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我发现了真相
  4. 第2章 下乡

第2章 下乡

作者:

“我读下去有一部分原因就是还不想走出家乡,不过我有时还挺羡慕你们现在就能赚钱了,我一点存款也没有。”

“你说这些话我可不信,诶,这是弟妹吗?挺好看的。”马龙紧接着夸了夸站在徐明身后的梦心,梦心心中怯生,说不出一句话。

“不是弟妹,她是我妹妹。”

“哦,哪种妹妹?”马龙坏笑这说道。

“我也想要很多这种妹妹。”

“喂,尊重一点人家小女生啊,你都一个要结婚的人了,我们以后住哪儿?”

“噢,也就你提前一天过来,我们这里有供客人住的小庭院,给你安排的是只有一间卧房的。”

“怪不得上坡后发现就我一辆车。”

“需要换两间的房吗?”

“当然了,有吗?”

“有,就是这个房子。”马龙指向一旁的房子。

“不过得让人打扫一下,你们把行李放车上吧,我先带你们参观这里,等会儿再把钥匙给你。”

马龙打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开始带着徐明一行人向村里走去。

湖村还是有些特色,这里有坡有平原,但村民们的祖先并没有采用梯田的方式耕作,相反,在平原部分种植农作物,而将居住的房屋修建在山坡上。

房屋与房屋间很紧密,鳞次栉比,相隔均在一至三米范围内,除了坡顶部分有一片功能区用以满足村民们的活动需求,房屋间的土地,自然地形成了一条条道路,因为村民们常年的走走停停,抑或是雨水的冲刷,小路地面从两边到中间不断变低,也就是凹进去的。

一路向上,徐明独自细细品味着乡土风情,耳边渐渐传来了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哭叫声,前方几个男人扛着水泥被拦在岔路口,这女人死活不让他们往里走。

“她怎么了?”马龙上前询问其中一个壮汉。

“谁知道呢?刚才把家具搬出来还好好的,现在运了几袋水泥进去之后倒不乐意了。”

“姐,你这是怎么回事?”马龙这才走到哭喊的女人身边。

徐明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女人,衣服被蹭脏,头发沾着灰,满脸的狼狈,马龙沟通了一会儿,似乎没有说动他姐,有些尴尬地往后看了看徐明,后者向其使了使眼色。

“我姐现在暂时不愿意,那大伙就先把水泥堆到路口吧,辛苦各位兄弟了!”

众大汉将一袋袋水泥堆放到路口处,除了马龙她姐身处的那条小路,刚好没能阻碍岔路口的通行。

“如果你不方便的话,我们就先自己随便逛逛吧。”徐明说道。

“没事,那是我姐,小芝。”马龙领着徐明二人继续往上走。

“我家大人想把这房留给我当婚后的房子,这房好,本来是我姐的婚房,是我姐前夫装潢的,他是个装修设计师,可惜刚结婚没几天就又出去打工,却因为工作时发生意外丢了性命。”

“啊,那你姐可真惨。”

“是啊,所以我们希望她快点再嫁出去。”

“为什么你们会觉得嫁出去就能简单抹平之前的不幸和伤痛呢?”

“有丈夫了,组成家庭了啊,生儿育儿,不就幸福了吗?”马龙解释道。

徐明努了努嘴,没有说话。

“但是这房子只给我姐一个人住有些浪费了,所以我家大人们叫她先搬出来住到小房子里,等她再嫁出去,叫她未来丈夫再盖一栋房,搬这些水泥进去是打算再改造一下内部结构,

不过说句公道话,我要是我姐肯定也不大愿意,所以刚才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也不算太意外。”

三人来到了坡顶,这里有个很大的平房,村民称之为北山园,可以供村民们一同过节或者宴请等活动,北山园的院子挺宽敞,不少人在准备婚礼的事宜,到处都是喜庆的红色。

徐明趁着马龙和村民们交流,走到梦心身前,梦心低着头,一直看着地面。

“梦心,你要相信,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像这里一样的。”

梦心抬起头,阴郁又委屈的目光,微微点了点头。

“快来,徐明,快来写春联。”马龙在院门口的大方桌前招呼着。

也是,虽是婚礼,但恰逢春节,过年的习俗也少不了,徐明来到桌前,攥起毛笔说道:“那我即兴写一副啊!”

只见徐明大笔一挥,气势磅礴,只是落纸不过几笔,就稍显端倪。

再一看,这分明是小学生工整的字体,毫无美感,徐明也心虚得憋不住笑,越写越快,最后几字歪歪扭扭。

“云游四海又何必,神鬼闲来定成败,这是……”

马龙一字一顿地念出来道:“如果是以前,我肯定觉得你在乱写,但现在我想可能会有些深意。横批呢?”

