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我发现了真相
  4. 茶杯

茶杯

作者:

陈队长看徐明一眼,“我们在张兴的茶杯内、喷出的血和茶盘里的水(烫杯时倒入的水)都检测出《要你命三千》,其他地方都没有毒药痕迹。”

“怎么这样,那要怎么下毒啊?”

“得了得了,你就别想着当福尔摩斯,别忘了你现在也算嫌疑人。”

徐明嘟囔着又回到摄像机边看起了重播,在画面播放到张兴第一次品茶时徐明发现张兴稍稍皱了一下眉头,第二次则不会,而且第一次要比第二次喝的快了那么一点。

徐明看着茶桌上的茶具,又回头看了看众人,周琳一直在抽泣,周虹在一边抱着安慰她,李元龙板着脸目光一直在徐明和子显之间打转,子显双手抱胸看起来也很悲伤。

“原来是这样!我终于想明白了。”

徐明在心中默念道。

徐明走到茶桌前说道:“各位,请注意了!”

听到声音,在场的四位嫌疑人以及警察们全都转了过来。

“你干什么?”陈队长反问道。

“我知道下毒者是谁了。”

“什么?”除了作为背景板的警员外,其他人全都不约而同惊呼。

“是谁?是谁要害我爸?!”周琳率先冲到徐明面前,不停摇晃着徐明,随后周虹也跟了过来,将周琳拉开安抚了一下她的情绪。

“马记者,你真的知道谁是下毒者?”周虹的声音听起来很焦急。

“是的。”

“别卖关子了,直接说。”陈队长队长不耐烦的说道。

“好!那我们就先从下毒的方法说起。张老是在第二轮品茶时才中毒,而这种毒药根据陈队长队长你的说法是不可能延迟几分钟发作的,可以排除是第一轮品茶已经中毒而到第二轮才发作的可能。”

“也就是说茶杯从一开始就带毒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下毒者一定是在第一轮结束以后才下的毒。”

“你是说第二轮泡茶前趁别人不注意下毒?”

“这也不可能。当时我们六个人在场,第一轮结束的时候大家都看着茶桌的方向,这时候下毒太容易被发现。”

“何况之后子显又把除了张老外的人都叫到身边,那就更不可能下毒了,除非是张老自己下毒。”

“师父不可能自杀!”李元龙大喊一句,握着拳头气势汹汹。

“当然不可能,自杀为什么不自己躲起来死?如果是为了保险金也毫无意义,张老是给房子投保又不是给自己人身安全投保。”

“而且张老也没能服下达到致死量的毒药,这样把自己搞得半死不活图什么。”

“这么说第一轮和第二轮的中场休息时间没人可以下毒,但是下毒的时间又一定是在第一轮结束以后,那岂不是只有第二轮拍摄开始之后?”陈队长队长看向周虹。

“你似乎有几个镜头手部没有被摄像机拍到……”

还不等李元龙说话,徐明就赶紧为周虹辩解说:“陈队长队你想多了,周虹确实有些镜头拍不到手,但是拍全景的摄像机是完全由子显控制的,她怎么能知道现在拍没拍到手?”

“何况她的位置如果要下毒,周琳和张老不可能没看到。在发现张老吐血以后再下毒也不可能,因为整个过程都被拍下来,没有谁的手上拿了东西,做过奇怪的动作。”

“这又不是那又不是,你倒是快说啊!”

“当我思考到这里时就陷入了瓶颈,究竟怎么下毒呢?于是我又看了一遍录像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那就是张老第一次品茶时稍稍皱了眉头,而且喝的速度比第二次快。

“一开始我想会不会是因为茶太烫了,可转念一想又不太对,华州工夫茶就是要烫啊,而张老已经喝了几十年,他的喉咙应该是不怕烫的。然而他的喉咙虽然不怕,他的手却不一定。”

“师父的手很耐热。”李元龙又说道。

“这我料到了,但是直接接触到沸水和隔着茶杯接触还是不一样,虽然张老不像我们普通人会被烫的叫起来,可不舒服是肯定的。”

“等等,你是说张兴在品茶时被茶水烫到所以尽快把茶喝完?”

“对。”

“这怎么可能,以张兴的冲泡技艺,不可能让自己的茶杯水溢出啊。别说他,就算是普通人斟茶时也只倒了七分满,即便加上‘韩信点兵’也不可能溢出。”

“我没说他是被溢出的茶水烫到啊。”徐明看向李元龙说道。

“你说过张老的技艺很稳,但是第一次‘韩信点兵’时却多停留了一下是吧?”

李元龙点点头。

“那么按理说张老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可如果他发现自己那杯的茶水稍微有一点少了呢?他就会为了平衡三杯茶的量而多给自己倒一点。”

“但是张老的技艺那么好,也不应该出现三杯没分配均匀的情况。换句话说,主观上张老不可能出错,一定是有客观的原因导致了茶水稍微减少。”

“难道茶杯漏了?”陈队长队长试探性地问道。

“不可能呀。”周虹说道。

“茶杯我都检查过,没有问题。”

“如果有人把茶杯换掉了呢?”

