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都市青春
  3. 滨江警事
  4. 第186章 报案、送礼

第186章 报案、送礼

作者:

滨江警事第一百八十六章报案、送礼

下午四点,江南省运河公安局迎来了四个来自滨江的客人。

局长吕镇华和政委洪宇对带队来访的滨江市公安局水上治安支队长兼水上分局局长余向前太熟了,每次去省厅参加水上治安有关的会议都能遇着。

照理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可等余秀才介绍完随行的人员,吕局和洪政委却高兴不起来了。

随行的三个人居然都是刑警,一个是滨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陈先锋,一个陵海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长吴仁广,一个是东启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长胡建荣。

滨江刑侦系统的三个骨干找上门,不用问都是做什么的。

都不是外人,余秀才觉得没必要绕圈子,一坐下就笑道:“吕局,洪政委,我们冒昧登门,既是来报桉的,也是来送礼的。”

吕局掏出香烟,不动声色问:“报什么桉,送什么礼。”

“论要报的桉,那就多了。”

余秀才接过香烟,回头看向刑侦支队的陈支。

陈支打开公文包取出厚厚一叠滨江市属的几个航运公司和滨江各区县航运企业,以及滨江市各区县的从航运的个体船户,在大运河江北段被敲诈勒索、盗窃、强买强卖,以及滨江市船员被殴打甚至被故意伤害的清单。

他干咳了一声,念道:“88年1月2日,滨江县航运公司的江南718船队在皂河段雾泊时,遭二十多名水匪抢劫。

一个值班船员发现当即制止,竟被水匪用鱼叉刺伤大腿,船队被抢煤炭近百吨。同夜,东启县一个乡镇的船队先后两次被劫现金六千多元,并有三名妇女被调戏。”

果然来者不善!

吕局示意参加接待的办公室主任去喊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点上烟洗耳恭听。

“88年1月5日,滨江市第三航运公司的江南647、648船队在宿千曹甸段遇雾锚泊,被水匪敲诈勒索现金五千元,船队的望远镜、收音机也被抢走了。”

这些情况不统计不知道,一统计吓一跳。

滨江县、陵海县和东启县的领导震怒,责令各自县公安局采取强有效的措施,确保航运企业和从事航运的人员生命财产安全,尽一切可能挽回经济损失。

前天去市委开会时,甚至一起向市领导汇报。

市领导很重视,要求市局成立工作专班,想办法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陈副支队长没什么好担心的,继续念道:“88年2月16日,陵海县悦来镇个体挂机船主张承业在四阳段购买猪肉时,因短斤少两,与姓何的三个卖猪肉的男子发生争执,何氏三兄弟对其大打出手,并用刀砍断张的右手中指。”

“3月5日,滨江市崇港区119船队在槐安市三堡乡圣庄段锚泊待闸,遭当地村民一百余人上船哄抢,被抢走煤炭约三十吨,及铅桶、电筒等用具。”

“3月18日,陵海县航运公司219船队在宿千船闸下游五公里处,被十六名水匪拦截。水匪采取暴力手段,殴打值班船员,并用铁锹封住船员舱门,一次抢走煤炭二十余吨及部分船员的钱物。”

“4月9日深夜十一点二十六分许,一股水匪用旧衣服蒙住航标灯,在旁边设置假灯光信号,误导东启县航运公司582船队搁浅,然后上船,以渔网被刮坏为由,进行敲诈……”

一件件一桩桩,听着就让人愤慨。

陈支念着念着也念不动了,干脆把把厚厚一叠桉件简介清单轻轻放到吕局和洪政委面前。

余秀才打开公文,取出两份文件,

一脸无奈地说:“吕局,这是我们市领导和我们市局领导的批示,这是我们市局请求贵局协作的函件。”

眼前这两位是正处级的局长!

跟谈判似的坐在人家对面,吴仁广正感觉一切是那么地不真实,陈支轻轻捅了捅他的胳膊。

吴仁广勐然反应过来,连忙也从包里取出一份文件:“报告吕局、洪政委,这是我们县委陈书记的批示。”

水匪看人下菜,知道国营航运企业有钱,对国营航运企业的船队下手最狠。

换句话说,受害最严重的是陵海、东启等县。

东启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长胡建荣缓过神,也取出一份县领导的批示。

几个县的一把手震怒,甚至惊动了滨江市领导,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你要是不拿出个态度,人家很可能直接去省里告状。

吕局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余秀才又抬头道:“吕局,材料上统计的只是我们滨江市属航运企业和崇港、陵海、东启三个区县航运企业及部分个体船户遇到的情况,另外几个区县正在统计中,最迟一个星期就初步统计出有多少类似情况。”

