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韩流青春
  3. 爱上加菲猫
  4.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作者:

好妹妹受伤了

脑中迅速想到一个帅哥按着门铃,妈妈穿着*睡衣为他开门的场景。

“半分钟。”说完,立刻挂断电话,也懒得换下睡裙,随手扎着头发,轻手轻脚的跑去楼下开门。

如果他按了门铃,热情的老妈一定会留住他过夜。

想到这里头皮就发麻,将过道灯打开,开了一条门缝,先是警告的将手指放在唇上示意噤声。

江欧荻沉着脸靠在门边看着我,没等我警告完,迅速拉起我的手腕,硬生生从门缝中将我拖了出去。

他的呼吸有些紊乱,估计是跑步来的……

先是上下打量我一眼,然后拽着我往人工湖边的凉亭走去。

见他没有弄出想动惊醒妈妈和哥哥,我也默不作声的任他拉着走到亭子里。

到了凉亭,江欧荻终于松开手,扳着脸看着我:“解释一下这个钢笔套。”

我看着他手中我扔掉的钢笔套,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是我的。”

“我知道是你的,但是雨静伤的很严重,如果警察也参与此事,众口一词,你怎么办?”

“所以你把证据偷了出来?”我好笑的看着他,郑雨静要是敢报警,也不怕弄穿了自己难堪。

“你……”江欧荻似乎真的很生气,他狠狠的瞪着我,“你厉害,是我低估了你。我还真笨,怎么会来找你?”

“嗯,那你回医院去守着人吧。”我吸吸鼻子,这秋天的夜晚真凉,应该穿外套出来的。

“你只懒猫,我……”江欧荻似乎终于发现我穿着睡裙,光着脚丫站在他的面前,语气一转,叹了口气问,“你怎么穿成这样?鞋子都没穿,也不怕生病!”

大哥,我都和你说我在睡觉了,刚一开门,还没来得及穿鞋,就被拉了出来,跟被绑架了一样。

“已经睡觉了,你那么急,当然没来得及换衣服穿鞋子。”我无辜的看着自己白白嫩嫩的脚丫,很想一脚踹过去。

“会感冒的。”江欧荻叹了口气,突然将我推到亭子里的长木椅上,没等我回神,已经将我的脚揣进他外套里。

愣了愣,脸突然发烫起来,这个……这个人也太自来熟了,这种亲昵的举动,他竟做的脸不红心不跳。

虽然我的脸皮很厚,可还是禁不住刺激的一脚踹了到他的怀里,跳起来,努力维持着自己懒猫的形象:“感冒……就可以去医院陪你的好妹妹了。”

“你的脸红了。”江欧荻看了我一眼,突然抑制不住的笑了起来,“哈,真是有趣,第一次看见懒猫脸红。”

“喂!”压低声线,沉沉的看了他一眼,他不过是我的同桌,更亲密点的关系,就是帮助我喂养小哈的狗主人……

“好,继续说静受伤的事情。”江欧荻好不容易忍不住笑,别过脸看着天空,“我知道这不关你的事情,但是既然有人嫁祸给你,你总要有个交待。”

“可以找警察处理。”

“就快运动会了,你也不怕给自己添麻烦?”江欧荻脱下自己的外套,直接披上我的肩膀,声音缓和了一点,“要是被我老爸老妈知道,比警察录口供都要麻烦。”

奇怪的男生

“反正你会解决。”关我什么事,是他静妹妹自己惹的事情,他不摆平谁摆平?

“懒猫,我凭什么给你解决麻烦啊?”江欧荻拢起眉头,眼神却透着有趣。

“因为……你不希望你的父母插手这件事。”歪着头看着他,不太确定的说道。

江欧荻讨厌别人问到他的家庭情况,开着拉风的车,却住在奇怪的地方,拒绝家访……从他的种种表现可以看出,他和他的父母也似乎并不和谐。

江欧荻定定的看着我好久,黑曜石般的瞳孔渐渐散出笑意来:“人要是太聪明,就没有意思了。女生要是太聪明,就不可爱了。”

“所以你是没意思的人。”微笑着说道,看来是猜对了,他不会让他的父母因为这件事出面。

“静……没法参加运动会的任何比赛了。”江欧荻的笑意突然一滞,说道。

“不正如她所愿?”我伸了个懒腰。

对他打搅我睡觉,还说了一堆废话很不爽,加菲猫的世界,除了食物,就是睡觉最大啊!

