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韩流青春
  3. 爱上加菲猫
  4.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作者:

自知之明

“江哥哥今天要带小雪去游乐园的,蓝姐姐也一起好不好?”正黑着脸咒骂老天爷的时候,小雪脆生生的声音又响起。

“啊……”我苦着脸看着小雪天使般可爱的小脸,她清亮的眼睛里漾着希望,让人不忍拒绝,“姐姐还有事呢,下次带小雪出去玩好不好?”

小雪在这里比较特殊,因为她是个孤儿,所以大家对她都很照顾,也很怜惜。至于江欧荻怎么认识她的,就像他为什么住在又脏又乱的胡同里一样,我懒得去知道。

“咳!”元辰走到门口,头也不回的说道,“今天活动到此为止,大家解散回家。”

他走到江欧荻面前的时候,停留了半秒钟,然后便大步离开。

“元辰哥哥也一起去不可以吗?”小雪在元辰地脚步声离开后怯生生地问道,她是比较害怕元辰的冰山脸。

“呵……”我拍拍她的小脸安慰道:“下次我和元辰哥哥带你去玩,现在姐姐也要走了哦。”

没等她回答,我就拿起包,也不看江欧荻,便想离开。

“蓝佳菲同学可真没爱心啊。”江欧荻懒洋洋地伸出一只修长的胳膊,拦住我的路,脸上挂着耀眼的笑容,“害怕和我一起吗?”

我挑了挑眉毛,很不悦地看着他,此刻一起来的成员都收拾好东西,陆陆续续地离开了,走到江欧荻身边,很恭敬地和他打招呼,顺便还抛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小雪轻轻的摇摇我的手:“是不是姐姐和元辰哥哥都不喜欢小雪?”

“怎么会呢。”我难得耐心的说,顺便挤出一个笑容。

“那怎么都不愿意陪小雪去玩?”

“呃……”我看着小雪噘着的小嘴,不知该怎么对她说,总不能说我讨厌她的江哥哥吧。

“她是不喜欢你江哥哥!”江欧荻抱起小雪说道。

这个家伙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为什么不喜欢,江哥哥和蓝姐姐这么好,小雪都喜欢……”

“咳,小雪,我们一起去玩啦。”我把笑容再放大一点,我可不希望小雪接着说,小雪都喜欢你们,你们为什么不喜欢对方?

坐上那辆极度拉风的法拉利,虽然心里一万个后悔为什么要答应小雪,但是脸上还要露出笑容,不然小雪又得问我为什么不开心,然后我又要解释一大堆。

一路上,小雪特别兴奋得说着话,从她的话里,大概了解了江欧荻在一年前就认识她了,以前江欧荻一个月才来看她一次,他来圣罗高中后,便经常来看她了,于是这次刚好碰到来这里*心活动的我们。

唉,看着蓝天在心里叹了口气,给哥哥发条信息,让他不要接我了,便把手机关了。然后在小雪开心的大叫声中抵达游乐园。

摩天轮,旋转木马,过山车……所有的都玩遍后,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心情变好了,江欧荻都没那么讨厌了,在缤纷的灯光下,甚至觉得他也像个孩子。

不知不觉夜便深了,把小雪送回学校后,江欧荻突然问:“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唔。”不置可否的把头转了过去,看着道路边往后飞掠的路灯,不知为何想到他在游乐场玩的像个孩子的情景。书包网txt小说上传分享

晚上和男生在一起会很危险

和元辰不同,元辰的另一面是温暖如冬日阳光,而他,却是孤单忧伤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江欧荻叹了口气:“你真是无趣的人,好像对什么都不感兴趣……要去看看小奇吗?”

