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韩流青春
  3. 爱上加菲猫
  4. 第六章

第六章

作者:

吃豆腐也楚楚动人的元辰

“58号到底在哪里?那家伙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他低低的自言自语,在蛛网一样的胡同里钻来钻去。

“找人问下不就知道了。”这里确实有些像贫民区,陈旧的低矮楼房,处处都是垃圾和脏水,甚至还有小猫一样大、丝毫不怕行人的耗子。

元辰瞪了我一眼,继续低头往前找着。

“呐,老鼠。”看见他身边的垃圾桶下有两只大老鼠,好心的提示道。

谁知元辰却像被电击了一样,失控的跳起,哇哇大叫:“哪里?哪里?”

原本老鼠在很镇定的翻找着垃圾堆里的食物,可被他失常的声音吓到了,立刻窜到下水道中,其中一只很不小心的从他白色鞋子上踩过。

“啊……耗子……”元辰完全失控了,跳起脚,一把抓过我,一米七几的个子,却奇迹般的挂在我的身上……

呆愣了片刻,拍拍一向玉树临风帅气冷酷的,如今抱着我发抖的会长大人:“你怕耗子?”

呃,好像我的反应不太正常,我应该趁这个好机会,跳起来给他左右开花,然后大骂吃老娘豆腐的大变态,一报平时受的气……

可见他楚楚动人的模样,竟然没爆发出来,而是很母爱的拍拍他的头:“乖,我不会说出去的。”

元辰突然不抖了,而是再次被电击了一样,一把将我推开,原先吓的煞白的小脸,变得通红,他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说什么?”

“会长大人抱住我不放,不知道是怕耗子还是想吃豆腐。”眨了眨眼睛,一脸认真的说道。

“你……你不准乱说。”好像是咬到了自己的舌头,面部肌肉抽搐了几秒后,元辰又跳后几步,吼道。

“所以我不会说出去的。”觉得他的表情十分难得,没一贯冰山的脸色,于是耐心的多说了几个字。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刚才有点短路……”元辰似乎是想解释,但是完全不合科学实际——他那脑瓜想短路,实在太难了。

虽然不相信,但依旧很诚恳的点头。

“你这是什么态度?应付我吗?好,好吧……我承认这种灰不溜秋的动物很可怕,可你也不用嘲笑……”很显然,可怜的小元辰被我的表情刺激了,他攥着拳头说道。

“我没嘲笑。”

“你那表情就是嘲笑!”元辰一边愤怒,一边还小心的看着四周旮旯,生怕又冲出“灰不溜秋”的动物。

“你在无理取闹。”算是服了他,不过是怕老鼠,又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情,我还怕打针呢。

元辰突然脸色又是一白,紧张的喊道:“你后面……”

“一般动物都怕更高级的动物,所以……”我的话没说完,就觉得背后有些寒意,那强大的气息绝对不是小小耗子能散发出来的。

缓缓的侧过脸,从余光中,看见了一条衣冠不整……哦,不,是毛发凌乱眼神凶狠脏兮兮的一只大狗。

“快跑!”我还没来的向那只大狗友好的微笑,就被元辰一把扯过,拉着我没命的跑了起来。

“敌不动,我不动,你犯大忌了!”感觉到后面那只大狗无声无息的追了过来,我忍不住边跑边埋怨。

“它要是先动,你想动都动不了了!”

“我们应该分开,引开它的注意力。”我开始喘气了,给他分析着作战方案。

“万一它跟着你怎么办?”元辰想也不想的反驳。

“为什么不会跟着你?或许它是母狗。”

那个东西,可能是爱上你了

“闭嘴,因为你是猫!”元辰的跑步速度是数一数二,可惜他方向感太差,居然拉着我跑到一个死胡同里。

“现在只能研究这狗狗的性别了。”被他挡在身后,探出头来,盯着那只毛发不整的狗。

“别开玩笑了!万一是疯狗被咬死了怎么办?”元辰同学非常的紧张,因为连声音都颤抖着。

“好像只是个流浪狗。”盯着眼神凶恶的大狗,再看看它难以分辨的毛色——没错,这就是传说中最二最白痴最具破坏力,也是归家率最小的狗——哈士奇。

“你想做什么?没见它这么恐怖……”元辰显然不知道哈士奇的眼神就是那种狼狼的,可其实却是最色厉内荏的狗狗。

“它可能是见你和它长的比较像,觉得很投缘……”往背包里摸着早上剩下的面包,对于很二百五的哈士奇,甚至不需要食物,只要一个呼哨,就能把它忽悠走。

“谁会和它像?我最讨厌灰灰的脏脏的东西!”若不是最后一点的大男子主义,估计元辰要藏在我身后了。

“哦,看不出你还有洁癖。”半蹲下身,晃了晃手中的半块面包,淡淡的说道。

“不是洁癖!”元辰要抓狂了,“你为什么书包里还会有吃剩下的面包,会招老鼠蟑螂苍蝇……”

可怜的孩子,怜悯的看了他一眼,他的生活就笼罩在这些小动物的阴影里吗?