江欧荻不说话了,眼神飘到湖上,过了许久,方才说道:“其实,我来找你……”

“看我还好好活着没。”看他半天没说出下半句话,就接口说道。

“我是怕你受伤了,”江欧荻摇了摇头,自嘲的笑道,“很奇怪这样的心情,看见雨静受伤了,听见他们说到你名字,看见你丢下的钢笔套,怕你也遭到了不测。”

我晃着脚,嘿嘿笑道:“咦?原来你暗恋我呀?”

“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懒猫呢?”江欧荻抱紧双臂,白色的衬衫迎着风瑟瑟的抖动,垂在眼睛上面头发不安分的飘荡,“不过是有些担心而已,不想你出意外,不然以后的日子就无趣了。”

他的反应真无趣,应该和元辰一样,脸红无措任我调戏猜对嘛!

将江欧荻的衣服扔回他的怀里,顺便送他一个极度鄙视的眼神:“省省心,别打搅我睡觉,什么意外都没有,还是关心你的静妹妹吧。”

说完转身就走,露水真凉,回去还要洗脚,唉,麻烦!

身后远远地传来江欧荻的声音:“懒猫,洗个热水澡,别感冒了,等着你在运动会上展现圣罗的风采呢?还有,你发飙的时候是最可爱的时候,难得啊,哈哈……”

声音渐渐消散在秋风中,而夜空如洗,星星在苍穹上静静的守护着自己的轨道,闪着细碎的光芒。

…********

终于到了运动会,会场定在圣罗高中,这次联盟运动会,最累的莫过于两校的学生会,最惨的莫过于我。

从来没有那样热心的做外联内勤,还要暗地里狠狠地练习跳高和体操,简直惨无人道惨绝人寰,从小到大,以懒出名的我,哪有如此忙碌过。

好在郑雨静那边的事情平息了下去。在运动会上看见她,也没见到什么外伤,只是脚有点跛。

把她愤恨的目光照单全收,自己也是无比的同情她,不但花了钱让自己受伤,还没有收到任何自己想得到的效果。

赔了夫人又折兵就是这样子的吧。

开幕会上,元辰致辞之后,就被恩雅女高的众花痴围住,而江欧荻被他的静妹妹缠的半刻不能放松。

喜欢他?OH,GOD!

没有元辰的盯着,我正乐得偷闲半刻,坐在主席台边剥着香蕉,还没塞到嘴里,璀真就率几个女生杀到我面前。

“别吃了!”璀真夺下我手中的香蕉,指着那边将元辰围住的女生和郑雨静:“你看看!圣罗两大帅哥啊!还有那边那边那边,圣罗的顶极帅哥都被恩雅的花痴们抢了……”

“和我有关吗?”脸上挂着微笑询问,其实恨不得把璀真的头敲一个洞,最近的火气真是大,要不是为了在外校面前保持形象,我就要爆发了。

“怎么没有关系,你没有好好管教好副班,任他出去勾三搭四,江同学又是你的同桌,怎么也能放任他沾花惹草……”

噼里啪啦一大堆话把我说的有些迷茫了,顺手抓着一个橘子,皮也不剥的往嘴里送去,我怎么觉得自己成了他俩的监护人?

“嗨,找你好久了。”突然,一个温和的声音打断那群女生的话。

橘子还没送到嘴,抬头一看,面前女生堆里不知何时挤进来一个温润俊朗的少年。

他对璀真微微一笑,温柔的说道:“我能和蓝同学单独聊几句吗?”

“啊……啊,你请便,聊多久都可以。”璀真极不负责任的点头,立刻拉着身边的发花痴的女生边走边说,“还好还有帅哥没有被恩雅女生迷住……”

璀真真是越来越来过分了!心里狠狠的骂着,愤愤的将橘子剥开。

“今天下午的项目是跳高吧?”张玉默玩着苹果问着。

挤出一个笑容,温婉的点点头,已经感觉不少目光杀了过来。

“我说的话还记得吧?”张玉默低声问道,笑容温文尔雅。

“嗯,我还要去看一下播音室,失陪了。”往口中塞着橘子,找个借口想离开。

“那我陪你过去吧,反正现在没有我的项目。”张玉默不着痕迹的转到我的面前,嘴角含着笑说。

我知道拒绝也没有用,只好自顾自的走着。路过铅球的场地,感到一股寒冷的目光冰剑般的射了过来。

我微微一哆嗦,顺着冷意看去,元辰正在恩雅和圣罗的众女生中微笑。

我刚要转头,却发现不对――元辰在微笑!!!

