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嘿,你头顶有字
  4. 三十成了

三十成了

作者:

市局。

祁岸跟在俞中华身后,向潜则是跟在他身后,这一行三人的队伍相当**。

“俞队。”

“祁岸。”

那几个上次没能和祁岸打招呼的刑侦同事围了过来,热情的对祁岸发出邀约。

“等下一起吃个饭呀,都好几年没见,你应该不会把我们给忘了吧!”

祁岸都不知道该维持什么样的人设,他迟疑了下,点头。

“行。”

早晚有一天都要打入内部,早点晚点有差吗。

知道俞队带着祁岸过来是有正事的,几人就没抓着祁岸继续叙旧。

又是七拐八拐的,三人到达法医解剖室,俞中华敲了敲门,没等里面回应,就推门而入。

解剖室里,宋蓉蓉正在解剖一具昨晚半夜送来的尸体,听到开门声,停下手中动作。

“俞队。”

宋蓉蓉和俞中华打了声招呼,视线就移到祁岸和向潜身上,眸中满是疑惑。

小姑娘心里很是纳闷,这两人是谁呀,俞队怎么把人直接往解剖室带。

难道是她以后的新同事,一黑一白,这两人都可以去扮演黑白无常了。

不过皮肤较白的那个长得还不赖,真能成为同事,以后每天上班看,挺养眼的。

俞中华可不知道小姑娘心理戏那么多,他朝屋里扫视一圈。

“老刘人呢?”

“回俞队,我师傅早上临时有点事,请假了。”

应该不是新同事,宋蓉蓉否定掉自己的想法,有新同事过来,她师傅不可能不知道,更不可能不告诉她。

想到什么,俞中华无奈摇了摇头,“这老刘啊!”

老刘全名叫刘建忠,市局刑侦队的资深老法医,人及其的顽固,当年是对祁岸又爱又恨。

人应该是收到风声,猜到祁岸今儿会过来,所以故意躲起来了。

俞中华问:“王莲的尸体在哪?”

宋蓉蓉指了指三人身后靠墙位置的另一张解剖床,“在那。”

“俞队,王莲的尸体我师傅早上刚进行初步尸检,报告我现在拿给你?”

提到王莲的尸体,宋蓉蓉心中生出疑惑,俞队昨天让师傅先别解剖这具尸体,这和平时的办案风格不一样啊。

怪哉怪哉!

“不用了,你先到外面等着,这里暂时不需要你。”

俞中华开始下逐客令,宋蓉蓉是今年年初来被分配到局里来的,刚研究生毕业的法医学高材生,能力还行,不过性子有点像老刘。

为了祁岸等下不受打扰,俞中华果断的将人请了出去。

王莲这个案子其实不算是大案,相信他们刑侦队自己花点时间就能破案,之所以他一定要把祁岸找来,让他参与进去,无非就那点用心。

如果可以,他现在恨不得立马拉着祁岸看看这一两年积压下来的那几年悬案。

“这?”

宋蓉蓉一脸懵逼,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可俞中华脸上的表情都在告诉她,你没听错。

小法医宋蓉蓉犹豫再三,还是一步三回头的出了解剖室。

出了解剖室,宋蓉蓉小声的嘀咕,“那两人到底是谁呀,还有俞队为什么让我出来?”

“里面可是解剖室,难道那两人是其他局里的法医,俞队把人请过来帮忙的。”

“可也不对呀,局里最近并没有遇到什么棘手的案子。”

“算了,出来都出来了,要不去找师哥们问问。

解剖室里。

俞中华见祁岸迟迟没有动作,试探的问道:“需要我们回避吗?”

祁岸皱眉思索了下,点头。

瞌睡送枕头,他岂有拒绝的道理。

俞中华到没多想,转身直接要出去。

不过一路上都保持沉默的向潜同志不干了,高大哥壮汉有些乞求的看向祁岸,满眼都在说:老大,我要留下,让我留下吧!

终于能亲眼一睹师傅“看尸”的风采了,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怎么能错过。

祁岸假装没看到向潜的目光,他觉得自己需要独处空间。

再说了,他可不能厚此薄彼,要出去就两人一起出去,请一个出去留一个下来,算什么。

祁岸没发话,向潜同志只好乖乖的和俞中华一起离开解剖室。

偌大的解剖室里只剩祁岸一人,还有两具尸体。

“吸气。”

“呼气。”

做了几个深呼吸,祁岸觉得自己准备好了,才将俞中华出去时给他口罩带上,朝靠墙的解剖台走去。

尽管已经做了心理建设,祁岸在掀开盖在尸体上白布时,还是不自觉屏住呼吸,抓着白布的手微微发着抖。

“怎么感觉有股寒气啊!”

