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我发现了真相
  4. 帮凶

帮凶

作者:

叶萍不屑的说道:“笑话!就算我力气再大,我也没办法做到吊着一个大男人,然后与他实施谋杀吧?我可做不到那么强力。”

“谁说另一个凶手是男人了?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如果那个真凶是一个男人的话,那么第二起案件是没办法办到的。”

赵明不耐烦的说道:“好了,真凶是谁,反正也逃不了,你还是先给我们解释一下第一起案件是怎么发生的吧。”

徐明打了个指响说道:“根据法医柳二娘的鉴定,死者死因是颈部大动脉被咬破(可能先被刺破),大量流血致死。根据上面的陈述,死者死前被灌了迷药之类的,这就是凶手为何不反抗的理由。”

“而赵明的痕迹鉴定又表明了死者的颈部被人的牙齿多次啃咬,意味着死者可能是被凶手给咬死的!其实凶手之所以这么干,完全是为了符合镰刀猴的六个杀人模式当中的一个--用牙齿咬断对方的气管,这都是为了增加恐怖气氛,为了吻合是镰刀猴杀人的方式给我们以极其强烈的误导,也是为了让人相信镰刀猴的存在,镰刀猴又出来杀人了。”

“而我相信,最近发生的前两起命案,也是为了配合最近几次的谋杀案做准备的,也就是村民和游客之死,这两起案件可以稍后再解答,现在回归第一起案件,凶手第一次出现在叶勇面前是为了录下他的惨叫,凶手对叶勇极为熟悉,对他的性格也了如指掌,而镰刀猴的出现必然能令其大声惨叫,正是利用这一点进行了录音。”

“然后等我们赶来之前就已经消失了,凶手回去处理了录音,准备在后面迅速的进行谋杀,凶手第二次进入叶勇房间时,叶勇已经被迷晕了,恐怕吃的就是石猴馆里的食物。”

刘姨和女佣此时不禁身体微微一震。

徐明说道:“凶手早就算好了叶勇肯定会想要吃点什么,于是将迷药设计在食物里,叶勇昏迷不醒,凶手就可以实施杀人计划,凶手第二次进入房间,打开窗户,为了让帮凶在楼顶给自己吊威亚,方便等下如此逃脱,而不是从门口逃脱,那样会留下痕迹。”

“毕竟凶手是为了制造出血淋淋的现场。凶手将不省人事的叶勇固定好,然后吊起自己,先用小利器扎破死者的颈动脉进行放血——此时凶手必然是要躲开的,使血溅比较自然,而后待死者死亡且血量减少之后,再用自己的牙齿去咬叶勇的颈动脉——这是为了掩盖利器的存在!这种杀人方式也并非闻所未闻。”

“凶手之所以要那么复杂的撕咬,就是为了不让我们看出利器刺杀的痕迹,这样使得地面血液喷溅和滴落血液更为自然,也是为了让我们调查时感受到匪夷所思,难道凶手是凭空消失了吗?凶手是召唤同伴将自己从窗户拉到房顶,从那里逃离。”

“当然,凶手行凶全程都是悬挂着的,并且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脸部嘴部的血液滴落——她可以使用塑料袋将自己溅到血液的头部套住,这样,就有了我们所谓门口门外窗口窗外窗上都没有留下人类的痕迹,足迹、指纹、血滴都没有。凶手就是这样逃离现场的,使得案件更为惊悚诡异。”

赵明接上说道:“当时你们没想到去天台也就是房顶检查,是你们的一大败笔,经过一夜的风雪,房顶的任何痕迹都已经消失殆尽了。”

徐明点了点头说:“确实如此,第二起案件的时候我才想到了房顶,因为这是只有一层楼的建筑,实施起任何事情来都十分的方便,

包括爬上爬下,自然也包括悬挂人的方式。”

柳二娘说:“死者的脖子确实多次被牙齿咬过,这也算是凶手一大遗漏,因为这样会留下部分牙齿模印,这对于司法证据而言,属于铁证了。”

徐明说道:“然而凶手的目的就是将我们引导是镰刀猴犯罪不可能的境界,这样我们抓凶手怎么抓?真的是抓鬼去咯。”

赵明开始说道:“按照你刚才的解释,凶手如果活动方便,并且有一定的训练,那么在半小时内也是可以迅速完成全部过程的,而当凶手谋杀完成之后,才扮成镰刀猴,出现在大厅窗户前,吸引你们注意并成为他的目击证人,那也是十分容易的。”

“后来,凶手就会在死者房间窗外播放录音,让你们觉得死者刚刚遇害,确实,即使有法医,也无法检验出死者遇害的时间到底是刚死不久,还是死在了半个小时之前。”

徐明说道:“对,这就是凶手精确的计算,这也是第一起案件实施的步骤。”

谭飞疑惑道:“可是按照你的这样的说法,那么第二起案件又是怎么发生的呢?死者叶表所在的地方空旷无比,连一棵大树都没有,凶手能通过吊威亚的方式进行谋杀,然后逃脱于无形?”

