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我发现了真相
  4. 浮现

浮现

作者:

某某年某某月

华州市沿海地区

海上的风景格外地美丽,海风无比地柔和,吹在脸上宛若一双炙热的手抚摸在每一寸的肌肤一般,海水在其作用之下演奏出一首首令人陶醉的歌曲。

你问我是谁?

我的名字叫徐明,当然这只是一个名字代号,我们每个人都有着一个代号,有时我甚至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是真的我吗?

……

这是我第六次为了听那余音绕梁的曲子登上兴我中华号。与其说这艘船对我有一种魔力,毋宁说是船上的那个人——江远。

我过去天天都在查案路上的警长却也喜欢音乐,尤其是钢琴曲,当我第一次听说到江远在台上专心演奏,便对他惊人的天赋感到不可思议,心里也是产生了不少怀疑,但他的音乐只要你听一次,就会爱上。

我也曾经劝说江远离开“兴我中华号”去到陆地上生活,但是都被他拒绝,我实在无法理解他为什么愿意在这艘船上呆一辈子,从江远年出生到现在一步也不愿离开。

事实上,他的纯真、特立独行和无师自通的音乐天赋也确实吸引了不少慕名而来游客,这其中就包括同样爱好钢琴曲的杨兴。只是杨兴先生并不友好,他此行的目的是挑战江远。

这场“音乐的火花”自然也引起了不少媒体的关注,不过当我看到杨兴在记者面前的大言不惭不禁对他产生了些许鄙夷。即便他在外形和琴技上都与江远不相上下。

“你担心吗?”晚餐时我捅了捅江远,他没有回答,只是看着舞厅大门。

“音乐的火花”约定在七点举行。

此时头等舱舞厅内已经聚集了许多人,我还看到有一些其他船舱的乘客不知从哪偷得礼服竟也混了进来,估计大家都只关心杨兴先生的出场而不注意那些小人物吧。

又过了十分钟。

杨兴先生还是没有出场,大家议论纷纷,我看了一眼江远,他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玩弄着自己的手指。

你知道在等人的时候时间会过的特别漫长吗?现在就是这样,我们一大群人,上流社会的名媛豪绅,二、三等舱的普通人都在焦急的等待。

我是个急性子,现下的情况着实让我无法忍受。我起身走到杨兴身旁,他是负责这次“斗琴”报道的中华时报记者,我们打过几次交道。

“杨兴在哪里?”我努力表现的耐心些。

“也许还在房间里。”杨兴说道,“上船之后杨兴先生觉得有些不舒服需要休息,所以我们就先到舞厅来准备。”

“他说他会准时出现……”

“去他妈的准时,现在已经过了一刻钟了!这家伙八成是睡过头,你们就不去叫叫他?”

“五分钟前我已经让张荣去找他了,但是张荣说房间里没有回应。”张荣是杨兴的徒弟,一个很有热情的小伙子。

我吸了一口香烟,朝一旁的张荣说:“我跟你去一趟,再这么等下去我就要发疯了!”

张荣瞧了一眼杨兴,后者点点头示意他和我一同前去。

我和张荣来到位于一层的头等舱豪华套间,心里羡慕不已。兴我中华号上只有四间豪华套间,不知到哪年哪月我才能住进去。

张荣带着我来到过道最里边的房间,他敲了敲门客气地说:“杨兴先生,大家都在等您。杨兴先生?”

我推开张荣,重重地敲着房门。

“喂,里面的人,给我醒醒!是睡死过去了吗!”

我尝试把房门打开,

但是门已经被锁住。我有些不耐烦,抓住门锁使劲的扭转了半天,我相信如果我再用力一点肯定能把锁给拽下来。

“李通先生,没用的。杨兴先生有锁门的习惯,所以这门估计已经被从里面锁上了。”张荣在一旁说道。

“可恶!但至少能说明他就在里面,全船的人都在等他,可他却在这里睡觉!”我踹了一脚房门。

就在我和张荣不知所措的时候,有一名乘务员正好从走廊口经过,我马上叫住了他让他拿出房间钥匙,迫于我的之前警长身份,他只好答应。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我真想冲进去将杨兴抓住揍一顿,但没想到在我揍他之前,他已经倒在了地上。

确切的说,他已经死了。

乘务员和张荣都愣住了,唯有我因为早已见惯了尸体倒是没有什么害怕。

杨兴头朝右趴倒在房间中央,我们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在他身子地下的一大滩血迹。

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我的心情,刚才的怒气已经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担心,我在担心什么呢?

