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韩流青春
  3. 爱上加菲猫
  4.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作者:

暴力你那张漂亮小脸哦~~

果然,在主播的声音里面,夹杂着元辰冰冷的声音:“……至少比你了解她……不折不扣的懒猫糊涂虫加暴力女,除了智商高点,一无所长,难为还有人觉得她是朵花,其实不过是……”

啊!心里惨叫一声,立刻以风速冲上楼梯,穿过长长的走廊,飞扑到元辰身上,将他那张毒舌嘴捂住,接着麻利的将两位帅哥推出门外,反脚将门勾带。

对上元辰惊讶的眼神,拽着他的衣领愤愤地质问:“懒猫糊涂虫暴力女?”

也懒得解释他的话被恩雅和圣罗所有师生听见,我的脸被丢到十万八千里去了。

“喂!你要干吗?”元辰很显然被我突如其来的气势吓住了,他从没见过我如此生气的模样,不知所措的被我拽着衣领,也忘记了反抗。

“不是说暴力女吗?”我看着周围的三五围拢的同学,忍住怒火,拽着他的校服领带,不管一边怔住的张玉默,“去天台。”

“你要做什么?”元辰相当的紧张,白皙的脸色微微红了,“放手,男女授受不亲。”

“我要做什么?”阴测测的看着他,现在还跟我老夫子,拽着他的领带,唇凑到他耳边,微微一笑,低声说道,“好好亲亲你呀。”

“什么?你……”元辰猛然涨红了脸,连语气都紧张起来,“你不要乱来,放开我……”

一看这纯洁的小子就想歪了,这些天被他奴役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现在一定要好好“疼爱”他,把这些天的阴郁都爆掉!

将他推到天台,顺手把天台的门反锁住,在这上面没有人可以看见天才美少女暴力的一面。

看着对面脸色涨红的元辰,他的头发和校服被天台上的风吹的凌乱飞扬,一向冰冷的眼睛里有一点点无措,写满了“不要”,好像受到惊吓的小鹿,真是看见就想狠狠的虐啊!

呃,蓝家大哥曾经说过他可爱完美的小妹,其实内心是十分黑暗邪恶的。虽然我曾坚决反对他这个观点,但是现在觉得大哥说的没错呢?看见元辰那种外表冷酷,但其实很单纯的小白样,我就想……调戏他!

扯远了,现在不是YY的时候!看着难得有些无措的元辰,真是又羞涩又可爱啊,该怎么招呼他可爱的小脸呢?

“你……要做什么?”元辰看见我嘴角渐渐泛起邪恶的笑容,感觉不妙的说道,“我先警告你,不准强……”

“强什么?”看见他越慌张,心情就越明亮,唇边含着笑问道。

“你不要乱来,我不会喜欢你的……”元辰有些无措的整理着自己松开的领带,往后退了几步,“即使强迫,也不可能……”

臭小子果然在胡思乱想,阴沉沉的看着他,向他伸出手,唇边却挂着笑:“强迫?会长大人,您一纯爷们,怕什么呀?”

“你……你到底要怎样。”元辰看着我伸出的手,没有笨到以为我是想与他和好。

“你说呢?”不怀好意的笑着,越看他害怕的眼神,就越想狠狠的虐待一下他,“验证暴力女呀!”

我什么时候暴力过他了,居然说我是暴力女!太可恶了,我的一世英名就这样被他毁掉了,不揍他不足以泄愤!

什么都没看到?你敢说什么都没看到!!!

“呃……蓝同学。”看见我活动手脚,元辰拂去额前的乱发,受惊的眼神渐渐散去,居然温柔的笑了,俊秀的五官舒展开来,让人目眩神迷。

但是元辰接下来的话立刻让我从花痴状态中解冻:“不会真的想暴力一下吧?咳,你那么懒,省点力气继续装淑女吧,打架很累的,而且明显和你的懒惰理论不符合,要不晚上我放你假,不用开会……唔……”

还没说完,元辰便被我的右勾拳狠狠砸在脸上。

我得意的看着他青紫的嘴角,居然还说我懒,想用色诱术,门都没有,今天,蓝佳菲被*了!