祁岸小声嘀咕,掀开白布的动作顿住了。

其实他没有感觉错,尸体其实是刚从冷藏柜里取出来没多久。

让自己别吓自己后,祁岸才咬咬牙,继续掀开白布的动作。

他也没大动作的把整张白布都掀开,而是掀开差不过露出半个头那样子,这样就够他施展能力了。

“嚯!”

看清白布下的面容后,祁岸下意识倒抽了口凉气。

“呕……”

祁岸反应及时的捂住自己的嘴,同时闭上眼睛。

妈呀,他发誓,以后他如果想自杀,一定不会选择投湖跳海这种方式。

要是尸体过了很久才被捞起来,他不就也死得太丑了。

祁岸有点后悔因为害怕李秋菊看出点什么来,早上他硬着头皮把早餐吃光了。

第一眼还能及时刹住车,还是第二眼没忍住,那该怎么办,就是脸上戴着的口罩也兜不住他胃里的存货。

祁岸拍了拍胸口,给自己顺顺气,即使带着口罩,难以形容的尸臭味也是折磨着他的关键之一。

特别是视觉在加上嗅觉的双重冲击,那是真的酸爽。

祁岸现在真的不得不佩服原身,真男人啊!

又过了一分钟,祁岸知道今天他行得上,不行也得上。

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世上也没有白吃午餐,既然白得这么具身体,他总要有相应的妥协与付出。

“王莲女士,等下我无意冒犯,若是有什么失态行为,还请见谅。”

祁岸双手合一,闭着眼睛碎碎念。

再次睁开眼,祁岸的眼神变了。

他目光再次落到白布掀开的那部分,尽量控制的自己情绪不要波动。

不要怕,不要怕。

人死如灯灭,好人上天堂,坏人下地狱,还留在人间不过是臭皮囊一副。

一秒。

两秒。

……

祁岸从来没觉得一分钟是如此的漫长,漫长到他已经将自己的前半生重新快速过了一遍。

当尸体头顶的字出现,祁岸才有些脱力后退一步,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

【王莲:卒于三十二岁。】

祁岸:“???”

就这,未免也太简单了吧!

说不失望是假的,根本看不出人是死于意外还是他杀,至于自杀,肯定不可能。

所以原身那被传得很厉害的“看尸”本领到底是如何练成的,真和这一特殊能力没关系吗?

祁岸颇为失望的耸耷下脑袋,也不知道等下要怎么忽悠外面两人。

沉默了会儿,祁岸有些不死心的吸了口气,朝屋里的另一具尸体走去。

一具尸体哪里就能得出结论,总要多看几具。

在不清楚白布覆盖下的尸体情况,祁岸先是双手合十,走下仪式,这样自己也比较心安。

“尸体兄弟或者大姐,等下小弟若有冒犯,可能是无心的,还请见谅。”

有了一次经验,这一次,祁岸心中恐惧没那么浓。

说真的,他都有点佩服自己的胆大了。

依旧只是掀开白布的一角,白布下面是一具中年男尸,除了脸白如纸,其他都是挺正常的,没那么让人恐惧。

【周国栋:卒于四十一岁。】

统一的句式,屈指可数的字数。

祁岸失望的垂下眼睑,来时那深藏心底的期待荡然无存。

为生者权,为死者言。

他以为自己也能的,他不排斥这一份工作。

静静站了足足五分钟,祁岸决定再试试,不过是换个方式试试。

原身第一次动用能力为死者言时,不仅盯着死者遗体看,还用手触碰了死者。

他或许可以试试,至于用哪具尸体试,想也不用想当然是眼前这具男性尸体。

说干就干,祁岸伸出手,然后竖起一根手指,指腹贴在男尸额头冰凉的皮肤上。

初一接触,他还浑身激灵的抖了下。

他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看,心中则是不断祈祷,等下出现的字一定要有变化。

当文字再次出现,还没看内容,只是发现字数真的变多了,祁岸兴奋得差点跳起来。

【周国栋:卒于四十一岁,因债务纠纷被捅伤,失血过多而亡。】

“哈……哈哈……”

成了。

祁岸还记得门外有人,尽量压低自己的笑声,不然等下把外面人招进来,就尴尬了。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真的想仰天大笑。

在原世界压抑已久的辛酸苦楚,在这一刻彻底释放。

笑着笑着,泪悄然流满整张脸。

门外的俞中华和向潜隐隐听到解剖室里有细微的声响,不过根本听不清就是。

两人在门外已经站了十几分钟,俞中华还好,向潜小同志心性和定力不如他,此刻心里如百抓扰心,难受极了。

“俞队,你说我老大看出结果了吗?”

向潜小同志还是没忍住,主动和俞中华聊起来。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