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神秘复苏之开局鬼伞
  4. 第67章 地府已空(这里不是灵山4)

第67章 地府已空(这里不是灵山4)

作者:

6:酆都鬼城,或者是灵山!

这里类似‘民间’传闻中的阴曹地府,前有灶炉台对应‘孟婆汤’,河边的花对应‘彼岸花’,黑河对应‘忘川河’,河上的桥对应‘奈何桥’,或者是‘不归桥’,河对面的巨大石碑对应‘鬼门关’,石碑上也写有字。

灰色石砖堆砌的城墙对应‘酆都鬼城’,至于为什么门口牌匾上的名字不是酆都,而是‘灵山’,暂时不清楚。

桥上隔绝灵异力量,和下面的一样,受到压制,鬼域无法入侵过去。

江小白沉吟不语。

分析出来,这里就像是拥有一套完整的程序,人死后,第一站进入城隍庙登记,然后由阴差带去审判,然后投胎转世。

经历过的一连串事件一一分析出来,都和他了解到的‘民间’习俗,‘地府’有关联!

有没有八大将,十殿阎罗,没有走上桥,进入城中,暂时不清楚。

但这一套程序,或者是流程,已经可以确定,这里就是‘地府’!

只是一路走来,这里空空荡荡,可能是在鬼域中的原因,几乎没有碰到一只孤魂野鬼!

都是主动触发,才引来鬼,而且,很好对付!

7:灶炉台,鬼婴不听命令。

这应该和‘它’在下面城隍庙点燃黑香,祭拜,或者是登记名字有关系,一上来,就被灶炉台吸引,或者是喝下‘孟婆汤’!?

“在城隍庙点燃黑香,算是登记了自己的名字,只是它是一只鬼,让门口两名阴差陷入了平衡,僵持,双方都是鬼,谁也奈何不了谁。”

“登记名字后,再走上‘阴阳露’,这里对应‘望乡台’,可能鬼婴是一只鬼的原因,它看不到出现的幻象,只能自己看见。”

“然后看着‘陈元’幻像,或者是‘望乡台’守路人,鬼与鬼之间有某种意义上的感应,然后‘它’感觉到了,才发出低吼,做出警告。”

“登上楼梯,鬼婴因在城隍庙点燃黑香,算是登记原因,触发这里的灵异,或者是杀人规矩,不听自己的命令,主动朝着灶炉台走去,去接那一碗盛满不明液体的黑瓷碗。”

“我走过去,灶炉台里面的鬼一样递过来黑瓷碗,‘它’是把我也当做鬼,还是这只鬼的杀人规律就是,递碗,不接碗对方就会走出来,动手?”

“接住黑碗后,二十秒左右,灶炉台里面的鬼就消失了。”

江小白沉吟着,眉头微皱,继续分析:“人死后才能算的上是变成鬼,可我没有死,是一个活人,难道是身体里面鬼的原因?”

“来到这里的人,或者鬼,不管是什么东西,灶炉台后面的鬼都会递给对方一碗汤?”

“地府灵山,或者是灵山下面的地府……?”

“代号‘鬼井’这起C级灵异事件中,后山,南边就是‘严岛寺’,一路下来,路线差不多是一直往南边,那么现在我们应该是在这座寺庙下方?”

经历与了解的线索分析完,有了一点眉目,但不解和未知占据大多数,江小白看着走在前方的鬼婴,又一个让鬼婴去冒险的想法出现在脑海中。

鬼无法被杀死!

能对付鬼的只能有鬼!

在这里,就有一只听话的鬼,让‘它’冒险,试探,或许这里的不解,未知,谜团,可以一一解开。

只是鬼婴它回头低吼一声,……跑了。

江小白跟在身后,摇了摇头,想法可行,但得冒险,

或者是赌。

拿鬼婴去赌,赌这里的诡异不会让鬼婴失去控制,以及触发这里的诡异杀人规律。

现在鬼婴的鬼域不安全,在这里已经起不了任何保护。

从下面城隍庙开始,两名阴差直接出现在鬼域之中,还有云梯上面,望乡台守路人,以及灶炉台后面,突兀出现的鬼。

这些无一例外,是直接出现在鬼婴的鬼域之中。

江小白握着白纸伞,白伞上缠绕着一块白布,盘根错节,还沾着五张旧报纸,它回头看了一眼之前那个地方。

朝着西边走了大概五分钟,那个灶炉台只能看见一个轮廓,写着‘鬼门关’三字的石碑,以及黑河,破桥,城门,用不了多久,再往西走几分钟,就彻底消失在视线中。

左边是灰色石砖堆积起来的高墙,高估计百米左右,距离江小白八十多米远。

右边二十米左右,一片漆黑,黑暗与高墙一路往西,延伸不清楚多少米,看不到尽头,也看不穿黑暗。

鬼婴的鬼域无法入侵高墙六十米范围,这和那座破桥一样,鬼域无法入侵过去。

百米宽的灰土路上,城墙占据半边,六十米内是鬼域的禁区,城墙五十米外,白雾肆无忌惮扩散,蔓延,像是一根百米长的白色筷子,落在这片区域。

走了大概半小时左右,前方依然有路,高墙依然在左边,白雾依然往前面延伸,蔓延,扩散,但无法入侵高墙六十米内。

江小白拿着望远镜,放大倍数,朝着白雾前方看去,道:“停下,前方有情况。”

在望远镜的视线中,他看到了一颗叫不出名字的枯树,以及一座茅草屋。

茅草屋门口,一个老人躺在摇椅上,一动不动,不清楚是生还是死。

而茅草屋木门半敞开,一口黑色棺材停在中央,棺材后面没有四不像石像,也没有香炉。

有门槛遮挡,看不到地上有没有三个蒲团。

“还是城隍庙?不确定。”江小白放下望远镜,之前蹬上两座百米尸山,无一例外,茅草屋与叫不出名字的树都存在,以及那座四不像石像。

只是前方五公里左右出现的茅草屋与叫不出来名字的树,和下面的城隍庙类似,但里面的东西变了。

茅草屋里面,停放着一口棺材,重点是门口,躺在摇椅上的老人,不是白骨尸骸。

“守庙人还是……。”

江小白看着迈着小短腿,流着口水跑来的鬼婴,转而看向左边的高墙,道:“可能者是守庙人!也可能是阴差?或者八大将,甚至是十殿阎罗?”

疑惑出现,江小白不再想下去,只是远远看上一面,就想下去,只会越想越复杂。

具体还得等走过去,让鬼婴试探才清楚。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