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嘿,你头顶有字
  4. 一十二字又变了

一十二字又变了

作者:

晚上八点多,祁岸见到了“心心念念”已久的某人。

秦河进来的第一句就是,“听说你闹着非要见我,有事?”

张鸽的事,院里走正规程序处理,报警了。

法医尸检得出结果,张鸽是死于急性心梗,他注射的镇定剂不存在超量的情况。

因着张鸽的事,院里这几天尽量不让病人进行户外活动,甚至还准备安排全部病人进行一次简单的体检。

“已经没事了。”

祁岸故意问道:“你这是被无罪释放啦!”

秦河脸颊狠狠抽搐了下,没好气道:“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老子行的端坐的正,本来就没犯错。”

这两天因为的张鸽的事,他都没有好好休息,现在事情完全解决了,本来要好好回去睡一觉的,却听同事说祁岸吵着闹着要见他,都用自残来威胁了。

他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仅仅犹豫了一秒,就决定过来看看,因为他同样有问题要问祁岸。

“你是医生,医生,说话小声斯文点,不要和警察打几回交道,说话脾性就被同化了。”

祁岸抬手假意捂了捂耳朵,这人不讨厌是不讨厌,可是他真的很不喜欢这人时不时用看……病人的眼神看他。

“祁岸,你的病情是不是加重,已经发展成人格分裂了?”

秦河面色有些凝重的盯着祁岸看,一个精神病人前后性格变化太大,说话风格跟变了个人似的,很难不让心理医生往这方面想。

祁岸:“……”

What!

虾米?

啥!!!

所以是连精神病这层身份也不安全喽。

“有没有人格分裂你可以亲自检查检查,反正我觉得自己好得很,说不定你一检查,会发现我全好了,可以办出院走人了。”

祁岸无所谓的耸耸肩,十分坦然的与之对视。

“检查我明天会安排的。”

秦河现在也不纠结这事,他问道:“那天你怎么知道张鸽……死了?”

当时确定张鸽死了后,他明面上镇定,其实心里是有些慌的,所以没有马上意识到这点不对劲。

“我看出来的。”

祁岸照实说,他真的是看出来的。

对于他的回答,秦河不是很满意。

他追问道:“你看出来的?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身为医生,如果没有通过摸脉叹息,他自认为没办法单凭肉眼看出一个人是不是断气了。

祁岸有些无语的白了对方一眼,“还能怎么看出来的,就是用眼睛这样看出来的。”

秦河:“……”

有些没法继续交流下去了。

“祁岸,你能不能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秦河神色严肃,声音不自觉拔高了。

“我怎么没……变了……”

字又变了!

【秦河:卒于六十二岁,见义勇为身中十三刀当场而亡。】

祁岸眨了眨眼睛,确认自己没看错,死亡时间没变,就是多了死亡原因。

见义勇为身中十三刀,有刀还扑上去,眼前这是位勇士啊!

“什么变了?”秦河皱眉,脸上的疲惫之色更甚了。

“没,没什么,还有,你很不错,我看好你。”祁岸发自肺腑的赞道。

秦河一脸莫名其妙加懵逼,怎么就扯到他很不错了。

他哪里不错了?

不是,这是他很不错的问题吗?

“祁岸,

法医那边尸检结果是张鸽死于急性心梗,我不是要去质疑法医的专业,但是你能不能和我解释下,你到底是怎么在不触碰张鸽身体的情况下,脱口而出人已经死了,那时张鸽心脏应该才刚停止跳动吧!”

说到后面,秦河语气十分严厉,目光如炬。

扯了这么多,祁岸终于知道这人今晚是来者不善。

“你在怀疑我?”

神经病,关他什么事。

他是最无辜的那个好不!

“没有。”

秦河矢口否认,他又不是警察,他只是觉得当时的场景,祁岸的种种表现,存在很多疑点。

此时,祁岸脑中已经有个小人在啪啪啪鼓掌了,学心理学的就是学心理学的,心思就是比旁人多。

“可你刚刚明明就是在质问我,如果你觉得我有问题,你可以告诉警察,让他们来盘问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

秦河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我就是觉得你有些不一样。”

呵呵,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内里都换了,能一样吗?

祁岸走过去揽过秦河的肩膀,十分贴心道:“我看你状态很不好,肯定是这两天都没休息好,你现在还是先好好回去洗洗睡,其他的都不重要。”

“或许你觉得我不一样,那是因为我病痊愈了,不信等你休息好了,明天重新给我做个鉴定。”

这里他才不想待了,外面世界很美好,他怎么能错过。

秦河有些无语的抖开肩膀上的手,“你说你好了就真的好了,我觉得你比我更需要早点洗洗睡。”

祁岸:……这天没法聊了。

“慢走不送。”

祁岸不想理人了,打着哈欠朝床走去。

秦河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再说,冷哼一声离开了。

他也不是真怀疑祁岸什么,他就是觉得事情存在解释不通的疑点,想要弄清楚而已。

不然祁岸这几天怎么可能安生的待在院里,早就被传唤到警察局走一遭了。

祁岸其实不是很不困,等秦河走后,他就下床走到窗边,望着天上的月亮发呆。

同一个人,他在对方头顶看到的字,前后竟然会有变化,或者说是会变得更详细点。

可是,他几次接触李秋菊,对方头顶上的字一直都没变化。

秦河,他算是第二次见,怎么就唯独他头顶出现的字有变化了。

难道是有什么原理或者规律,只是他没有发现。

祁岸觉得他该多找几个人来实验下自己的这个能力,这能力本就有些逆天,不弄清楚心里不踏实,是该好好研究清楚了。

还有假千金方梦婷就要过来了,自己是不是该找个时间见见。

怎么说,不好奇是假的。

在这个世界,其他人对祁岸来说都是完全陌生了,但是剧本人物对他来说,应该算是熟悉的陌生人。

而且吧,他挺好奇的,动用自己这能力,到时能在假千金头顶看到什么内容。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