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我发现了真相
  4. 方伟死了

方伟死了

作者:

“为什么?”

叶倩坚定的说道:“因为这是我的家。”

叶燕也叫道:“对的,姐,不要走。”

说着还忍不住哭了出来。

徐明看着她们三姐妹一脸痛苦的表情,明白了她们姐妹情深,这种害怕的时刻,任谁也都有想逃离的吧。

随后叶燕削了几个苹果,她那熟练的刀功,削的苹果皮是十分完整的,而且动作很快,她将苹果分给了在场的人,大家的心放佛安静了一些。

徐明顺口的说道:“你的刀功真好呢。”

叶燕骄傲的说道:“那当然,我可是学过大厨的刀功,就算是拿豆腐来雕花,我也能雕得惟妙惟肖的。”

徐明笑着说道:“你平时都还有什么爱好?”

“游泳啊,不过那要夏天才可以,夏天的镰刀湖是我们都喜欢的地方。”

叶燕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想穿着光滑的白色泳衣跳到那冰凉的水里自由自在的游一游啊……”

徐明瞬间心中一寒,哆嗦了一下,他忽然觉得在场的人,都没有谁特别喜欢穿白衣服的,会有谁能假扮镰刀猴呢?关键是这镰刀猴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进行了两起谋杀,他是怎么办到的?会停手吗?

尤其是叶表被谋杀的案件,周围空旷无比,凶手究竟是怎么办到呢?

徐明找到陈丁香说道:“陈小姐,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一下你,可以吗?”

陈丁香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徐明正襟危坐后说道:“在叶勇遇害的当晚,你是不是曾经在他房间里待过?你有没有感觉房子内有什么异常情况?”

陈丁香说:“没有啊,一切正常。而且我只待到九点前就下来了,这个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那你当时没有感觉到有镰刀猴?”

“没有。”

“你觉得叶勇会不会是自己假装碰到了镰刀猴,然后大叫。”

“不可能吧,后来不是有很多人都见到镰刀猴真身了吗?他也没那个必要吧。”

“你觉得他的惨叫声有什么特别的?”

“我也没听清,不知道。”

“好的,那么第二起案件发生时,你有没有从窗户看到什么特别的事情?”

“外面白茫茫一片,还下着雪,我能看到什么啊,再说了,我也没必要时时盯着他,不过他倒是透露出他老爸想让他娶叶倩,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继承家产,不过叶勇说了一句--我爸是玩腻了才想到我,假如叶燕再美点,我还不如娶这个妞。”

徐明也问叶倩这个问题,因为徐明觉得从石猴馆建筑的格局和房间所住的人员来看,叶倩和陈丁香是最有可能看到杀人情景的。

然而叶倩也说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她在叶萍尖叫的时候是很快赶到现场的,根本不会有什么杀人时机,叶倩看起来也是懦弱没什么心计的普通女子。

徐明思维又深陷在死胡同里了,想到叶表死的场景,很贴近小船,那么那艘小船会不会留下什么线索呢?小船是不可能藏人的,即使藏了人,杀人后又如何逃脱呢?痕迹是不会骗人的。

还有,叶表是死于心脏被挖出,当时肯定是流了不少血,血迹难道都只流到了死者身下?不过也有可能,假如凶手专业训练过,应该是能做到的吧。

凶手真的使用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吧,但是万变不离其宗,相信只要是徐明,我还是相信他能破了此案。

“为什么还没有人想逃离这里?我是受不了了!”方伟大声说道。

左胜道:“其实我也想走,可是我那颗好奇的心啊……”

谭飞忍不住在心里暗笑道:“你这小说家,还真是死性不改,跟谭飞也一个德性,这都是用生命在创作啊!”

方伟道:“你不走?那我自己走了,我把车给开走了。”

左胜道:“可以啊,又不只你一辆车!”

车库里很多瓶透明的润滑油和充足的汽油,方伟也不管其他,认真查看了一下,好像对润滑油爱不释手,居然带走了两瓶,另外汽油也带了一桶,免得半路没油断档。

车库显然也多年没是什么人清理,灰尘一堆一堆的,如果全部铲起来,恐怕能堆成一座小山,车库内很多的铁器及修理器具,大大小小,玲琅满目,可惜已经很久没人动过了,车库是不锁的,任何人都可以进出。

方伟不发一言,收拾行囊,可是这冰天雪地的,漫长崎岖的山路,真的安全吗?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使得乡村变成了冰雪世界,放眼望去,白茫茫之中隐约看见几点红色,那是蜡梅,红的像血。

徐明其实也是反对独自出去的,现在情况未明,还是安心等待,大家抱成一团的好,可是方伟不听,不过方伟离开前跟徐明说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觉得你们还是量力而行吧,这是天意,岂能逆天而行?”

