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修真仙侠
  3. 不欲飞升
  4. 六.仙武同修

六.仙武同修

作者:

现如今的修真界,有两种人。

一种是可以修炼灵气的人,另一种是无法修炼灵气的人。

有的人有灵根,可以纳气入体合道修仙,他们被称之为修真者。

而有的人也有灵根,但却是无法修炼的废灵根,他们只能借助灵气滋养自身并锻炼肉身,被称之为炼体者。

修真者的境界从弱至强分为: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每个境界又分为前,中,后期三个阶段。

炼体者的境界分为:炼皮,炼骨,炼血,神藏,大宗,玄元,神武……每个境界分为小成,大成,圆满三个阶段。

虽然二者境界实力相对应,但炼体者往往比修真者更难突破,一但突破后肉身强度和力量非修真者能比,不过炼体所能达到的成就太有限了。

毕竟炼体者无法修炼灵气,没有灵力,战斗时也只有近身肉搏这一种。

只有到了大宗境时,丹田才能凝聚内力,战斗技巧才能大有变化,到达这个境界才会得到世人的关注。

所以炼体者往往不受大家的待见。

与练气实力对应的炼皮,炼骨和炼血境分别有三个层次,每个层次代表炼体者进入此境界的修炼强度和肉身品质。

炼皮由弱至强:黯皮,铜皮,玉皮。

炼骨由弱至强:玉骨,银骨,黑骨。

炼血由弱至强:沸血,燃血,金血。

玉凌虚的父母就是炼体者,二人都是废灵根,并且二人堪堪只是最低层次的炼皮境和炼骨境,还都未圆满。

当其父亲告诉其母亲,这个孩子有逆天资质时,母亲高兴至极,但是回过头来想:父妻二人只是个无法修炼的炼体者,怎么可能生出个有逆天资质的娃儿呢?

于是二人冷静下来,决定看一看孩子的表现再定结论。

可是孩子的表现出乎二人的意料,玉凌虚不仅可以修炼灵气,而且还是合的天道修炼。

练气期是修真者的入门境界,纳气入体后便要合道定命,这样就踏上了求仙的道路。

而合道分为四种:凡道,人道,地道,天道。每种道之间的鸿沟是巨大的。

合凡道时,身上的灵光是白色的;合人道时,身上的灵光是蓝色的;合地道时,身上的灵光是紫色的;合天道时,身上的灵光是金色的。

绝大多数的人合的都是凡道,顶天也是人道。只有天资卓越者方可合地道甚至是天道。

合不同道的人之间的实力与底蕴的差距是巨大的。

尽管夫妻二人只是炼体者,但却也是受过教育的文化人,看着孩子身上的金光,也能知道合的是天道,除非是色盲。

夫妻二人看着玉凌虚,心里是又惊有喜。他们决定带着他去测试灵根,但是又怕万一测试出逆天的灵根,被心怀不轨之人盯上怎么办?

于是父亲两人凑钱,买了测试灵根的材料和设备,查阅了说明书,在家组装了起来,虽然比不上真正的测试仪器,但也可以简单识别测试了。

最后识别测试的时候,显示的灵根颜色是灰色。

“融合灵根!”二人惊呼起来。二人心中突然觉得之前的谨慎行为太正确了。

融合灵根能容万物,阴阳之气、五行之灵,只要吸收得当,都能化为己用。但凡周围有灵气、灵脉,甚至于某人突破进阶,引天道金光灌顶,都能被融合灵根化去一部分。

融合灵根的人血肉能增进修为,或炼制逆天丹药,

一但被人发现便为各方追抢的对象,虽然现在是和平年代,但也有不法邪修,在没有一定的实力或没有势力的保护时,不建议暴露灵根。

这就是玉凌虚不上去测试灵根的原因。

至于玉凌虚的体质,夫妻二人就不想再去了解了,毕竟自己儿子已经逆天了。

还有一种原因:要是再得知自己儿子还有特殊体质,两人的自信心怕是要被完全磨灭了(???)。

在之后的几年里,玉凌虚突破到了练气后期,要不是父母一直监督他不让他晋境太快,他早就筑基了。

有一次,在玉凌虚修炼时,他的父亲看到了他的吐纳状态,他的每一次吐纳都十分雄厚,而且吐纳次数是常人的数倍。

这就说明自己的儿子丹田十分强大,待儿子修炼过后,他问:“你修炼的时候有没有看到自己的丹田长啥样?”

玉凌虚回答说:“有,emmm,像湖一样,不对不对,还要更大。”

更大?那不就是海嘛!我儿子竟然有丹海!

这让玉凌虚的父亲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让自己的儿子仙武同修。

灵气储存于丹田中,内力也储存于丹田中,按理来说是不可以仙武同修的,毕竟丹田的储存量有限。

就算到大宗才能凝聚内力,但修炼前面的三个炼体境界是需要消耗灵气的,而修真本身就需要灵气,如果硬要仙武同修,只会适得其反。

但是在玉凌虚身上就不需要担心,首先,他的吐纳雄厚,而且次数多,不缺灵气,其次他拥有丹海,能够储存的空间是丹田的无数倍,灵力和内力的储存不缺空间。

所以,从那之后,玉凌虚除了吐纳修炼又多了一个事,那就是炼体。

如今的他已是玉皮,黑骨和金血大圆满,马上就要进入神藏境了。

之前光头对他出拳拳简直就是找死行为,如果玉凌虚肉身的力量全部爆发,估计他现在不死也差不多了。

“老玉!你先冷静一下!”夏燎原挡在玉凌虚面前劝说着。

玉凌虚看着夏燎原又看了看光头,呼了一口气,拳头松开“我知道,我没想弄死他,我只是想对他说个话。”

夏燎原看他气息平稳下来后,让开了。

玉凌虚走到光头跟前蹲了下来,“怎么?还想让我道歉吗?”

“不不不,不想了。”光头刚刚见识到了玉凌虚的恐怖,现在哪还敢让他道歉。

“那今天的事情,怎么办?我不喜欢被找上麻烦。”他指着嵌在墙上的小弟,然后又指了指光头扭曲的手臂道。

“这这……都是我和他自找的,诶不对,是我和他互相切磋的时候没控制好力道造成的。”光头发颤道。

玉凌虚听到了想要的答案,没有说什么,起身就和夏燎原走了。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