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阿斯凯特大陆传记
  4. 第196章 另1场血祭

第196章 另1场血祭

作者:

卡俄斯操控着脚下的石柱向上延伸,随后向前轻轻一跃,王宫正殿高处的塔楼墙面上横向探出一根石柱将卡俄斯接住,他毕竟只是个魔法师,没有利安德尔那种一跃十步的跳跃力,因此想要跟上利安德尔的脚步他还是颇费了一番手脚。

戳出一路的石质台阶,卡俄斯跳着、借着机械臂踏上了这个位于王宫正殿上方的空中平台。

别说这个王宫之上的空中花园,就连王宫正殿都是卡俄斯第一次踏足,因此心中难免还是有些好奇加上一路来奇怪的没有看到刚刚冲上来的利安德尔等一众皇家骑士,不由四处观望了一圈,转过高处的一座尖顶塔楼,卡俄斯才见到了脸色难看的塞勒曼。

顺着塞勒曼的视线看去,卡俄斯知道了他脸色难看的原因,毕竟那位作为王国王室子嗣之一的莉莉丝小公主此刻正翘着二郎腿坐在一个巨大的骸骨王座上,那骸骨王座上方的骨头惨白,下方的却仿佛还沾染这些许尚未剥离的血肉,甚是恶心。

莉莉丝小公主毫不在意的显露着肩头那枚金色的圣餐徽记,看着不远处姗姗来迟的卡俄斯脸上竟然还带着笑意的挥了挥手。

她的身前和利安德尔等人缠斗的是卡俄斯非常熟悉的那种变异人类化作的血仆,血仆的身后还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背头黑袍老大爷和另一位全身都笼罩在黑袍里散发着危险气味的家伙。

已经被莉莉丝小公主偷偷下黑手用某一柄神秘的魔法匕首控制了的吉莫拉自然没必要再隐藏他那张苍老的脸庞,他此时只是单纯作为莉莉丝小公主间接控制血仆的魅惑节点而存在。

吉莫拉一旁的奥斯塔德沉默不语,虽然莉莉丝小公主本身实力不强,但她身上却有着那位魔神留下来的徽记,原本仅仅作为圣餐议会象征的圣餐徽记,在那位魔神大人的某种伟力之下已经被赋予了某些奇妙的特性,而无法对莉莉丝出手就是她身上那枚圣餐徽记的效果。

对于莉莉丝小公主想要做的事,奥斯塔德心中大体上猜到了,和卡俄斯一样,在莉莉丝下令那些被魅惑之人自刎时奥斯塔德就明白了她是想要进行另一场大规模血祭,而目的理所当然也只有那一个,就是‘召唤魔神’,正因为猜到了莉莉丝小公主的这个打算,奥斯塔德才没有反抗这个偷袭控制了吉莫拉的莉莉丝而是选择站到了她的那一边,奥斯塔德是个虔诚的信徒,虽然是邪教徒。

“停手吧,莉莉丝,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只是被魔神所蛊惑。”卡俄斯没去管一旁正和血仆缠斗的皇家骑士们,而是向着莉莉丝缓步走去。当他第一次见到莉莉丝时只是心底莫名的感受到些许奇特感觉,即便那时的他已经可以靠肉眼观察到恶魔之力等等奇特的能量形态,然而此时此刻从阿莲娜姐妹那里见识到被称作灵魂之力的另一种形态的异种能量后,卡俄斯终于看见了莉莉丝身上的诡异。

在卡俄斯眼中莉莉丝小公主身后的场景可远不止白色的骸骨王座那么简洁,从那些碎骨、骷髅的缝隙中还有着浓郁的黑泥般的某种能量,莉莉丝宛如深陷泥潭般的坠入其中,却仍然面带微笑的看着众人,那黑泥从骸骨王座座下蔓延开来,粘腻的附着在每个血仆背后,除了完全隐藏在黑袍里的那个强大的邪教徒外,就连气息不弱于他的那个白发背头老年邪教徒也没能幸免。

卡俄斯知道自己应该是可以认识吉莫拉的,虽然他从没有和吉莫拉真正的见过面、说过话也甚至不知道吉莫拉的名字,

但他身上传出的魔力波动,卡俄斯还是很熟悉的,尽管气息比记忆中的强大了许多但那种令人生厌的感觉还是让卡俄斯一下就知道这个被黑泥附着的白发背头老头子就是圣餐议会之中使用魅惑魔法、刚刚还控制着一群诡异血仆和自己还有利安德尔等人大战过一场的那个家伙。

也正是在刚刚那场原本只是对利安德尔试探性的截杀大战之后,魔力消耗许多的吉莫拉才被蓄谋已久的莉莉丝小公主偷袭得手,将从艾莱特家族宝库中取出的神秘匕首深深的捅进了吉莫拉的后心,神秘匕首上镶嵌的一枚水蓝色宝石此刻却似乎有些脏污,原本湛蓝的光芒有些微弱和晦明。

“蛊惑吗?”莉莉丝小公主声音虽然依旧清脆,但却再没有一丝曾经在卡俄斯面前表现出的狡黠和古灵精怪,有的仅仅是难以形容的傲慢与对他人的鄙夷,“对于你们这些不可能被女神选中的污秽之人来说,或许那就是自我安慰吧。”

“那种力量,果然是所谓的恨沼之魔神的力量吗?”卡俄斯颇感头大,那些旁人不可见的黑泥般的能量上散发出足以称之为高位者的气息,和大地女神泄露出的残留神力气息极为相似只是单纯额外给卡俄斯一种危险的感觉。

