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失序城
  4. 第3章 正午

第3章 正午

作者:

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两难。没办法,黎平打算像之前一样再挣脱一次,然后还是跑,没办法,自己只是个普通人,面对这两只怪物除了跑路真没有什么其他更好的方法了。

后面这个货车只要跑出它的领域就行,而前面这位黑袍人,目前也看不出它会不会瞬移,但可以肯定的是对方一瘸一拐的移速肯定不行,而一瘸一拐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脚上是其它部件,不够协调。至于它的远程火力,完全可以无视掉。

正准备付诸于实践的黎平却惊愕的发现自己动不了了,身体被一股神秘力量所隔离,无法感知到身体的存在,只能感受到一片虚无。不!还能感受到嘴,也就是说现在全身上下还能动的只有嘴了。可能因为后面这位需要我回答它吧。

回答它吗?陪它去见某个存在,和它一起去解释,好像还是有概率活着,去的路上说不定还能开溜。而面前的黑袍人明显是想杀自己,现在与货车司机站队好像也不是不可以的事了。

正欲回答的黎平却听到了一声怒吼,黑袍人大叫着奔扑过来,

“你这个怪物还有同伙,都给我死。”

一边向黎平跑来一边开枪,但还是一枪没中,因为它枪口就没能对准我们。在靠近之后连着左脚的右手挥出打在了黎平胸口。黎平整个人倒飞出去,力量大的简直不是人。

黎平身后的货车司机在黎平被打飞出去的一瞬就不知所踪,身体的控制权也回来了,同时传来的还有一股剧烈的疼痛。飞出数米远的黎平捂着胸口,感觉起码断了几根肋骨,当然仅仅是感觉,黎平估计最多是骨裂。

因为黑袍人力量虽然大,但是身体极其不协调,挥脚的速度并不快,完全是凭接触后用巨力将黎平推出去。

倒在地上的黎平一抬头便看到了货车司机站到自己面前,真是阴魂不散。当它正打算伸手向黎平抓去。突然被一只脚锁喉向后拽去,是黑袍人把它抓住了。

“怪物,给我死!给我死!”

黑袍人一边大叫着一件扣动扳机,这种零距离接触即便是描边大师也不至于空枪,但这一枪的威力有点过于巨大,只靠凌晨的微光黎平看不太清楚,但随着每一声枪响,货车司机身上都会有大量身体组织和血液飞泄而出,甚至溅射到了黎平脸上。

黎平用手擦了脸上的污渍,借着天上的微光能看到是黑色的液体,还散发着腥臭。这时黎平捂着胸口缓缓爬起,呈半蹲的姿势向前打算趁着它俩内讧的时候开溜。边前进还边回头看。

不得不说黑袍人的手枪是真厉害,用带着消音器的音效打出来了喷子的效果,好像还是无线火力。然而对货车司机貌似造成不了伤害,不管开多少枪,它都会有大量身体组织被子弹带出,却依旧朝着黎平的方向伸着手。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执着?黎平心里感到欲哭无泪,他多希望货车司机能转移目标去和黑袍人互殴,这样他就有充足时间跑路了。

但现在有黑袍人拖着其实也差不多。不过跑是不可能再跑了,身体不允许啊,只能拖着剧痛的身体慢慢离它们远去。

但诚实的讲,黎平也不知道现在该往哪去,人行道上有那些人影,它们就这样静静注视着黎平慢慢前行,但黎平却不敢看它们,更不敢靠近,害怕它们也突然加入战场。

而前方是一开始的事故现场,那个货车司机可以在这周围瞬移,这附近呆久了肯定不安全。后方是那个古朴小镇,

进了那起码可以摆脱货车司机,但它俩在身后让黎平不敢贸然过去。

随着黎平渐渐远去,已经只能看到它俩模糊的身影,以及身后时不时传来的一阵阵枪声。天知道一把手枪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子弹。

黎平此时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轿车前,幸好由于职业原因会带着医疗箱,加上经常加上夜班会备上水和食物。谢天谢地,打开后备箱后,它们还完好无损地摆在那里。黎平快速进行了筛选,带上了需要的东西便准备离开。

想要生存的话,水和食物是必须的,所以必须得冒险带走,而且如果等它们打完估计就没机会返回这里了。

嗯?飞快收拾完的黎平发现原本断断续续的枪声好像停了,心中暗道不妙,不会这么快就决出胜负了?还是黑袍怪终于弹尽粮绝放弃了?

管不了这么多了,带上东西赶紧离开要紧,同时回头望去,却发现它们好像消失了,而自己前方好像传来一阵吱吱呀呀的身音。

猛然向前望去,货车旁原本货车司机站的位置不知何时矗立这一个怪异的身形,不停颤抖抽搐着,声音就是来源于它不断扭动着的四肢。一个人形生物,身上有着各种肢体,不断扭动着,甚至移动着位置。

在现代经常看各种恐怖片和小说的黎平很容易就猜到了那是怎么回事。妈耶!它们合体了,黎平吓的冷汗直流,现在或许它们在磨合身体,那么又到了跑路环节。它们…不…现在是它了,说不定完美融合双方的缺点,而自己只要过了那个边界线就安全了。

黎平忍不住感叹,短短的几章,就耗在这几条路上来回跑了。略微提高了一点速度,向着边界线上再次小跑了起来。

当黎平开始小跑起来时那怪物也猛然转身,黎平回头大致看到了它的模样,主体是那位货车司机,而身上浮现的肢体应该是黑袍人的,从那只怪异的右手就能看出。但黑袍却不知所踪,只见它的胸前,长着一个没有皮肤的血肉骷髅,只有头颅和躯干,应该就是被黑袍遮掩下的身体了。顺便吐槽一下:长这么丑,怪不得要披袍子。

只见它四肢并不协调,跌跌撞撞的向着黎平追来。时不时便会因为不对称的身体而跌倒。恐怖而又荒诞。不过看着移动速度并不快…才怪啊。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速度并不是问题。只见它一会走一会跳混合移动,因为不协调的原因虽然走的并不快,但一跳便是数米远。

黎平只能咬咬牙强撑着继续提高速度,但在黎平不可思议的目光中,那怪物猛然一跃顷刻间便来到了黎平前面,而那怪物身后便是边界线,依旧用那嘶哑的声音说着话。

“怪物,去死,怪物!和我一起去解释一下吧。啊…怪物,去死!”

