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御灵大画师
  4. 第374章 收徒

第374章 收徒

作者:

魏昌黎乘坐着羊车在文府内四处游荡,有意无意的来到了丹青苑外,听这着江婪在里面讲解自己所理解的丹青道。

原本一个时辰的丹青课,如今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时辰,听得人意犹未尽,讲的人依旧在滔滔不绝,魏昌黎脸上难得的浮现了笑容。

“师兄啊师兄,怪不得你宁愿自己舍命也要把他保下来”

笔架山前杨相如和燕老魔都拿不定主意,若有墨府相帮儒府必败无疑,可让他们驱逐江婪,又难以割舍。

“存人失地,人地两存,存地失人,人地两失。比起云麓,更重要的是聚拢起来的人心”

魏昌黎的声音传遍笔架山,杨相如茅塞顿开,刚才居然鬼迷心窍。

“几位也听到了魏大人的话了,云麓是文府祖地,若是让诸代先贤知道我们是用文士的性命来做交易,不止是失了天下文士的心,更是会让先贤蒙羞。

我杨相如即便再是愚钝,也知其不可取也”

“那你们文府就好自为之吧,这件事不会这么轻易揭过去的”

因为一个江婪,如今文府已经将其他八府得罪了个遍,而这些人的警告也很明显,一旦有机会,绝对会不遗余力的下手,未来前景堪忧。

江婪在丹青苑一鸣惊人,那些教习总算是明白了为何卢道玄总说江婪的画技乃是神人天授。

文府的丹青技法是经过一代代的改良发展,历两千多年才有了如今的高度。

每一次技法的创新以及突破都需要几十上百年的总结,可是在刚才这一堂课上,他们便听到了三种从未听说过的皴法。

甚至还是江婪看到天色不早,主动停止了授课。

贺庆之还有陆景那些人原本只是为了给江婪捧场,没想到自己也收获颇丰,抛开修为不谈,在画技方面文府之中江婪的技法足以排名三甲。

之后几日来听课的越来越多,

还有成名多年的老画师都放下身段前来下舍旁听,毕竟画技越高,所作出的画灵也就越强,没有画师能够抵挡一种全新技法的诱惑。

马上是休沐日,江婪在麻黄巷中教丫丫和石遐心作画,丫丫根本没有什么天赋,倒是石遐心领悟颇多。

听到有敲门声,丫丫立刻扔下画笔就去开门,相比作画,端茶倒水开门都是好活!

让江婪意外的是,来的人居然是钟庆离和钟士季祖孙。

“钟老画师,您怎么来了”

钟庆离是清都宿老,江婪不敢慢待急忙让进家中。

“昨日在下舍听江教谕讲解画技,无意中提起过两种描法,不怕教谕笑话,我们祖孙二人都是听得一知半解,特来请教啊”

“怎敢当请教二字”

“江教谕是这御灵大陆最善画人物像的画师了,直追当年的第二代府主逍遥公。昨日你讲解,人物画中的两大描法,钉头鼠尾描以及高古游丝描,这对老夫颇有启发”

“这钉头鼠尾描是以方折起笔,带有钉头,在起笔时须顿笔,收笔时渐提渐收。

高古游丝描笔尖遒劲,宛如曹衣,最高古也,用中锋笔尖圆匀细描,要有秀劲古逸之气为合。

前者适用豪放飘逸,后者适用圆润流畅”

江婪江自己所知道的一一告知,钟庆离听得连连点头,钟士季依然有些一知半解。技法可以传授,但是非无数次作画不可贯通。

钟庆离看向了钟士季,然后问道。

“早就跟你说过天外有天,小子,你服也不服”

“服气了,江教谕画技宛如高山仰止”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

江婪不知道这祖孙两个卖什么关子,而钟士季犹豫的片刻后恭恭敬敬的跪在了江婪面前。

“钟老画师,这是何意…”

“我这孙子刚有三分天赋便眼高于顶,不把天下画师放在眼里,自认为同代超绝,其实他那点微末的画技又怎能与你相比。老夫这次厚着脸皮上门,一来请教画技,其次希望你能收他为徒”

“您老是清都宿老,有您的教导他有又何必拜我为师,何况我与令公子年纪相彷”

如今江婪是文府教谕,所有的舍生即便与他年纪相彷也得喊一声先生,但如果是拜师,那便不单单是师生关系了。

“钟氏画技长于鸟兽,而士季想跟你学人物像。至于年纪,达者为先,连我都得唤你一声教谕先生何况是他。”

