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其他
  3. 花林月下
  4. 惊魂甫定

惊魂甫定

作者:

宇文皓听到急刹车声心中也不由一沉,猛地推开挡在前面的众保镖,向大门口跑去,众保镖菲佣也忙向大门外跑去。

等到宇文皓等人来到车前时,只见林希正被辛凯文紧紧圈在怀内,

站在一旁的紫绡则正脱下自己的羽绒服披在冻得瑟瑟发抖的林希身上。

林希还在挥舞着双手大喊大叫:

“快放开我,大坏蛋,放开我,你们都是坏人,都想要欺负我!”

众人齐齐长吁了一口气,宇文皓深呼吸了几下,稍稍平复了下紧张的心情,走到辛凯文身边,感激地冲他一笑:

“凯文,紫绡,今天的事多谢了,明天重重有赏。”

“这是我应该做的!”

辛凯文的话音刚落,忽见被他圈在怀里的林希蓦地推开他,一头撞向路边的电线杆……

千钓一发之际,只见紫绡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扑过去挡在电线杆前面,

林希刹不住,一头撞进紫绡怀里,疼的紫绡五官都挤在了一起,闷哼一声,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宇文皓反应过来后,赶忙走过来将林希紧紧搂在怀内。

恰在此时,汉斯和他的助理琳达赶来,见此情形,无奈道:

“阿皓,还是给林希打一针镇定剂让她睡吧,她今天非常异常,不行就进行催眠吧,她的大脑此刻处于混乱状况。”

“好……”

宇文皓的“吧”字还没出口,就被抱在怀里的林希狠狠咬住左手不放,他吃痛只好放开她。

林希身体得以解放,猛地冲到汉斯身边,一把推开他,

打开他的药箱,随手找到一瓶液体,也不管是什么药,拧开瓶盖就要往嘴里灌,

众人吓疯了,齐齐惊呼:“不可以!”

正当林希准备往嘴里倒液体时,忽见辛凯文倏地冲到她面前,扬手狠狠甩了她两个大耳光,指着她气极败坏道:

“你他妈如果是个男人的话就冲老子来,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英雄!

你也是犯贱,阿皓对你掏心挖肺,就差把命给你了,你还不知足!

不知好歹的女人,为了一个死去多年的前男友使劲儿折腾自己的老公孩子……

你死了,你的父母会痛不欲生,你的儿子就成了孤儿,你为人子为人母做到了哪一点?

你根本就不配为人子为人妻为人母!

懦弱无能又自私到了极点,你活着都是在浪费空气,死了是在浪费土地,半死不活是在浪费钱财!”

辛凯文的话音刚落,只见林希手中的药瓶缓缓滑落,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紫绡赶忙走上来将她抱在怀内,林希扑在紫绡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几乎昏厥……

汉斯忙和紫绡扶着林希向家里走去。

众人见林希不再发疯,齐齐松了一口气,又纷纷回过头一脸诧异地看着辛凯文:

在紫辰别墅,从来没有人敢对林希大喊大叫,更不要说敢打她了,

宇文皓对林希一向都很纵容,只有她打他的份儿,他连一指头都不舍得动她。

今天辛凯文不但当着众人的面儿甩了她两巴掌,还把她骂得狗血淋头,宇文皓不生气才怪!

但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宇文皓不但没生气还一脸感激地看着辛凯文:

“凯文,你今天救了箫儿两命,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好了。”

“不用,这是我的职责!如果没有你,我和沐阳早不在人世了,滴水之恩,理当涌泉相报。”

辛凯文一脸真诚地看着宇文皓,眸中似有泪光在闪动。

宇文皓亦动容地看着众人:

“今天辛苦大家了,等箫儿好了,全都重重有赏!

