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其他
  3. 题太难了
  4. 第十七章:纤纤之死

第十七章:纤纤之死

作者:

安小菲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正午了,一旁的杨小凡狗皮膏药一般的黏在自己身上,稍稍挣动一下,全身上下说不出的酸疼,有那么一时片刻,安小菲呆呆地望着窗帘上的流苏,很真诚的发现自己在一番云雨之后,有些后悔了,且后悔的十分胆战心惊,后颈发凉,自己于杨小凡从认识到如今不过才不到一周,竟发展的如此之快,甚至连这个人还没来得及认真了解便直接上了床,万一此人真如翠兰儿所说是个花丛老手,自己的清白岂不是白白断送了?且从头到尾只有那么一句似是而非的“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狡黠。”

安小菲越想越后怕,心中的不安感淹没了不久前的温存于激情。她忍着酸疼从杨小凡怀中钻了出去,灰溜溜的穿好衣物,叫来了门外等候的翠兰儿,拉过满脸喜色的翠兰儿,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低声问道:“翠兰儿,今日我问你的事情,你务必如实告诉我。”

翠兰儿因着少奶奶与少爷终于成功圆房,眼角眉梢尽是喜色,一听安小菲如此认真的发问,便也跟着正色了下来:“少奶奶尽管问,奴婢不知道的也会去尽力大厅。”

安小菲攥紧了手中的袖子,不安的问道:“我结婚那日,你说杨小凡是个勾栏瓦舍里出来的浪荡子弟,为什么会这么说?”

有道是劝和不劝离,更何况眼下这情景也离不了,翠兰儿一时被安小菲问懵了:少奶奶在嫁过来之前不就知道吗?

斟酌着词句,翠兰儿小心翼翼地说道:“少年人,难免犯错,少爷年少无知之时的确荒唐了些,可如今已经浪子回头,少奶奶不必担忧。”

几句话,肯定了杨小凡浪荡子弟地事实,又委婉地劝慰安小菲不必太过在意。

安小菲的心沉了沉,没在深问下去,再问下去,也左不过还是那套说辞,浪子回头也是浪子,何况古往今来,回头的几率太小了。

安静了片刻,安小菲稳了稳焦躁不安的情绪,问道:“纤纤呢?不是说要抬她为妾吗?怎么人也不见了?”

从昨日命令下达的那一刻起,纤纤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再没出现过,身边却又换了几个陌生的丫头,各个谨言慎行的,连头都不抬一下。

翠兰儿正经的神色里带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她轻飘飘的说道:“放心,已经处置了。不会碍着少奶奶的眼。”

“处置了?因何处置她啊,现在人在哪里啊?”安小菲问道。

“人,可能活着呢吧,不过也不重要了,这小蹄子几次三番在少爷面前装模做样的表现自己,心里那点儿想法就差写在脸上了,这种人留不得。”说这话时,翠兰的脸上再次复现了安小菲初见她时的狠厉。

“所以你是故意让她陪我去服侍夫人,让她在娘面前表现一番,好借机处置了她,可是你是怎么知道娘一定会处置她,而不是真的隧了她的意愿。”安小菲忍不住问道。

翠兰微微欠身,低头压低声音道:“少奶奶您平日里只管照顾夫人,却不知,在这府上曾发生过的一则趣事。”

说完翠兰神秘兮兮的继续道:“在咱们夫人刚嫁给老爷那会儿,老爷与夫人的感情并不像如今这般甜蜜,府上有个出了名的丫头,长得堪称一绝,做事也麻利勤快,很得府中上下喜欢,那时候老夫人也十分中意她,把她抬为了妾,谁想这丫头可没表面看起来那么安分,异想天开得想和老爷一人一事一双人,坏了规矩,没了分寸,据说还生下了一个孩子,不过,据说夭折了,最后什么也没留下。”

“所以,自那以后府中便十分忌讳这种丫头,稍有苗条,便要掐死,对吗?”安小菲继续问道。

“对,这是大忌,你看咱们少爷外面有再多得红颜知己,为着府中得规矩,也绝对不可能娶进门来。”翠兰儿说完,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少奶奶本来就对外面的红颜知己们格外担忧,如今是绝对不能再提。

于是翠兰儿适时的转移话题道:“少奶奶您看,那边那个被封了的枯井,据说那个不知好歹的小贱人最后就是被老夫人捆着打了个半死,之后扔进枯井里活活饿死的。”

安小菲僵硬的转过头来,望向那口被封了不知多少年的枯井,想起那夜挣扎着向上攀爬的女鬼,一瞬间寒毛炸了起来。

她颤抖着说着:“那那那,纤纤不会也被扔进去了吧。”

“没有,没有,不过也差不多了,这事是孙嬷嬷处置的,据说是卖给了一个黑窑子里了,总之不会再出现再您面前扰您安宁了。”翠兰说得眉飞色舞,安小菲听了个透心凉。

安小菲中邪似的后退了几步,远离了那个据说死了人的枯井,而后转身向王氏屋内走去。

此刻,王氏十分心满意足的看了一眼事成之后的白色喜帕,对着杨小凡问道:“安小菲呢,叫她过来,我嘱咐几句。”

杨小凡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一觉醒来,就留着他一个人独守空床了,连再腻歪会儿的机会都没捞着。

孙嬷嬷立即授意,出门时直接迎上了匆匆赶来的安小菲。

安小菲对着王夫人郑重地行了个大礼,而后才本本分分地站在了王氏身后,接过丫头手里的扇子,在王氏身后缓缓的扇了起来。

王氏自觉尚算满意,示意安小菲可以坐下说话。

安小菲规规矩矩的只做了凳子的三分之一,两腿并拢,微微含胸,知道王氏有话要说,做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全程与杨小凡无半点神色交流,以至于杨小凡产生了一种错觉,自己好像被免费享受了一番。

王氏清了清嗓子说道:“凡儿这桩婚事仓促,很多事情并没有尽善尽美,着实是委屈你了。”

难得王夫人说了一次温温柔柔的话,安小菲却心知绝对不能顺杆子爬,于是赶忙说道:“是儿媳伺候不周,娘您不嫌弃就好。”

孙嬷嬷第一次正眼瞧了一次安小菲,不得不承认,这丫头总算说了句合情合理的话。

王氏没有借着这个话题继续道:“婚期订的匆忙,老夫人那边到底还是没能赶过来,昨日来信,信中说,娘她车马劳顿,一时不慎,便染了风寒,恐怕,赶过来还得耽搁些时日了。”

按消费适时的露出担忧的神色,关切的问道:“如今情形如何,大夫怎么说?”

“有道是病来如山倒,病区如抽丝,恐怕得修养几个月了,娘她在信中嘱咐,说她几个月之内怕是来不了,希望等她再来的时候,杨府可以添丁。”

王氏说得委婉了些,老夫人的原话是:“安家那丫头几个月之内要是不能怀孕,便给凡儿添几个通房丫头,要是一年之内怀不了孕,杨家便要换个少夫人了。”

安小菲扭头与杨小凡目光相接,一触即松。

王氏瞧着安小菲瘦弱的身子骨,有补充着说道:“凡儿,你今日陪着她出门逛逛,买几份调理身子的药来,争取早日圆了你奶奶的心愿。”

“好,那就多谢娘了。”

“儿媳明白。”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