那只竖着耳朵眼睛深蓝色的大狗,一看见我手中的面包,果然摇头摆尾的走了过来。

“别紧张,它只是饿了。”在元辰僵硬的腿边,笑眯眯的摸着有着漂亮的蓝色眼睛的大狗胸部,说道。

“它……它会咬你的,快拿开你的手!”元辰被腿边蹭着的一团脏脏毛色的动物吓傻了,僵硬着身体,一动也不敢动。

“哈士奇最喜欢人了。”完全否认他的话,从大狗的胸部摸到它的下巴,得意的笑着。

天知道我有多喜欢狗,可惜因为自己太懒,又因为妈妈惧怕家里到处都是狗毛,所以一直没能养上一只。

那大狗眯着眼睛,很舒服我的抚摸,一口吞掉面包之后,干脆躺下来翻着肚皮呜呜的叫着。

“它……它想干什么?”元辰一见它躺下,立刻移开了几步,紧张的问道。

“想被你摸。”抬起头,摸着它的脖颈说道。

“不要再看玩笑!别碰它,小心传染上病。”元辰恨不得立刻土遁,突然伸手拽了拽我的头发,“我们还要去江欧荻家,你不要和一只狗浪费时间!天要是黑了,这巷子更危险!”

“好。”站起身,那只眯着眼睛正享受的大狗也睁开蓝盈盈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我们。

“它为什么还跟着我们?你包里是不是还装着什么吸引狗的东西?”元辰紧张的看着亦步亦趋的哈士奇,努力压制着害怕问道。

“可能是爱上你了。”耸耸肩,找着门牌号说道。

“胡说什么?”元辰又怒火中烧了,白皙的脸上一片红霞,“爱是能随便说的吗?而且它还是只狗!”

“应该是这里。”不再理会他,在某条阴暗的巷子中,看见一幢楼的大门上写着58号。

这里全部都是六层高的破旧楼层,下面的铁门在阴暗的光线中,颇有些阴森可怕。书包网txt小说上传分享

狗叫人喊,不用解释

“这六层楼,他住哪一间?”元辰伸手按了按门铃,发现连门铃都是坏的。

“真是叵测,一个外表那么光鲜的大少爷,怎么会住在这种阴暗的地方?”元辰研究了门牌和门铃许久,自言自语的说道。

“喂!你又在干嘛?”一转身,见我又蹲在地上和哈士奇玩耍起来,元辰立刻毫不客气的拽住我的发梢,“不准和流浪狗玩,它身上有很多寄生虫……”

“副班!”声音微微低沉下来,难道他不知道随便拽别人头发是很没教养的吗?第一次就忍了,居然现在又拽。

“你现在应该敲门才是,一只流浪狗有什么好玩的?”元辰立刻松开手,别过脸说道。

至少比他好玩……

心中反驳着,却慢慢的起身,举起手正要敲门,身边的大男生却又“哇”的一声大叫起来,失控的踩到哈士奇的爪子。

“老……老鼠……”在他惊恐的尖叫声中,狗界最二也最调皮的哈士奇,兴奋的跟着他汪汪大叫起来。

一时间,狗叫人喊,偏僻阴森的巷子里说不出有多热闹。

“会长!”

“副班!!”

“元辰!!!”终于按捺不住,狠狠的敲了敲他的头,“镇定点!”

真是丢人呀,这就是传说中圣罗的白马王子冰山美男,以及A班最年轻有为的学生会长大人……

“哟。”一个还带着睡意的声音,随着铁门的打开,传了出来。

我转过头,看见扶着门把还睡眼惺忪的江欧荻,他揉了揉有些乱的头发,打量了我和元辰一眼,俊美的脸上浮起意味深长的笑容来:“看不出,你们关系真好呀。”

元辰这才触了电般的从我身上跳下,结结巴巴的解释着:“不是……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你不用和我解释。”江欧荻的笑容更加恶趣。

“你为什么要向他解释?”我皱了皱眉,也不解的问道。

“嗳?那个……因为我们是纯洁的同学关系,名声……”元辰被我们看的发毛,白皙的脸上早就红透了。

“你果然很在意他。”好纯洁的会长呀,硬生生的憋住笑,满脸认真的说道。

“在意?”元辰一愣,江欧荻满脸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他立刻又后退了几步,几乎要崩溃了,“你们不准胡说,我……我怎么会在意一个男生!那个……江欧荻,你今天为什么没去考试?”

