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全民开拓:我能合成万物
  4. 第二百四十二章·轮回

第二百四十二章·轮回

作者:

鸡头不是常见的食用鸡,而是脖子上皮肤通红,毛发稀疏的火鸡头,这些鸡以相同的频率一起发声,声音扩散出去,之前飞脱出去变成1000个白银阶的个体受到了影响,纷纷自爆,这9000个鸡头的打鸣声还影响到了漩涡的力场,被冻结的空间出现了流动。

阿黄的站位站到了最后面,恶魔与骨龙冲了过来。

恶魔胸腔膨胀,目光顶住了叶波,叶波感觉到灵魂被扫了一遍,被锁定了。然后恶魔吐出燃烧的火焰,这火焰的规则很简单,就是燃烧,烧尽一切,目标被锁定,关于目标的一切不被烧毁火焰不会熄灭。

骨龙振翅,浓烈的腥风吹拂,这是深渊的血肉力量,被风吹到肉体会无限变异,最后耗尽能量化成飞灰。

火焰与腥风击中了叶波,但是没有发生该有的效果,火焰与腥风缠绕着叶波做旋转,然后凝聚,变成了两个有着人脸的能量体,意志敕令已经彻底被叶波所掌握,不单可以对无生命物质使用,也可以对规则、概念的东西使用。

两团能量体旋转加速之后,各自击向了两头黄金阶怪物。

这两头黄金阶只是空有力量的躯壳,其内部的思维意识是聚合的真名所产生的,与在失乐园内部遇到的怪物一样。

火焰打中了骨龙,骨龙的骨架不怕燃烧,但是内部填充的血肉“滋滋滋”的如同烧烤的五花肉开始滴油冒烟。

而腥风打中了恶魔,恶魔健壮的身躯开始腐朽,血液沸腾喷出,带着碳化的粉末在哀嚎。

然而它们还没挂球,黄金阶生命力顽强,只要给一点时间就能恢复,再度生龙活虎。

于是叶波操控力场,将这三头受到重创的黄金阶怪物拉扯,像是给垃圾装袋般,把这三头怪物粗暴地挤压成一堆,三头怪物的规则在相互抵触,他们都有着吞噬的纯粹本能,于是开始相互吞噬,忘我地吃着能接触到的一切,然后又被其他人吞噬,大的不可开交,混乱作一团。

只剩下阿黄了,叶波走向阿黄,阿黄开始撕牙咧嘴,低吼着不让叶波靠近。叶波不管阿黄的低吼,踩踏着空气大踏步靠近,阿黄的神经紧绷到了极限,大吼着“嗷嗷~~”,嗷叫与力场同时发生,一团六角障壁组成的像是富勒烯形态的球体爆开了。

这球体也是一种力场,但性质很是特别,叶波周身的防御力场没有阻碍地被其忽略,叶波被包裹其中,就在叶波纳闷这是什么意思时,周围的场景在急速变化,

像是延时摄影加速了数亿倍,画面保持着一种连续又跳跃的逻辑关系一闪而过。

叶波发现自己似乎度过了无数个轮回,自己的灵魂进入了一条无比浩大的洪流之中,这洪流比在救赎大转轮内的更为庞大,无边无际,黄金阶的灵魂庞大,但在这洪流里也只是一滴小水珠。

叶波的意识一阵恍忽,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小婴儿。

家里破破烂烂的,家徒四壁,房梁遍布蛛丝网,木头的墙壁长着黑色的霉菌,床上的被褥一股霉味,桌子也是破破烂烂的。自己被包在一件衣服里。

叶波发现没法使用力量,意识被强行投射到这婴儿躯体中,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弱小的小婴儿。噢,这是阿黄的能力,【原罪轮回】,表现形式是将目标拉入轮回,个体的灵魂与意志如果强度不够就会迷失在轮回中,力量被消散掉。

这破屋子分为了客厅和卧室,客厅传来了一男一女的声音。

女:“家里已经没有米了……”

男:“我去想想办法。”

女:“去吧,我们还能忍一忍,吃树皮啃草根啥的,但孩子这么小,唉……”

