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都市青春
  3. 龙王山传奇
  4. 19二

19二

作者:

这是一个清冷的早晨,浓密的晨雾锁住了整个龙王山,你每走一步,雾就如影随形,像是一张无形的网,谁也挣脱不了。

金木天刚蒙蒙亮就被水英指派,到了山脚下干活。他独自一人,既冷又怕。

金木的锄头上下飞舞,想让自己沉浸在紧张的劳动中忘记恐惧,也给身体发发热。可是顾此失彼,金木很快饿了,汗水湿透了衣服,秋风习习让人寂寥,前途渺茫更让人心凉,金木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更觉冷不可奈,可谓饥寒交迫。

意志力坚强的金木终于败下阵来,他牢骚满腹,开始怨天、怨地、怨人,发泄完了以后,金木索性扛起锄头回了家。

水英劳作回来,刚生起炊烟,锅灶还是冰冷,看到金木早早回来,大声叱责:“才到地里就回来了,好吃懒做的东西!”

水英是分秒必争,不忘充分挖掘金木的劳动力,立即命令:“把羊子牵到山上吃草,不要就顾自己吃饭!”

“妈妈,能不能让我吃了饭再去?”金木十分不情愿。

“我让你对嘴!”水英的棍子随话齐驱并驾,直奔金木。

“哎哟!”金木挨了一闷棍,头上立即起了个大包。他捂着头,咬牙切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开始保持沉默。

“不放羊,你敢吃饭!”水英再次给了金木一棍,用威胁的口吻下了最后通牒。看看金木仍无动于衷,水英顺手操起烧火的铁叉:“你个刺眼丁,再站在这儿,我叉死你。”

金木一闪身,出了灶屋,蹲在牛笼里哭泣。

老牛“呼哧呼哧”嚼着青草,红红的眼睛上挂着眼屎,它笨拙地移动一下后腿,算是给金木腾出位置。

金木摸着相依为命的老牛,深情地吸着略带青草香的牛粪味,没有了贴牛屎粑粑时的厌恶感,只有用干牛屎粑粑烘火时的享受。

金木甚至怜悯之心油然而生,一心只想分担老牛身上跳蚤和虱子……

金木突然感觉老牛就像他的亲人一样,似乎这个世界只有老牛和大黄狗“汪汪”才是他最忠实的朋友!他有无数的话想跟老牛倾诉。

“老牛啊!你是不是牛郎的那头老牛,你能听听我诉苦吗?”

老牛“哞哞”叫了两声,低头吃起金木清晨带回的青草。

金木激动地抱住老牛的角:“你一定和琶王爷一样,是天上的神仙,玉皇大帝派你来帮我的,我受够了人间的凄苦,你背我到天上去吧,我也想无忧无虑地过神仙的日子!”

老牛突然甩起一角,把金木撞到牛笼门上,金木“哎哟”一声扶住了门。

看到更加破败的牛笼门,金木触景生情,鼻子发酸,咽喉抽搐,浮想联翩:“这个门不就是琶王爷,哦,呸!老教授进村时,我帮他做的吗?当时牛笼破破烂烂、千疮百孔,臭气熏天,苍蝇蚊子能把人吃了,老教授清理了一整天,我觉得没有门不行,龙王山狼太多了,怕他被狼吃了,才帮他用树棍子钉了这个歪歪斜斜的牛笼门。”

“人人都说神仙好,可是王爷也苦恼。人人都想天堂跑,仙女却往人间找。人间天堂本逍遥,不枉此生走一遭。悲欢离合在今朝,鲲鹏展翅冲云霄!”金木在牛笼里即兴用牛粪在墙上写下这首打油诗。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