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嘿,你头顶有字
  4. 一十九协助破案

一十九协助破案

作者:

失踪案不都是这样,活不见人,死又不见尸,不然叫什么失踪案。

祁岸被案情牵动的情绪已经平复,心中开始猜测对方和他说起这个案子的目的。

好歹是市局刑侦队队长,若仅是一个普通人失踪案就觉得棘手,那他不得不怀疑对方的办案能力了。

话说每个人头顶出现的字是据实的吗?有没有可能出现不实的情况?

当祁岸收起对案子的好奇心时,俞中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他垂眸沉思,一副有话想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样子。

这种时候,祁岸很有作为西贝货的自觉,静静的等待。

凉风从敞开的窗户吹进来,俞中华是寸板头,不存在吹乱发型情况。

风吹过后,祁岸用手抓了抓头发,简单理了理被吹乱的头发。

俞中华难得露出一抹浅笑,“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改不了爱臭美的习惯。”

祁岸抓头发的手僵住,有些不自在的放下来。

收起脸上笑意,俞中华正色道:“祁岸,谋杀案只要确保尸体不被找到,届时只能当作失踪案处理,而大多时候失踪案连转为刑侦立案的机会都没有,不然杀了人的罪犯为什么要想法设法的去毁尸藏尸,这些不用我和你细说,你都很清楚。”

祁岸:……他不清楚,真的。

真是哪哪都是坑,一不小心掉进去就万劫不复了。

俞中华不清楚祁岸此时内心戏有多丰富,他继续道:“一个无法确定生死的失踪案,很难让警局这边从一开始就投入大量警力往人已经遇害的方向去专门搜寻尸体。”

“当然,现在网络发达,媒体的能力不容小窥,可是这次的案子,家属坚决不同意求助媒体。”

听到这里,祁岸的好奇心再次被勾起,只不过即将脱口而出的“为什么”被他咽了回去。

“我国每年失踪案数量庞大,很多到最后都成为了陈年旧案,没有实质性的后续。”

祁岸很想点头,表示他受教了,原来一个失踪案还有这么多讲究。

他隐隐也猜到,差不多要上重头戏了。

似乎是觉得铺垫得差不多了,俞中华深吸口气,道:“祁岸,我觉得这起失踪案你应该会感兴趣。”

“要不要试试,你已经逃避很久了,是该走出来了。”

祁岸觉得脑壳疼,他猜中的对方的戏,却演不好自己角。

“我会感兴趣?具体说说。”祁岸极力让自己语气平静,情绪难辨。

俞中华略微犹豫了下,神色转变,颇有种破釜沉舟的味道。

两方此时不是在博弈更似在博弈,对方已经蓄势待发,准备进行最后一击了。

祁岸心里慌得很,担心自己接不下来。

“兄妹两的妈妈身份有些特殊,是早年被拐卖的妇女。”

俞中华一口气说完,眸光定定地看着祁岸,不想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丝表情变化。

可惜他注定失望了,祁岸神色如平静的湖水,未起一丝波澜。

原来是被拐卖的妇女,难怪家属不想通过媒体找人,方才的疑惑得到答案。

可是……

眼角余光扫到男人神色颓丧,眸中是难掩的失望之色,他心里开始犹豫了。

这种博弈,难道就不能有双赢的局面吗?

他能感觉到对方是真心关心原身的,或许他可以试试直接点。

祁岸佯装有些变扭的别过头去,低声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直接说。”

俞中华倏地眸光一亮,暗道有戏,他迫不及待的表明来意。

“我想要你加入协助破这起案子。”

What!

协助破案?

祁岸很努力的控制自己嘴角不抽搐,他想骂自己就是心太软,现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写歌作曲他在行,可是让他去破案,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等等,人家邀请的是原身,不是他这个西贝货。

所以原身的身份是什么?

侦探?

刑侦顾问?

那他又为什么会住在这里?