虽然有时我不想承认自己是乌鸦嘴,可是,事实摆在面前,我却真的还是那只乌鸦嘴。

方伟开的车跌落了山谷,车毁人亡,方伟摔得四分五裂,骨头断了好多根,这有点像镰刀猴第五个杀人方式:“用脚踢碎对方的骨骼”!

在方伟的车身上居然有一只大脚印,与其说是脚印,不如说是一个凹陷,但是像人的脚踢出来的凹陷,可是若是人的脚印,也未免有点大,痕迹也太深了点吧。

车身是侧翻的,当然,不知道在山体倾斜处翻滚了多少次,而那个鞋印赫然醒目的就在车身侧方的门上,是看得见的车身位置。

“有没有可能是车在翻滚时装到的石头之类留下的痕迹呢?”徐明问道。

赵明说道:“这不可能吧,有这么像脚印的石头吗?”

徐明摸着下巴,他似乎在自己的思维世界里,就感受不到冷了。

柳二娘说:“这脚印是人为的也不奇怪,虽然世界上没有那么大的脚,可是却可以制造那么大的脚模印,只要做好,到时给它盖个章,不就可以了吗?”

徐明觉得柳二娘说得很有道理。

赵明继续说道:“根据检验,这辆车的翻车坠崖不是意外事故,而是人为的,因为有人不仅在刹车上做了一点手脚,而且在车轮胎的铁链子上也做了手脚,导致铁链脱落,汽车轮胎在没有铁链的痕迹下,在这湿滑的雪地上行驶,就会打滑,那一不小心是肯定会坠崖的。”

谭飞说道:“难道凶手早就预计好了有人会开这辆车逃跑?然后来个瓮中捉鳖,守株待兔。”

徐明说:“关键是动机,杀人动机何在?”

柳二娘说道:“无目的的杀人,也就是无差别的杀人事件是存在的,但是,说不定这起案寻找起动机来不太容易。”

果不其然,在电话打回总部寻找相关线索时,就断了,在这次来石猴馆的人群当中,大家都几乎不认识,更谈不上什么仇恨,不过方伟与叶表倒是熟识,二人曾经一起从商,下过海,也算是有过命的交情了,现在二人陆续离奇死亡,想要查出点什么,却没有办法。

这时巡警左传带来了一包东西,打开一看,是一些白色的衣服碎片和一小截钢丝,布上面还沾了些红色的东西,可能是血迹,可惜我完全看不出门道,究竟有何作用。

徐明仔细嗅着上面的味道,我却有点作呕,毕竟那红色的血迹,已经让我有点胃部翻腾了。

徐明说道:“除了血腥味,其他什么味道都没有。”

谭飞想回一句道:“那又如何?”可惜实在说不出来。

事后搜查了车库,发现车库明显被人动过,丢失了一些器具和铁器。

搜查了方伟住的房间,还有些几乎完全烧毁的纸,纸上大致只能认出几个字“知道--凶手---钱--保密。”

我说:“总觉得这些字好像跟钱啊、凶手啊有关,像不像勒索?”

难道他是目击到凶手,因此被杀?

他为何不说出来?

车祸发生时,肯定有些人不在石猴馆内,但当时人人自危,两两结伴,是可以为对方作证的。

……

谭飞只依稀记得徐明在之后的很长日子里都极度的反感寒冷,尤其是大雪纷飞的寒冷,他那身子骨和性格,还是只能适合在天气好的生活啊!

徐明整理了一下证据,通通写在了一张纸上:

1.建筑为一层建筑,镰刀河、镰刀湖结成薄冰,无法承受一个成人的重量,稍不注意就会破冰,掉入湖中,而镰刀河在地图左边距离靠近石猴馆,不到一米距离。

2.天空大雪依旧,镰刀猴出没的时间大多是晚上,只有一次例外,那一次叶萍声称看到了镰刀猴。

3.方伟车里搜出的带血白布、断了一截的钢丝、特意带走的2瓶透明的润滑油,以及他房内写着的残缺不全的字条。

4.第一个死者脖子上的咬痕,可做咬痕鉴定。

5.第一个死者的两次呼叫之间的联系,以及他反锁大门、窗户大开、现场血液恐怖的不可能犯罪,当时镰刀猴出现在大伙儿面前的时间和发现尸体的时间相隔很短。

6.第二个死者的出行,凶手作案的可能,白色衣服(如白色泳衣)等伪装工具的必要。

7.杀人手法的怪异,第二起杀人手法的迅速与刀法的娴熟技能。

8.叶萍房间里找到的白色线头、还有相关录音设备。

9.车库里常年积灰,有很多的铁器,还有透明或白色的润滑油。

10.前面几起案件的可能性,现在是否能寻觅到证物。

11.几起案件发生的时间,谁有作案的可能?

12.应该相关的物证还没有被销毁,如若搜查,可以找到。

13.最后就是关于动机方面,为什么要这么做。

徐明灵光乍现,终于又找到了破解谜题的时刻了,于是召集了所有人集中到大厅,徐明喝了杯咖啡,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始介绍起来这个事件的详细。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