“蓝佳菲!!!”元辰不敢相信的摸摸自己青淤的嘴角,“女人你疯了吗?居然真的打我?居然打我的脸,你知不知道……”

话还没说完,我的回旋踢又到了,元辰慌忙避让,左手挡掉我的腿,哇哇叫道:“喂!我不打女生,但是你别逼我……”

话音未落,左脸颊又捱上我一拳,元辰忍无可忍的后退几步,脸色全青了:“你居然还打我的脸!蓝佳菲,你死定了!”

说完,元辰不顾帅哥形象的扑了过来,于是,一只疯狗和某只懒猫撕咬起来,直到……

“蓝佳菲,元辰两位同学请注意,校董有找,请速去校董办公室!”N分钟后,播音突然响起,我和元辰收手对视,考虑要不要先休战。

“女人!暂停!”元辰漂亮俊秀的脸蛋上青紫一片,而我也没有讨到什么好处,额头上疼得厉害,而身上更是酸痛无比。

“同意。”我气喘吁吁的弯腰撑着双腿,没想到元辰不是省油的灯,看上去是个弱不禁风的美型男,但拳脚也这样凌厉。

“你太卑鄙,专打别人的脸。”元辰喘着气,眼神很愤怒。

“你也不高尚,专挑女性部位下手。”不甘示弱的回了句。

“喂,你什么意思?女性部位是什么意思?你的话很有歧义,我是被逼还手的好不好?干嘛牵扯到身体?”元辰俊脸唰的红了,像火烧云,“不要污蔑人,我最讨厌女人,还有是你先动手,不要乱说话。”

“难道不是吗?”懒得和他解释太多,我全身都疼的厉害。

不过帅哥就是帅哥,即使被打成了猪头,也还是有美男的气质。

“喂!”元辰看着我,眼神突然放在我身后,本来就满是红晕的脸上更红了,“那个……”

“什么?”等了好久,他的眼神飘向天空,又从天空飘到地上,来回无数次,广播也在不厌其烦的播着让我们去校董室,我终于忍不住直起身问道。

“那个……”元辰突然鼓起勇气脱下自己的校服,扔给我,“那个,你穿上。”

接过他的校服,挑眉看着他,这是在示好求和?还是这校服里有剧毒炸药?

“干嘛要穿你的衣服?”思忖良久,决定不接受他的示好,我要做个有骨气的人,他还没为广播的事向我道歉呢。

“不穿拉倒,反正我什么都没看到。”元辰硬生生的转过身,说道。

没有?这叫没有?

“什么都没看到”?一阵风吹过,原先疼的快麻痹掉的身体突然一股凉意,那寒意从胸口升起,下意识的低头一看,眉头不由皱起来,张口掉出一个单音表示太讶异:“啊……”

校服衬衫胸口的两粒扣子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露出里面纯白色的胸衣。

因为太震惊,所以那个“啊”拖的很长很长。

元辰的身体微微一震,侧着头低低的说道:“喂!你别叫啊,我不是故意的……我什么都没看……喂……女人……你这样大叫会让别人误解……”

立刻将他的衣服裹到自己身上,虽然懒得骂人也不得不怒道:“色狼,变态,看不出你纯情的外表下竟然这么邪恶阴暗龌龊猥琐……”

“喂,女人!我都说了什么都没看,再说你那里什么都没有,还不如看自己的,”元辰一张脸像番茄一样,辩解道,“还有,是你先动手的,说不准是你自己把自己的衣服扣子给扯下来的,你污染我的视线,还说什么……”

“狡辩!没看怎么知道什么都没有?还有,你那里多大?能和我相提并论?”太侮辱人了,要不是抓着衣服,我真想把他给丢下天台。

“你……”

“你什么你?占了便宜还卖乖,这叫没有?”唰的一个乾坤大挪移,将他躲避的视线逮个正着,我这样发育完美的胸,居然被他说成没男人的好看,扯开一点校服,满脸怒火的扣住他的后脑勺,往下一按,“到底有没有?”