元辰的脑瓜终于恢复了些正常,语气渐渐冰冷起来,变得丝毫也不可爱了。

“今天不是周末吗?”江欧荻有些困扰的抓了抓头发,看了眼楼层中只有一条线天空,“难道是我记错了。”

他一定是故意的。不动声色的研究着江欧荻的表情,一个学生不可能这么善忘。

“记错了,今天测评,昨天才是周末!”元辰掏出手机递到他的面前,“自己看时间。”

“唷,那就是我记错了。”江欧荻看也不看手机一眼,侧过身说道,“进来坐坐吧,难得找到这里……”

“不坐,天快黑了,我还要回去复习功课。”元辰看了眼黑漆漆的楼道,说道,“就这样,你记得给班主任打个电话,写个补考的申请。”

元辰说完,立刻转身就走。那只浑身是脏泥的哈士奇歪着头看着他,亦步亦趋。

元辰走了几步,又停下脚步,转过头,黑亮的眸中隐隐闪着怒气:“这只狗为什么还跟着我?蓝佳菲,你能不能管管它?”

无奈的看他一眼,这只狗又不是我养的。

“还愣着干嘛?你不回去?”三个人僵持了一会,元辰终于被围着他打转的狗打败了,又返身回到门边,声音冰冷。

“她可能是渴了。”江欧荻倒是十分体贴,拉住元辰的胳膊,不由分说的往里面走去,“坐坐吧,我才睡醒,还没吃饭……”

“那关我什么事?”元辰的语气很不悦。

听说会长很贤惠……

“听说会长很贤惠,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江欧荻的声音懒洋洋的,果然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你是不是听错了?”元辰脸色冰寒,挣脱他的手,笔直的站在楼梯上,“我没时间浪费在这里……”

“被这么冷漠嘛,同学之间难道不该互相帮助,你看我饿了好久,”江欧荻依旧笑着,丝毫也不生气,“那只哈士奇吧?它好像也饿了……”

“我也饿了。”幽幽的叹了口气,看了眼楼道暗沉的灯光,说道。

“什么意思?”元辰似乎感觉到一丝阴谋的味道,立刻要往外走去。

“外面有很多老鼠。”微笑着说道。其实我对江欧荻的居住地很感兴趣,他从偏远的高中调过来时,就觉得有些诧异,一见他住在这里,更加好奇。

元辰果然僵硬了一下,转过脸,冰冷的视线里有一丝愤怒。

“唔,晚上吃完饭,我送你回家。”江欧荻十分体贴的对元辰说道,然后走回门边,反手关上门。

元辰愤怒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无奈,这明摆着就是关门放狗……

在五楼里,江欧荻指着一单元的房子,笑道:“这是我的客厅。”

探头一看,这老旧的楼房,一层楼只有两个单元房,除去承重墙的地方,都被他打通了,倒也宽敞。

“等等,”元辰皱起了眉,“这一幢楼都是你的?”

“一楼是健身房,二楼是模型室,三楼是厨房,四楼卧室,六楼是我的观星台,挺有趣吧。”江欧荻微微一笑。

“很麻烦。”这次,是我和元辰异口同声的说道。

吃饭睡觉还要上下楼梯,真是麻烦死了。

“还很阴森。”元辰看了我一眼,补充道。

“旧房子了嘛,不过正适合研究灵异现象之类的事情。”江欧荻走进屋中,屋内虽然宽敞,不过一共才一两百平米,并不是很大。

“你的兴趣还真特别。”元辰冷冷的说道。

“哦,你应该去三楼。”江欧荻敲了敲头,“看我睡糊涂了……”

“我去三楼干嘛?”元辰眉头微皱,反问道。

“做饭呀。”江欧荻理所当然的说道,非常绅士的做个“请”的姿势,“小奇会陪你的,别怕。”

“做饭不是男人份内的事吧?”元辰狠狠的瞪了已经溜到沙发惬意坐着的我一眼,“还有小奇是谁?”

“小奇就是它咯。”下巴朝色彩明艳的布衣沙发一点,那只哈士奇早跳了上去,丝毫没有客人的感觉,大咧咧的在沙发上眯着眼睛。

“它叫小奇?你的狗?”元辰一见小哈看了他一眼,立刻后退两步,紧张的问道。

“哈士奇,我习惯喊小奇而已。”江欧荻笑眯眯的说道,脸上写着他和这只脏兮兮的狗并不熟悉的表情。

“那里坐个女人,干嘛要我做饭?”元辰看了眼小哈碧蓝碧蓝的眼睛,头皮似乎都麻了。

“可是你看她那模样,像是一个贤妻良母吗?”江欧荻瞟了我一眼,说道。

“虽然她是懒了点,不过……据说还是会煎鸡蛋煮稀饭。”元辰皱了皱眉,眼中也带着一丝怀疑。

“即使会做,你请的动她吗?对了,为什么我每次煎鸡蛋都会糊呢?还有那个米饭……”江欧荻揽着元辰的肩,一步步将他诳出房间,往楼下走去。

摸着小哈的爪子,可怜的元辰还是太过单纯,这样的孩子放在马路上,真怕被变态叔叔拐走了呢。

两人的谈话声模糊的传来,我仔细打量了眼房间,难道江欧荻真像老罗所说,原先是个问题学生?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