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我发现了真相
  4. 张府

张府

作者:

虽然在这华州的雨季特别多,可像如今这样“黑云压城”的场面却也不多见。

“瞧你选的鬼日子,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我这次为了赚这么点外快,还这是……”徐明手搭在方向盘皱眉抱怨道。

“别说了,我怎么知道会这样。”坐在副驾驶的子显紧紧抱着装有摄像机的包裹。

“要不是前几天我头儿安排了一堆工作,怎么会拖到今天。”

“看这天,要是中午前赶不到张老那儿就得另选日子了!”

“本来以为今天这外快,挣得还蛮轻松的,没想到天意弄人啊,好好的天气怎么就要下雨了。”

“我去,那你还不开快点!”子显看着窗外。

“老天保佑可千万别这么快下雨啊。”

不知是不是祈祷起了作用,虽然直到抵达张兴的宅邸时天空仍然乌云密布但却没有一丝雨滴落下,两人刚下车,一名年轻女子便从屋内出来。

“你好、你好。”看到后徐明立刻迎了上去,跟在后面的子显抱着包裹也快步跟上。

“我们是华州电视台的。”

女子莞尔一笑,朝两人鞠了一躬道:“师父正在茶厅等着两位,请随我来。”

说完女子招呼着两人朝房内客厅走去,张宅的外观颇像徐明以前在书上看到的苏州园周虹,内部装修也同样古朴,眼睛所能看到的家具几乎全是红木的。

墙上还挂着不少与茶相关的名人字画,只是在这些字画中有一张张兴抱着小孩子疑似全家福的照片略显突兀,在客厅正中央还挂着一副牌匾,上书四字:乌龙入宫。

关于张兴的大名,在华州地区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华州人喜茶,更以华州工夫茶闻名于世,张兴便是这华州工夫茶的代表人物之一,据说某位隐士长者还曾请他一起喝茶。

华州的工夫茶并非某一种茶叶的名称而是一种泡茶的技法与茶具的结合,之所以名为工夫茶是因为其对茶叶、茶具、冲泡、礼仪等等。

技艺都十分讲究(工夫一词在华州语中乃喻做事考究、细致而用心之意),在华州地区几乎家家都有茶具,人人会泡“工夫茶”,但比起那些普通人的工夫茶,张兴的工夫茶则更具观赏性。

五年前,张兴辞去华州茶文化协会会长一职在这华州郊外建起宅邸,除了每年与几名好友相聚外几乎不再与外界接触,所以一开始当子显联系到张兴,请他拍摄关于华州工夫茶的纪录片时,他其实是拒绝的,幸亏台长与张兴有点交情,好说歹说这才同意。

离开客厅,三人来到了回廊,回廊的入口旁同样也挂着一副牌匾:游山玩水,到这回廊处更是让人感觉仿佛来到江南水乡,精致典雅的花园坐落在回廊旁,可惜今天天气不佳,不能完全体现出花园的美。

走到回廊尽头往左一拐便进入了茶厅:敬奉香茗,张兴端坐在茶厅的一张檀木扶手椅上闭目养神,在他两边各站着一男一女。

“师父!”

“嗯。”张兴的声音低沉浑厚,双眼没有睁开却让人不敢直视。

“我是不是该跪下磕个头呢。”徐明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打趣道,子显则抱着他的宝贝摄像机有些不知所措。

“就你们两个?”张兴问道,但他依然没有睁开眼。

“是是,我叫林子显,负责摄像。”说着子显也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有点皱的名片递了上去。

“我是徐明,

今天是专门负责采访的。”徐明也掏出一张名片。

张兴戴上老花镜仔细看着两张名片,这时两人才发现不是张兴没有睁眼而是他眼睛太小,从上方看就跟没有睁开一样。

“子显,摄影师,啧啧,想当年可是十几个人的阵仗,现在就两个小毛孩。”

徐明和子显尴尬的笑着不知该说什么。

“罢了、罢了。”张兴摘下眼镜对着刚才领两人进来的女子以及身边的女生说道。

“周虹、周琳,去准备午饭。”周琳虽然不及周虹成熟漂亮,但是那清纯的模样,甚是惹人喜爱。

“这老头真有福,在这荒郊野外还有两个美女天天陪着。”徐明在心里暗暗说道。

“累吗?”张兴突然开口问道。

“啊?”子显一时没反应过来,低头看了一眼怀中抱着的器材方才明白。

“哦不会,我已经习惯了。”

“先放到旁边吧,要拍什么也得等吃完饭再说。”子显听从了张兴的建议将器材放在了左边的床榻上。

“对了,请问这位是?”子显看着张兴身边至今不发一语的男子问道。

“这是我的大弟子李元龙。”张兴回答道。

“他不爱说话,你们别在意。”

“可我听说您只有两位弟子……”

“周琳是我三个月前新收的。”

