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失序城
  4. 进退2难

进退2难

作者:

“货出问题了…请问您能和我去向它解释一下吗?”

黎平听到了身后的传来的嘶哑的声音,努力平复了心情,既然对方发问了,那就有得谈。但肩膀上依旧被对方的手紧紧抓住,黎平也没敢回头,而是选择小心翼翼的交流。

“要不你先告诉我它是谁?”

“…”

“我们去哪向它交代呢、”

“…”

“我觉得你可以…”

“请问您能和我一起向它交代吗?”

“靠!”心里不禁感到无语,还是无法交流。而他抓住肩膀的手力气也越来越重,很明显已经不耐烦了,而且如果不回答对方的问题,它肯定不会放我走的。但如果回答“可以”的话,真的要见那个“它”吗?自觉告诉自己那绝不会是好事。思来想去决定再挣扎一下。

刚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已经使黎平肾上腺素飙升,短暂的力量与兴奋遮掩了疲倦与疼痛,打算再最后一搏。

只见黎平瞬间下蹲,伴随着衣服撕裂的声音成功摆脱了那双手,蹲下后拿出毕生最大的爆发力向前飞扑出去,并又开始狂奔模式,但那一瞬间本就没有把握平衡,脚下不知什么东西拌了一下使黎平瞬间失衡,扑倒在地。

刚才暴发的有多猛,现在摔的就有多惨。黎平感到的手臂应该被擦破一大块皮,内脏也受到了冲击,轻微疼痛。最关键还是肩上,能够感受到起码被扯走了几片肉,此时应该开始流血了。最最关键的是,还没跑掉…

黎平勉强翻过身子,却看到了荒诞又滑稽的一幕,对方好像想向黎平靠近,但不知道被什么阻挡了,要说是什么,黎平想到的是游戏里空气墙。

而在它面前就像有一堵墙,它缓慢的用脑袋撞击着,却无法更进一步。它看了看手中残破带血的衣物,愣着神。

黎平也不敢因为它过来不了就有所放松,强忍着不适努力站起身来,打算开始向后离去。

这时货车司机放下了手中的衣物,抬起了头,与黎平对视,而且是用后脑对视,由于天黑加上头发的掩盖,一开始黎平并没有注意对方脑袋,或者说就没机会注意。但此时近距离对视,黎平可以肯定对方位于后脑勺斜上方有一只眼睛,反射着月光。

黎平心中警铃大作,瞬间想要再次转身逃跑,但对方却突然转身,颤颤巍巍的向后走去。

但黎平心中的恐惧不减反增,因为对方依旧在注视自己,而这次是用脸颊上的眼睛。

天啊,这是一张怎样的脸,嘴部位于额头,耳朵一只斜在左边眉毛,一只横在正常人嘴的位置。而鼻子直接不知所踪,原本鼻子的位置有个漆黑的凹陷,脸部的器官围绕着这个凹陷扭曲着。

嗯!死里逃生的黎平才发现之所以自己能看到这些细节是因为有微弱的灯光,向身后看去不由得目光一凝,怀疑自己是不是超越了。不,自己多半是超越,但此处的画风与刚刚相去甚远。

现在自己面前的应该是某个时期的古朴建筑,有的崭新,有的破旧不堪。而灯光来源于大门两边的灯笼。脚下的也不是马路,而是由青砖铺设而成的路。当然,这里也可能是某个地方的名胜古迹。但自己这一眼望去并没有看到什么现代化建设。

而刚刚自己所处的地方虽然不认识,但自己可以肯定是某个现代的街道,有马路和人行道,街边是现代这种大致长方形的房子。路边有着不可名状的人型生物。而这里空无一物,

黎平感觉更吓人了好吗?

周围景物的反差让黎平一时间愣了神。但警觉提醒着黎明刚刚的怪物,这时黎平发现对方已经回到了一开始的路口。那边依旧没有灯光,如同停电了一般,但黎平借着微亮的光看到了对方的身影,和一开始一样对着卡车站着…

自己愣神最多几秒对方就已经回去了,虽然知道对方可以瞬移但黎平还是忍不住震惊。但要说现在它给自己的感觉就像是中立野怪,离开了活动范围,仇恨值消失了。

等一下,微光?黎平不禁抬头看,他一开始以为此处的光芒源于灯笼,却发现天空中出现一抹鱼肚白,可是现在明明才十一…掏出手机的黎平再次愣住了,现在时间,凌晨五点。

可是自己刚刚与那怪物周旋了应该一个小时不到。可现在时间却过去了六个小时。黎平可以肯定自己的时间观念没问题,再说,以他的体力也不可能跑六个小时,他又不是骨科工作的那帮人。

那就说明要么时间加速了,要么自己的时间观念被那片地方扭曲了,而黎平更加倾向与后者,因为加速时间太过匪夷所思,虽然今天经历过了匪夷所思的事,但还是感觉后面的解释相对合理。