看了眼天色,有些困意的慢吞吞说道:“下次吧。”

“它最近情绪有些低落,这几天放学回家后,它都软绵绵的趴在沙发上,一点精神都没有。”江欧荻似乎有些忧虑的说道。

“病了?”皱了皱眉头,担忧的问道。

“谁知道,或许是得了自闭症或者忧郁症。”江欧荻耸耸肩说道,“白天只有它在空荡荡家中,会孤独的吧。”

“嗯。”发出一个单音,看着往后急掠的路灯,似乎要睡着了。

很奇怪的感觉,江欧荻在说那只哈士奇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会联想到他自己。

空荡的一栋楼,一个孤单的背影,或许有些自闭,或许有些忧郁,或许很寂寞。

一只孤独的人,和一个孤独的狗一样……

“是不是很讨厌我?”他又问这样的问题。

“为什么总是问这种无聊的问题?”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固执的认为我讨厌他。

“因为……不去看小奇嘛。”江欧荻突然笑了起来。

“呵。”唇角微微上扬,又逸出一个字来,真是有趣的思维。

“第一次就很冷淡,第二次,拒绝我做你的同桌,接着视我为瘟神,好像处处躲着我。”江欧荻摇了摇头,黑眸中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真的很讨厌我?”

“没有。”懒洋洋的抬起眼,看着他。我只是讨厌麻烦而已。

“没有讨厌我?”江欧荻十分优雅的摸摸他高挺的鼻梁,似乎很舒心的笑了笑,“马上要比赛了,加油哦。”

“嗯。”垂下眼睛,沉默了半晌,突然说道,“停。”

红色的跑车稳稳的停在一家超市的门口,几分钟后,我抱着一大堆的零食走了出来。

“这是干嘛?”江欧荻见我将食品袋扔到后座上,挑眉问道。

“听说吃些零食能缓解抑郁。”重新做回车上,困意十足的扯出一个微笑来,“去看小哈。”

“会不会太晚?”这次换成江欧荻看着天色,“要不下次吧,我比较担心你哥哥会报警。”

“那就下次,你多给小哈些玩具零食。”伸手支着脑袋,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闭上眼睛说道。

“还是去看看它吧,也许它是想你了。”江欧荻发动车子,说道。

“嗯。”依旧闭着眼睛,懒洋洋的应了声。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哥哥还在等我,所幸妈妈没有出来,不然又要说什么“小男孩半夜在外面走多危险啊,那些变态叔叔就喜欢抓小男孩,脱了他们的*打屁屁”这样的话。

大哥这次很不高兴的把我领回去,嘟哝着:“怎么这次又是他送你回来?”

“嗯。”拍着身上的狗毛,瞌睡朦胧的嗯了声。

“佳菲,这么晚了和一个男生在一起很危险,知不知道?”大哥跟在我的后面,耐心的说道。

“嗯。”点了点头,往浴室走去。

拽拽的、怕狗的副班长

“十点还不回家的不是好女孩,哥哥是为你好,佳菲……佳菲,你身上为什么有狗毛?”大哥突然拍拍我的肩,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根细细的狗毛问道。

“因为你们不愿收养小哈,我只好冒着危险去一个男生家里陪它。”这次终于说出一长串的话,然后摆出可怜的表情,含冤的看着大哥。

“可怜的佳菲。”大哥立刻怜悯的拍拍我的脑袋,柔柔的问道,“告诉哥哥,那个江欧荻有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交换条件?”

嗳?!愣了下,立刻摇头。

“奇怪,他会无条件给你养狗?一定不安好心!”蓝晨光显然将世上所有的人都想的阴险无比,“是的,这家伙在放长线钓大鱼,先博取你的好感,占有你的空闲时间,借那只狗,整天和你独处……不行,不能这样下去,我们的佳菲怎么能这么早就被拉下肮脏的水中?”

