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其他
  3. 凤落人间千般好
  4. 第一百二十八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作者:

回去的时候,小妹手里不光拿着药罐和已经切好牛角屑,还买了一大堆的东西,都是礼品包装,更是准备了一个大大的红包,神情忐忑的想着接下来该如何跟姑奶奶和姑爷爷他们明说。但不等潘晓妹说完,对方一听到孩子的病有法子治了,立马表态可以帮忙煎中药,姑爷爷还特意给王灵灵的班主任和各科老师打了个招呼,说是孩子在接下来的课间休息时间里,需要抽时间回来喝个中药(教师公寓就在学校里,离的并不远,下课时间腿脚放快些是可以打个来回的)。不仅如此,姑奶奶还主动提出这段时间要常炖些汤来给孩子喝,理由也很简单,去年那时候王灵灵还养的胖乎乎的,十分可爱,可到了今年,就这么点时间,都瘦出骨感来了,还需要喝药。至于红包的事儿,姑奶奶姑爷爷都推辞了,哪怕潘晓妹再怎么坚持,老两口最后也只是从其中抽了两百块钱出来,就那,还是拿来给王灵灵买食材炖汤用的。

和老中医约定的时间还没有到,潘晓妹乘着这个中间的空挡又赶去了王春桃那里,顺道去看看自己的另外一个女儿,只留下王灵灵一人在那里上学。那天半下午的时候,也不知怎么了,潘晓妹的手机一直打不通,家里的电话没办法只好打到了王灵灵的小灵通上。当时是自修课,王灵灵手机的震动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王灵灵也顿时紧张的按下了挂断键,可那边还是一个劲的往她这里打。没办法,王灵灵只好将头埋的低低的小声的接起了电话。一瞬间,王灵灵被那边嘈杂和王秋月和王夏竹的怒吼声彻底的吓蒙了,泪水很快就滚出了眼眶,她开始呼吸困难,开始喘不过气。她情绪上的突变很快就被一直关注这边的同学给发现了,立马就有同学慌忙的说要去找老师,一些心急的更是直接从桌子里面跳了出来。慌乱间,可能是由于情绪的巨大波动导致了王灵灵身体上的不适,疼痛又开始了,泪水夹杂着巨大的汗珠在往下滴,她倔强的不肯发出声音,脸上憋的通红,抓着手机的手也变的骨节分明、苍白有力。

从接通电话到现在,一切也才不过发生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没人知道王灵灵到底经历了什么,她强撑着拨通了王春桃的手机,那边和她一样也在上课,一番耳语之后就要挂断,可王灵灵没时间听她说话,只是简单的深呼吸之后就拼着最后的力气喊了出来:“叫妈赶紧回上海,爸脚受伤了,在医院抢救!”

说完了这一句话之后,王灵灵再也忍不住,捂着肚子大声哭了出来,人也顺势瘫倒在地上,现场的同学也都跟着慌了,赶来的老师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现场只听到对面的王春桃在电话那头大声的喊着:“什么情况,你说清楚啊!你别哭了,妈已经出发回你那了,还没到吗?妈走之前说了,路上山轮车声音太大,她听不到电话的。她还没到吗?你明天不是还要去看医生吗?她怎么走?喂~~~爸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

最后还是两个老师,一个赶紧扶起了王灵灵,同时安排学生散开,不要影响空气流通,还安排了两个女同学照顾她,一个喂水,一个帮她顺气。另一个果断的接起了电话,安慰道:“喂,你好,你是王灵灵的姐姐吧,我是王灵灵的老师啊,你放心我们这儿有人照顾她,她会没事的。你也要控制好情绪哈,没事的,都会过去的,不管什么事儿都会过去的,你放心!你刚刚说你妈已经到这边来了是吧?我好像在校门口看到她了,你放心吧,都会没事的,千万不要慌,知不知道!我先去找你妈聊聊哈,你别急,你妹不会有事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要相信,最后都会好起来的!”