OhMyGod!那个一向以冰冻视线出名的冰山竟然微笑了!耳边传来花痴们的尖叫,我不敢相信的又看了一眼,恰巧元辰抬起眼睛看了过来,笑容挂着脸上,眼神却依旧冰冷的看了我一眼,又立刻低下眼睛。

“元辰,笑起来这样好看,”张玉默微笑着看着我讶异的眼神,“你喜欢的是他?”

“铁树开花,觉得有些好奇。”我收回惊奇的目光,很想将那张俊秀的脸扯到自己的面前研究研究。

“那就是他喜欢你了。”张玉默并不生气,继续说道。

“喜欢我的人很多,阁下要一个个找吗?”加快脚步,这是什么逻辑啊!果然是校刊的主编,怎么这么八卦和无聊。

“生气了?我可不在乎谁喜欢你,我只在乎你喜欢谁。”张玉默也跟上,淡淡的说道。

我站在播音室的门口,无奈的说道:“你比我哥还烦人。”

过份的冰山会长

“是吗?”张玉默弯起眼睛笑了,笑容异常的明媚温暖,咖啡色的眼睛里却有着微微的悲凉,“那就让我代替你哥哥继续喜欢你。”

我看着他的眼睛,发现里面一片荒凉。

这个人,真的很奇怪。

总是让我想起冬天阳光下的雪,慢慢溶化的模样。

对他无奈的一笑,摆脱那种怪异的感觉,我推开门,将一份计划稿递给里面的导播,示意他先关掉播音器。

“这是关于两校合作的一些稿件……”我对导播大致说了些内容和计划,见他明了的表情,笑眯眯的拍着他的肩膀,“可以继续播音了,辛苦。”

导播点点头,打开播音器,顺着稿子说了下去。

我看着斜靠在门口的张玉默,他的表情还是那样淡淡的带着温情的笑。

“今天下午比赛结束,带你去吃哈根达斯吧。”他轻声的说。

“唔……”

正要拒绝,一个冷冷的声音先我一步响起:“她再吃下去,一米的栏都跳不过去了。”

又是元辰!能这样嘲讽我的人,别无他人。

“下午五点比赛结束后,去七楼议事厅开会。”元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播音室右侧的走廊边,冷冷的说。

还要开会?

“唔,下午有约会。”立刻决定去吃冰激凌,我才不要去开会呢,无聊又浪费时间。

“蓝佳菲,这是公事。”元辰走到我的面前,眼神温度低到临界点。

“哦,会长,”一张笑脸插进我们视线中,“据我所知,比赛事宜都布置差不多了,没有什么会需要开吧?”

“不关你的事。”元辰并不理会张玉默的笑脸,继续冷冷的盯着我说,“不要找借口溜走,你必须到场。”

“为什么我必须到场?”奇怪,我只是负责外联和赛前策划的,似乎和学生会没有任何关联,不用听学生会长的摆布吧?

“总之,她就是不可以和我约会是吗?”张玉默继续笑着问,“或者更直白点说,她不可以和任何人约会,只可以和你开会?我们的学生会长不会是喜欢这个丫头吧?可惜喜欢她的还有我呢,你要……”

元辰终于把眼神转向张玉默的脸上,冷冷的打断他的话:“不要说我和她有交集,这样的女人,真难为张主编看得上。另外……”元辰顿了顿,眼神一凛,“蓝佳菲不会和任何人约会。”

呃?我好奇的停下正要溜走的脚步,元辰怎么会说出这样无厘头的话。

元辰接着说道:“她的字典里只有‘偷懒’。所以,所谓约会,是她的借口,你的一厢情愿而已,张主编。”

呀!这个死元辰,就知道他说不出什么好话来,不过他什么时候这么了解我了?

“看上去,你好象很了解她……”张玉默不急不慢的说道。

我抓紧机会,立刻冲下楼去。刚刚到了楼下,便见江欧荻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啊,正要去找你,通知你一声,不要在播音室大声的说话,你看,全校的人都在听……”

江欧荻促狭的耸耸肩,指着无处不在的广播音响说道。书包网txt小说上传分享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