然后男人出去了,女人进来了,叶波看到女人的脸,在记忆的深处认出了她,这是自己妈妈的脸,是穿越前自己的妈妈的面孔。

这发现让婴儿的叶波脑子一下子宕机,这原罪轮回有点牛掰,把这么隐秘的记忆都挖出来了。

女人抱起了婴儿叶波,抱着哭泣,女人很瘦,瘦的都脱了相,手指骨节突出,指甲裂开,干瘪的身体没有足够的营养已经分泌不出奶水。

女人将孩子用背带背在后背上,带着孩子去烧火做饭。但是米缸里没有米,于是女人从一旁的柴火堆上面拿下来一挂草根,洗干净后扔进锅里煮。

很快就煮好了,女人盛了一碗草根水,吹凉了尝了尝,然后用勺子喂给婴儿吃。

叶波有点抗拒,这什么玩意啦,草根来的,这能吃吗?这还不如喝白开水呢。然后在女人的喂食下抿了一点草根水,有点甜,有点苦涩,还有土腥味。

就当喝凉茶了,叶波喝了一碗草根水,然后女人开始吃饭,抓着煮过的草根就塞进嘴里嚼。应该是不好吃,女人吃的眉头紧皱,草根很是粗糙,咽下去剌嗓子,但为了填饱肚子,只能吃下去。

这背景,有可能是战乱,也可能是久旱,或是蝗灾啥的,搞得民不聊生。

然后时间从白天到了傍晚,男人回来了。叶波看到了男人的面孔,没错,是自己爸爸的面容,唉,看到这年轻的男人,叶波感到无奈。

男人带回了一条鱼,还有一500毫升的矿泉水瓶的羊奶,还有一袋米,男人的脸色很差,但是笑着说:“搞到点东西,吃饭了。”

女人担忧的上前,摸索男人的身体,担忧地说道:“你……你又去卖血了?”

男人笑着说:“我血多,没事的。”

女人哭了起来,男人反过来安慰女人:“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做个鱼汤,羊奶给孩子吃,鱼汤你吃,补补身子。”

女人:“但是你……”

男人:“没事的,我骨头硬,还顶得住,只要你和孩子好就好了。”

然后开始做晚饭,一家人度过了个温馨的夜晚。

然后时光飞逝,叶波在这里3岁了,这个家日子虽然过得苦逼逼的,但这父母做了父母该做的事情,男人赚钱养家,主业是在码头当装卸工,有时还去给工地做苦力,女人在家带孩子,并接了手工活,起早贪黑做着,贴补家用。

父母都很努力地赚钱,但奈何就是存不下钱来,日子也维持着勉强温饱,饿不死,但有时得饿几天的情况,男人时不时就去卖血,卖血给孩子买羊奶,买糖吃。

叶波在这里扮演着沉默寡言的孩子角色,通过观察,发现这一家的日子不应该是这样的,以父母这种努力的情况,不至于需要去卖血维持生计,但是家庭的财富积攒不下来,是被什么拿走了?

可能是一只无形的手,或许不是一只,而是好几只?

在叶波稍微懂事的年纪,邻里乡亲的大娘阿婆就会来逗叶波,说着:“你家父母不容易啊,你长大了要孝顺父母啊。”“太可怜了这娃。”“你要感恩啊。”“你吃的这么壮实,都是你爸爸卖血给你吃,长的肉啊!”“你妈妈也不容易啊,熬夜做手工,一个手工一厘钱,晚上摸黑做,把眼睛都熬坏了。”“不容易啊。”

叶波:“……”这啥和啥啊,你们这些大妈阿婆想给一个5岁不到的孩子灌注啥思想经验啊,再说这事我家里的事情,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一个个这么苦口婆心的。

当有外人对你说你要怎么做,你要如何如何,不用怀疑,这种人就是道德的化身,把他们当做煞笔就好了,理他们远点,一句话也不要信。

然后又两年,这两年间一滴雨都没下,干旱来了,粮食短缺,家里情况更加困难了,父亲去卖血,然后得了肝炎。肝炎导致父亲体力很差,无法去码头当苦力了,而且因为干旱,河里都没有水,能够看到干涸的河道。

屋漏偏逢连夜雨,母亲这时候摔断了腿,家里的生计一下子断了。

但饶是这样,父母两人也没有放弃孩子,在这苦难中尽了最大努力给孩子最好的。他们无怨无悔,低声下去的去借钱,去乞讨,去出卖身体,母亲卖掉了自己的头发,父亲去当试药员。

两人拉扯着孩子,又三年过去了。

父亲死了,吐血三升,母亲也死了,去山上采山货,夜晚视力不好踩空,摔死了。

然后亲戚来了,领养十岁的叶波并要收回祖屋。

那些道德的大娘阿婆们又出来了,说着“这孩子命苦哟。”“你父母为了你都死了,你要孝顺父母啊,你要守孝啊。”“还好你还有大伯,你要孝顺你大伯一家啊。”“你十岁了,可以去打工了。”“要赚钱养家了,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十岁后的生活,咋说呢,大伯一家把叶波当做牲畜来养着,让叶波去干农活,收拾猪窝,割猪草,放羊,每天干完活才能吃饭,饭是剩饭剩菜,有时候有肉。

然后大伯一家的孩子比叶波小,叶波要像奴才一样斥候两个弟弟。

就很莫名其妙的,这个轮回咋说呢,场景设计得很不合理,这是为了什么而布置的这人生经历呢?是为了在苦难中体会亲情的可贵吗?