此时祁岸脑中一团浆糊,在俞中华期待的目光中,他僵硬的点了点头。

算了,畏畏缩缩不是他的性格,再说了,不破不立。

他不是想要从精神病院出去,这也算是个好机会。

见他点头,俞中华如释重负的长舒了口气,他抬手不轻不重的拍了拍祁岸的肩膀,声音有些激动微微还发着颤。

“四年了,四年了,祁岸,那天我在警局门口遇到那对兄妹,应该是老天爷冥冥之中安排的。在完全了解案情后,我当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

俞中华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连续说了十来分钟,祁岸听得很认真,努力从他的话中汲取有用信息。

果然原身身份很特别,是个在校大学生,同时还是警队特聘的刑侦顾问。

四年前,原身因为一个案子,精神方面出现问题,自己办理休学,然后找到这所精神病院,就搬进来了。

祁岸心里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想,能看见别人头顶字的能力应该不是他到来才有的,而是原身本就有的。

而原身掌握这个能力时间比他长,对这个能力肯定比较了解,然后凭借着这个能力帮助警察破案。

至于这个能力要如何帮助警察破案,祁岸暂时没有答案,毕竟他初来咋到,还没完全吃透这个能力。

再说,这些都是他的猜测,也不排除原身确实有那个真才实学,只是他继承了这具身体,却没能继承原身的记忆和能力。

俞中华和祁岸约好明天过来接他,就边讲电话边匆匆离开了。

夜幕降临。

祁岸早早躺床上,他惆怅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破案。

刑侦顾问。

这些以往真的离他很遥远,很遥远。

“我真的能胜任吗?”祁岸喃喃道。

白天点头时很简单,此刻夜深人静时,祁岸才开始忧虑,害怕自己在破案上帮不上忙,害怕面对案件家属,害怕见到家属哭泣时,自己只能在旁边无能为力。

几点睡下的,祁岸不知道。

他昨晚睡前调了闹钟,六点闹钟一响准时起来。

可能是想到今天要去办的事,即使昨天没休息好,他人还是很亢奋的,精气神都不错。

洗漱完后,祁岸开始对着镜子开始发愁。

昨晚乱七八糟的想了一通,有个关键问题他居然没想到。

他难道要穿着这身印有“茂县第三精神病院”几个字的衣服出去招摇过市,协助破案吗?

现在,他要上哪去整一套正式点的衣服。

真是愁死人啊!

祁岸愁得太投入,有人开门进来都没注意到。

李秋菊送早餐进来,透过没关的卫生间门见他对着镜子发呆,不禁失笑。

“小祁啊,你已经很帅不需要照镜子了,再照镜子也不会开口说话夸你帅的。”

“……李大姐,你来了。”

祁岸被李秋菊突然出声吓了一跳,对于她打趣的话到没放心上,他现在最愁还是上哪找一套能穿出去见人的衣服。

他有想过拜托李秋菊现在出去帮自己买一套,可关键是他没钱。

李秋菊打趣完后就发现祁岸表情不对,像是被什么困扰住了。

热心人士李秋菊同志立马关心的问:“小祁,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说给大姐听听,说不定大姐能帮上忙。”

“我——”

话到嘴边,祁岸还是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你什么?没事的,没啥不好意思开口的,大姐我什么为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李秋菊是个急性子,她用眼神鼓励祁岸快点说。

“大姐,你能……”

祁岸才给自己做完心理建设,话刚起个头就被开门声打断了。

俞中华进来后目光在李秋菊身上停顿了一秒,点头算是打招呼了,而后扫过桌上的食物。

“还没吃草餐。”

祁岸以为对方赶时间,回道:“马上就吃。”

既然俞中华来了,那衣服的事交给对方解决更好。

“俞队,你和小祁聊,餐具我等下再过来收。”

李秋菊是个有眼力见的,很自觉的给两人腾出空间。

俞中华客气的“嗯”了声,别看他昨天说了那么多,其实沉默寡言才是他真实性格。

李秋菊离开后,俞中华才将手上提的黑色行李袋放床上。

“我昨晚去你家,帮你拿了几套衣服和一些其他的东西,等下吃完你看看。”

想到什么,俞中华感慨道:“衣服是你四年前穿的,也不知道这几年有没有变化,四年前的衣服还能穿吗?等下你试试,穿不了的话就只能路上停下来重新买了。”

“嗯,我吃完后试试。”

祁岸没想到衣服的事对方已经替他想到还解决了,不愧是搞刑侦。

怕对方等太久,祁岸匆匆吃完早餐,走到床边开始翻行李袋里都有什么。

当将行李袋翻了个遍,他再次感叹对方的考虑周全。

衣服,鞋子,钱包,手机,全都是他现在最需要的。

行李袋里有三套衣服,三种风格,祁岸原本想选择西服的,可是犹豫再三,他最后换上了那套运动休闲风格的。

他心虚了,担心自己穿得太正式,太有那个味道了,间接让旁人对他期望太高了怎么办。

临出门的时候,俞中华停住脚步回头盯着床上的行李袋。

“这些不要了?”

“要啊。”

俞中华皱眉,“你还要回来这里?”

祁岸下意识的就要回道:我不回来这里,去哪里?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