钟庆离对他也算有些恩情,在所有人都不看好他的时候,便已经开始为他扬名,因此江婪也不好一口回绝。

“老画师亲自上门我本不应该回绝的,但我与令孙相见屈指可数。

不妨这样,我们以一年为期,若是一年内他能做出一副妙品人物像,那便证明他有这方面的天赋,届时若还想拜我为师,我自无不允。”

人物画是丹青法中的禁忌,作画过程中极易受到影响,因此在整个文府中擅画人物的屈指可数,江婪也算是想要让他知难而退。

“那咱们就一言为定”

“好,即便到时候做不出来,我其他所擅长的画技若令郎想学,我也绝不藏私”

做完约定以后,祖孙二人一起离开了麻黄巷。

“爷爷,江教谕也没怎么给您面子啊,我还以为十拿九稳了呢”钟士季低声说道。

“一个画师想要学习其他画师的绝学技法,本就是一件难事,江婪能够给你一个机会我已经很感激了,你小子别不知好歹”钟庆离在他脑袋上敲了两下。

“清都老画师很多,您若是登门这件事当场就能定了,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钟士季在来之前就觉得,以他的天赋和钟庆离的面子十拿九稳,没想到江婪居然拒绝,不过好在不是无功而返。

“江婪的身份特殊,除了是卢道玄的弟子之外,还是魏大人认定的府主接班人”

“下一任文府之主?”这让钟士季有些惊讶。

“不错,这件事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也仅在清都高层之间流传,你若是成为了江婪的弟子,将来受益无穷。

这件事咱们现在占了先机,如果等其他老家伙回过神来,想要上门拜师的会络绎不绝”

丫丫看着他们离开以后关上了门,还上了门栓。

“江婪哥哥,你现在是文府教谕?”

“对啊”

“那你是不是很多学生”丫丫表情略显惆怅。

“恩,几十个总是有的”

“他们还想要拜你为师,不行不行”

“为什么不行”

“你忘了你答应过我爷爷,以后要收我为徒的,现在要有别的徒弟了吗?你不能骗小孩!”

丫丫说着豆大的泪珠就已经在眼眶中滚动,这让江婪有些手足无措。

“我哪里有骗你”

“那以后我不叫你哥哥了,我要叫你师父”

“随便,只要你不哭喊什么我都应”

江婪拿丫丫这个小魔女是真没有办法,本来只是想哄她开心,没想到这句话刚说完丫丫刚准备落下的眼泪又收了回去。

在江婪还没有反应过来以前,在他面前磕了个头,然后又走到小花匠石遐心的身边踢了一脚。

“你这榆木疙瘩,快跟我来啊”

“跪下磕头喊师傅”

石遐心和丫丫成为了一对形影不离的玩伴,石遐心最是听丫丫的话。

江婪挠了挠脑袋,自己这是被强迫做师傅了吗?怎么觉得如此儿戏?

“算了,喊都喊了就这样吧,但丫丫你跟你爷爷一样是屠夫开悟,小石头你还没有开悟,我一个画画的没什么能教你们的”

“我不用你教,还有,小石头也已经开悟了”

“小石头开悟了?什么开悟!”这让江婪有些意外。

“当然是花匠开悟,小石头,你快过来,让他看看你的本事”

石遐心哦了一声,在江婪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原本一株尚未长成的盆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而后开出了一朵艳丽的花…

饶是江婪见过了很多特殊的开悟,依然不知道这花匠开始开悟是干什么的。

丫丫在一旁拍手叫好,但是石遐心在花开之后整个人晕倒在了地上。

空置的烧猪院成为了苏寇研制毒药的地方,不管谁来打扰,苏寇都会很生气,但江婪哪里管他生不生气,怀里抱着石遐心一脚踹开门闯了进去。

苏寇刚准备开骂,但是看到江婪神情焦急于是便问道

“这小花匠怎么回事”

“开悟了,但刚才莫名其妙的昏死了过去”

江婪把来龙去脉说清楚以后,便将小石头交给了苏寇,苏寇将面前桌子上瓶瓶罐罐的药物全部收拾起来,然后开始给他诊断。

苏寇的灵力如小蛇一般,钻入了石遐心体内。

“他没事吧”

“能不能醒过来”

“怎么就这样了呢?”