“横批就是这副对联两句话的头尾连在一起。”

徐明随即挥洒下“东方必败”四个大字。

梦心抿了抿嘴,似乎开心了一些。

“东方必败?”马龙比较疑惑。

院子内大家张罗着婚礼的准备工作,几个人围在一起,用氢气罐给喜庆的红色氢气球充气,天空中飘扬着五个已经充满的氢气球,每个氢气球下都挂着一条竖幅,印着对新人的祝福。

不仅仅是宴会厅,院子靠里的位置也放置满了明天婚宴所用的餐桌,桌布还没铺上。餐桌分为两列,一抹红毯从中划开一线,待明天一切布置好之后,航拍下的婚礼现场绝对好看,北山园内的平房由宴会厅、厨房、仓库、休息室、卫生间组成。

在最里面有一条窄窄的小路,种着一些梅花树,可能是开得太早,大多数已经凋零,只有少数几朵晚开的花正在孤傲地绽放,马龙告诉徐明,这些是这山坡上仅有的梅花树,坡顶的另一面,是一片草坪,周边的房屋相对较少一些了,可以直接看到附近的山丘,果真有那么一点“北山园”的意味。

这时,马龙不忙不急地走过来,递来了房间的钥匙。

“晚饭要做好了,一起去取行李吧。”

“你先忙你的事情,我能找到房间,自己去就行。”

马龙点点头,回去继续做准备工作。

院子除了正面的大门之外,侧面还有一个宽一米的石拱门,从小门往徐明二人的住处走更近一些,拱门上被弯曲的枯藤所装饰,枯藤上贴满一支支玫瑰。

“梦心,小心,别被刺扎到了。”

“放心,我没师父那么胖。”

在返回的路上,徐明梦心再次来到刚才小芝哭闹的巷口,水泥堆叠在通往她家的路口,高至大腿处,而小芝正坐在水泥袋堆上,侧身望着坡下嬉闹的小孩,一动不动。

徐明心生怜悯,步伐也慢了一些,经过小芝身前时,小芝礼貌地收了收腿,怕挡住徐明的去路,其实其余地方一米有余,不过这个举动博得了徐明的好感,徐明趁机偷偷瞄了一眼小芝的面容。

虽然现在蓬头垢面,实属有些狼狈,但好好收拾打理一番,绝对是个秀美的女子。

正当徐明心中默默感叹之时,坡下轿车刺耳的警报声响起,原来是两个小孩发生了争执,推搡间撞到了车,引起了警报。

“诶,别打架啊!”似乎是以为撞坏了车,看到车主来了,几个小孩儿一哄而散。

徐明绕着车身转了一圈,确定没有刮蹭的痕迹后,打开后备厢,将两人的行李从车里拿了出来。

“我自己来就行。”梦心接过包,一用力,不料装得满满的包被撑破,部分物品漏了出来,掉在地上,有的散落在梦心脚边,有的往坡下滚落了一段距离。

徐明正欲弯腰帮忙捡,却被梦心阻拦道:“师父先开门放东西吧,女孩子的生活用品怎么好意思让你看到。”

徐明愣了一下,觉得有道理,便提着自己的行李先进小院了。

梦心把书包平摊在地上,裂口朝上,当作布袋使。她一件一件地拾起物品,眼眶逐渐湿润,为什么就连自己最难过的时候,老天爷也依然不放过她?这世界的一切的一切,都糟糕透了,一个人的崩溃可能就因一件小事,但也不仅仅因一件小事,梦心便开始小声哭泣起来。

“别伤心了,至少你家里人还会给你买这药吃。”高处的小芝下来帮忙,递给了梦心远处的物品,其中有一瓶抗抑郁药。

“我在你这时候啊,他们压根就不信这病,觉得我在装矫情,反而还打我。呵,真不知道我是怎么活过来的。”

“我真的不想活了,这个念头早就在我脑海中根深蒂固了。”

“再忍忍,说不定明天就死了。”小芝苦笑道。

“喂!能不能别跟她说这么丧的话?”徐明在房里听到了两人的对话,隔着窗户指责小芝,小芝神情显得有些尴尬,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大门内是个普通的小庭院,分别连接两个卧房、卫生间和厨房。

不久便把行李放好后,稍事休息了一下,徐明便叫梦心去吃晚饭,怎知梦心还在闹情绪,说中午吃得晚也吃得多,一点也不饿。

徐明也不是愿意强迫他人意愿的人,叮嘱了一番,确定梦心锁好门后,来到坡顶时正好五点半。

乡村的黄昏,总是给人一种舒适的黄昏感。

婚礼前一天来的人并不是太多,此时吃饭的只有帮忙的部分村民,在场的除了马龙,徐明一个人也不熟,随便找了一桌坐下,默默吃饭。

隔壁桌坐着马龙、马龙的未婚妻以及双方的家人们,徐明好奇地看了眼新娘,小家碧玉的类型。

海燕坐在新娘一旁,挽着新娘的左手,热情地不断跟新娘嘱咐着什么。

“我跟你说,这个婚事我非常满意,你真的太可爱了,性格也好,屁股也大,以后好生娃。”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