随后我让张荣回到舞厅通知大家,乘务员则去通知船长,而我留下对尸体进行初步的勘察。

我戴上随身携带的手套将杨兴的尸体翻了过来,他穿着的白色礼服胸前已经被染成深红色,杨兴表情狰狞双手捂着左胸口。

我将他的手掰开,上面有一个很明显的伤口,虽然我没有研究过法医学,但凭借经验还是可以看出这是枪伤,看来这位钢琴家是被枪杀的。

我起身在房间内扫视了一遍,最终把目光定在了尸体前方不远的垃圾桶内,我走过去将桶内的东西拿出来,这是一把口径9mm的科特尔式手枪,在枪口还配备了一样东西。

“好小子,这竟然是抑制器!”我忍不住惊呼道,抑制器是二十年前才刚刚被发明出来的,他的作用是减少机械运作时的声音,所以也被称为消音器,但抑制器还没有被广泛运用在枪支上而且价格颇贵。

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个抑制器上还沾有不少的血迹。虽然从伤口大小上看与9mm的口径相吻合,但这把手枪究竟是不是杀害杨兴的凶器还不得而知,血迹也需要做进一步的鉴定。

就在我观察这把枪的时候,乘务员带着船长来到房间。

船长一看到杨兴的尸体不由倒退两步,我猜想这应该是他的船上第一次发生枪杀。

“您就是张行船长吧。”我从怀中掏出之前离职留有的警官证。

“我是中华市的徐明警长。”

“是,这……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船长定了定神,向我说道。

“确实想不到。”

“没想到之前离职留下来的证件这个时候竟然还能派上用场。”

“凶手肯定还在这条船上,船长,从现在直到抵达目的地,所有船员们务必协助我将凶手抓住。”我看向船长也说道。

张行船长点点头道:“好的。”

随后他与那位乘务员耳语了几句,乘务员朝我微微鞠躬后便离开了。

我没有理睬他们,将手枪收进了存放证据的口袋,真要庆幸我随身携带着这些,但我却没有丝毫喜悦,环顾这个现场,这不正是侦探小说中描写的密室吗?

我重新回到头等舱舞厅,现在已经不如之前那么热闹,但从大家的表情来看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案件,现下确实也没有必要告诉他们。

我朝江远和他的钢琴走了过去,他似乎没有被影响只是忘情的弹奏着属于他的音乐。

“江远,你不觉得奇怪吗?杨兴没有来。”

“他来不了了。”

江远的这句话让我吃了一惊。

“注意到他上船时的情况吗?他的左手应该受了伤,虽然我不清楚有多严重,但至少是连行李都提不动更别提弹琴,你刚刚不是去找他吗?”

我点点头道:“嗯,但是发生了一些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

我凑近江远,用极轻的声音告诉他杨兴的死讯,就在我说完的一刹那,他的手停了下来。

“你有去找过杨兴吗?”

“什么?”

“我为什么要找他?”江远有些许不高兴。

我自知问题有点唐突,但从他的反应来看似乎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是在假装吗?他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澈。

随后我将江远带离了舞厅,他的好友——兴我中华号乐队的小号手王民也跟着我们离开,他是江远在这世上唯一的知己,路上我将杨兴的事告诉了他,他也感到很惊讶。我们三人来到江远的房间,王民在门外呆着,我则向江远询问一些事。

“五点三十分左右你在哪里?”我开门见山的问道。

“五点三十分……我在六号锅炉室。”

“为什么去那里?”

“这个说来比较奇怪,五点左右我在门口捡到一张纸条让我五点三十分去六号锅炉室。”江远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条交给我。

上面的确写着如他所说的文字,但这也可能是他的伪装。

“有人能给你作证吗?”

他摇摇头说道:“没有。六号锅炉室平时并不使用,所以没有人。”

“江远,现在我以故意杀人罪的名义将你逮捕。”

“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话音刚落一直在门外的王民突然冲了进来对我吼道:“你说什么!逮捕?为什么!”

我看着紧闭双唇的江远又转向王民道:“经过我的调查,有多位目击者称在头等舱豪华套间旁的走廊看到江远。”

“时间是五点三十分左右,-而杨兴也是在五点三十分到六点三十分之间死亡的。”

王民迟疑了一下说道:“他们说谎!你刚刚没听到他说吗?他在六号锅炉室!不在豪华套间!”

“如果我是凶手,我说的就是谎言,那张纸条也是。”江远在我还没开口前先说道。

我们三人都沉默了,随后我说道:“王民,我也不愿意相信江远是杀人犯,但是现在证据都指向他,我要按照规矩办事。”

“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他不是凶手,我一定会还他清白。而现在,只能委屈他。”

我拿出手铐将江远的双手铐在床头的柱子上。

“我更希望你把我铐在钢琴上。”临走前,江远笑着对我说道。

王民的情绪还没有平复,在走廊上他对我说道:“李通警官,请告诉我是谁在豪华套间看到了江远?”

虽然不大愿意,可我还是告诉他那四个人是谁。

这四人都是船上的服务员,负责头等舱的工作,他们在五点三十分时看到一个疑似江远的人戴着帽子从豪华套间的过道走到走廊。

“疑似?”

王民瞪大双眼说道:“那么那个人也可能不是江远啊!”

“但那个人的身形和江远一样,也穿着同样的礼服。而且他们和江远也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他们的话还是可信的。”

“可恶!”王民愤怒的将双拳砸向墙壁,看到他这个样子,我也于心不忍。

“如果凶手不是江远……你觉得会是谁?”

“这……我不知道……”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