢,实则天差地别。

假如明天大盘继续走弱,韩烈至少可以保证赚钱出局,而那两支票则有可能开在水下,不给冲高走人的机会。

介就是区别。

股神烈哥正在享受着高强度脑力作战之后的放松时间,头顶上忽然按过来一双柔嫩的小手。

“你是不是很累?我帮你按按头吧!”

啧啧,还得是姐姐啊……

咱能指望潘歌干这活儿还是席鹿庭干这活儿?

她俩别说脑袋了,连头都伺候不明白!

烈哥没有拒绝,只是笑吟吟的问:“这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啊!”

王甜清已经开始用指甲轻轻的抓挠着他的头皮,轻声道:“只是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罢了。”

她的指甲很尖,但是力度不大不小刚刚好,挠得韩烈好舒服。

享受了好一会儿,狗男人才突然出声:“你不会是想撩我吧?”

王甜清的心脏砰砰狂跳着,咬着下嘴唇,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回道:“是又怎么样?”

“力度不够。”

韩烈只用了四个字,就把她彻底搅乱了。

好家伙,够意味深长的啊?!

王甜清想给韩烈点厉害的看看,叫他瞧瞧,姐的力度到底够不够。

可是她又生怕韩烈只是单纯的意指“手指上的力度不够”,如果是那样,她主动做点别的什么,却被拒绝,那几乎就等于把脸摔在地上了。

好难搞的破小孩!

王甜清心里滴咕着,下意识的在手指上多用了三分力气。

结果,韩烈马上惊讶反问:“你加那么大力气干什么?”

声音中分明带着一丝笑意。

王甜清有点被玩急了,心一横,马上低头在韩烈脸颊上轻轻一亲,柔声道:“对不起哦,没弄疼你吧?”

好家伙,这妞也是个高手啊……

高手过招,最重细节。

韩烈马上摆摆手,笑骂道:“滚蛋吧!干什么都不上不下的,净捣蛋!”

王甜清知道韩烈并没有认真,可是依然心里一慌。

好不容易才找到借口和韩烈独处这么一会儿,要是真被撵出去了,上哪儿再找这么一个机会去?

而且,外面还有三个塑料姐妹,面子上也过不去啊!

于是她弯下腰,把整张脸都侧到韩烈脸旁,委屈巴拉又带着点魅惑的盯着韩大少的眼睛。

紧接着,视线慢慢下移,扫过他的鼻梁、人中,落到嘴唇上。

韩烈没有躲,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

王甜清再次把心一横,主动亲了上去。

韩烈全程被动,不主动、不拒绝、不反抗,任她施为。

结果……唔,还不赖。

再详细的描写没有了,时间一晃就来到15分钟之后。

王甜清气喘吁吁的坐在韩烈怀里,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而狗男人的狗爪子依然老老实实的。

小甜甜就感觉很挫败。

她轻声问:“你怎么不动一动?”

韩烈用舌头在腮帮子上顶起一个鼓包,痞气十足的一笑。

“怎么?你非礼我,我还得配合?”

淦!

王甜清被气得眼前一黑,但是面对这样的韩烈,她心里愈发的春潮涌动。

大多数的女人最抵御不了的类型便是禁欲系男人。

到底什么叫禁欲系男人?

性感但又克制,强势但不冷澹,坏起来撩你一脸血,关键时刻却又抽身而退像个圣人。

关键词一:平衡感。

关键词二:若即若离。

关键词三:延迟满足。

直白点形容——只散发荷尔蒙但不主动,想要?上来自己动!

当一个男人建立起一定的外在价值之后,用禁欲系风格守株待兔,一守一个准。

霸道总裁为什么火了那么多年?

因为随便加上一个高冷、霸道的标签,不管会写不会写,他就是天然的禁欲系男主!

被那么多女人幻想着,真不是闹着玩的。

王甜清已经被很多男生追求过,有钱的有趣的有颜值的有能力的……

什么类型都不缺。

但是因为那几个顶级目标都有了主,所以她周旋其中片叶不沾身,从来没有吃过亏。

她以为自己在面对韩烈时是有优势的,大学多上了一年,岂是萌新可比?

结果现在栽得像个花痴……

算了,花痴就花痴吧,总比一点机会都没有强多了。

于是,她从侧坐的姿势变为跨坐,然后恶狠狠的向着韩烈压了过去。

“你以为,你不配合,我就没有办法了?哼,太小瞧姐姐了!”

嘶……

烈哥发出了今天的第三次感慨——确实还是姐姐好啊……

******

拉肚子彻底好了,不过生物钟又崩了,超大章补昨天的。

今天我是法棍,谁赞同,谁反对?

ps:好想聊局势可又不敢聊,憋死了……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