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韩流青春
  3. 爱上加菲猫
  4. 第五章

第五章

作者:

岁月静好,适合睡觉

“你过来。”蹲下身,给一个清秀可爱的聋哑孩子叠着纸飞机,头也不抬的说道。

几秒后,一双长腿出现在我的面前,元辰盯着我手中的飞机,突然说道:“飞机是这样折的吗?这种飞机根本飞不高!”

“哦?”站起身,将手中的纸递给他,狡猾的笑着,“好,以后飞机都你折。”

元辰脸色明显变了变,他盯着我半晌,终于伸手接过我手中的纸。

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彩色的纸上翻飞,阳光从高大的香樟树上落下,点点斑斑的落在神情认真的俊秀少年身上,有一种让人迷恋的尘世的静美。

斜斜的靠在树上,岁月静好,适合睡觉……

“你又在打盹!”猛然,那俊秀安静的脸阴沉下来,黑亮的眸子看了过来,满是恼怒,“蓝佳菲,你天天晚上都在做什么?”

刚刚阖上的眼睛立刻睁开,看到他冰冷的神色,很抱歉的笑了笑,伸手拿过他手中的蓝色飞机。

每天晚上当然是睡觉了。这不是被大哥骚扰的睡眠不足吗?

仔细端量着手中飞机的造型,明明和我折的差不多,伸手一扬,抬头看着那道蓝色在空中盘旋,然后往院墙外飞去,喃喃的说道:“没了。”

衣摆被人拽了拽,低下头一看,是一个红衣小女孩,她打着手语,脸上带着甜甜的笑。

“她说纸飞机飞的很高。”看到我一脸迷茫,元辰冷冰冰的坐着翻译。

“哥哥会给你折很多。”蹲下身,摸着她的脸,用唇语慢慢的说着。

小女孩用力的点头,手从心上移到面前,做着复杂的手势。

什么意思?手语除了谢谢之外,我一律都看不懂。

元辰拍拍她的头,也做了几个动作,那女孩又笑了,乌黑的大眼睛在他的脸上滴溜溜的转着,继续和他用手语交流着。

元辰一直冷如冰雪的脸上突然有了一丝红晕,他又打了几个手语,那个小女孩看了我一眼,笑吟吟的跑开了。

“咳咳,”元辰清了清喉咙,冷不防的问道,“那个……你测评考试准备的怎么样了?”

“没准备。”站起身,弯着唇角说道。

“那……那考试有把握吗?”元辰扭过脸,看着大树问道。

“没。”依旧笑眯眯的说道。

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改了心性,居然关心起我的考试来了。他因为每次都相差一点分数,最厌恶和我讨论考试。

“你对考试就不能上点心吗?”元辰好看的眉皱了起来。

“你对这次考试好像太上心了点吧?”饶有兴趣的盯着他,懒洋洋的反问。

“我……我当然……反正比你认真,你对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也不怕这次测评考砸了!”元辰完全语无伦次了,说完就转身走开。

“放心,反正前三是进了。”懒懒的摩挲着粗糙的树皮,眉眼含笑。

元辰身形停住,侧过脸,那眼神又漠然冷厉起来:“你是第几和我无关,但是自己应该对自己负责,整日懒散贪睡,总有一天会被别人超过!”

生死状?

呃,这个冷漠的家伙是在训斥我吗?既然是和他无关,他干嘛要浪费口水训斥我?

男人也真是奇怪的动物。

“我说话你有没有听到?”见我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元辰转身一个箭步又走到我身边,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如果这次测评你没有得第一的话,我永远都不会再承认你!”

“唔,为什么要得到你的承认?”眨巴着眼睛,不解的反问。

“你……”元辰似乎相当生气,白皙的脸一下涨的通红,结结巴巴了半天,才吼道,“那以后所有的班级事务都由你打理……”

“干嘛威胁我?”无辜的看着他,我要是没了这么好的副班长,那不就苦死了?

“蓝佳菲,这不是威胁,这是……这是原则。既然你答应了别人的挑战,就该全力以赴,而不是整天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挑战?”歪着头想了片刻,似乎是元辰弄错了什么。

“你不是已经和江欧荻签下生死状,在这次测评中一比高下吗?”

“呃,那个啊……”生死状?谁传的谣言?

