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嘿,你头顶有字
  4. 三十二修炼目的

三十二修炼目的

作者:

“好了,没其他事,我想回去了。”

凡事都该细水流长,他今天神神叨叨了一回,总该给人缓冲的时间,当然也得给自己缓冲的时间。

“行,我送你回去。”

在俞中华看来,祁岸现在对于他或者说是整个刑侦队来说,相当重要。

那几个案子能不能破,俞中华全把希望寄托在祁岸身上了。

至于祁岸能否帮忙破案,俞中华不知道,但总归有希望不是吗。

宋蓉蓉从刑侦同事那边了解到祁岸的信息后,脸上情绪纷杂,最后化成了一句感慨。

“他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疑问句,用的却是陈述语气,因为她知道师兄们没必要骗她,毕竟没意义。

宋蓉蓉脑中浮现出祁岸的模样,心中升起一股冲动。

“师兄你先忙,我回解剖室去了。”

宋蓉蓉想见见祁岸,她想……

祁岸三人走出解剖室,落下最后面的向潜同志还记得帮忙将门关上。

三人才走出几步,就迎面撞上跑得气喘吁吁的宋蓉蓉。

“你们……俞队你们要走了吗?”

“嗯,我送祁岸他们回去。”

在队里,俞中华一般是不苟言笑的,可刚刚说话时,他嘴角竟然扬起了一抹微不可察的弧度。

“这,这就要走了。”

宋蓉蓉心中涌起淡淡的遗憾,她还想和祁岸交流交流看……验尸的手法与心得了。

并不是法医都能像向潜那样……脑回路清奇的。

向潜从后面探出脑袋解释道:“我老大有点累了,需要休息。”

特殊能量消耗过度,人肯定累了,累了就要休息。

师傅不好意思说出口,作为徒弟,他必须让人知道师傅的付出。

“哦……哦。”

宋蓉蓉往旁边让了让,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望着三人离开的背影,宋蓉蓉才很是懊恼的拍了拍脑袋,她刚刚是怎么呢,平时不是挺社交牛逼的,却从头至尾都没能和人说上话。

茂县第三精神病院。

祁岸蹲在花圃旁数蚂蚁,而他身旁并排蹲着一个黑大个,不是向潜是谁。

当然,数蚂蚁是向潜同志认为的,祁岸是谁,怎么可能做出此等幼稚行为。

回来后,他闲着无聊,脑中突发奇想。

自己的能力能对活人使用,也能对死人使用,那能对其他物种使用吗?

这也就有了祁岸此刻蹲地上数……看蚂蚁的景象。

向潜现在可谓是为祁岸马首是瞻,祁岸站着他站着,祁岸蹲着他蹲着,祁岸数蚂蚁,他也数蚂蚁。

反正在向潜同志看来,师傅做什么都是有目的,有道理的。

他只要在旁边看着,跟着学就是了。

“你们在干嘛呀?”

向潜侧头对着打扰他们的不速之客做了个噤声动作,虽然不知道师傅在干吗,但有他在,一定要保证师傅不被打扰。

“哦哦。”

张梁点了点头,不说话了。

二人看蚁队伍,一下子变成了三人。

人都是有好奇心,走过去看到三人蹲在花圃边,鬼鬼祟祟的,肯定会走过去瞧瞧的。

白木认出了蹲着三人中的两人,祁岸和张梁。

原地驻足了三秒,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白木还是朝花圃走去。

在听到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向潜这回先未雨绸缪了,他回头对着来人做了个噤声动作。

白木挑了挑眉,其实不用向潜交代,他也没想说话,就是想过来看一眼就走。

他没有跟着蹲下来,而是走到祁岸身后,低头居高临下的往祁岸身前看去。

一开始他什么也没看明白。

再细看,他看到了几只蚂蚁在搬食物。

“无聊!”白木启唇无声地嘟囔。

他双手插着裤袋,无趣的转身离开。

这时,祁岸终于放弃看蚂蚁搬食物,猛地站起身来。

由于蹲得有点久,脚麻了。

他哎呦了一声,整个人不敢动弹了。

脚麻时,人只要轻微动下脚,那种难受的感觉简直难以形容。

原本要离开的白木脚步顿住,最后还是转过身来。

向潜也第一时间从地上站起来,看着祁岸焦急问:“老大,你怎么呢?”

