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嘿,你头顶有字
  4. 三十一见死不救的凶手

三十一见死不救的凶手

作者:

“不知道。”

俞中华抬起腕表看了看,沉声道:“安静等着。”

四年了,这种时候只能等,不能催。

“知道了,俞队。”

向潜老实的闭上嘴,谁让这位和师傅交情不浅,未来还可能成为他顶头上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屋外等待的人不好受,屋内的祁岸同样不轻松。

哭一场发泄后,他开始思考,经过触碰,出现的文字内容会更多。

可是尸体哪里是他能随便去碰的,要碰也应该带上手套,否则不就会在尸体上留下指纹,影响法医尸检和找寻证据。

他能看到死者是因什么而死的,还能准确锁定凶手范围,甚至还能直接知道凶手是谁也说不定。

可是,办案是讲究证据的,他可不能在尸体上乱碰,到时留下自己的痕迹可能会干扰到法医尸检,或者会把凶手留下的痕迹不小心破坏了,那到时就得不偿失。

再者,祁岸承认自己怂了,至少他现在胆子还没练出来,有些死状特殊或者已经变得有点那个啥的尸体,让他直接用手去碰,他有点下不去手。

就比如王莲的尸体,祁岸就有点下不去手,刚好也试试戴手套触碰能行吗。

当然,实在不行的话,祁岸咬咬牙,也必须上。

等待的时间里,祁岸不自觉想起了张阿妹以及兄妹两。

什么样的结果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好的呢?

王莲头顶的字再次出现,没有意外的,内容多了。

祁岸倒是没有像第一次那样激动,他觉得这种为死者发言的事,老天爷不会太过为难他的。

【王莲:卒于三十二岁,因与婆母发生争执,推搡间滑坠水潭溺水而亡。】

啥鬼?

祁岸不信的再看了一遍,眼睛睁得老大,满脸错愕。

这就是真相!

祁岸觉得老天爷在和他开玩笑,那个老人怎么会是……见死不救的凶手。

无论因为什么起了争执,在人不小心掉水潭里,老人当时都应该喊人过来的,说不定人就不会死。

难怪了。

祁岸重重叹了口气,老人内心应该是备受煎熬的,不然最后也不会选择上吊自杀。

这是一个家庭伦理悲剧,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虽然只是有过短暂接触,但是祁岸对老人的感官很好,他觉得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可就算有隐情,老人见死不救是事实。

祁岸烦躁的抓了抓脑袋,决定不想了,专业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来。

他现在还有别的问题要思考,别人又不知道他有特殊能力,那他该怎么把发动能力看到的内容,合情合理说出来。

被人破案从头推演出凶手,而他是知道结果逆推过程,看似简单,其实也不简单,因为他又不是专业人员。

一直关在这里面也不是办法,算了,走一步算一步。

听到身后有声响,俞中华和向潜纷纷转过身去。

“可以进来了。”

向潜激动的跟在祁岸屁股后面,他根本憋不住话。

“老大,怎么样?”

“意外还是他杀?”

俞中华没说话,眼睛却是紧紧盯着祁岸,等待他给出答案。

祁岸用很随意的语气道:“两个都算是他杀吧!”

“两个?”

向潜疑惑不解的皱眉,红亭村的案子不是只有一名死者,难道同个案子还有一名死者没被发现。

祁岸抬了抬头,用下巴指了指另一张解剖床。

“那个我顺便也给看了下。”

向潜双眼一亮,狗腿的蹭到祁岸身旁。

“老大,你怎么看出来的,教教我。”

祁岸有些不自在的将人推开,嫌弃道:“别离我那么近,还有我的方法你肯定是学不来的,因为你没有灵根。”

打发一个后,祁岸这才看向俞中华。

“我看到凶手了!”

祁岸语出惊人,这是他方才灵光一闪想到的可行方法。

愿世界里,他看过一部叫做《通灵神探》的电视剧,男主和现在他一样拥有异能,只是男主的异能是接触死者时能看到死者死前的部分画面。

而祁岸他的能力,看不到画面,只能看到文字,从文字去推演画面。

想着原身有四年精神病院待过的经历,现在变得神神叨叨点,似乎挺顺理成章的。

向潜一时没反应过来,脑袋左右转动找寻起来。

“凶手?老大,凶手在哪?”

祁岸额头青筋凸凸跳了下,直接给了某黑大个一脑门。

这傻子!