潘晓妹本来还沉浸在女儿的病终于有了希望的喜悦中,连走路的姿势都欢快奔放了许多,可哪知会岀这么一档子事,心情一下子从天堂跌到了地狱。小女儿现在正躺在床上修养,好在已经不疼了,只是人看起来比较虚弱。小妹借口让小女儿好好睡觉休息休息的由头,去到房子外面的楼梯上,呆呆地坐在那里,一点一点的理着脑子里的那一团乱麻。

上海那边,棋牌文化随着前几年的蓬勃发展,现在已经到了鼎盛时期,但打牌这个事儿随着时间的推移,弊端也越来越明显。打牌会上瘾,一开始的小赌也会慢慢的变成大赌。打牌一旦成瘾之后,会变的废寝忘食、玩物丧志,晚上长时间的打牌,白天的工作也会受到影响,不光伤财,还伤害感情,特别是对家里人而言,伤害最大。

早在去年的时候,潘晓妹和王江湖就想着把棋牌室给关了,毕竟家里的两个大女儿都嫁了,老三在外面自己闯荡,两个小的还在读书,他们这几年的生意又非常的好,回头客一个带一个的,棋牌室的作用不大,还需要专门的人打理,很是麻烦。而且这几年很多工人挣到钱后经常泡在棋牌室里,反而对工程有影响。可像他们这种住家户,想关棋牌室反而没那么容易,这边刚联系好人来拉台子,那边就有人上场打牌了,等提前联系好的工人来了也只能干巴巴的等着。哪怕小妹提前将电源全都切掉了也没用,电工一会儿就给它接起来了,时间长了,都知道了她家的情况,也就没人愿意过来拉台子了,相反接到电话的人都会恭喜她生意兴隆。

打牌的弊端和隐患早就已经慢慢的暴露在人前,但都没引起什么关注,甚至三言两语就被这些人给打发了过去。积年累月的矛盾也在一场场的牌桌下越积越多,那些已经慢慢形成赌徒人格的人,他们的家属对他们的失望也越攒越多。终于,爆发了!

那几年,陈金枝的老公立发就经常喜欢泡在棋牌室里,牌瘾也越发的大了。每天吃过中饭就准时来报道,到了晚上12点多才回家,生意场上的事情一惯都是陈金枝打理的。今年的时候,他和陈金枝的儿子由他爸妈带着来上海过个暑假,同时他妈的身体也有些不舒服,就准备让他带着去大医院里看看。可就带他妈妈去医院看病这事也被他生生拖了一个礼拜,最后还是陈金枝抽出时间陪着二老去的医院,检查出来后,老人要开刀,他这才歇了两天,但第三天就又上场了。那时,小妹她们也还在上海,小妹见他家这样便明令禁止他继续来这打牌了,其他人也觉得过分,都刻意的避开他,但哪知那时候,他死性不该,换了好几个场子继续打。

陈金枝气不过便断了他的资金,可哪怕借钱,他也还是要打。结果那几天,他逢赌必输,外面的场子他都挂过赌债了,没法子又跑回来了,并谎称自己母亲的病经开刀诊治后,已经痊愈了,众人想着也确实有段时间没见他了,便就信了。哪知打到下午的时候,陈金枝就拿着棍子杀过来了,众人这才知道,老太太这次病的不轻,连医院的门都还没出呢。陈金枝白天要忙着生意上的事儿,老爷子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在医院里照顾着,家里还有个孩子,就丢给了立发照顾,可哪知,就这样,他还是心心念念的到处跑去打牌。今天一早,陈金枝给了他两千块让他去记着去医院交钱,还叮嘱他在回来后给儿子做顿饭吃。可哪知他竟连医院的门都没进过,不知道去哪溜达了一圈回来后,翻出了一些剩饭就给孩子吃,结果老人在医院里眼巴巴的等了一天,孩子现在还上吐下泻的等着去医院。他倒是像没事人一样,坐在这儿玩的正高兴呢。