左胜连忙接上话道:“对啊!对啊!”

叶倩等人也都点头表示第二起案件如果不是镰刀猴鬼怪作祟,人类是无法办到的吧!

李聪也说道:“是啊,我苦思良久,想的脑袋瓜都要破了,仍然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个你又该如何解释呢?”

陈丁香表示很激动说道:“我都已经忍不住想知道真相了,你快说嘛。”

徐明喝完杯子里的咖啡,木木赶紧又盛满了一杯。

徐明嘴上露出些许微笑,用眼睛扫视了一圈在座聆听的众人,又继续用夜莺般的声音说道:“第二起案件发生的地方是在野外空旷无垠的路面上,但是我们要注意一点,死者尸体所在处,已经极其靠近那艘小船,同样,死者的尸体也靠近镰刀湖和镰刀河交界处。”

“死者没有死后被移动的迹象,意味着那就是第一案发现场,于是我们就表示惊奇,案件是怎么发生的呢?经痕迹检查,雪地上除了死者一个人的足迹之外,案发当时没有第二个人的足迹,镰刀河和镰刀湖结冰的冰上,也没有人行和滑冰的痕迹,因为不管是人行还是滑冰,都不可能丝毫不留下痕迹,滑冰需要滑冰鞋,人行不能穿普通的鞋子,那太容易滑倒了。”

“最重要的事,只要是稍微体重重一点的,也就所谓成年人走在那冰河上,是很容易破冰,在零下十度的这个小村庄,镰刀河和镰刀湖结冰的程度都不够厚,只要是稍微重一点的人,一不小心就会破冰,因此我们得出结论:凶手到底是怎么过来行凶的呢?从天上?不可能,滑翔机等理论已经被排除。”

“从地下?不可能,至少在冰天雪地里挖地道,那简直匪夷所思。至少赵明也没有找到相关的证据支持该理论,那么排除了天上地下,尽管我们再不相信,凶手也还只能是从地面上过来的。”

谭飞万分着急的想知道的说道:“那你倒是说说看,凶手是怎么过来的,又是怎么在白天不让我们发现呢?他是怎么隐藏自己的呢?”

徐明平淡的说道:“是的,这一点也困扰了我很久,其实跟第一起案件有点相似,黑夜是黑色最好的保护色,那么白天的白茫茫一片的雪地,也是白色最好的保护色,凶手身着白衣,戴着白色假发,脸上身上也涂满了白粉,在大雪纷飞的时候,他就可以利用这样的机会,慢慢的靠近凶手。”

左胜插话道:“你等等!即使他是一身的雪白,可是他站立着走动,我们这么远也还是能看得到的吧,一个移动的白影,也无法躲过所有人的视线,况且地面上也并没有脚印!”

徐明并不像一些侦探一样,反感被人打断,徐明是从来不会咆哮的,至少我是从来没有见过。

徐明便缓缓的说道:“假如凶手不是站着走过去呢?我们假设凶手不是靠脚走过去的,那么他又能怎么过去呢?”

谭飞立即的答道:“飞和钻都已经排除了,他可以滑雪过去,但是还是站着的溜冰亦然,如果没结冰,倒是可以划船过去,可是船是动不了的,如果游泳过去,那么势必要破冰而出,也自然要留下痕迹那他还能怎么过去?”

徐明解释说道:“凶手确实就是滑冰过去的,但是他不是站着滑的,而是躺着滑,并且不利用任何工具,因为只要用上滑行的工具,必不可免的就要在冰上留下痕迹。”

众人都惊呼起来,纷纷议论说这不可能。

“凶手穿了一件滑溜溜的白色游泳衣——某人在谈论游泳时不巧已经暴露出了她就具备这样的衣服,并且可能涂上了透明的润滑油(车库里有很多,而方伟也带走了一些,与他藏着的一截黑色钢丝和带血残破白布一样,是否也是留作证据?)带上白色假发,脸上也涂了白色粉底,总之他是化好了妆。”

“然后沿着镰刀河的上游,慢慢的让自己滑倒了死者的位置,出其不意的跳出来,用凶器匕首扎进死者的心脏,导致死者迅速致命,又因为死者被惊吓,根本没预料到,所以才被凶手有可乘之机。”

李聪突然打断道:“等等!等等!你刚才不是说成年人是不可能压着那些薄冰的吗?假如压着镰刀河的冰块滑行,随时有可能破冰的啊。”

“是的,我确实这么说。而且事实证明也是如此,但是,假如凶手不是一个成年人,而且是一个体重很轻,又娇小玲珑的女人呢?”

我的眼光不自觉的投向了叶燕,此时的我们才都注意到可爱的小女孩的存在,我相信诸位的眼睛也都盯向了她,她是凶手?如此可爱多娇的小女孩啊,竟然是嗜血如狂的凶手?这有多么的天方夜谭。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