“别一惊一乍的,凶手怎么可能在这里。”

向潜这时也反应过来了,他有些尴尬的摸摸没被祁岸打疼的地方。

“抱歉,老大,你继续说。”

目光从向潜身上移开,祁岸看向离他最近的那名死者。

“你们不会以为我在精神病院里待了四年,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没干其他的了,是吧。”

俞中华和向潜没有回答,祁岸也不需要他们回答,他继续幽幽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可能真的病了。”

俞中华蹙紧双眉,一记眼刀制止了想要出声的向潜。

“反正不知道你们信不信,刚刚我触碰尸体时,脑中毫无预兆的闪过一些画面,仔细一推敲,我想我应该是看到凶手了。”

祁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神色淡然,一副你们爱信不信的样子。

俞中华还没作出反应,向潜已经激动的大喊:“老大,你好厉害啊,我相信你,我肯定相信你的。”

“小声点,我听得见。”

祁岸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俞中华没有深究,而是问道:“祁岸,说说你都看到了什么了?”

“行,咱们先说说他吧!”祁岸用手指了指屋里的那具男性尸体。

“我看到了,一个……”祁岸闭着眼睛开始回忆。

“一个身材壮硕男人将一张纸拍在死者脸上,纸上写了什么,我看的不是很清楚,依稀能看到有个借字。”

“接着就是男人愤怒拿匕首捅向死者,对了,男人左手手臂上有个老虎头纹身。”

祁岸睁开眼睛,想了下,道:“我就看到这么多。”

没给两人思考的时间,祁岸继续说说另一名死者,男死者他应该是要不知道名字,所以讲述时,都用死者指代。

不过女死者他是知道名字,讲述时,直接用上名字了。

“我看到的画面里,王莲和一个人站在水潭边,从肢体语言可以看出两人似乎发生了争吵,推搡间,王莲坠入了水潭中,而那人……没有施救。”

说完后,祁岸不顾两人的反应,摸着下巴,一脸认真的说:“在你们进来前,我就一直在想要给我的新能力取个啥名,就在刚刚,我想到了。”

“通灵,我决定把这个新能力叫做通灵能力。”

看尸啥的,祁岸真的不喜欢,听着就有点俗气,也不厉害的样子。

还是通灵好,说不定他以后还能得个通灵神探的称号。

“通灵?”向潜细细咀嚼了会这两个字。

“老大,听着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我能学吗?”

向潜眸中尽是渴望的看向祁岸,不过还是惨遭祁岸的残忍拒绝。

“不能。”

祁岸继续补刀道:“你悟性太差,学不会了,我建议你还是好好琢磨科学验尸那套。”

误人子弟的事,祁岸可不敢干,到时真把这黑大个忽悠瘸了,到时算谁的。

向潜同志心态真的很好,只是失落了那么一小下,马上自己脑补出了祁岸的用心良苦。

“老大,你真是对我太好了。”

祁岸:“???”

“我知道你是怕我悟性差,怎么都学不会,故意这样说是想让我不要抱那么大希望,毕竟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

向潜挺了挺胸脯,坚定地说:“老大,你放心,我会努力的。”

祁岸:……你高兴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俞中华这时轻咳一声,打断向潜还想说的话。

“祁岸,你那个……通灵能力现在还能再用吗?”

“我的意思是这个能力使用起来有没有什么限制?”

俞中华眸中是难掩的迫不及待,那几个案子不能再等了。

这个?

他还真没想过。

略微思索了下,祁岸一本正经胡诌道:“当然有限制,电器要通电才能用,我这能力当然也要蓄能,刚刚看了两具尸体,画面比较简单,耗费的能量我起码要休息个一两天才能恢复。”

祁岸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个神棍,也不知道把人忽悠住了吗?

反正他是把自己也忽悠信了。

向潜同志一听,立马化身二十四孝狗腿子。

“那这怎么办?”

“老大,你现在会不会觉得头晕脚软,需不需先坐着缓缓。”

说着向潜同志已经跑过去拉来一把椅子,祁岸不好辜负他的好意,一屁股坐下去。

俞中华神色关怀的问道:“需要吃点什么补补吗?我马上去给你弄来。”

在俞中华看来,科学固然是要讲的。

可是对于一个刑侦人员来说,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凶手逍遥法外,他渴望能最快抓住凶手,给死者一个交代。

伟人曾说过,黑猫白猫能捉老鼠的就是好猫。

“不用,我什么也不想吃。

祁岸飞快的摇头,吃什么吃,他现在敢乱吃东西吗,也不怕吐。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