先是过的苦但是温馨的家庭,然后再让你体验过的一般但是受尽冷眼欺凌的生活,在两者的反差中体会父母亲情的可贵?

叶波顿时明白了这轮回在搞什么幺蛾子了,就是亲情,一种身为人的底层架构,是人的思维的有机组成部分,一旦成型就会影响人的一生的选择抉择。

比如你经受了这一切,然后在未来你遇到了与你经历过的人生类似的家庭,你就会心软,你的内心会被唤醒这柔软的部分,从而影响你的抉择。

但是太粗糙了,思路上是没问题的,就是场景细节还有待打磨,叶波这样想着,然后突然明白,或许不是细节的问题,而是自己的问题,自己在传道书的场景里历经了数百年,完成了八个特性能力的融合统一,心智灵魂比一般的黄金阶更为坚韧,这什么轮回应该是没有思维的个体经历的,而自己带着完整的思维与记忆,所以无法融入这轮回中。

轮回的底层植入也无法生效,明悟了这一点,叶波的力量开始取回。说是取回也不对,力量本来就没有失去,而是被场景的假象所遮蔽,就像是vr游戏中走高空独木桥,明白了脚底下的独木桥是假的,就算踩空也不会真正掉落,那么假象就被看破,力量也就回归了。

那么如何破局?这是以亲情为主导的底层植入,那么就从亲情入手吧,把亲情置于两难场景,检验这底层植入是否能够战胜人性。

叶波来到了“父母”的墓地,施展能力,两具腐烂的尸体从地里破土而出,使用意志敕令的力量,使用虚幻的力量,使用变化的力量,两具尸体变成活人,他们一脸茫然。

叶波打了个响指,两人茫然的眼神焕发了神采,这是用虚幻的力量给他们注入了记忆。然后“父母”带着十岁的叶波来到了房子。

换源app,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房子里大伯一家在吃饭,在讨论着叶波的事情:“孩子他爸,你那侄子你到底要怎样安排?十岁了,农活干不好,手脚又慢,家务活也做不好,留在家里别人说闲话,说我们吃绝户,把这房子占了。”“谁敢说闲话,这是祖屋,分家时给了我弟弟,现在我弟弟死了,那就是我的,我们拿过来合情合理。”

“那你想怎样安排啊,这小子整天不说话,面无表情,看的很瘆人的,不如扔了吧。”

“你瞎说什么呢,再怎么说我也是这小子的大伯,我城里有朋友,他们店里需要小工,让这小子去那里干活。”

“是干什么活?小孩子能干啥活?”

“小龟公之类,孩子越小越值钱。”

“好哇!你怎么会有这种朋友!?”

“我……”

“卡叽~~”门打开了,叶波率先进门,大伯母看到嚷嚷:“你还知道回来,你今天的猪草没有割!你回来干啥!?滚出去!不割100斤猪草回来你就别进这个家门!”

“大嫂,我孩子还小,让他割100斤猪草是不是太为难人了?”父亲走了进来,质问道:“而且这里是我家,你们让我的孩子滚出去?这合适吗?”

大伯一家看到了死而复生的弟弟,脸色煞白,大伯惊恐的说:“你……你,你们不是已经死了吗!?”

父亲揽住母亲,说道:“看到孩子被我的大哥一家这样对待,我们又活过来了。”

大伯母:“啊啊,你们是人是鬼!?不要过来!滚出去!”

父亲:“这里是我的房子,要滚出去的是你们!你们回你们自个家里去啊!”

大伯:“今年收成不好,地都荒了,我的房子和地都卖了,我回哪里去啊!?而且你都死了,这是祖屋,我也有份的!”

父亲:“但是分家你分了地,我分了这房子……”

大伯让他两个孩子站到前头,然后嚷嚷道:“你们,给你们二叔跪下。”

两个侄子跪下了,大伯嚷嚷:“这房子就给我吧,你要是拿回去,我的孩子,你的两个侄子就没地方住了,你也不想我们一家露宿街头丢人现眼吧?”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