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修真仙侠
  3. 洪荒:灌江口说书,嫦娥泪目
  4. 三百零五、广传,残破不堪的神魂

三百零五、广传,残破不堪的神魂

作者:

,最快更新洪荒:灌江口说书,嫦娥泪目最新章节!

众仙尽是默然一片,然而他们的眼中的光彩却是没有哪一刻能如此时一般的火热。

目光紧紧的注视着高台上那背负双手的身音,在无数期待的眼神当中,就见他缓缓开口:

“你等且好生听来!”

教主轻甩衣袖,朗然呵道:

“若想成就祭道者,需体味那异域修行精要,需将自身所修持之道打磨臻至极点,方可以一颗无悔道心点燃火焰,献祭己道。”

......

“如此,方能在九死一生当中极尽升华,踏上更为广阔的天地。”

下方一众仙神们聚精会神的倾听着从教主口中说出的每一个字,生怕一时不慎错漏下一个。

毕竟,如此事关自家日后修行大道的根本要领,根本就容不得他们升起一丝一毫的马虎与不甚。

若是生了错漏的话,那错的可不是一卷秘法那么简单,而是极其有可能在日后要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啊!

他们如饥似渴的吸收着教主所讲述的一切,心中渐渐对于这般可以证道的无上妙法已然是有了些简单的了解。

但随着了解的越多,他们心头也是越发有些紧张起来。

教主说了半天,这般妙法当中最为关键的部分,却也依旧还是未曾提过只言片语啊。

难道说,即便是身如教主一般的人物,亦也会背弃自己上一刻曾今说过的话,将这般最为重要的,如何点燃火焰、如何祭道的关键之处隐去?

一时间,下方几位大神通者心头蒙上了一层阴霾。

今日听道之事,可谓说是波折不断、意外横生。

但即便是这样,

也打消不了他们对于这可以绕过天道束缚,更不用鸿蒙紫气便可以证道法门的渴求。

对于一个修行中人而言,没有什么比道行无法进步让他们更为恐惧,也没有什么比可以让人拥有再进一步的妙法更让人渴望。

他们眼神里纷纷涌现出对于道的向往,对于前路的渴望......

教主默默将这一切收入眼底,暗道一声这些人倒也还不算差,没有什么太过不堪造就的人物,更没有什么性情极端的存在。

即便往日凶厉如冥河老祖一般,亦也知晓审时度势,明白此刻的洪荒当中谁能惹谁不能惹,便是过后真的让他以祭道法成功祭道。

那无论是对于他而言,还是对于李桐而言,都没有什么威胁可言。

没错,在教主的看法当中,此刻尚留在这摘星楼中的一众仙神,最有可能闯过祭道那关,成功证道的人,便是这冥河老祖了。

无它。

盖因为洪荒承平日久,这些仙神们也安逸了太久,纵然心头尚有着本能的对于大道的渴望于追求,但始终是少了一点狠意。

而对自己不够狠的人,恐怕是难以度过献祭大道一关卡的。

澹澹注视一眼那冥河老祖,即是关注,也在警告。

继而,教主将目光一收,便是轰然道:

“法不传六耳,你等且要记好,这般祭道法门吾亦是得自李道友,经他许诺讲于诸位听。”

“出此门后,无论是谁都不可将这法门流传而出,不然的话......”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铮!

空气中兀的传来一声剑吟,无形而萧杀的剑气滚荡而过,直让这些大神通者们心头一寒,不敢生出别样的心思。

心中有些麻木的道了句这法门果然是从说书人哪里流传出来的,同时间对于教主这般祭道的境界越发向往起来。

“当然了,日后若有人向你等询问起来,你自可告诉他,想要学这祭道法门,只要修为到了,便可来此摘星楼中听讲。”

说道这里,教主忽地眉头轻皱一下,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一般。

按照李桐的交代,日后洪荒世界当中凡是修为到了,想要修行这祭道法的人都可以来这摘星楼中听讲。

那这么一来的话,他们要听讲,那就必定要有来讲道的人啊!

而这个人,目前来说除了他通天教主,还有谁是最合适不过的呢?

李桐自己?还是要那位女帝?

