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嘿,你头顶有字
  4. 二十三刚从精神病院出来

二十三刚从精神病院出来

作者:

车子再次停在红亭村村委会,祁岸下车后发现聚集在这里的人比第一次来时更多了,他大概猜出是因为什么。

农村人平时没有什么休闲活动,村子又小,一点风吹草动,没一会儿传的到处到都是,爱八卦凑热闹是人的天性。

而村委会这里是最方便人聚在一起八卦的地方,人群中刘翠玲和张红花也在。

瞅见祁岸下来,刘翠玲阴阳怪气道:“怎么看都才二十出头,年纪轻轻就能进市局当警察,要我说肯定不是凭自己本事考进去,去年隔壁村那个曾经的我们县高考状元大学毕业,想在县里考个公务员,到现在都还没考上了。”

挨着刘翠玲坐的中年妇女一副很感兴趣的搭话,“这个我也听说了,那孩子他家爸妈现在逢人就吐苦水,说什么庄稼人难啊,作为庄稼人的孩子苦啊,想吃碗公家饭,可惜可恨父母只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人,根本争不过那些有背景的娃,我听了直点头。”

中年妇女讲的绘声绘色的,一下子引起了旁人的共鸣。

“可不是,我说儿子前段时间还冲我吼,说他怎么那么倒霉,不会投胎,没有一个好爹好妈,一辈子就不用奋斗了。”

“呦呵,这话说的,谁不想含着金汤匙出生,合着条件差的家庭就不配生孩子,生了就是害孩子,那你们一个个咋还拼命生儿子了。”

一个身材高大壮硕,皮肤黝黑的中年妇女站起身来,有些不耐烦的扫了眼方才说话的几个,继续扯着嗓子道:“既然你们有这样的觉悟,你们几家的儿子已经生出来了,没办法塞回去,不过孙子不是还没影了,你们可千万劝住你们各家的儿子,别卯足劲生儿子了,倒霉孩子才进你们家门……”

让她们儿子不要生孙子!

这怎么可能,没孙子她们家不就绝户了,这不是在变相的咒她们家不好,还骂她们孙子是倒霉孩子。

刘翠玲泼辣劲一下子上来,她指着黑胖妇女恶狠狠骂道:“李宝珠,你个毒妇,有你这么诅咒人的,你家才绝户了。”

李宝珠有些无辜的耸耸肩,“我怎么咒人了,我不过是把你们的话做一个总结,我觉得我没有理解错你们的意思啊!”

刘翠玲:“……”

不理会刘翠玲青一阵白一阵的脸,李宝珠留下人转身朝张阿妹家走去。

方才祁岸下车后,紧随着是两孩子小心翼翼的掺扶着自家奶奶下车,有些和张阿妹家走的比较亲近的村民马上迎上去表示关心。

李宝珠爱听八卦,以为刘翠玲她们迟迟没起身,是要嘀咕点什么新鲜事,遂没跟上大部队。

没想到留下来一听,竟是些思想觉悟不高的酸言酸语,特没劲。

她家大闺女可是和她说过好几回,要感谢国家,感谢政府,不然现在的人们哪里有如今不愁吃不愁穿的好日子。

党和政府需要照顾的人太多了,肯定无法面面俱到,做人思想觉悟要高点,不要太狭隘自私,总是为些鸡毛蒜皮小事散播负能量。

两闺女都是有文化,李宝珠把闺女的话牢牢记在心中。

李宝珠才走到半路,就和从张阿妹家离开的俞中华和祁岸两人碰上。

“俞警官还有警察小同志,你们这是要回去了吗?”

“嗯。”俞中华的回答很言简意赅。

本来俞中华是打算等聚在张阿妹家的村民散去后,再找人聊聊的。

不过祁岸偷偷在耳边低声说:“我们先回去吧,

来回折腾下也快到晚饭时间,等下人家留我们吃晚饭,到时就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有些东西不用说太明了,俞中华和祁岸就趁着张阿妹被村民们围着关心问候时,悄悄退出屋外。

李宝珠没觉得俞中华话少有什么,她家男人不也是大半天蹦不出一个屁的性子,再说俞中华是个老警察,性子沉稳点很正常。

她将视线放到祁岸身上,越是打量,两眼越是放光。

“小同志,你叫什么,哪里人啊,今年几岁,当警察几年了?”

祁岸脑门飘过一排黑线,他哪里猜不出李宝珠打什么主意。

就是俞中华此时也有些忍俊不禁,在旁边静静的看祁岸如何回复。

祁岸半开玩笑道:“阿姨,你可能误会什么了,我刚从茂县第三精神病院出来。”

李宝珠:“……”

啥玩意?

有听说刚才监狱里出来,刚从局里出来的,就没听说刚从精神病院出来的。

李宝珠瞅着祁岸那张帅气逼人的脸,恍然大悟道:“你是在茂县第三精神病院里工作吗?俺闺女和俺说了,职业不分贵贱,阿姨不会嫌弃你的,俺闺女也不会嫌弃你的。”

一向不苟言笑的俞中华扑哧一声低笑起来,祁岸则是无语望天。

“阿姨,天快黑了,我们还有事要办赶着回去,就不聊了。”

说完祁岸就撇下俞中华往车子方向小跑过去,这种要给他说媒的情况长这么大是第一次遇到。

在原世界,他名声被毁得差不多,哪里有人会不介意,把自家姑娘介绍给他。

当然,祁岸也没想过要成家,他自认为自己做人堂堂正正的,可社会群众受舆论的引导,给他下定义贴标签,他不想自己的孩子以后……

俞中华上车后,立马察觉祁岸情绪不对。

“怎么呢?上了年纪的妇女就是这样,她们就是觉得你长得一表人才,遇上了,先下手为强,才想着把自己闺女介绍。”

俞中华边启动车子,边开导道:“这种事情你以后铁定还会经常遇到,别放放心上。”

有句话,他没继续说,有时候人与人的缘分就是这样来的,说不定真的就遇上相伴一生的那人了。

“我才没放心上了。”

祁岸整理好情绪,抬头瞪了俞中华一眼,“你刚刚笑了!”

他这是秋后算账,刚刚这人也太不厚道了。

“我——”

俞中华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哼!”

祁岸冷哼一声,转头看窗外。

比起城里的钢筋水泥,他还是更喜欢农村的砖瓦土墙。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