陈金枝本就不是那种软弱可欺的性子,这次要不是忙,家里事儿又多,抽不开身,早就揍他了。这次,也真是气急了,直接搅了牌局,见到立发就举着棍子在那揍着,看她那架势像是要将人往死里打,旁边的人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便就在那劝着。很快,立发被打的哭鼻子,陈金枝也被人拦住了,棍子也被趁机抽走了。陈金枝虽然身体被控制了,但嘴还能动,气极了便什么难听的话也都说出来了,什么不顾后果的狠话也跟着甩了出来。

立发跪在那求原谅,更是发誓再也不会再打牌了,可陈金枝满脑子都在想儿子的惨样,怎么肯原谅他,更是扬言不再相信他所说的誓言。可哪知立发为了自证自己的真诚,竟慌不择路的选择去王江湖的厨房里拿出了一把菜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自己的小拇指在众目睽睽之下剁了下来。而王江湖也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想冲上去阻拦,却慢了一步,还被掉落的菜刀打到了左脚,正好是刀刃向下,掉在了脚背上,借着向下的重力,相当于直直的砍在了他的脚背上,鲜血直流,整个场面也是十分血腥,吓坏了不少人。

由于当时场面混乱,加上当时很多人也不知道手指断了还能接上去,断指处置不当,直接被丢弃了。立发的小手指也只能做简单的止血处理,当晚就出院了。可王江湖的伤势就比较严重了,伤及骨头,导致骨裂,还正好伤及了肌腱,需要做手术。所以当时,老二和老三赶到医院才哭成了那样,而作为老大的王冬儿,因为还带着小女儿,便去的晚了一些,正好顺便给王江湖整理了个简易的包裹带去了医院,周文清则是直接从工地赶去了医院,跑上跑下的,缴费、拿单子,到处忙活。立富和立强也在第一时间赶去了医院,守在那里,直到潘晓妹从老家回去后,才回去换了身衣服、洗了个澡。

ah那边,小妹在接到电话后,仔细的坐在楼梯道里想了很久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明天先陪着王灵灵去了医院后再走。毕竟这边她要是走了,什么事都只能由孩子一个人面对了,她也还是个病号呢。至于上海那边,还有那么多人在呢,人也进了医院,暂时岀不了什么大事了。但这些,她也只是暂时在心理下定了决心,同时跟姑奶奶通了个气,至于王灵灵则是蒙在鼓里的。

所以在第二天一大早去医院的路上,王灵灵在知道详情后,哭着喊着让潘晓妹回去:“你回去!回去!回去照顾爸爸!这里我可以,我一个人可以!我没事,你走,你赶紧走!”

“好了,闹什么闹!你的病看好了,他开了药,我心里就踏实了,说不定下午我就收拾东西走了。你爸那边还有那么多人在呢,手术也完成了,就是等恢复,需要人照顾而已,可你不一样,你这连什么病都还不知道呢,你说我怎么走!总得把你的病先看着,让我的心先安定一些吧。”

两人各说各的说了一路,最终王灵灵还是由潘晓妹陪着去了医院。那老中医也果然不负众望,在她们一进去之后,先把了个脉,然后点点头,肯定的拿出一本比字典还要厚上好多的一大本医书出来,翻到他提前做好记号的那处,戴上厚厚的眼镜,一点一点的将那书上用一个个绿豆大的小字记录的文字,慢慢的读给她们听,读完后还特意将书拿过来一脸认真的指给王灵灵她们看。直到最后,才将这书上的内容,也就是王灵灵的病情解释给她们听。再三询问,等她们同意后,才开了药方,让她们去药房拿药。等她们拿好药后,又一点一点的嘱咐她们该如何去煎药,包括之前的水牛角什么时候放,全都说的清清楚楚,并让她们俩全都准确复述了两遍后,才肯放她们走,边走还边跟她们念叨。

当天下午,该嘱咐的都嘱咐好了之后,潘晓妹这才收拾了东西出发去往上海。路途上,小妹望着窗外的景色,这才一个人默默的留起了眼泪。眼泪滴答滴答的向下滚落着,但她却忍住了,没发出一点声响,谁也不知道她哭了。车这样开了一路,等到上海时,小妹已经像是完全恢复了一样,除了眼眶有些红以外,谁也看不出这一路她有哭过,有发泄过。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