心里暗道一声上了这小子的当,但此刻也不好去找他理论,唯有将眼前之事尽快过去了,方才有机会逮到这个近来踪迹越发神秘的李桐。

神色恢复平常,教主也不在意下方那些仙神们眼中的神清如何,便是轻轻开口,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机笼罩在言语上。

使其准确的分别落入在场每一位大神通者的耳中,其余人只能看到教主嘴唇动了一下,剩下的便是什么也听不见。

笼罩在耳边仿佛隔绝了世界版的宏大声音响起,在场的这些大神通者们纷纷陷入一种目光呆滞的失神状态当中。

不知过去了多久,方才听到有一人带着几分叹然,悠悠的道上一句:

“此番,多些教主传道,这般恩情我等必将铭记于心。”

紧接着,那些陷入感悟当中的其余仙神们被惊醒,略一反反应便是齐声道:

“多谢教主传道。”

却见通天教主澹澹摆手道:

“勿要谢我,你们要谢还是去谢李小友吧!”

“若没有他传我此法,便也没有今日我为你等讲道。”

众仙神一凛,他们光顾着参悟那祭道法门,为其中巧妙到绝伦的想法而钦佩不已,又为那般惨烈的证道之法而心有顾忌。

连拜谢教主都是在有人提醒下方才反应过来,哪里有功夫去念他们最大的恩人李桐的好。

此刻经过通天教主一提醒,他们也是飞快的明悟过来,教主的恩情他们得记在心中,这说书人李桐的他们更得牢牢记在心底。

不能忘记,亦是不敢忘记,今日之后这般因果就是彻底的结下了。

无论日后他们能不能修行这祭道法有成,若是李桐有事相求的话,根本就是他们拒绝不了的事情。

就好像,直到现在,他们也无法拒绝鸿钧道祖的请求一般。

这是同一个道理,传道之情,大过于天。

至于说日后有没有可能这两位碰上,让他们这些仙神们处于一种选择两难的地步。

他们只想说日后还远,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况且贼车都上了,你还想轻易下车不成?

既然大老打架,凡人遭殃,那就努努力让自己也成为大老......下面的跟班吧。

祭道,总不能是像几位圣人一样没什么自有的权力吧?

怀揣着这样掩耳盗铃的心思,一众仙神们带着三分真情、三分假意、四分待定观望的心思,再一番谢过并不在场的李桐。

......

后方庭院。

仙气越发丰厚,甚至于都凝成云雾一般在院落里久久不撒。

李桐饮下一杯悟道茶水,将脑海里翻涌而起的灵感浪花压下,忽的轻笑了一声。

惹得那对面身形厚重如山似岳一般的伟岸男子投来一丝奇异的目光,趴在他脚下的黑皇则是见怪不怪,似已经习惯了李桐的这般模样。

将心念从摘星楼中的场景上莫名让他有些觉得好笑的场景上收回,李桐也没有多做些什么解释。

本来他拜托教主向这些仙神们传下祭道法门的心思就不怎么单纯,那现在也没必要强迫这些人去真心实意的感谢他就是了。

他馋从他们身上产生的人气值,他们馋他李桐脑袋里数之不尽的秘传、妙法。

如此交易,那岂不是一拍即合、两厢情愿之事,怨不到谁的头上的。

只不过教主将那些修为不到的仙神们驱逐出去的做法倒是让他有些意外,本来他还想要借着这些的口再来替他宣传一番的,没想教主打破了他的好算盘。

其实也算是他想的有些差了没有考虑周全,这些修为尚且不足大罗的仙神们即便知晓了这般法门。

对他么而言也是没什么好处,修行不成只是平添几分焦虑罢了,说不得还会因此走火入魔,千载修为化作灰灰。

而李桐,也将失去一根潜在的小韭菜。

现在也挺好,只在那些修为足够的大神通者之间口口相传,隔三差五便为他们上一堂讲道课,权当是乐于助人。

而且,这也许还是一种另类的拉拢人心的举措,却也说之不定。

说不得日后,就会出现一个以听过摘星楼讲道之人为首的隐秘集会,为这平澹而无趣的世界添上几分生机。

这般想着,李桐缓缓摇头一笑,日后的时日还长,且走且看吧。

旋而抬起头来,注视着面前到来洪荒当中有些日子的无始大帝,笑着问道:

“大帝,来到此方世界也有些时日了,可曾适应?”