好吧,混合了两者的台词,不过最值得注意的是它那从肩上长出的那只手正拿着一把手枪对着黎平,虽然货车司机的眼睛也长得歪,但起码不是在手背上这种根本无法瞄准的地方。应该不至于会人体描边。

像是为了回应了黎平的想法,怪物一边扭曲着向黎平奔来一边开了一枪,疼痛瞬间从黎平的右手和肩上蔓延,右手的医疗险也掉了出去。这手枪居然还真的打出来散弹的效果,肩膀和手臂同时中弹,挣扎了这么久怕还是要交待在这里了。

黎平一边后退一边寻找着周围救命的东西,突然看到了旁边马路上有一件熟悉的衣物,一开始马路上可没什么东西,那是黑袍人的斗篷?

强烈的求生意志使黎平忘记了疼痛,向那件斗篷扑了过去,已经没什么其它办法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怪物张开四手飞扑而来,黎平也一个翻滚闪过将斗篷披在了身上,黎平忐忑着等待命运的到来。过了一会儿没有动静,这时想着向那个怪物看去,却发现旁边的那个怪物突然不动了,就这样停在了那里。

然而怪物突然开始抖动,肢体扭动着以一种怪异的行动方式向着车祸现场走回去,黎平则小心翼翼的绕开,确定了对方放过了自己才松了一口气。

放松之于的黎平却发现自己身体不痛了。低头看下自己右手,摸了一下,被枪打出来的洞口似乎愈合了,自己这是捡到神器了?可是这种自愈能力真的是人类能做到的吗?

不,不对!强烈的危机感让黎平企图将黑色斗篷取下,但一股疼痛感传来,斗篷似乎已经有一部分和背部融合了,但黎平不管疼痛,仍在拼命撕扯这斗篷,这时才发现这斗篷有着熟悉的触感,上面有着纹路,还有这种胶原感,这是一张皮肤,而且多半是人皮。

想来那个黑袍人应该就是被这个斗篷寄生了,脸和躯干的皮肤都被其吃掉了,而他自己也变得扭曲。听话语说不定他之前也是一个正常人类。

终于在一阵剧烈的痛感中,黎平将黑色斗篷连同背部的一部分皮肤一同扯下。强烈的疼痛让黎平发出了一阵阵低吼,痛的连发声都困难。

刚刚远去的怪物也突然转身,念叨着“怪物…”“解释…”向着黎平冲了过来。

而这时黎平却发现自己背后感觉到了阵阵瘙痒,伸手摸去,背部竟然已经生长出了浅浅的一层皮肤。是那个斗篷的效果还在吗?不对?这是人类正常的恢复速度吧,人类好像可以快速恢复伤口,人类好像可以断肢重生,人类好像可以不死不…

脑袋里面胡思乱想的黎平被一阵刺眼的光芒打断了思绪,强烈的光芒让黎平半天睁不开眼,过了良久才缓过来。微微眯起眼,一轮烈日高悬在空中,想着刚刚的思绪不由得感到荒谬,自己做手术的应该清楚,即便伤口缝合了也要一周左右才能愈合,内部则需要更长时间才能长好。而断肢重生更是现代医学也无法做到,最多只能给你接上。-

勉强适应了阳光的黎平站起身,看到手机显示此时时间为十二点零一。向四周望去,却发现四周变得破败不堪,路面上坑坑洼洼,那个怪物则已经不知所踪,地上只留下了一本小册子。那件黑色斗篷也没了踪影。

回头望去,那片古街的位置已经成了废墟,只有少数几个建筑还能勉强屹立不倒。

再检查了一下自身情况,发现只有背上受伤了,但又不能算伤,只是如同皮肤被削掉后长出来的新皮肤,娇弱又软嫩,很容易被刺激。这疼痛提醒着黎平刚刚的一切不是幻觉。

黎平向前将那本册子捡了起来,这本册子一部分崭新一部分破旧混合着,破旧的地方已经看不清,很多页直接没了。但幸好封面是崭新的,用汉字手写着《员工生存手册》几个大字。

黎平将其收了起来,到了安全地方再看。同时将之前掉落的医疗箱等物品拾起。既然白天不刷怪,那就顺便回到车里又多带了一点物品,例如纸和笔,顺便将被撕破的衣服换成了换洗的白大褂。

接着便向着古街废墟走去,不管那个地方还有没有怪物,起码可以肯定这里还有,而且古街那里的那只黑袍人已经和这里的货车司机融合。那么附近应该没有怪物了,即便夜幕降临也会相对安全。

进入古街废墟的黎平发现地上的青砖路上也散落着许多很薄的册子,想必昨天夜晚绊倒自己的就是它们其中之一了吧,随机捡起一本,上面同样是手写的汉字,写着《穿越者求生指南》。

黎平心中:!?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