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修真仙侠
  3. 我的第三世人生
  4. 57、做生意

57、做生意

作者:

大黄也不知道静水仙子为何一直没有渡劫,这种事,作为妖宠,它不好瞎打听。

唐方没有寻根究底。静水仙子迟迟未渡劫,究竟是不是因为阵法的缘故,暂时未知,未来渡劫失败是不是由于阵法,更加无从得知。

这件事,不仅仅是唐方要展现不合理的阵法知识,更是在拿静水仙子的命去赌。眼下形势没那么危急,静水仙子愿意去赌吗?

唐方告别大黄,出了老虎洞,没有回城,而是往顽石庙去了。

散修会六位话事人之一的顽石黎典骰,唐方前世也听说过此人。

昆仑派征服修仙界的后期,散修会早就分崩离析,六个人完全是六个结局。开战前早就死了的,反抗被打死的,逃跑的,在外面没回来的,事后才得知消息赶回来孤军奋战被俘虏的。

其中顽石黎典骰的结局最令人哭笑不得——散修之山被昆仑派收入麾下后,这家伙竟仍站在庙里,昆仑派威胁要砍下他的头颅,他也不为所动,仿佛天塌了也不关他事。最终昆仑派也就由他去了,只是用一个大阵将他困起来。

是终极“咸鱼”,还是出于某种他人未知的原因,已经沉于内心,对外界无从察觉了呢?

唐方想去看一眼这位传奇的“咸鱼”,打个卡,顺便看看上山烧香的“信众”里,有没有哪个倒霉蛋仇人,能被自己碰上。

通往顽石庙的石阶贴着山势曲折向上,各种古古怪怪的树木枝桠,在石阶上方交错,把天空切成碎块。

来往上下山路的,除了修士以外,更有许许多多的凡人,或求家里出一个有修仙资质的儿女,或求无病无灾,甚至求姻缘的也有,总之是将黎典骰当做了万能的神灵。

黎典骰何止不万能,他连神灵都不是,只是一介修仙者。

然而,不仅凡人拜他,许多低级修士也会拜他,愚昧之处,颇有种现代社会“十万散养仁波切”的感觉。

唐方登上位于半山腰的平台,走进人来人往的顽石庙,仰头看着袅袅香烟后面一动不动的黎典骰,旁边是恭敬上香的信众,心中感觉颇为滑稽。

黎典骰的样貌颇为平凡,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美不丑,一身皂色长袍法衣,这在四品以上的修士中比较少见。

妖修四品可化形,人类修士其实也可以,大多修士在四品之后,要么美丽,要么有些奇异,如黎典骰这般样貌平平的很少。或许这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奇异吧?

庙宇建得很大,除了供奉“顽石神”的大殿,还有许许多多的店铺房屋,有人卖香烛,有人卖字画,有人卖道藏、经书、没人看得懂的咒文,还有护身符、玉牌等等,俨然像一处旅游景点。

唐方看完黎典骰,便离了大殿,四处闲逛,暗中审视着每一个路过的游人。

当他转过一处假山,目光在一排店铺扫过时,突然就看到了一个认识的人,相视片刻后,唐方无奈地笑了笑,就要上前,耳畔却传来警告声:“不许暴露我身份!”

是静水仙子,并没有做太多伪装,只是换了一身寻常的白衣,换了个发型,坐在一家出售各种护身符的店铺中,看起来是店老板。

若是有人说她像静水仙子,她就笑眯眯地说“好多人这样说呢”,反正来这里的修士和凡人,本就极少有人与静水仙子相熟,顶多在远处看见过几次。

但唐方与她对视的瞬间,她便知道唐方绝对确认了自己身份,于是出言提醒。

唐方踱步上前,假装在挑选护身符,实则暗中传音问道:“晚辈听说令狐生要来,仙子竟还有雅兴在这里游戏。”

“这只是我的阳神化身罢了,真身在忙着呢!倒是你,忙完了自己的事,为何不去拜访我的真身?”

“仙子找我?没听说啊!”

“你是不是傻?被本仙子这样的六品大前辈青睐,还不上赶着来巴结,错过了机缘,将来后悔都来不及……嗯,你身上这件法衣怎么回事?有那个小姑娘的法力气息,你这几天就是在弄这个?防备本仙子?”

“不敢欺瞒仙子,晚辈实在不习惯被人探查……”

“过分!”

“本来还在犹豫该不该问……”唐方转移话题道:“仙子应该已经达到六品巅峰许久了吧?为何一直不晋升?”

“你礼貌吗?懂不懂尊老爱幼?!”静水仙子瞪了唐方一眼。

“……”

“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静水仙子叹了口气,少女一样的脸看起来有种“强说愁”既视感,目光遥望黎典骰所在的方向:“散修会最懂阵法的,就是黎道友了,他现在什么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六个之中,我是最晚到达六品巅峰的,没有可用的渡劫法阵啊!”

“是没有,还是法阵有问题没研究透彻?”

“是没有。散修之中,正阳前辈也好,其他七品的前辈也好,渡劫都不是靠的自己,而是探索到完好的上古遗迹,利用遗迹自行运转的法阵渡的劫。渡完劫之后,遗迹也就毁了。”

“遗迹法阵不能学习模仿吗?”唐方有些诧异,这样的秘闻,还是头一次听说。他第一世就获得了一份阵法残篇,后来自己补全了法阵,渡劫升到七品。

这么一想,自己运气很不错啊!

“上古遗迹的法阵并不高明,-厉害的地方在于,他们用了许多天生灵宝,以及海量的超高品质灵石提供灵气。”

“原来如此,正该如此!”

无论今人如何吹嘘上古时代的修仙环境,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上古时代的阵法、术法、功法等等,相比当下,都要粗糙很多。只是上古时代的资源太过丰富,才会让许多修士有一种错觉,以为一切都是今不如古。

唐方沉吟一下,随后坦然说道:“若只是阵法原因,导致仙子一直没有晋升七品,晚辈想与散修会做一门生意。”

闻言,静水仙子表情渐渐凝重起来,目光在唐方身上扫视片刻,沉声道:“你能不能脱了法衣说话?看不清楚,我不习惯。”

“……不能!”

仙子你能不能抓住重点?这是讨论法衣的时候吗?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本仙子若是愿意,随手就能捏死你!”

“晚辈绝无欺骗!”

“那你就是铁了心要穿着衣服说话了?”

“……”

以前听大黄说它的前主人性格跳脱,唐方还觉得有趣,现在他发现,这哪里是跳脱,这是神经病吧?!

“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了?”

Σ( ̄ロ ̄lll)惊!!

“哼!别以为穿了法衣就能瞒过本仙子!”静水仙子略有些得意地看着唐方:“察言观色本仙子也是懂的——好了,本尊到了,你跟她聊去吧!别耽误我做生意。”

唐方闻言抬头,还没看清楚,身体忽地一轻,被天上的静水仙子提着离开了顽石庙。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