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嘿,你头顶有字
  4. 一十一病友假0金

一十一病友假0金

作者:

可这些不管是改编的剧本,还是原版小说都没过多描述,仅仅只是一笔带过。

小说源于生活,可当小说变成生活后,祁岸突然发现作者亲爸都不是万能的了。

纸片上只配有只言片语介绍的人,成为了一个有血有肉的存在,也有着她自己的故事,她是故事的主角。

只是,可惜了这个故事是悲剧!

听到有人推门进来,祁岸没有抬头,鼻翼动了下,诱人的食物香气,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李秋菊放下饭后,朝祁岸招呼道:“小祁,吃饭了。”

“知道了,马上过来吃。”

祁岸甩了甩脑袋,决定不想了,先吃饭。

“今天的鱼很不错,厨房特意清蒸的,吃鱼补脑,小祁你要多吃点。”

已经埋头开吃的祁岸嘴里塞着食物,只能点头表示他会的。

“吃慢点,吃太快对胃不好,年轻人就是不太注意这些,才一个个小小年纪胃就出毛病了。”

李秋菊自己找个位置坐下,没其他事做,就看着祁岸吃。

祁岸往嘴里扒拉饭菜的动作一顿,眼中闪过一丝怀念,以前奶奶也这样念叨过他。

“知道了,我以后会尽量吃慢点。”

祁岸抬头给了李秋菊一个淡淡的微笑,吃饭快是早年为了生存养成的习惯,不是一时能改过来的。

不过,他现在人身自由都没有了,也不需要为了生存烦恼,有的是时间慢慢享受食物。

“嗯嗯,慢慢吃,咱又不赶时间。”

想起什么,李秋菊又道:“你今天去殡仪馆了,不早说,要知道你也要去,咱们就一起了。”

“嗯,和黄大叔一起去的。”

他当时都不知道自己出不出的去,再说了,他并不觉得李秋菊有办法带自己出去。

“我知道的,我去的时候有见到黄医生,他说你不敢看人被送进去火化的场面,就先回车上等他了。”

祁岸:“……”

谁不敢看了,他胆子才没那么小了。

“也不是不敢看,就是……”

“我懂,你们小年轻想什么,我都懂的。”

祁岸:……好吧,既然你懂了,那就省的他解释。

李秋菊感叹道:“人死,一烧,就剩那么点骨头渣渣,活着就要好好活着,不能等死了,才来惋惜一生活得不值当,到那时都晚了。”

“你是没看到,张鸽奶奶接过张鸽的骨灰盒时,那双都已经看不见的眼睛,竟然流出了两行红通通的血泪,大姐我当时没忍住,眼泪哗啦啦的流。”

祁岸心脏猛地一揪,像是被人用尖利的指甲刺入,疼得无法呼吸。

他又想起来他的家人,他们对自己是不是失望多余想念,如果当年他没有离开,那一晚如果他在家,他们是不是……

“呜呜,小祁,你也哭了呀!”

李秋菊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几张纸巾,抽出一张递过去,“擦擦吧,你和我一样,是个感性的人,阿姨看你也是善良的好孩子。”

祁岸伸手接过纸巾,不过他没有用就是了。

倒不是嫌弃,而是男人流泪本来就有点丢人,再用纸巾擦,就更那个啥了。

随便用袖子抹了把,祁岸决定认真吃饭,两耳自动屏蔽掉李秋菊的自言自语,他怕继续听下去,饭也没心情吃了。

李秋菊似乎也知道是自己把人带哭的,怪不好意思换了个话题。

“听说明天会送来一个新病人,

很有来头的样子。”

开启自言自语模式的李秋菊也不需要听众回应,自顾自的一句接着一句。

“是个年纪和你差不多大的姑娘,不过这姑娘身世就有点可怜了,好好的一个有钱人家小姐,突然就被告知不是亲生,而她爱慕追求的男生才是有钱爸妈亲生的。”

“假千金真少爷,其实两人要真成一对,也算是皆大欢喜,只可惜,女有意男无情……千金小姐应该是从小被娇宠长大,承受能力太差,不然也不会把自己逼疯了,反正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呀!”

祁岸拧眉,听着怎么有如此熟悉。

妈的,谁说电视剧不敢这么拍,都他妈的准备开拍了好不!

祁岸现在终于明白自己穿越就穿越,为什么不穿到别的地方,偏偏穿越到这里来了。

在剧情的中期,假千金由于不断作死,终于寒了养父母的心,当时男主已经掌权,直接将假千金发配到偏远小镇的一个精神病院,省得碍他们的眼。

所以他现在所在的精神病院,就是假千金被发配到的那个偏远小镇精神病院。

果然是炮灰的待遇,下线时都是如此草草了事。

反正他当时看剧本,剧本就是这么一笔带过,按照编剧也就是小说作者的意思,假千金除非后期需要拉出来衬托下男女主的幸福生活,不然应该是不会再出现在观众面前,过多着墨没必要的。

他是不是该感谢贼老天的安排,让他有幸和假千金成为病友。

还真是呵呵了!

“大姐,明天送过来的病人是不是叫方梦婷?”

猜测归猜测,祁岸还是要确认下。

“我想想哈。”

“……对,明天要送过来的姑娘就是叫方梦婷。”

李秋菊讶异道:“小祁,你怎么知道,谁已经和你说过了吗?”

“不应该呀,这消息我也是才刚刚听说。”

祁岸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干脆甩锅给黄春生。

“黄大叔和我说的。”

这还用谁和他说,关于方梦婷的事,他知道的比任何人都多。

“黄医生和你说的?”

李秋菊有些狐疑的挠了挠头,低声喃喃,“平时也没觉得黄医生这么八卦,难道是性别不一样,黄医生只喜欢和男的一起聊八卦,不喜欢和她们这些妇女交流八卦。”

祁岸:“……应该是吧,不过,大姐拜托你件事,千万不要和黄医生说起这事,黄医生爱面子,可能不希望被人知道他的这个隐瞒小爱好。”

抱歉了,黄大叔。

李秋菊恍然道:“明白,我不会乱说的,只是没想到黄医生也是同道中人,看来以后我可以多找他唠嗑唠嗑了。”

祁岸嘴角抽动了下,想了想,他觉得黄大叔其实挺喜欢听故事的,这样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