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我只是一个无比平凡的人
  4. 找个东西,需要这么多人吗

找个东西,需要这么多人吗

作者:

闻言,一旁的老道士嘴角也勾出一抹角度。但很快便消失不见,正色道:“静虚,不得无礼,我教你的东西都忘了吗?贫道玄华,见过二位道友。我这徒儿口无遮拦,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一旁满脸笑容的光头和尚也点头说道:“贫僧宝田寺明灯,见过二位道友。”

那边靠着墙玩手机的西装猛男抬头说道:“西城侦探事务所何娇阳。”

唐装老者哼了一声并未说话,见他这个模样,魏阳不由得心想:“一大把年纪了还装高冷,一看你就是个招摇撞骗的货。”

这边董杰波也很快调整好心态,说道:“令徒乃是赤子之心,在修道一路上定能有所建树哦。道友获此佳徒,属实令我羡慕啊。”

“哪里,哪里,我这徒儿生性顽劣,怎么当得起道友如此评价。”一旁的老道士面带笑容说到。

这时,在一旁默默站着的年轻人突然说到:“既然各位大师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先进去吧,老板在里面等着诸位。这边请。”

见状,众人纷纷动身朝你走去,待年轻的助理推开门后,一个宽敞明亮的房间出现在众人眼前。

左边的墙上挂着一幅字画,看上去给人一种大气磅礴的感觉。右边是由红木制成的博古架,上面摆放着许多珍贵的古玩。

正中间摆放着一个,宽大的由黄花梨木制成的办公桌,桌上也摆着,名贵的毛笔和砚台。

吊灯的样式也给人一种华丽珍贵的感觉,这时坐在椅子上人站了起来,同众人说道:“鄙人赵天刚,这次就是我联系的各位大师,前不久家里进了贼,丢了一些东西,其中有一个吊坠,乃是我照家的传家之宝,虽然警方仍在追查,但这么多天过去了,也没个准信,我心里着急啊!”

“所以联系上各位大师,希望大家能帮我找到这个吊坠,放心,我天盛集团是不会让大家白忙活,找到之后我赵某人必有重谢。”

听到这话,西装男连忙开口道:“赵老板,请放心,我西城侦探事务所自成立以来,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找到嫌犯的案例可太多了,一年前,金鼎集团林老板的儿子被人绑架求助到了我们西城侦探事务所。”

“不到半天,我们事务所就找到了劫匪的藏身之处,将其解救出来,这次的事包在我身上。”

“哼,年轻人好大的口气,说大话,不怕闪着腰。”旁边的唐装老者突然开口道。

“嘿,老头,你谁呀?一大把年纪不在家养老,跑出来帮人找东西,不怕半路摔倒,我可不会扶你。”西装男瞪着唐装老者说道。

“老夫黄立宏,家中排行老七,道上的人都尊称我一声七爷。”

听到这话,西装男正色起来:“你就是那位'妙手空空'黄七爷?”

“不错,正是老夫。”说罢,唐装老者转头看向赵天刚,“赵老板,这业内的窍门,老夫掌握的八九不离十,这次出手抓一个小辈,自然是手到擒来,不过找到吊坠之后,我希望能从赵老板手里讨一样东西,放心,定不会让你为难。”

赵天刚见这情景哈哈笑到:“没问题,我赵天刚一向说话算数,这次得诸位相助,想必定能找回赵某的传家之宝,希望诸位能早日成功,具体情况接下来由我的秘书白小年童同大家说,我这还有一个会议就先走了。”

话音刚落,赵天刚便朝外走了出去。

一旁的年轻助理也就是白小年看了眼众人说道:“各位,

接下来的事情就由我负责,有什么需求大家可以跟我说,我先和大家说一说事情的经过。”

刚说完这话之前,白小年掏出一个遥控器,按了下去,旁边的窗帘突然拉上,整个房间暗了下来,右边的墙上,缓缓向下出现一个投影屏。

不一会儿,投影屏的屏幕亮起,里面出现了别墅的结构和实景。

魏阳见到这一幕,心想到:“这技术还真先进,我还以为要是去实地观察呢。”

见众人已经看向屏幕,白小年说到:“赵董,这房子位于东郊,面积极大,是赵老板从一个急需用钱的人手里买下的,够下之后,老板又对其进行了改装。”

“加宽了大门,增高了围墙,并且在房子周围还装上了监控,所以小偷想直接进来是一定会留下痕迹的。”

听到这话,黄立宏呵呵一声道:“一般有真本事的贼是不会留下痕迹的。”

光头和尚好奇的问道:“哦,不是这本事,是何本事?”

黄立宏转头看向他说道:“什么时候和尚也能抓贼了?难道你想念一段经文?让这贼幡然悔悟,昄依你佛吗?”

明灯听到这话也不恼,说到:“施主这话就陷入认知障了,正所谓佛法无边,普度众生,我佛有五眼神通,贫僧愚钝,只修成了天眼,想必找寻一些线索,还是能够做到的。”

听到明灯这华魏阳和一旁的老道士神色一震,转头向他望去,魏阳心想:“这和尚的天眼不知是真是假,若是真的……”

贝明灯这么一激,唐装老者脸色立马变得难看起来,冷哼一声道:“希望大师说的是真的。”

明灯和尚回答道:“佛祖曾说心则有,不信则无,施主莫要着相了。”

这时,董杰波开口道:“两位消消气,咱们都是同行,没必要火气这么大,这具体情况还没了解,先听下去,先听下去。”

说完,董杰波向一旁的白小年点头,示意道。

白小年看了众人一眼,继续说道:“事发当晚,我们老板正在睡觉,突然被一阵响声弄醒,便起床查看来到客厅,但并未发现什么,于是又朝四周走了,走就回去继续睡觉了。”

“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走廊里有一条项链,拿起来一看,这不是放在保险箱里的东西吗?便立刻打开保险箱,发现里面的好些东西都已经消失,不见其中就包括那个吊坠。”

听完这话,魏阳问道:“这保险箱是放在卧室里的吗?”

“并不是我们老板的保险箱是放在书房里的。”白小年回答道。

“那个书房是在卧室的旁边吗?”

“也不是书房和客厅都在一楼,卧室在二楼,当时老板来到客厅后也去书房查看,但并未发现什么。”

“这就奇怪了,难道这人会隐身不成?”魏阳说道。此话一出,董洁杰波立刻附和道:“对啊,难道这人还会隐身?但打开保险箱总会有动作吧?为什么书房的监控并未看到?”

听到魏阳二人的话,黄立宏笑了一声,说道:“这有何奇怪,我摘星,你们的本事大着呢。”

见这唐装老者从一开头就阴阳怪气,董杰波嘟囔道:“不就是一个脑贼吗?还取个'摘星'这么高大上的名字。”

闻言,黄立宏眼神一愣:“年轻人说话可要注意分寸,你行骗一些普通人还行,可以要看看这是在什么地方。”

听到黄立宏这般嘲讽,董杰波立刻转头瞪向他,正准备说什么,突然愣住了。

魏阳见状有些奇怪,便朝一旁看去,却看见黄立宏手里正拿着董杰波的钱包和身份证。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