徐明上下打量着李元龙,此人身高比自己要高出一个头有余,从两人进屋就一直是冷着一张脸直视前方,仿佛除了他和张兴,其他人都是不存在的。

屋外雷声骤起,应着雷声,大雨也如期而至。

张宅的饭厅名为春风拂面,但狼吞虎咽的徐明显然破坏了这名字的意境。

“你们别管他,他吃饭一直都这德行。”子显看着愣住的四人赶紧为同事解释。

“哈哈,年轻人吃得多是好事,吃得多身体才好。”张兴扭头对周琳说道。

“你也该学学,别老说什么减肥,干瘦巴巴的有什么好。”说完张兴就夹了一只鸡腿放到周琳碗里。

“师父,自从来了您这三个月我胖了十斤!”周琳赶紧把鸡腿夹给李元龙。

“还是给师兄吧,他才是应该多吃点。”

“那就多吃点菜,绿色食品,对身体好。”张兴将自己面前的整盘空心菜端到了周琳面前。

“听师父的话。”

“你们师徒感情真好啊。”徐明嘴里塞满了饭菜根本说不利索。

“都这样就别说话了。”子显揶揄道。

“子显你今年几岁?”张兴将目光又转向子显。

“25了。”

“结婚了吗?”

“我…这…我还没女朋友呢。”子显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嘿,那正好。”张兴指着周虹,“周虹就比你小3岁,我一看你们俩就很配。”

“师父。”周虹的脸霎时红了起来道。

“您不要乱说。”

“害什么臊,你也老大不小该结婚了,师父总不能把你留在身边一辈子。”

“师姐我也看你们很配哦。”周琳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我吃完了。”李元龙将碗筷一放说了出场以来的第一句话后便自顾自离开,在场的人都察觉到了气氛有点不对。

“诶,花生什么的没了?”除了埋头猛吃的徐明,完全不顾一点气质。

吃完饭,张兴便回自己的卧房午睡,这是他搬到这里后养成的习惯,周虹收拾餐桌,而徐明、子显则前往茶厅准备下午的拍摄,周琳这个好奇宝宝自然也跟着过去。

“大师兄很喜欢师姐的,但是他就是不说。”

“你不是才来三个月,连这八卦都知道了。”子显一边捯饬着摄像机一边说。

“我有眼睛的好嘛!”

“那你师父知道吗?”

“应该知道的吧,师父厉害得很,没什么能逃过他那双眯眯眼。”

“你竟然说张老眯眯眼,我要去告状!”

“你敢!”两人就这样嬉笑打闹起来,在一旁吃甜瓜的徐明越看越不爽。

“喂,你俩就不考虑我这个吃瓜群众的感受了吗?”

“安心吃你的瓜吧。”

“徐明,徐明,你爸妈给你取的名字真好。”周琳朝徐明走了过来。

“这名字是我妈一字一字在字典里给我取的呢。”徐明放下吃剩的瓜皮。

“我从第一眼起就看你俩有夫妻相,干脆在一起吧,你师姐就交给我了,反正你那个大师兄半天都蹦不出个屁来,和他生活得多寂寞啊。”

“切,你和我师兄比差远了,我师兄又高又帅又温柔,不爱说话怎么了,像你这样油嘴滑舌的哪个女孩子敢托付终身。”

“你就别给自己找不痛快了,人家同门的肯定帮自家人说话啊。”

“你也不帮我!我要罢工!”

“来来来,给你个甜瓜,别生气了,等会儿张老起来我们还得商量拍摄的事。”

徐明接过甜瓜就啃了起来。

张兴准时于下午两点起床,屋外的暴雨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午睡,周虹拿着一套青色长袍进屋,准备为张兴换上。

“小虹呐,你和元龙的事师父都懂。”

“师父……”

“元龙这孩子十二岁就跟着我,我还能不知道他那点心思?可是这孩子就是老憋着,什么话都不说,师父就寻思着帮你刺激他一下。”

“师父我明白您的好意。”周虹拿起长袍披在张老爷子身上。

“可……还是顺其自然吧……”

在周虹的陪伴下,张兴拄着拐杖来到茶厅,子显和周琳正一同坐在床榻边吃瓜,场面看起来非常和谐。

“怎么只有你们两个?”张兴问道。

“徐明吃太多闹肚子了,正在卫生间‘战斗’呢。”子显答道。

张兴干咳两声继续往床榻走去,由周虹扶着便在子显和周琳身边坐下,床榻对面的窗户虽然被窗帘遮掩,但依然能感受到雨水击打在玻璃上的猛烈。

“雨声这么大,”张兴看着窗户说道。

“会不会影响你们拍摄?”

“没事的,一会儿我们先拍工夫茶的冲泡、品茶,采访可以等雨小一点再进行。”子显放下甜瓜说道。

“张老,您这有什么特别的茶具吗?”

“你指什么?”

“您别误会,我知道茶具也是咱们工夫茶的一环,所以最好能用一套古典、大气的茶具来展现工夫茶“艺术”的一面。”

“师父您那套康熙年间的潜龙茶具,正好可以拿出来了。”

“噢对对对,放太久差点都给忘了,周虹你快去仓库取出来清洗一下,一会儿就用它。”

“潜龙茶具是什么?”子显好奇的追问道。

“你怎么连这都不知道呀。”周琳正准备拿起桌上的最后一块甜瓜,但是却被张兴抢先一步夺走。

“听琳儿这口气你是知道的?来说说,说得好这块瓜就给你。”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