“你这是什么无所谓的表情?”元辰俊秀的脸都皱了起来。

“嗯,你在意我……”

“谁在意你这个自以为是的人!”没等我说完,他脸上就浮起了淡淡的红晕,急忙打断。

“你在意我的这次考试?”语调不变的将话说完。

元辰脸唰的红成了番茄,立刻转过身,捏了捏拳头:“和你说话真是丢我的脸!管你这懒女人会怎样……”

“哦,原来你是在意江欧荻呀。”笑得无比邪恶,竟然敢喊我“懒女人”。

“谁和你说我在意他?”元辰挺拔流利的后背都绷紧了,显然纯洁的他不能接受被人误会成这样的事情。

“不用解释,我知道。”决定收工,再刺激他下去,倒霉的会是我。

“你知道什么?我对江欧荻根本就不感兴趣,喂?喂,你听到我说话没?”

暴跳如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恍若未闻的飘走。

“会长受刺激了吗?”璀真满身满脸的汗水,苦着脸说道,“正在使唤我们做苦力呢。”

满是同情的摸摸她的头发,说道:“对不起。”

璀真小脸立刻诧异起来,她盯着我左右打量,喃喃的说道:“佳菲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慈悲为怀了?居然听着我的牢骚还会安慰……”

平时她要是发牢骚我是懒得理会的,只是这次确实是我的不对——因为元辰是被我刺激的……

************

开学测评出了意外,绝对是意外,因为江欧荻居然弃赛了。

看着身边空空的位子,心中暗暗嘀咕着,这个家伙弃权了?

不仅我一个人嘀咕,全校的人都在嘀咕。

“我可是下了三天的生活费在江同学的身上!他这次没参加比赛,那到底该怎么算?”

“哎呀呀,我可是一个月的生活费呀!不过是下在蓝佳菲的身上,哦呵呵……”

走在校园的小路上,听着学生们的窃窃私语,我更加无精打采。他要是弃权,那我岂不是胜之不武?

校园比平时散学后安静了一些,因为考试的缘故,大家都在低低的叹息着考题和分数,还有纷纷猜测江欧荻无故弃权的原因。

虽然和那个家伙不熟,但是以平时他处事风格来看,怎么都不会突然放弃测评……

不会真的是出了什么意外吧?唔,比如被绑架之类……

低着头苦苦的想着,突然撞到一个人身上,抬头一看,却是老罗。

亲爱的副班,下地狱吧!

“哎呀,佳菲,江欧荻怎么没来参加考试?”老罗满脸的忧郁,抓着已成了溜冰场的头顶,脸上皱成一团。

“不知道。”

“哎呀,你是班长,班长怎么能说不知道?”老罗眼神突然一亮,看向我身后不远处,招着手说道,“元辰!”

没有回头,就觉察到一股沁凉的冷气逼近自己身边。

“元辰,你和佳菲去江欧荻家里看看,这孩子怎么没来考试,是不是生病……”老罗急急的在手中的本子上写着什么,说道。

“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元辰走到我的身边,目不斜视的说道。

“就是电话没人接!我还要赶一个会议,这是地址。”老罗伸手撕下本子上的纸,递到我手中,看了眼手腕的表,“拜托你俩了,这次考试可不能随便缺席,A班还没有无缘无故缺考的学生……”

老罗的脚步和声音越来越远,我捏着那张在有些凉意的晚风中瑟瑟抖动的纸,脸快抽筋了。

为什么这样的事情要让我去做?

老罗一离开,元辰就大踏步往校园外走去,带着寒冷的气息,一步步远离。

看着他远去的挺拔背影,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比如——让他下个地狱之类的。这么美好的孩子,如果在最美好的年纪,受到地狱之火的考验,那日后一定会成为阿修罗般的男人。

似乎觉察到了我有些邪恶的思想,元辰突然收住了脚步,在学校的侧门前停住。晚风中,他淡漠白净的脸转了过来,清脆微凉的声音扬起:“你还不走?”

走?去地狱吗?

嘴角抽动了下,立刻走到众女生敢看不看碰的元辰身边,笑眯眯的说道:“你去。”

元辰看了我片刻,神情渐渐复杂起来,似乎眉眼间笼上了一层寒气。

“我等了半天,你就给我这两个字……”咬着牙,元辰怒了,用力的深呼吸着,捏着拳头,“什么都要我去,我要是死了,你怎么办?”