这只是两年的,并且只是一小半区县的。

作为运河公安局长,吕局比谁都恨水匪船霸,可局里总共就那么点干警,要负责的航道又那么长。

四百多公里,几乎能横穿一个省,光靠运河公安局一家管得过来么。

大运河江南段的治安要好很多,那是因为人家的经济发展好,沿河的群众有赚钱的门路,不像江北的群众大多没什么文化,又没赚钱的门路,见别人“靠水吃水”也跟着铤而走险。

更重要的是地方政府没钱,地方公安警力不足,岸上的车匪路霸都打击不过来,哪顾得上运河。

不像江南的几个地市的水上公安分局有人有经费,可以组织力量打击水上犯罪,确保运河治安。

吕局正准备诉诉苦,洪政委低声问:“余局,你刚才说送礼,送礼是怎么回事。”

“说了二位可能不会高兴,运河江北段水匪猖獗,陵海县航运公司深受其害,不但因为总是被敲诈勒索严重亏损,而且影响到全县的煤炭供应,陵海县公安局联合我们水上分局,正组织警力对船队进行护航。”

余秀才顿了顿,接着道:“第一批船只已于昨天中午启航,由两支拖带船队和二十一条个体挂机船组成,其中一支船队往北运输的是黄沙,一支船队运输的是玉米。

我水上分局党委委员兼陵海水警大队长徐三野同志,担任第一批船只的护航总指挥,他们不穿警服,不开警灯,跟其它船队一样正常航行。

如果遇到水匪河霸敲诈勒索或盗窃甚至抢劫,他们将坚决果断地采取措施。等把水匪河霸控制住之后,再就近移交给您二位查处,不知道您二位意下如何。”

以前的余秀才整个儿一光杆司令,每次去省里参加水上治安有关的会议,他都坐在角落里。

每次轮到他发言,他都很尴尬。

由于没队伍,开展不了工作,实在没什么好汇报的。手下没人,他这个光杆司令没底气。

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余秀才先是借今年春天大量船只涌入长江非法捕捞鳗鱼苗的机会,把原来只有一块牌子的水上分局变成了真正的水上分局。

紧接着,通过牵头打击长江的水匪船霸,一炮打响,出尽了风头。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吕局很清楚不能再不把余秀才当回事,下意识问:“武装护航,等着水匪自投罗网?”

“市里和几个县的领导那么重视,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

“正在过来的是第一批船只,难道有第二批、第三批?”

“吕局,这次我们市县两级公安局下定决心,一定要给全市的航运企业和从事航运的船员一个交代。考虑到货源、过闸和货物装卸、码头泊位等关系,接下来一个月,我们将组织三批船只,分三批进行护航。”

余秀才顿了顿,意气风发地说:“第一批船只的护航总指挥是我们的局党委委员徐三野同志,第二批护航的总指挥是我们分局政委王文宏同志,第三批护航的总指挥是我们水上分局副局长周洪同志。”

辖区治安搞不好,要让人家来管,想想是有点丢人。

但水上的情况跟岸上的情况不一样,想真正搞好运河的治安,光靠运河公安局是远远不够,甚至光靠公安系统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是需要沿河各市县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

吕局沉思了片刻,觉得余秀才来搅搅浑水不是什么坏事。

“不怕各位笑话,每次开会提到运河治安有多差、水匪有多么猖獗,上级领导也好、媒体记者也罢,连群众首先想到的都是我们运河公安局。”

吕局深吸口气,接着道:“但我们局里的情况,别人不清楚,余局你是清楚的,四百零四公里航道,如果没有地方公安乃至地方政府的支持,别说我们只有一百多个干警,就是再给我们一百个也搞不好。”

“我知道,我理解。”

余秀才回头看看陈支、吴仁广等人,感叹道:“我们想维护好长江治安,光靠我水上分局一家也是不够的,一样需要沿江各区县公安局支持,也需要江南沿江各区县同行协助。”

“理解万岁。”

吕局点点头,很认真很诚恳地说:“就四位刚才说的那些情况,我不敢打什么保票,但我可以代表运河公安局党委表两个态。

首先,感谢滨江市局和滨江几个区县公安局组织力量前来协助我们打击水匪河霸,并对各位的到来表示欢迎。

其次,无论这次武装护航能不能抓获一批水匪河霸,也无论这次落网的水匪河霸中有没有参与过之前针对滨江航运企业的违法犯罪行为,我们都会组织力量全力侦办陈支清单上的那些桉件!”-加入书签-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