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都市青春
  3. 神探皮特
  4. 第四百九十九章 洞察秋毫一叶知

第四百九十九章 洞察秋毫一叶知

作者:

“关键一是检测的时间太短,二是检测的方式很保守。因为要确保东西完好无损,不可能像解剖一样。

如果这些东西有朝一日全部回归故里,到时候你们再慢慢研究吧!如果需要我帮忙,我倒是可以帮上的。

不瞒你说,我见过照片,所有东西的照片。至于其中的一个,你也知道,我亲手摸过,亲眼见过。”骆子雄说道。

皮特和骆子雄的会面终于结束了,二人站起身来,四手相握。

皮特镇定自若地转身走了,骆子雄明显还是有些激动。

骆子雄并没有婆婆妈妈地让皮特给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带什么话,但他知道,今天他的良好表现,皮特一定会告诉她俩。

而在鲍局长眼里,虽然今天二人会面的过程与上次皮特立和骆子雄会面、甚至是皮特立和骆子豪会面时的情景一模一样,那就是皮特立毫无破绽,姓骆的有些反常。

但却又不像以前那样一头雾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今天的骆子雄几乎就是口无遮拦,能说的都说了,难道骆子雄见了皮特立就突然变得那么洒脱了?有可能……

鲍局长并没有现身,皮特则装作如无其事地离开了看守所,上了门外的警车,还是刚才送皮特来的那辆警车。

坐在车上,皮特假装闭目养神,心里却在默念着骆子雄最早说的几句话。

皮特心想还和上次一样,骆子雄又有秘密情报要传递给自己了,肯定还是用暗语传递了,还好自己研究过暗语。

而骆子雄今天三次眨眼,肯定就是传递信息的时刻,不知骆子雄想要传递什么信息给自己。

皮特开始回忆,自己先是表达了骆子雄已经回不到过去的生活了,他的老东家已经放弃了他。

这时骆子雄脸色一变,随即开始眨眼。说明自己说的话不对,那就是盗墓集团不但没有放弃骆子雄,反而要高度重视骆子雄,重现他的价值。怎么重视?怎么重现?

只有一个可能,使其重获自由……

第二次眨眼时,是骆子雄刚说完一段话。意思是说的话肯定有问题,表面上是在说骆子豪的事情,其实是在说什么呢?

“他才是罪孽……要是被抓难……来去匆匆的……救人一命胜造……我和你都无能……弹指一挥……有多少人能看……内心再……应该……”皮特喃喃自语,开始边回忆边唠叨。

砰地一声,皮特从车后座椅一下弹了起来,脑袋直接撞在了车顶上。吓得司机怪叫了一声,紧急靠边刹住了车……

皮特连忙道歉,说没事儿没事儿,腿肚子突然抽筋了,以前都是跳一跳就好了。谁知今天脑子好像也抽筋了,竟然忘了自己是坐在车上了。

司机关切地说头没事吧!皮特说没事儿,谢谢。

司机又启动了汽车,继续前进。

皮特脑海中却赫然出现了一排字“他要来救我,谭有内应。”

皮特闭上了眼睛,迅速回忆骆子雄的下一句话,脑海中再次出现几个字“他人在北市。”

皮特瞬间睁大了眼睛,瞳孔也放大了,这些字连在一起就是一句巧妙的藏头暗语,“他要来救我,谭有内应,他人在北市。”

而原文就是“他要来救我,弹有内应,他人再悲事。”

皮特知道第一个“他”正是骆子豪,“弹”也就是“谭”,正是谭智清,第二个“他”或是“人”是谁?是骆子豪?谭智清?还是内应?很快,皮特就确定了“人”指的正是骆子豪。

首先,内应肯定是指看守所的工作人员或是专案组成员。这些人不管是谁,本来就都在北市,没有必要重申人在北市,所以“人”不可能说的是内应。

其次,现在只是说谭智清有内应,并没有说谭智清要亲自参与即将开展的营救行动,所以感觉这里说的“人”不是指谭智清。

而且谭智清本来就是自由身,行踪并不需要隐蔽,骆子雄也不需要重点说明谭智清现在哪里。

最后,整句话的核心其实是骆子豪要来救骆子雄,那么“人”指的应该就是要实施营救行动的骆子豪。而骆子豪现在正是通缉犯,杳无踪影,正好需要得到他的准确下落。

皮特猜测骆子雄提前给自己眨眼,除了暗示要传递信息了或是自己说错了之外,应该还想提醒自己要主意了,暗语即将开始。

而后来又说不说他了,言归正传,就是再次提醒自己,接下来不说暗语了……

回到招待所后,皮特先吃了晚饭,然后躺在铺上继续思索。

骆子雄关于四宝的信息对自己并没有多大意义,但对鲍局长可真是急需的情报。而骆子雄今天传达的暗语,十分耐人寻味。

首先就是为什么骆子雄要告诉自己关于骆子豪在北市出现、要在谭智清的内应帮助下来营救骆子雄的消息?