“嗯?”觉得他小宇宙爆发的有些奇怪,不由仔细看了看他,让他去江欧荻家里,在我眼中是下地狱无异,只是和死了有什么关系?怎么说的我要守寡了一样……

“嗯个头!蓝佳菲你要是再这么懒,我……我……”元辰果然怒了,因为居然一把拽过我的手腕,在众目睽睽下,硬生生的拽向门外。

“别气着了。”见他脸色青白,连话都说不完整了,我虽然被拉扯的跌跌撞撞,但仍然好心的说道。

“闭嘴!”元辰似乎很暴躁,没了他一贯的冰山风格,伸手招了辆的士,将我塞了进去。

他不会是想绑架吧?狭小的车厢内,充满着怒气和压迫,我看了看元辰俊秀的侧脸,又看了看司机。

已经开了五分钟,这司机也没问到哪里,估计是被元辰的杀气震住了。

元辰突然一把抓过我手中的纸,声音又恢复了清冷,没有一丝的怒气:“岫立街58号。”

司机连忙点头,喃喃的说道:“方向开反了,你怎么不早点说。”

“是你没有问。”元辰微微皱了皱眉,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司机从后视镜中看了他一眼,开到路口处调转车头,终于忍不住问道:“吵架了啊?”

“什么?”元辰显然没听清楚他的话。

“咳咳,小孩子要多点耐心,情侣之间总是会有些摩擦,大家都退让一些就好了。早恋虽然会遭到家长反对,但是大叔觉得呀,年轻人就是要趁早享受生活……”

“你在说什么?”元辰脸上蓦然一红,声音冷了起来。

大叔和少年的区别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叔叔我当年追老婆,那可是死缠烂打了三年,终于在十八岁那年,抱得美人归……”司机大叔得意洋洋的说道。

“大叔,十八岁太早婚了!”元辰隐忍了半晌,终于红着脸问道,“国家法定结婚年龄是二十二周岁,你不觉得十八岁在糟蹋……”

“哈哈哈哈哈哈……”终于忍不住爆笑起来,我捂着肚子,没有丝毫形象的趴在摇窗上,笑得直不起腰来。

“糟蹋什么?”司机大叔见车内气氛缓和了些,脸上也浮起了笑容,追问道。

“*。”笑的喘不过气来,我揉着抽筋了的肚子,吐出两个字。

“什么?”司机大叔没听清楚。

“没什么……就是糟蹋了青春,那时正是学习的好时机……”元辰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极不自然的说道。

“年代不同嘛,人家伊朗法定结婚年龄只有九岁呢。”司机大叔不以为然的笑道。

“九岁……根本就不人道!”元辰激动起来。

“你管的太多了。”终于直起身,拍了拍快失控的脸,凉凉的说道。

“社会进步是要靠全人类一起努力的,像你这种懒人,不仅会被社会淘汰,还会拖人类文明的后腿!”元辰锋芒一转,眼神因为怒气晶晶亮。

他的皮肤本就白皙的几乎透明,如今浮着淡淡的红晕,看上去更晶莹剔透,像是映着清冷月光的雪。

“你……你看什么?”元辰见我盯着他发呆,不自然的扭过头,抿了抿唇。

“你……真热血。”社会进步,人类文明?哈哈,这个学生会长大人还真是可爱。

“年轻人就要热血点嘛,多关心关心时事是种美德。”司机大叔等着红灯,立刻噼里啪啦的插话说道,“不过情侣之间呀,也不能每天都为社会怎么进步繁荣头疼,必要的时候还是要关注对方喜欢什么,找些共同话题,比如当年我家的那位,最喜欢花花草草和唱山歌,我每天都爬山去给她找花草,然后抱着在她窗外唱歌……”

“快到了吧?”元辰深吸了口气,看着外面的风景,打断大叔的话。

“过了这个路口就到了。”绿灯亮了,大叔又晃悠悠的往前开去。

“哎,58号就在巷子里,你们这里下车吧。”司机大叔将车停在了一个胡同口边,笑眯眯的说道。

几乎同时,一张百元大钞和一手硬币递到他的面前,元辰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不悦的说道:“谁要你付钱了?”

白了他一眼,一转脸,就对着大叔笑眯眯的摊开手掌,说道:“零钱刚好。”

大叔果然看都不看元辰手中红色的钞票,直接拿了我的,点头说道:“嗯嗯,年轻人要记得互相包容……”

“砰”,元辰已经下车并往前走去,一点也没绅士风度。

“知道啦。”为了避免大叔唠叨浪费油钱,我也急忙跳下车,甜甜的笑着挥手。

元辰心情很不爽,他也不太适应有些脏乱的胡同。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