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嘿,你头顶有字
  4. 一十四俞队

一十四俞队

作者:

原世界,作为一名歌曲创作者,祁岸当然知道版权的重要性。

可惜的是,他创作了二十多首歌,却没有一首版权是属于他的。

那场风暴过后,他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年少的他不仅要默默承受丧亲之痛,还要为了生存而努力。

走上创作的道路是很偶然的,因为被贴上劣迹艺人的标签,他想走上台前,根本不可能。

所以即使再不甘心,他最终也妥协了,在幕后给一些知名歌手做枪手。

“小祁,小祁,想什么?”

李秋菊伸手在祁岸面前晃了晃,关心的问,“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和大姐说说。”

祁岸额头冒出一排黑线,他可不敢和对方说,到时院里其他人肯定知道了。

李秋菊人不错,心也善,就是嘴巴不严实。

“没,就是想起我朋友,算起来已经有很久没见过了,挺想念的。”祁岸胡乱忽悠道。

“是哦,你来这里已经有四年了,平时的确没见什么人来探望过你,来来回回就一直只有俞队来看过你,不过俞队好像有一两个月没来了。”

李秋菊说完,才发现自己这番说似乎点不妥,忙道:“你朋友可能是不知道你在这里,要是知道应该会过来看望你的。”

精神病院和养老院其实是一样的,被送进来的人,慢慢就会被外界遗忘。

而且精神病不似其他病,有些家人觉得丢脸,能对外隐瞒就尽量对外隐瞒。

“或许吧!”

祁岸可不希望真有原身的朋友家人过来探望他,到时两人相见,他认识自己,自己不认识他,穿帮了怎么办。

俞队?

对方的名字吗?

他挺好奇一直过来看望原身的人是谁,是原身的家人吗?

也幸好对方这段时间没过来,不然自己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那个,李大姐,你知道他为什么没来看我了吗?”祁岸抱着试试的态度问道。

他想在未见面时先做一番功课,省得到时真出乱子了。

李秋菊眯眼笑的看着祁岸,调侃道:“想人家了?以前人来时,你总是爱塔不理的,有时甚至一句话都不和人说,反正好几回遇到,俞队离开时都是满脸的失望。”

原身都不理人的吗,那还好,让他维持沉默不语的人设还不简单。

祁岸傲娇的摇头,“没有,我才没有想他。”

都不认识,想什么!

李秋菊好笑的摇头,“嗯,你没有想,没有想,我上周不是想起俞队很久没来看你了,遇到黄医生就顺嘴念叨了句,没想到黄医生还真知道俞队为什么这么就没过来,听黄医生的意思,好像是出任务去了。”

“出任务?”

祁岸蹙眉,对这个俞队的工作了有一丝好奇。

“可不是,俞队在公安局工作,听说还是刑侦队的队长,破获了很多案子,可厉害了。”

说到这,李秋菊好奇的看向祁岸,“小祁,你和俞队是什么关系?”

以前的祁岸总是一副生人勿进模样,李秋菊哪里敢问,就是问了也得不到答案。

其实对于两人的关系,院里很多人都好奇,只是没人知道,她有问过黄医生,也只是得到简单的“普通朋友”四个字。

李秋菊的问题直接把祁岸问倒了,他要是知道才见鬼了。

这种时候祁岸只能用沉默回答了,他收起脸上表情,

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心里思绪却已经飘了。

原身被送来精神病院四年,平时不见亲人朋友来看望他,唯一偶尔来看望他人竟然是刑侦队队长,再结合原身见了人后都是采取不理睬政策。

祁岸开始对原身的身份有了各种猜测,最后一切指向了某个最有可能的可能。

他不会是某个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躲在这里,靠着“装疯卖傻”想要逃避刑事责任吧!

如果真是这样,祁岸会唾弃原身的,到时了解清楚,若真是,他会替原身认罪。

该吃枪子,他也不怕。

他想活着,但必须活得干干净净。

一见祁岸拉下脸来,李秋菊很想拍自己一脑袋,谁还没点秘密,自己多大岁数了,去八卦人家小年轻的秘密。

“小祁啊,你不说没事的,谁还没点自己的隐私,大姐不问了。”

“嗯。”

祁岸心里翻江倒海,李秋菊则识趣的没再说话。

等到祁岸吃完,端着餐具要出去时,李秋菊还是回头道:“小祁啊,人活着还是要往前看,你这两天开朗不少,大姐我看着很替你开心,以后也要一直这样,知道吗?”

李秋菊真的很怕自己刚刚那一问,直接踩雷,小年轻好不容易变得不一样了,要是因为她再恢复以前那样,那自己就罪过了。

“李大姐,我没事的。”

祁岸有些无奈,-还想笑。

他在担心什么,一切都还没有定论,就在这里瞎担心,根本不符合他的性格。

想到这,祁岸勾唇露出一抹灿烂阳光的笑容。

要离开的李秋菊见了,心里悬着的石头落下,同样笑了。

送走李秋菊,屋里又剩祁岸一人了。

虽然是想通了,但他心里现在是既害怕见那个俞队,又期待见面。

如李秋菊打听的,九点多的时候,就有护工来给他开门,让他到外面透透气。

说真的,来到这里几天,祁岸还没正儿八经的逛逛这里了。

这所精神病院不大,由两栋五层楼成。

一栋是食堂还有院里职工办公休息的,楼体建得中规中矩的。

另一栋是院里病人居住的,建成了U型的。

院里绿化做得不错,整体坏境不算差,挺适合病人修养的。

“李宽宽,是傻子,宝宝和元婴傻傻分不清。”

“你们是坏人,我不理你们了。”

“哼,我们才不是坏人了。”

“对,那个让你怀宝宝的才是坏人!”

“不是宝宝,不是宝宝,是元婴!”

“吵什么吵,都别吵了,吵得朕龙壳疼!”

……

“噗……咳咳……”

祁岸想忍却最终没忍住,所以最后,他是咳得差点岔气了。

还好他和他们是不一样了的。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他在心里哼唱起来。

想到自己出来可不是纯粹欣赏风景的,他开始盯着每个人看过去。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