元辰脸脖子都红了,慌乱的闭上眼睛:“蓝佳菲,你是不是女人……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不解气的伸手摸到他的胸前,狠狠戳了戳了:“你这才叫没有。”

“我……我说错了还不行?”元辰呼吸急促的继续闭着眼睛,在我的淫威下,终于无可奈何的认错了。

这还差不多,收紧衣服,离开他几步,他这才睁开眼睛,长长吐了口气,看向天台的门,“你不觉得那里应该站满了人吗?”

果然,门的那边传来了咳嗽声:“天台的风好大啊,从门缝里都能把人给吹飞了,喂,你们两个家伙不去运动会现场,在这里做什么啊?还有广播你们没有听见吗?真是太不给我这个校董的面子了!平时闹闹就算了,这次是两校合作唉!两个让人头疼的家伙,还不快把门打开!”

“校董?!”我和元辰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说道。

可不是,那个略带苍老却精神十足的声音一听便知是圣罗高中校董到来。

********

校董办公室里,从八楼透明的玻璃窗往操场看去,人群沸腾,热闹非凡。

“要不是我及时赶到,天台的门早就被那些臭小子们给挤破了,元辰啊,就当我拜托你了,难得两校联盟,你就多笑点,别总是冰着一张脸,好象人家学校欠我们多少钱似的……”

偌大的办公室里,校董苦口婆心的说着,而元辰一脸冰冷的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漂亮的眼睛半眯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八字不合

“还有佳菲啊,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时候,居然将元辰的脸……唉!你们这批人可是我们学校的形象代言人,但是你看现在这副模样……”

我撇撇嘴,懒得理校董的罗嗦,将元辰的校服裹了裹,扭头看着窗外缓缓飘动的白云。

校董独自罗嗦许久之后,见我们还是没有反应,终于爆发了:“我说你们两个小鬼,我是校董唉!有点反应好不好,啊?”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先告辞了。”元辰终于说话了,礼貌的欠身离开。

“啊!啊!这臭小子……”校董眼睁睁的看着元辰关门离开,气的手都发抖了,转过脸,“佳菲……”

“您先喝口水。”我急忙将一边的水杯倒满水,送过去,挂起一贯的甜美笑容,“我们保证运动会圆满落幕,校董就多歇息吧。”

校董喝了两口水,终于缓过气来了,眼神满是怜爱:“就知道佳菲是个好孩子,那个元辰我是对付不了了,唉,我决定推荐你做支部书记,好好管教一下元辰……”

管教?这老头不知道我和元辰八字不合吗?可怜兮兮的拨开刘海,指着自己青肿的额头,“你看……”

“呀!佳菲也受伤了?男生怎么可以打女生呢?虽然……”校董欲言又止的看看我的脸色,嘿嘿一笑,试探的问,“你的意思是你不适合和元辰一起工作?”

“不止这里受伤了?肺啊肝啊也受了很重的内伤。”可怜兮兮的看着校董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

“校董大人如果想天天看见有人挂彩,那么可以任命我做支部书记。”挑挑眉,无比灿烂的笑道。

“这个……”

“下午还有比赛,没什么事的话,就先去准备比赛了。”没等校董沉吟完,笑眯眯的说道。

“等等,我刚才在天台门边听到你们说什么有没有?”校董满脸狐疑的看着我,问道,“风太大,声音断断续续的,你和元辰有什么没什么?别闹出事啊?”