脸上的肌肉有些不受控制起来,他联想的可真多呀。

“不行,绝对不行……”等我洗完澡出来之后,看见大哥还在苦恼的转悠着,口中喃喃说道,“那只麻烦的狗……绝对不能成为催化剂。”

“哥。”今天很累,没有太多的心情去应付大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睡觉吧。”

“佳菲,要不我们把那只小狗接回来吧?”大哥见我出来,急忙笑眯眯的问道。

“你同意了?”微微扬起眉,唇边闪过一丝笑容,接着又拉下脸,闷闷的说道,“可是妈还不同意。”

“妈妈那边你放心,我能搞定。”大哥听我这样一说,急忙拍着胸脯保证,“我会说服妈妈,可是你要答应哥哥,以后十一点之前一定要回家,不要单独和男生在一起……”

“嗯。”眼里荡漾着得意的笑,没等他说完就点头。

“哦,对了,今天早上那个拽拽的男孩是你们副班长吧?”大哥像是想到什么,突然问道。

“他也有问题?”唔,拽拽的元辰?大哥这次看走眼了,元辰明明是外冷内弱的单纯小受嘛。

“我觉得那个家伙挺有趣。”大哥露出一丝笑容,英俊的脸上带着隐隐的狡诈。

“是很好欺负。”露齿一笑,唇角也带着一丝相似的狡诈。

“为什么不让他帮你养狗?”大哥追问道。

“他怕狗。”无奈的耸耸肩,走到房门前,回过头说道。

“怕狗的男人……”大哥眼底又浮上阴险的笑,看得我心头一紧,急忙关上自己的房门。

默默的走到窗边,看着秋日的星空,竟然有些落寞的感觉。

江欧荻坐在旋转木马上的笑声还在耳边回荡,过山车上他紧紧护着小雪的模样也在脑海中重复出现。如果不曾看见他的寂寞,自己也不会悲伤,但是看见过他也有那么快乐的笑容之后,心里似乎有些放不下……

长发被微凉的夜风吹的快干了,苦笑着摇摇头,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多管闲事,他的快乐或不快乐与我何关?

心情应该还是如秋日的星空一样安静而璀璨啊,静谧的心灵有多美好。牵起嘴角微微一笑,蓝佳菲,你最近是太累了,所以,还是快点睡觉吧。

头条,那些八卦的过往

周一去学校的时候,竟然发现学校的报刊栏上贴着的报纸上,整幅照片占据了一个版面。我是不留意这些八卦的,但那个彩色印刷的照片实在太显眼了,远远的就能看见。

还有那一行大字:冰山美男PK黑马王子,公主会选择谁?

照片的主角竟是把元辰压着身下的……我,两人姿势极端暧昧,实在佩服抓拍人角度和采光的技术,照片上的两人眼神纠缠,落日的余光打在元辰的脸上和我微微凌乱的发梢上,恍若言情片的海报。

旁边的一张报纸整幅配着图文,从我刚踏入圣罗起,和元之间辰的点点滴滴。虽然心情很郁闷,但是看过去,竟然有种淡淡的感动。

从最初的相遇,到如今的成长,他冰冷的脸,不屑一顾的眼神,赌气的嘴角,我灿烂的笑容,貌似很优雅的背影,.和他怒目相对的场景,一一映在视线里,不得不佩服校园周刊的那些记者们,果然是耐心十足,资源相当的充沛。

正赞叹着那些具备狗仔素质的人才,眼神被另外一个版面上吸引过去,那上面都是我和江欧荻的照片,他俊美脸上坏坏的笑,偶尔挑衅的眼神,两个人背着书包一起往巷子中走去的背影……竟然还有昨天在游乐场时的快乐笑容!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我眯着眼睛欣赏了几副拍摄的挺有意境的照片,想着今天要做的麻烦事——去找校刊的总编。

看够了照片,正要退出人群,身边传来一阵冷气,接着周围的人都往后退了几步。不用看也知道,是元辰,他身上那股冰冷的气味我早就熟悉了。

果然元辰冷冷的看着校刊,接着伸手一撕,冷着脸看着周围的人:“告诉张玉默,交出拍照的人,停办整顿校刊。”

周围的人纷纷倒抽了口凉气,低低议论着。

元辰果然很帅,不过张玉默是谁?是校刊的主编和策划?呃,好像听璀真说过,据说是背景很复杂的人。

元辰又转身冷冷的看着我:“你真是个麻烦的人,我不想登个告示,告诉所有人我很不喜欢你,我们之间除了工作,什么瓜葛也没有。”

我是麻烦的人?抬头有些讶异的看着元辰,不喜欢也不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说吧?好歹我也没有做错什么,照片上的受害人是我耶!