现在都回去睡觉吧,折腾了一晚上了,都累了。”

宇文皓说完便拖着受伤的右脚,一瘸一拐地向家里走去。

陈沐阳见他右脚不便,便赶忙走上来扶着他向客厅走去。

******

汉斯在给林希做完全身检查后,又帮她做了催眠,最后又帮她输上营养液,

直陪着宇文皓守了林希一晚上,确定她再无大碍后,才携同琳达一起离开。

辛凯文知道宇文皓今天工作繁忙,便催促他回客卧好好休息几个小时,

否则没法精神饱满地出现在众人面前,这里有他和陈沐阳紫绡三人守着就好。

经过昨天的事情后,宇文皓现在对辛凯文是百分百的信赖,便起身去次卧休息去了。

休息了三个小时后,宇文皓的精神明显恢复了不少,交代了辛凯文几句,

便带着陈沐阳桑灿去机场迎接吕昂一行人去了。

辛凯文和紫绡从昨晚到现在几乎一眼都未眨一下,两人都累趴了,但又怕林希醒来还发疯,只好硬撑着。

恰好今天宇文彻和宇文粲不用去学校,他们两人的专职保镖栗栾和栗奕也过来一起帮忙。

栗栾和栗奕两人是双胞胎兄弟,也是国家退伍军人,身手十分敏捷,功夫也十分了得,

最主要的是两人十分忠试和正直,跟随宇文皓也将近十年了,对宇文彻和宇文粲照顾的相当细致入微。

栗奕见林希依旧没有醒,便让辛凯文和紫绡先去休息,他和栗栾一起看着林希就好。

辛凯文捂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又眨了眨困乏的双眸,无奈道:

“也好,我也困得不行了。对了,阿彻和阿粲呢?谁在看着他们俩,可靠吗?”

“大小龙还有新来的保镖谭志明和秋杰在看着他们俩,没事儿的,人品绝对信得过。

你和紫绡快回去休息会儿吧,有事儿我再叫你们俩过来。”

栗栾一面说一面打开卧室门,把辛凯文和紫绡推了出去。

林希一直昏睡到晚上七点钟才醒过来,她一睁开眼就对上一双关切又兴奋的眼眸:

“妈咪,你终于醒了过来,太好了,我好怕你像睡美人一样睡一百年也醒不过来呢!”

宇文粲见林希醒了过来,高兴地扑上来在她左颊上大大的亲了一口,又爬在她身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宇文彻虽然不到八周岁,但性格却相当沉稳懂事,他虽然也高兴妈妈清醒过来,但又怕弟弟把妈妈压坏了,

赶忙将阿粲从林希身上拉开,一脸关切地询问着依旧呈呆滞状态的林希:

“妈,你想吃点儿什么?你身上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爸爸正在省里参加青年企业家表彰大会呢,一会儿就到家了。

爷爷和奶奶姑姑刚才都来看过你了。至于外公外婆那里,我怕他们担心就没有通知他们。”

辛凯文紫绡栗奕栗栾以及菲佣阿红和阿丽全都围在床前嘘寒问暖,关切万分。

但无论众人怎么说,怎么问,林希依旧一言不发,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发呆,

众人再问时,她干脆蒙着被子继续装睡。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

辛凯文想了想,打电话叫来了汉斯和方语轩。

汉斯给林希做过全身检查后,确定林希身体并无大碍,至于她不想说话,应该是饿了。

阿红和阿丽赶忙去吩咐厨房弄点儿清淡的饭菜来。

方语轩见林希一脸尴尬与不耐烦,便笑着对众人说:

“你们几个先出去,让我单独和箫儿聊聊天,你们一群大男人围在她面前,她越发烦躁不安。

阿彻,阿粲你们俩也一起出去吧,等妈妈状态好点儿再进来,她现在需要安静,好吗?”

“好吧!”

宇文彻答应一声,领着宇文粲走了出去。

辛凯文几人沉默片刻也先后离开了。

见众人已走,方语轩轻轻揭开林希蒙头的被子,柔声道:

“他们都走了,你要去卫生间吗?”

林希听到方语轩的话,“嚯”一下睁开假寐的双眸,红着脸点点头。

方语轩赶忙将她扶起来,小心翼翼扶着她去卫生间上厕所,

完事后,又扶着她洗漱毕,才将她又扶到床上躺好。

恰在此时,菲佣端来了各种粥和汤,还有一些林希平时爱吃的小点心,

方语轩端起一碗南爪小米粥送到林希嘴边:

“箫儿,你昨晚折腾了一晚上,肚子也饿了,先吃点儿清粥垫垫胃。

听话,别再怄气也别觉得尴尬不好意思。

昨天那样并不是你的本意,你只是暂时受它控制了,没有人会嘲笑你,也没有人会责怪你的。

我先喂你吃点儿粥,你身体太虚弱了。乖,听话!”