对面的莉莉丝小公主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你竟然敢直呼女神大人的神名?!”莉莉丝似乎遭受了某种侮辱一般愤怒的从骸骨王座上站了起来,伸手遥指着卡俄斯气愤的仿佛就要破口大骂。

“神名?就如同祂原本被称作海神或者水之神化身一样?为什么不能直呼?”卡俄斯疑惑的反问道,一来是卡俄斯本就对神明没什么敬畏,尤其在他见识过几位流落人间的神明的现状之后,二是自他来到阿斯凯特大陆后,见到的各种典籍和教会平日的祝祷中都是直呼类似水之神、火之神这样的神名,于是卡俄斯便自然而然的报出了从大地女神那里得知来的圣餐议会所信奉魔神的名字。

“海神也好、水之神也罢,无非是无知且渺小的人类根据七神所展现出的部分权柄而断章取义的名字罢了,但女神大人的名字可是彰显她真正权能的真名。虽然我有过猜测,贝克恩特伯爵可不会随意收养个来路不明的孩子,但没想到你竟然可以直接诵念出来女神大人真正的神名,果然也不是什么凡俗之辈。而且也要多谢你,此刻女神大人的视线一定已经看向了这边,没想到仪式的最后一步竟然是你替我完成的,亏我原本还想献祭自己换取女神大人的视线呢。”莉莉丝情绪变化的极为迅速,从刚刚的气愤,到说起恨沼之魔神的虔诚憧憬,再到血腥残酷的谈到想要献祭自己的生命,她的状态在卡俄斯看来明显是病态的。

不等卡俄斯再多说什么,莉莉丝挥了挥手,和利安德尔等人缠斗的血仆们纷纷后退将她保护了起来,前去堵截从下方阶梯进发的菲娜公主大部队的奥斯塔德则是死死地用黑暗魔法拦住了另一侧的阿德里奇老院长。

利安德尔和艾达小姐这才得以稍作喘息,虽然他们二人实力同样算是顶尖层次的水准,但本就不惧伤痛的血仆们在莉莉丝小公主身上散发出的魔神之力加持下却是变得更加恐怖了,以少敌多他们刚刚甚至连分神保护卡俄斯甚至都很难办到,好在莉莉丝并不在乎卡俄斯,并没有特意操控血仆前来攻击卡俄斯。

莉莉丝小公主原地轻巧的转了两圈,黑色的纱裙飞舞,随后一步踏上了身后的骸骨王座,非常不淑女的踏在骸骨王座之上,双臂前伸,通过魅惑魔法和身上附着的黑色魔神之力将此前献祭邪教徒与臣民溅的到处都是的鲜血统统激活,整个王城里散落的血液都统统漂浮而起向着王宫周围聚集,那阵仗比起圣餐议会前任首领埃格在海上城的献祭规模还要庞大。

卡俄斯站在莉莉丝小公主的正对面鼻子抽动,他闻到了空气中飘来的浓郁血腥味,回头望去,卡俄斯也见到了倒卷上天的无数血液,血液在空中缓缓流淌,似乎正在试图组合成某种魔法阵,不过卡俄斯可以确信眼前这个鲜血魔法阵和魔法投影中看到的那个用来玷污水之神神明分身的魔法阵并不相同。

仰头看着弥漫着魔神之力的血液魔法阵,卡俄斯没有做任何动作,或者说他也没什么能做的,即便是掌握了术式魔法,但想要以卡俄斯现在的实力进行干预还是不太现实,当然更加主要的原因是,卡俄斯从空中的血液魔法阵当中没有感受到任何危险的预感,反而从已经成型的细枝末节的魔法符文中看出了一丝端倪。

“这是一座定位魔法阵,是类似于传送魔法或者召唤魔法的魔法阵......”卡俄斯低声自语摸了摸手上同样神秘的乌洛波洛斯衔尾蛇指环,-天上的鲜血魔法阵很多地方都和那个古怪的乌洛波洛斯甬道非常类似,从在场的人脸上扫过,卡俄斯发现就连莉莉丝小公主也只是一脸狂热的看向那个血祭魔法阵,就算是发动了积蓄鲜血的魔法她似乎也依旧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卡俄斯感觉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或许仍然另有其人。

在血祭魔法阵泄露出的莫名威压中,王宫之中魔素波动异常混乱,艾达小姐身上的纯白铠甲都被迫消散,但卡俄斯却在此刻行动了起来。

卡俄斯作为一个本身就多少有些性格缺陷的家伙,的的确确很好奇这个血祭魔法阵真正的用途,但想到爱丽维娅和索菲亚,还有其他的朋友、伙伴,以及满是回忆的王城,他还是选择动手,不能放任莉莉丝小公主完成这场超大规模的血祭。

大地女神戒指上土黄色的光芒从微弱到耀眼,卡俄斯运转了大部分魔力在身前一挥,躁动的魔素在近乎与上空鲜血魔法阵同样位格的术式魔法强制下稳定聚合,形成数十根尖锐的岩钉,尽管比起之前的巨大天基武器级别要弱上许多,但在此刻大家都被血祭魔法阵影响的前提下,能使用魔法就是拥有绝对的火力优势。

卡俄斯手指向前一指,数枚岩钉对着莉莉丝小公主飞射而出......

不过岩钉却并没能阻止莉莉丝小公主继续绘制魔法阵,因为又有一个身穿麻布长袍的人突然出现在莉莉丝小公主的身前,卡俄斯的岩钉在迫近那个突然出现的麻布人影时竟然毫无预兆的破碎消散了。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