元辰的表情非常冷漠,像是北极的夜雪。

心里涌起淡淡的委屈,好歹我和他也是同学一场,何必如此奚落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生活,可是当它被搬出来娱乐大家的时候,当事人会开心吗?

我想要的,不过是平静的生活,如秋日的星空,有自己宁静的美丽。

一瞬不瞬的看着元辰,这个一点都没绅士风度的家伙!直到将心里那股不爽压下去,才长出了口气,脸上浮起一贯的笑容:“恰巧,我也是这样想的。”

元辰冷冷看着我,脸上依然没有表情,但是眼神突然有了一丝波动,他突然转身,从人群中离开。

攥了攥拳头,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忍住要一脚踹飞他的冲动,站在原地笑眯眯的问向周围的同学:“请问张玉默在哪个教室?”

耍酷的代价

高二D班,正是早自习的时间,对我的到来充满的讶异。

“张玉默,出来。”我看着坐在最后面的一个留着干净短发的男生说道。

虽然不认识张玉默,但是从别人看向他的眼光中,我知道他便是那个黑道背景的风云人物。

果然,他微微一笑,站了起来,唇线优美的吐出三个字:“蓝佳菲。”

他的笑容很明媚温和甚至斯文,丝毫看不出有黑道背景的模样。

越是这样的人,越要小心。我虽然有些后悔为什么要这么冲动的来找他,但是心里的火无法灭下。

“你,出来。”我看着他收起了笑容。

大家看起来对他很恭敬和畏惧,没有人说话,只是看着我们。

“有什么事情可以在这里说,或者可以晚上约我。”张玉默微笑着说道,接着又颇有兴趣的说道:“传说中的蓝佳菲总是微笑的公主,没有想到生气的时候那么可爱。”

“不要考验我的耐心和宽容。”我径直走到他的面前,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干净斯文的脸,“你最好整顿好自己负责的报刊,我不想再看见有关我的东西出现,否则……”

“否则怎样?”张玉默依旧微笑着问。

轻轻勾住脚边的凳子,然后一个漂亮的侧后踢将凳腿踢断。

“虽然不崇尚暴力,但是不要逼我。”无视周围人惊异的目光,知道他们没有见过如此暴力的圣罗公主,也没有见过有人敢这样对张玉默说话,可是我的忍耐力已经不多了。

捏紧双拳,最近似乎有些情绪失控,但是我现在急需发泄。

张玉默看也不看凳子一眼,脸上的笑容却更加温柔了:“哦,但是我喜欢你怎么办?”

“那就让我好好的生活,不要再拿那些无聊的新闻来让我注意你。”我逼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你不懂什么叫喜欢,就不要轻易的打乱别人的生活,那样叫自私。”

张玉默眼里微微滑过一丝悲伤,让我心里没来由的一疼,喜欢没有错啊,我不能剥夺别人的情感,但是我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小丫头,以后不要这样暴力了。”张玉默居然微笑着伸出手,揉揉我的头发,“被人照下来,又得登头条了。”

我怔忪的看着他,这个男人搞什么鬼,居然让我一下没有了脾气。

而且这股感觉好熟悉,这语气,这调调,这表情,太似曾相识……

“你……最好记住我说的话。”我退后半步,既然气势没有了,那就赶快离开吧。

走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非但气势没了,连力气都消失大半,更郁闷的是,脚很痛!

果然,耍酷是要付出代价的。

璀真看着我揉着脚,小声的问道:“佳菲,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立刻挂上笑容,敷衍道。

“你去单挑张玉默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璀真担心的看着我,“怎么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呢?”

“没事,上课吧。”淡淡说一句,脑中想着我是不是和张玉墨认识过。

“元辰他……”

“璀真,我今天很累,拜托让我睡一会。”趴在了桌上,一听到元辰两个字,脸色不受控制的阴寒起来。

“可是佳菲……”璀真看了看我的脸色,终于识趣的闭嘴了。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