“换成了一个杯底有细微裂缝的茶杯,这个裂缝不会导致茶水漏光,但是却会稍稍让茶水流出,而茶杯放在茶盘上,即便流出了茶水也只会流到茶盘里面不容易被注意到。”

“张老在进行第一次冲泡时发现了自己茶杯里的茶水稍微减少了一点,那时候他还不知道是茶杯的原因,以为是自己判断有误所以就在‘韩信点兵’时就多倒了一点茶。”

“等到他品茶时,因为是以‘三龙护鼎’的方式握杯,很自然就发现原来是茶杯底部有裂缝。”

“说了半天,这和下毒有什么关系?”

“我问你,如果你正在喝茶,然后发现茶杯漏了你会怎么办?”

“就换一个茶杯嘛……诶!”陈队长队长此言一出众人方如梦初醒。

“没错!张老就是在中场休息时换了一个有毒的茶杯来,这才导致中毒!”

“下毒者只要在备用茶杯那的第一个涂上毒药就行,根本不需要在第一轮结束后亲自去下毒。”徐明指着茶桌上的备用茶杯。

“你们看,这放置备用茶杯的架子实际上只能容纳10个茶杯,可是现场的茶杯却有11个,说明有一个多出来了,那个就是杯底有裂缝的茶杯。”

“这么说来,他们谁都有可能下毒喽?”

“不是,要完成这个手法就必须去替换茶杯,那么李元龙首先就不可能了。”

“他在吃完午饭后就不见了,再次出现的时候我们已经定下来要用若深茶具并且茶具已经端到茶厅,那之后茶杯是在茶厅由子显看着,他又一直和周虹呆在一起,是没有机会换杯子的。”

“就算他神机妙算料到我们要用若深茶具,也不可能猜到哪一个茶杯会被摆到张老面前。”

“紧接着周琳也可以排除,她虽然知道我们要用若深茶具,但是同样根本没机会接触到。”

“如此说来,去仓库拿茶杯又负责清洗的周虹最有嫌疑,而且她也可以和李元龙或者周琳合谋。”

“你说什么!”李元龙一直握着的拳头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但是在孔武有力的陈队长队长面前他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鸡。

“李元龙你先别急,周虹的确嫌疑很大,但是她不是凶手。”

“因为凶手的计划其实有一个很大的漏洞,因为张老发现茶杯漏了以后很可能会说出来,那万一他说出来,等于就暴露了这个计划的核心,而且如果张老换杯子的时候被看到,也同样会暴露。”

“因此下毒者为了避免张老说出来,就在拍摄开始前说拍摄的时候不能NG,这样张老就算发现了茶杯漏水他也不会说出来打断拍摄。”

“再在中场休息时把所有人从张老身边支开,就没人能看到张老换杯子,并且因为身边没有人,张老也就不会特意把杯子漏水的事情说出来只是默默换了一下杯子。”

“这么说,下毒者岂不是……”

连背景板一起,所有人都看向了至今一句话都没说的子显。

“下毒的人就是你,子显!”

“徐明,这种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换什么杯子,虽然我是有跟茶具单独相处,但是我都在拍摄素材啊。”

“你先行制作了一个一模一样只是杯底有裂缝的茶杯带来进行替换,可张老这里有多套茶杯,造型样式都不尽相同,万一自己做的和实际用的不一样那就太明显了,因此你就在拍摄前提议用若深茶具。”

“可我根本不知道什么若深茶具啊。”

“你只是假装不知道。张老的这套茶具以前也被拍摄过,有影像资料留下,要复制实在太容易了。”

“你借口拍摄素材把周琳和张老支走,你也了解我的个性是不会留下来看你工作的,所以茶厅里只会留下你和茶具,这时候你要替换茶杯和涂抹毒药就易如反掌了。这两项也花费不了很多时间,自然就不会影响你的拍摄。涂抹完毒药以后,你就把瓶子和棉签扔到花园里,等我们回来你就假装什么事都没有说要开始拍摄。

“在第二轮烫杯时,不可避免的毒药会被水冲走一些,所以张老服下的量必然不足,你也事先想到了这点。所以你才挑选今天的日子来做拍摄,因为原本暴雨是会影响救护车速度的,救护车到的越晚,张兴死亡的可能性就越高。”

“好在张兴住到这里以后养成的睡午觉习惯,加上李元龙的任性之举导致整个拍摄时间往后一再拖延,才使得救护车能在雨变小以后及时赶来。”

“说的好像我真的想杀人一样,你别忘了我可没有杀人动机啊,今天这是我第一次和张兴见面,无冤无仇的我干嘛要杀他。”

“如果我没猜错,你和周琳一样,都是张兴的孩子,只不过你们同父异母互不认识而已。”

“啊?”周琳惊讶的合不拢嘴。

“周琳的母亲是张兴的情人而并非是女友、未婚妻一类的角色,那既然是情人就肯定还有个正主,大厅中张兴的全家福也证明了这点。”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