面前那神色肃穆,眉头间总有一丝挥之不去战意的男子闻言,深深吸了口,缓言道:

“此方世界仙气之鼎盛,绝对是我此生仅见,不过这些时日下来我也适应的差不多了,没什么不愉之处,倒是让先生你担忧了。”

“诶。”

李桐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

“既然是我将你从那方世界带到此处,那我便是要为你负责到底的。”

无始无奈的点头,显然是对于他这种热情稍稍有些不适应,迟疑了一阵子,他方才又试探性的说道:

“这里一切都好,可是我总觉得这里太过安逸了一些,难免让人......让人消弭斗志。”

李桐知道对于他这个作为战斗了一生的斗战狂人而言,洪荒世界的生活却实是有些太过安逸了些,初来乍到下难免有些不适应。

但时间久了,自然而然的也就习惯了,君不见女帝不就适应的很好吗?

现在每天里,不是在和嫦娥饮茶赏月,就是在饮茶赏月的路上,根本就不见她修行,也不见寻人试剑。

说以说啊,还是来的时间太短,再过上一些时间,就都好了。

“不过......想打架了。”

李桐心中一动,或许眼下便有一个可以让无始活动活动筋骨的机会。

他可不会单纯到,认为那魔祖罗睺来他这摘星楼里光是为了听书的啊!

而且,还要将无良道士从其手中救下来,这个光凭他自己一张脸的话,怕是在魔族他老人家哪里识别不通过。

现在既然无始大帝不甘寂寞了,那便让其去试一试水也好。

正好这魔祖刚被放出来没多久,实力不见得能恢复得了几层,而无始大帝在适应了洪荒世界之后,实力也是小有增近。

此消彼长之下,李桐也不怕他会真出了什么事。

这般想着,他便是笑了一下,等待着魔祖自己跳出来。

......

摘星楼。

教主将该讲的讲完,该告知的说罢,便没了多说的心思。

台下的又不是他的徒子徒孙,都是修行了不知多少会元的老狐狸里,心里都有数,既用不着他去叮咛嘱咐,也无消他多做关心。

反正关节要点都在其中,若有人自不量力,那也是咎由自取怪不到他通天的头上。

如此想着,教主便是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正当他的身影将要消失在高台之上时,忽然又有一道身音将其叫住。

“教主留步,在下有一不请之情,还望教主能够通融一二。”

远去的身形止步,教主回过头来看着那个早已听出声音是谁的身影,眼神当中闪过一丝意外。

这位镇元子大仙,今日的举动却是莫名的有些反常啊!

心中念头一息间千百转,教主抓住一点脉络,心头隐隐有了猜测,便道:

“镇元子道友,你我之间何需见外,是有何事不妨直说。”

得益于这位地仙之祖平日里仙缘甚好,他与其也是有些交情,而且他与李桐关系似乎也是不差。

诸般考虑之下,教主便没有出言拒绝,而是准备看看他唤下自己所为何事。

便见那镇元子面容上带了几分感谢之意,对着教主说道:

“我前番寻到了红云道友一丝残魂,本欲竭尽全力助其复苏,然而却发现其残魂当中竟然染有一丝血海污浊之力。”

“此番,不求教主出手将其祛除,只想让教主一观,为我肯定一事。”

“那便是,若我得成祭道,可有能力将其驱逐?”

在场侧耳倾听的一众仙神不禁一愣,暗道这平时也不怎么得罪人的镇元子大仙今个是怎么了,如此不加考虑的言语也能说出来的?

如此问题,岂不就是在质疑身为祭道教主的实力!

然而,让他们意外的无比的事情发生了,只听一道澹澹声音传来:

“可!”

“多谢教主。”

镇元子连忙说道,继而将一朵灵花打向高台。

花朵中央,一道残破不堪的神魂冉冉升起,但却是呆滞一片、不见丝毫神志可言。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