江婪听说过,很多开悟都源于无意之间,如果没有经过系统的修行便胡乱使用开悟能力,很有可能受到难以逆转的损伤,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看到苏寇半晌没回话,江婪有些着急。

“你到底行不行啊”

“你能不能闭嘴”苏寇没好气“要么滚外边,要么悄咪咪的”

江婪赶紧捂住了嘴,良久苏寇才站起来。

“小石头的身体不止没有任何问题,反而生命力澎湃远超你我,而且这种生命力还在继续增长”

“也就说是他只是暂时昏过去了,没有生命危险?”

“不错,但为什么没有苏醒我也不太明白,有很多特殊的开悟都会有各自独特的表现,这花匠开悟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苏寇说道。

“你说你好好的药师不当非要做毒师,现在好了,看个病都看不明白…”江婪抱怨道。

江婪知道这事怨不得苏寇,毕竟花匠开悟他连听都没听说过,更没想到想到平时闷声不作气的小石头居然会开悟。

看着他一直昏迷不醒心里还是放不下,思来想去,对这种特殊开悟了解最多的当然是魏昌黎。

魏昌黎神出鬼没,他想要找人的时候无论在天涯海角都躲不过去,但想要找他难如登天。

江婪有自己的办法,推开房门站在烧猪院的空地上,朝着天空开始呼喊。

“魏大人…”

“魏老爷...”

“老魏…”

“喊什么呢”

烧猪院的门打开,魏昌黎乘坐羊车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十万火急,你快来看看”

江婪从羊车上把魏昌黎拉起来就朝屋内走去,还没有等江婪开口,在魏昌黎在看到小石头以后眼前一亮,快步走到了跟前。

“瑰宝啊,瑰宝啊,你小子从哪里找来的这宝贝疙瘩”

“宝贝?”

“对啊,你看”

魏昌黎单指轻点,石遐心身上散发出莹莹绿光,在这绿色的光泽中一粒粒种子落下,而后开始不断生长,发芽开花,整个房间中缤纷万象如繁春至,生机盎然。

“他是什么开悟你知道吗?”魏昌黎问道。

“花匠”

魏昌黎听完点了点头“大抵就是这一类了”

“这种开悟有什么特殊的吗?”

“孟东郊你见过吧”

“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江婪自然认识孟东郊,那个看起来朴实的像老农,但却有着恐怖手段的人。

“每一种开悟都有自己特殊的地方,但也有些特殊开悟有共通之处,这孩子的花匠开悟与孟东郊的农夫开悟都属于生长系开悟。

这种生长系开悟共同之处便是拥有恐怖的生命力,而且能够将这种生命力通过独特的手段赋予所能控制之物”

江婪想到了那朵花,似乎就是吸收了石遐心的生命力,然后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绽放。

“将自己的生命力赋予花草,这不会对他本身造成危害吗?”江婪有些担心。

“生长系开悟除了修行灵力之外,同时还兼修命力,若是修炼到极致,他们的生命力理论上来说源源不尽。

望仙境寿命的极致也不过八百到一千年而已,但是生长系开悟的寿命却能够倍于普通开悟。

只不过这只是一种理想状态,御灵大陆曾经出现的几个生长系开悟,其实寿命甚至还不如普通开悟。”

“这是为何”

“就是刚才所说的,生长系开悟若是成长起来手段极其恐怖,在不争不斗的前提下寿命绵长。

若是经常在极限状态下与人交手,过多的将自己的生命力输于花草,反而会透支性命。

但世事没有绝对,生长系开悟如果能够找到自己的命源就能解决掉这个麻烦。

比如孟东郊,他这些年一直在尝试从地面下汲取生长力,来弥补自己所赋予出去的生命力,如今已经小有成就。”

听到魏昌黎这么说,江婪才松了口气。

“那他为什么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这小子开悟以后没有人指点过他如何修行,-因此无法控制着勃发的生命力,放心吧,三五天也就没事了”

“刚才我听到丫丫喊你师傅?”魏昌黎问。

“老屠子一直觉得屠夫开悟的女子不太好找夫家,想有一个文士的背景,所以曾说过让我收丫丫为徒弟,连带着小石头也改口叫了师傅”

“好运气,好运气啊”

魏昌黎看着丫丫和石遐心满心欢喜。

“日后好好培养,这俩的开悟前途不可限量,是做刀笔吏的苗子”

“刀笔吏?”丫丫对于刀字非常敏感“老魏爷爷,杀人还是杀猪啊”

“没区别,没区别”魏昌黎乐呵呵的笑道。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