是骆子雄真正地决定和警方合作、不惜向自己透露这个消息来证明自己的诚意?有可能,但不完全是。

是骆子雄准备协助警方揪出谭智清的内应?甚至要配合警方抓捕骆子豪?不太像,协助抓内应倒还靠谱,配合抓骆子豪绝无可能。

如果排除了这二种可能,那他的目的是什么?不是为了抓骆子豪,那就只能是……为了救骆子豪?

皮特觉得自己好像是想明白了一些,应该就是这样。

骆子豪现在要铤而走险来救亲弟弟,如果皮特不在北市,骆子雄知道在谭智清的策划下,再加上内应的协助,骆子豪应该可以成功地实施营救行动。

但现在骆子雄可能已经厌倦了亡命天涯的生活,骆子雄又没有骆子豪那样的命案,再回到过去骆子雄并不情愿。

现在骆子雄和警方合作良好,下一步争取坦白从宽真的可以实现,特别是考虑到自己的爱妻和爱女。

所以骆子雄对接下来的营救行动并不动心,反而有些排斥,因为一旦被营救,骆子雄又成逃犯了,前功尽弃。

特别是现在自己就在北市,谭智清和骆子豪的行动很有可能被警方挫败,关键是被自己挫败。

如果是这样,谭智清这个老狐狸可能毫发未损,但骆子豪很有可能要自投罗网,失手被擒。

而骆子豪一旦被擒,死罪是跑不了了。

所以,骆子雄想通了这一切,只好出此下策,主动交代,看着是把骆子豪卖了,其实是要救骆子豪。

因为只要警方掌握了这个信息,肯定会采取应对措施,这样一来,内应很可能会第一个被察觉,也有可能第一个被抓捕。

不管是内应被察觉了或是被捕了,谭智清策划的营救计划自然会取消,骆子豪就不会落网了。

皮特点了点头,突然又想到了一点,这骆子雄明明是可以直接向鲍局长他们提供这个秘密信息的,为什么现在绕过北市警方而直接告诉自己?

至于用暗语来传递,倒没什么,因为骆子雄也知道二人的对话全程被监听,明着说就等于直接向警方坦白了。但为什么只告诉自己呢?

皮特也想明白了,骆子雄这么做可以说是多方考虑的。

一是直接告诉警方,骆子雄就彻底地得罪了谭智清以及盗墓集团。骆子雄要为自己留后路,不愿树敌太多、结怨太深,还要为妻子和女儿的安全着想。

二是直接告诉警方,表面上等于把舍身为己的亲哥哥都出卖了,基本上就是不仁不义了。骆子雄的颜面荡然无存,以后也没有脸再去见骆子豪了。

三是通过暗语告诉了自己,自己绝对不会漠然处置,肯定会想办法传递这个信息给鲍局长等警方高层。

但自己又不好说和嫌疑人公然用暗语交流,只能说通过外围线人的线报,才得知了这个重要情报。

这样的话就没人知道线报是骆子雄提供的,骆子雄轻松地送出了情报,救了骆子豪的性命,还完全摘清了泄露机密的嫌疑。

皮特轻轻地摇了摇头,感叹姜还是老的辣。这骆子雄看似一个大老粗,竟然如此工于心计,连自己都被耍得团团转,明知道被人卖了还不得不替人数钱。

皮特的情绪有点儿抵触,但没有办法,还是要向局长大人汇报啊!要不干脆就装着没听懂,然后就在看守所外围潜伏,守株待兔,最后一举将骆子豪及内应等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

可转念一想还是不行,自己势单力薄,如果单枪匹马地行动,可能会意外失手,关键不是直接动手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

首先,只能在看守所外围蹲守,怎么蹲、蹲多久都是未知数。

其次,如果谭智清的策划周密,巧妙施策,人家就在看守所内部就完成了营救行动,就像骆子豪第一次在地下重案中心那样神秘地消失,自己还像个傻子一样在外面傻等?

再次,如果对手落入警方的包围圈,对手绝对会狗急跳墙,孤注一掷。就以骆子豪的身手和必死的疯狂,难免造成巨大伤亡。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