面对方语轩的轻声细语,林希也不好意思再拒绝,

她夺过方语轩手里的碗一鼓作气喝了下去,又拿过一旁的小点心吃了两个。

阿丽见林希开始吃饭了,高兴坏了,又把林希爱吃的各种干果小零食拿了进来。

林希刚想吃薯条就被方语轩柔声制止了:

“箫儿,你现在身体虚弱,胃不能承受太油腻的东西,干果大多油腻,等你好了再吃吧!”

林希听方语轩如此说,只好作罢。

菲佣收拾好杯盘退了出去。

方语轩扶着林希下床活动了一下身体,又掺着她来到落地阳台前,指着山下的万家灯火说:

“你看,每一个亮灯的家里都有一个等待亲人晚归的人,那个人可以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也可能是老人和小孩。

你可知道你现在拥有的生活是百分之九十的底层人,想像都想像不出来的生活。

你有这么多爱你的家人,你更应该努力幸福快乐地活下去。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但对于你来说,心灵是不自由的,也是被禁锢的,

所以你感觉自己像是生活在一个豪华的牢笼里,

大家都在背后指责你嫉妒你诽谤你,说你百无一用,说你像只豢养在豪华牢笼的金丝雀……

但你要明白,如果人生能置换,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想和你置换人生,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在羡慕嫉妒恨。

你活的有没有用,有没有意义,外人无权干涉,只要你的家人爱你,在乎你,你就是有用的,有意义的。”

说到这儿,方语轩回过头凝视着林希绝美的脸庞轻叹一声:

“箫儿,你知不知道你有多美,你不需要说一句话,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就是一幅绝美的画:

恬静、柔美又略带忧郁,就连身为女人的我都忍不住想要呵护你,何况是男人!

阿皓曾经说过,只要你在他身边,哪怕你疯了傻了甚至成了植物人,他都是开心的,他的爱深情但也霸道。

如果你愿意敞开心扉接受阿皓对你的爱,你们俩会是世上最幸福的一对夫妻。”

“我……我也是喜欢阿皓的,只是……我也说不清楚,我……”

方语轩的长篇大论终于打动了林希,她说了两句话便委屈地直掉眼泪,抽抽噎噎道,

“他们……他们都在嘲笑我……我……什么都干不了,像寄生虫……像白痴……我……”

“想哭就哭出来吧,在我这里你可以尽情哭泣,我理解你的痛苦,也明白你的压抑……”

方语轩的话刚说完,林希就“哇”一声大哭起来,哭到后来嗓子都哑了……

方语轩走到卫生间拧了热毛巾给她敷脸,又吩咐菲佣送了温开水给林希喝。

林希大哭了一顿,心情舒畅了不少,和方语轩开始天南海北的聊天,

又拿出好多自己还没拆过标签的大牌衣服和化妆品送给方语轩,还打开珠宝盒子送了许多珠宝给她。

方语轩有些受宠若惊,但也知道她家不缺钱。

林希和宇文皓出手一向阔绰,这也是众人对她们夫妻忠心耿耿的原因,

毕竟鸟为食,人为财,没有人不爱钱。

所以面对这一堆名牌衣服和珠宝,她也只好笑着接纳了。

林希天真单纯,虽然有时任性,但心地纯良,也不会耍心机手段,

她要对一个人好,就好到掏心挖肺,没有一丝隐瞒,

在外人看来,简直就是一个世外小仙女,也就是俗称的傻白甜。

好在宇文皓有财又有貌也有足够的能力护她周全,

他们两人应该是霸道总裁和小娇妻的现实版,甚至比偶像剧还偶像剧。

方语轩和宇文皓认识将近十年都没见他和任何女人有过暧昧的关系,更别说在外面养小三包情人了。

这在他这个阶层的男人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有财又有颜还有才还痴情,

这简直比偶像剧中的男主还男主,怪不得一堆女人在羡慕嫉妒恨林希……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