“有什么?”一下卡住了,半天才挤出笑容,“哈哈,什么都没有。天干物燥,校董多多补水,拜拜。”

说完,某受伤不轻的懒人用最快的速度消失。

套在元辰宽大的校服里,也要保持自己美好的形象。于是,很有气质很优雅的穿过人群,走到图书馆后僻静的假山边,从元辰的校服口袋里找出还幸存的手机,拨通哥哥的电话。

“哥,拜托帮我另一套校服带来学校。”

那边传来哥哥疑惑加紧张的声音:“佳菲?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这个号码是谁的?你现在……”

“没事,你快点帮我校服上衣带来就好,我在学校的后门等你。”最害怕哥哥的罗嗦了,说完立刻挂上电话,鬼鬼祟祟的向四周看了看,还好大部分人的精力还是在运动场上,没人来这里。

呼!长长的出口气,揉揉自己发青的额头和疼的厉害的肩膀,这个元辰真该死,下手居然这么重,唉,该怎么向恋妹狂的哥哥解释呢?

哥今晚很寂寞

坐在石头上无聊的玩着元辰的手机,突然恶作剧心大起,翻看了他的电话号码,里面几百个人,有一半是学校联系的学生会成员的电话。于是编辑一条短信,群发所有朋友同*系人,然后立刻关机。

短信内容如下:

“今夜又寂寞了,来陪我好吗?”

发完后心情大好,想着那些人惊讶的看着手机,然后围堵元辰的模样,就忍不住大笑。

嗯,说不准传到他爸爸的耳朵里,被强行抓去心理诊所,边逮着他边说,哎呀,我的宝贝儿子,原来你是这样闷骚的人啊……

想到可能发生的场景,就捂着肚子憋笑的肠子都打结了。

吼吼……元辰啊元辰,某些人是惹不起的,你不知道吗?

“加菲猫,笑得那么开心干吗?”一个低沉的男中音响起,接着,一道高大的身影从假山后转了出来。能把校服穿的那样有型的,当然非江欧荻莫属。

立刻收敛起过分灿烂的笑容,将手机塞回口袋里:“你怎么在这里?”

“唔,我是没办法啊,被外面的女生烦死了,只好找个偏僻的地方静一静,谁知道,刚走到这边便听见某只猫阴险的笑声。”江欧荻瞄了我两眼,不疾不徐的继续说着,“没想到元辰也能被人揍成那样,不过看来你也没占多少便宜,不过元辰居然会还手……知道现在外面都沸腾了吗,传言你被元辰甩了,不过我想你不会在乎那些传闻的,依你的心性,有时间听那些传闻,还不如好好睡个懒觉是吧?”

我拍着刚才笑的抽筋的脸,没有回答。

江欧荻蹲下身仔细看着我,又问道:“伤……的不重吧?”

“多谢江同学关心,你还是应该陪陪静妹妹,她比我伤的厉害哦。”终于缓过肌肉的酸痛,笑眯眯的拍拍校服上的尘土,对江欧荻说。

“还在生她的气?她是比较孩子心性,也该对你道歉的,只是……”

“不需要。”我打断江欧荻的话说,“在我的世界里,不重要的人,永远不能浪费我半分时间和情感。”

“那么元辰呢?”江欧荻促狭的看着我,“为他失控,是因为他是你重要的人?”

“那是他挑战了我的忍耐极限。”我瞥了江欧荻一眼,笑容淡了一些,“江同学也想挑战一下吗?”

“哦,我忘记了加菲猫也是有原则的。”江欧荻眯着的眼睛很有兴趣的看着我渐渐恢复木然的脸,“这里,因为你和元辰,变得越来越有趣了,我对以后的生活,终于有些热情了。”

我看着江欧荻,嘴角牵了牵,终于把一些话咽了下去,他的事情和我无关不是吗?那我有什么还关心的?

“唔,那你就让青春热血起来吧,我先走了,再见。”歪着头看看他,起身往学校后门的方向走去。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