不过既然摆脱了危险,黎平觉得现在可以寻找出去的方法了,自己来到这里应该不是那个怪物制造的幻境,毕竟它现在已经回到它的刷新点了。

那么该不该探索一下呢?但如果每个区域都有那样的怪物怎么办,说不定在自己进入领地后已经找过来了。待着原地应该可以确保安全。自己身后多半是边界线,如果这片区域有危险可以去另一边,另一边那个货车司机追来后也可以再跳过来,这样反复横跳可以最大限度确保安全。

但待在原地坐以待毙也不合适啊,总得想办法出去的。所以黎平最终决定坐下休息,回复体力后再去前方探索,顺便静观其变,看看附近是否有什么危险的活物。

待到恢复的差不多了黎平缓缓起身,肩上的伤口基本上已经凝血。可惜纱布和消毒用品在车里,没办法好好处理,但比起伤口感染还是想办法离开要紧。

看了眼手机时间却发现现在凌晨五点一分,自己休息了半天才过去一分钟?就在这时,黎平抬头看到了一个人影不知何时从街道尽头出现,并一瘸一拐向黎平走来。

黎平刚刚平复的心情再次紧张起来。但这次明显镇静的多。缓缓向后退,大致确定边界线就在自己身后两三步之内,等待着对方靠近。

待到对方靠近黎平,此时只距离约五米远。却看不清对方的样貌,因为他全身被一件黑色斗篷笼罩,斗篷之内一片黑暗,光线都无法照射进去。

只见他缓缓抬起左手,黎平心中掀起来轩然大波,因为那只手握着一把枪。虽然黎平不了解枪支,但可以肯定对方手里的是一把手枪。

使用枪支?对方也是人类?可是那斗篷下的黑暗明显不是人类能做到的。如同黑体一般,吸收了所有光线,在灯笼与微弱的日光照耀下呈现的是绝对的黑暗。但不等黎平思考,对方已经开始发问。

“告诉我,人类是如何定义?”

这是个奇怪的问题,范围也很大,黎平不知如何回答。但还是想先问清楚对方身份。

“那个…我可以回答,但您能不能先告诉我您是?”

biu的一声。回应黎平的是一颗子弹,听声音多半还加装了消音器,而对方可能在警告黎平,因为如此近的距离却没有命中,对方侧着持枪,枪口并没有瞄准黎平,而是瞄向右侧。

对方再次发问:“人类是什么?”

这次是没有挣扎的空间了,黎平始终坚信,七步以内,枪又准又快。捣鼓了一下脑中的知识开始回答起来。

“人,灵长目人科人属…的杂食动物”

“继续”

黎平本能感觉对方应该和刚才的货车司机一样是怪物,都是问某个问题而不回答其它问题,但黎平眼下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只能绞尽脑汁继续回答。

“人类一般有206块骨头,有六百三…额…约六百多块肌肉。有头、四肢、躯干组成,头上有五官,如眼……”

想不到其它解释的黎平只能用医学上的人体结构凑字数,而且还有很多知识都忘了。当黎平念完后小心翼翼的观察对方的反应并小声的问到:

“您看可以了吗?”

谁知此时对方身体猛然抽搐起来,眼见不妙的黎平想转身就跑,却突然听到几声枪响,虽然知道没用,但还是出于本能抱头蹲下。

缓缓睁开眼睛却发现身体没有大碍,对方几枪全空了。只见对方左手举着枪,右手…哦不,右脚捂着头,没错,只见露出斗篷的右手本该是手的部位连了一只脚,好像还是左脚。黎平暗道:果然和那个司机一样是扭曲的怪物。

对方身体颤抖喃喃自语道:“人类不是对称的,右边不应该是右手,眼睛不应该在脸上,应该在胸口,不对…应该在手背上,而嘴…”

听着对方的话语,黎平好奇望了一眼,还真发现对方左手手背上有一只狭长的眼睛,一开始自己并没有注意手部。而此时黎平也明白对方枪口之所以没有对着自己是因为不把手背偏向右侧它就看不见了。

不知为何有点想笑,但还是没有大意转身就跑,很快跨过了边界线,也不敢再往前走,怕再次把那位货车司机的仇恨拉了过来,确定货车司机依旧站在那后黎平回头望去。

却发现那个黑袍人也一瘸一拐过来了,它跨过边界线过来了,还大喊着:

“我知道了,你已经变异了。去死,去死!你这个扭曲的怪物”

顾不急吐槽对方反咬一口,黎平又打算跑了,看来自己还是对这里不够了解,不是所有的怪物都有领地,或者是它们的领地重合了?再往前跑一点说不定就能离开它的追击范围。

正打算转身的黎平突然感觉一股剧痛袭来,受伤的肩膀被人用巨力抓住,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个货车司机所为,可是,为什么不能换一边啊。

果然如黎平所料,熟悉而嘶哑的声音再次传来。

“请问…您能…和我一起去解释…一下吗?”

而面前的黑袍人也正在一瘸一拐的靠近,还挥舞着手中的手枪,又是几枪射出,如此危及的时刻,黎平还是想吐槽一下:描边大师。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