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我发现了真相
  4. 第5章 推断

第5章 推断

作者:

就在警方排查小芝行踪时,在马林海燕的房间里找到了海燕的尸体。

海燕侧倒在床下,胸口插着一把刀,造成了穿透性心脏损伤,应该是躺在床上时刀刺入了胸口,因为疼痛翻转身体倒在了地上,屋内没有打斗的痕迹。从刀的插入方向判断,他杀自杀均有可能。

刀是死者自家的刀,由于死者濒死时因为疼痛握住了刀柄,几乎覆盖了其他所有的指纹,死亡时间大约是头一天也就是婚礼当天晚上的十一点到十一点半之间。死者卧房的门没锁,大门紧闭。大门一旦关上需要钥匙才能开门,警方后续通过询问得知,村里大多数人都有只关大门,不锁卧房门的习惯。

随后警方还得知了王芳失踪的事情,最终在湖里搜寻到王芳的尸体,王芳全裸,不到六十斤的身体蜷缩,在湖岸边泡着,得亏岸边水较浅,露出了一点点肉,如果沉入了湖底,估计得好几天过去等尸体自己浮起来才能找到。

死者是被勒死的,法医发现死者死后不久被长时间冰冻,至少冰冻了一个半小时,以至于无法精确判断死亡时间。死亡的大致时间为婚礼前一天晚上六点到十一点之间。

面对噩耗,马林已然显得有些神神叨叨,他认为是马龙新婚妻子太过克夫,才导致这一系列惨剧的发生,歇斯底里地吵着要退婚。

一时间井喷式的案件同样让徐明感到头大,徐明自认为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据警方的走访调查,又了解到了一些关键信息,徐明得益于自己以前破案的名声,便留下来和警方一同参与讨论。

王芳一案:

1.王芳在婚礼前一晚晚饭后就被小芝和马龙一起送回家了。王芳院子的大门同样是一旦关上,从外面就需要钥匙才能开门。房门的锁是球型门锁,内部按上按钮,直接关门就可以锁上门。由于王芳年岁已高,除本人外,马林、海燕、马龙、小芝均有王芳庭院大门的钥匙。他们的钥匙均未外借,王芳本人的钥匙在屋内找到。而王芳图方便,平时不会锁卧房。

2.相关人员不在场证明:

马龙在当天晚上六点送王芳回家躺好后,便一直待在北山园宴会厅里,直到凌晨一点才离开,中途上过几次厕所,不过每次不超过两分钟。有多人可以作证。

小芝与马龙一同安顿好王芳后,回家休息了一段时间,直到六点四十来到宴会厅门口独自坐着玩手机,尽管小芝存在感低,但宴会厅门口有一个监控,除了在22:03-22:09、22:12-22:23、22:50-23:20(此时间段和徐明待在一起)消失在监控范围之外,其他时间一直都在监控下。

马林于18:20-20:15分接到了老友的电话,老友因太过于忙不方便来参加婚礼,故打电话致歉,马林嫌吵特意到了没有人的地方跟老友闲聊。警方调取通话记录并与这名老友取得了联系,这段时间内两人的确在聊天。其余时间均在宴会厅内,多人能够证明。

根据多人口供,海燕18:40-19:05消失了一段时间,不知道去了哪里。20:00-20:35声称回家清点明天婚礼需要用到的物品,无人能证明其真实性。其余时间均在宴会厅内,多人能够证明。

当晚所有的人都在宴会厅内娱乐或者闲聊,没有人特别注意从北山园院子大门进出的人员。

据了解,当晚北山园有关餐饮的服务员于18:30将碗筷收拾好,

随后便离开了厨房,厨房的门没锁,所有人均可进入。

当晚北山园的两位管理者于凌晨一点准时关上大门和石拱门,婚礼当天早上六点为几个厨师打开大门,几个厨师进入后,直接去厨房准备宴会,忙活了一整天。北山园周围的围墙没有任何攀爬翻越的痕迹。

3.相关细节:

(1)全村能达到-20℃冰冻效果,且足够容纳下整个人的冰箱只有北山园厨房里的那个冰箱。这个冰箱的冷藏冰柜部分呈正方体,容积约为一点几立方米,功率很大。由于太过于忙原因,北山园最近停止购买了冷冻链的食物,所以冰柜内部几乎是空的。

(2)马龙在录口供时提到了一个不知是否有用的细节,就是当晚本来他和徐明还一同确认了有一个备用的氢气球,之后上厕所时却发现不见了。当晚北山园里并没有小孩,照理来说没有人会偷拿一个氢气球。而这几天,飘在空中的六个氢气球一直都在空中,未被人取下拿走。

(3)清洁工小胡在19:30-20:30期间例行打扫卫生间和休息室的卫生。他声称当晚这段时间内没有人经过石拱门,否则他一定会看到或者听到脚步声。

海燕一案:

1.相关人员不在场证明:

马林坚称自己一直在小芝大门外守着小芝,直到火灾发生。大门从未开过,小芝也没出来过。但没有人能为马林证明。如果马林没有撒谎,小芝的嫌疑将变得很低。

马龙虽和新婚妻子同房,但由于新娘不胜酒力,当晚烂醉如泥,无法证实马龙一直待在屋内。

2.相关细节:

警方通过勘察发现,马林海燕家附近路上有硬物拖动划伤土地的痕迹,还有一点零星的小碎渣。

由于已经发生两起命案,警方对于小芝的失踪更加重视。对村里所有的房屋进行了大规模的搜寻,却没有发现小芝。徐明的车内和后备箱也被例行检查了。只不过由于警力有限,山林里暂时还未进行排查。

看着警员离开的背影,徐明眼神五味陈杂。

“师父,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梦心问道。

“师父,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梦心问道。

“没有。”徐明没有将后备箱关上,直接往坡上走去。

梦心虽有些疑惑,但没有多问,此时她心里对案件已经有了一些推测,莫非,这是一次绝佳的出师机会?

陈队长还在整理着案件的信息,见徐明有话相告,急忙停下手里的工作,“怎么,有眉目了?”

徐明摇了摇头,“抱歉,这次的案件太复杂了,我实在想不明白,无能为力。找你是想说,这是我徒弟梦心,你可能以前听我说过。她两天前离家出走,现在我需要送她回家了。你应该知道这些案件我和徒弟的作案嫌疑很低,所以麻烦你帮忙叫个警员提前给我们录笔录吧。”

梦心惊讶地看着这个突然陌生的师父,在自己的印象中,师父绝不会这么轻易言弃。可看着徐明严肃的神情,也不敢多做质疑。

一个多小时之后,两人终于做完了笔录。徐明和陈队长简单地聊了几句,握手道别。

“如果有什么情况需要核实,我们会马上找你们进行确认的。”

真的就这么走了吗?梦心心里反复问着自己,终于还是没忍住,“陈队长,我对这个案件有一些推测。”

陈队长如同擦亮眼睛一般看着梦心,“真是青出于蓝啊,快让我见识见识徐明徒弟的实力。”

“如果我没有推理错,这一系列案件的突破口应该是小芝失踪以及住宅起火的真相。”面对聚集越来越多的警察,梦心看向徐明,停止了分析。

“别怕。”徐明鼓励道,“错了也没事,我都没想明白呢。”陈队长也跟着鼓励。

“小芝失踪只有三种可能,第一种是自己跑了出去,第二种是通过他人帮助跑了出去,第三种是现在被囚禁在某处或者已经遇害了。如果小芝是第一或第二种情况,那么纵火的人有可能是小芝,有可能是其他人;如果小芝现在被囚禁在某处或者已经遇害了,那么纵火的基本可以确定是囚禁或者杀害她的人。这点没有问题吧?”

陈队长想了想,“没什么问题。”

“首先分析第三种情况,小芝现在被囚禁或者遇害了。如果此事与马林无关,那么马林就没有撒谎的必要。根据马林的口供,凶手至少没有从大门进入小芝家,则只能通过翻墙或者某种奇葩的方式进入小芝家中。可是,庭院没有天花板,一旦小芝遇到危险,开始呼喊,马林必然会注意到。然而马林并没有说发生了这之类的事。当然,也有可能是当时小芝在睡梦中遭遇了入侵者的袭击。”

“可是入侵者在进入庭院之前,又怎么能确定小芝已经入睡了呢?况且袭击小芝之后,入侵者和小芝如何出去又是个问题。再者,从动机来说,有可能具有囚禁或杀害小芝动机的人,不可能放火烧掉整个房屋。比如马龙,如果因为想住婚房而起了杀心的话,根本不可能放火。所以以上可以论证,如果小芝被囚禁或者遇害了,肯定跟马林有关。

“可是如果是马林囚禁或杀害了小芝,会很不合理。马林作为凶手,为什么会向警方提供其他人不可能是犯人的人证?如果没有‘整晚没人进去,小芝也没有出来’的证词,通常很可能认为小芝就是离家出走了,就算是发现小芝已经遇害,也有大把的嫌疑人。所以这种情况也排除。

“再来分析第二种情况,如果有人帮小芝逃出去。假设这个人是村内人,符合愿意帮小芝的条件的人既没有放火的动机,也不会允许小芝走时放火。如果这个人是村外人,就只有可能是师父了,毕竟今天和小芝有深入交流的村外人只有师父,而且师父贪图美色这件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你瞎推啥呢。”徐明汗颜道。

“不过我们的房间并不隔音,从师父的呼噜声可以判断师父昨晚睡得很香,所以师父也不可能。那么只有可能是小芝自己跑出去的。”

“小芝是怎么跑出去的呢?”徐明好奇梦心的答案。

“就是从大门跑出去的。”梦心瞪大了眼睛,“在小芝的房间里,并没有攀爬出墙的工具,也没足够垫高的东西。根本不可能爬出去。”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