向潜平时有在健身,身体素质比祁岸好不止一点两点,蹲了同样长时间,他就没有出现脚麻的情况。

所以,他也就没第一时间往这方面上想。

祁岸还没说话了,张梁一副我懂得表情,悠悠开口。

“他这是进入顿悟状态,可能很快就会突破,也可能十天半月后才突破。”

扫了眼祁岸仿佛定住了的身体,他继续感慨道:“当年我仅用了一炷香时间就顿悟突破了,不过那是我的资质天赋极好,祁岸资质勉强堪堪达到可入门水平,说不动这次顿悟要花个几年,甚至几十年也说不淡定。”

张梁仰头望天,双手往身后一背,做出一副超凡脱俗的高人姿态。

如果忽略掉他身上穿的印有茂县第三精神病院几个字的病号服,别说还真有那个味。

祁岸觉得他要说点什么,不能让张梁继续胡诌下去了。

“向潜,过来扶着我下,刚蹲有点久,我脚麻了。”

脚麻就脚麻,祁岸没觉得有啥不好意思的。

“哦哦,好的,老大。”

向潜愣了下,马上反应过来,立马上前将人扶住,心中却是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了。

师傅明明是因为在市局过度劳累,回来没马上休息,身体还处在虚弱状态。

刚刚师傅站起来那瞬间是不是感觉到头晕目眩,可是他仍旧强撑着,不想让他担心。

向潜心中感动,面上却没有流露半分。

“你……你……你竟然突破了。”

张梁手指的祁岸,一副仿若见了鬼的模样。

祁岸有意逗他,笑着点头。

“是啊,张前辈,我突破。”

“不可能。”张梁摇头,语气笃定。

“初次见你时,我就发现你资质极差,没有修炼天赋,当时你还想拜入我门下,不过我拒绝了。”

“人的修炼资质是天生天定的,不可能突然改变的。”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张梁忽的张大眼睛。

“这算时间你外出了两次,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奇遇,得到了什么大机缘。”

张梁两眼放光的蹭到祁岸身旁,两手并用紧紧拽着他的胳膊,仿佛是生怕他一不留神羽化成仙了。

瞅着陷入魔愣的某人,祁岸心虚了。

他的玩笑是不是开大了。

还未走开的白木向潜一把拉住张梁的胳膊,有些没好气的道:“张哥,他刚刚就是脚麻了,他自己说的。”

白木瞪眼看祁岸,警告他不要在乱说话了。

比起祁岸以前那副不理人的态度,白木和张梁交情还不错,和祁岸则就比陌生人好点。

特别前两天,祁岸莫名其妙跑到他面前,说是要和他交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白木看祁岸越来越不顺眼,当然这和他深埋心底的嫉妒情绪在作祟有关。

他也想离开这里去外面看看。

张梁咬着唇回忆起来,很快他拍手喊道:“我想起来,祁岸的确说过他脚麻了。”

张梁板起脸来,双眼犹如孙猴子的火眼金睛,在祁岸身上扫了一遍又一遍。

不一会,他脸上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神色。

“祁岸啊,资质差已经成定局,你要接受现实,切莫去搞那些旁门左道,最后会得不偿失的。”

祁岸:“???”

所以神经病和正常人的区别,就是神经病比较会脑补和幻想。

【张梁:三十五岁时家中遭遇变故,父母妻儿离奇的遇害,凶手至今未落网,六十一岁确诊肝癌晚期,卒于六十二岁。】

祁岸觉得他这能力有点不好,就是他不想发动时,也会被动发动。

不过发现比之前多了点内容,祁岸看了起来。

“你……”

把张梁头顶出现的文字读完,祁岸看着人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是个可怜人啊!

“你这么拼命修炼是为了什么?”

祁岸为自己刚刚忽悠人的行为感到可耻,这里面的大部分病人应该都是有故事的,他们也不想生病,可是有时候太清醒了,那种痛他们根本承受不住。

张梁仰头望天,脸上露出浓浓的思念之情。

“我父母还有妻儿修炼资质极佳,比我还好,他们已经修成大道飞升到上界,我的资质是全家最差的,只能孤身一人留在下界努力修炼,争取早日飞升上界,一家团圆。”

虽是在陈述,但祁岸从张梁的话语中听出他对家人的自豪,自豪于他的家人修炼资质都很好。

张梁从胸口摸出一块有点丑的石头,他宝贝的捧到祁岸面前晃了眼,就又马上紧张兮兮的收回去藏好。

“唉,我本来都已经结丹,离飞升不远了,可是遇到了一群庸医,他们竟然把我的金丹从体内取出来,说我的金丹不是金丹,是什么结石,当时气得我都想大开杀戒了,不过想到父母妻儿还在天上看着,我就生生忍下来了。”

张梁一阵后怕的拍了拍胸口,“也幸好他们取出我的金丹后,并没有把它占为己有,或者是把它扔掉,我近期都在抓紧时间炼化金丹,提升实力。”

明明是很可笑的话,祁岸却笑不出来,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紧了。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