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失序城
  4. 黑夜

黑夜

作者:

两本册子都不算多,看完大约花了二十分钟左右,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确定路线以及去哪。

根据三个据点的描述中可知得月楼应该是相对安全的。只要整个据点的人不犯傻在里面吃东西就不会有事。

而阿房宫附近疑似有怪物游荡,长城周围更是直接建议新手不要独自入内。理论上这两个据点沦陷的可能性更大。

但得月楼在白天难以找到,只能四处乱走装撞运气了。

首先黎平离开了古街到了身后那个街区,某姓贝尔的求生专家曾经说过,这种时候最主要的是确定方向,而古街一片废墟没有高处。

身后的街道虽然破旧的一副长时间没有人住的样子,但起码有几栋五六层的高楼。离自己也不算远,毕竟自己就在两街的交界处。

进入高楼,墙壁已经留下了岁月的痕迹,明显年久失修,甚至长出了蜘蛛网,但却没有蜘蛛。

黎平也注意到了,这一路上

有动物的痕迹但却没有看到任何的生物。连其它人的存在都只在册子里看到。

像这栋楼里处处透露着有人生活过的痕迹。比如门口的“福”字和对联,以及地上的垃圾无不昭示着这栋楼曾经有人存在。而且不像是某个幸存者,而是整栋楼原本都有人正常的生活。

楼里大部分门都是锁上的,但也有少部分是木门,被岁月所腐蚀,可以从外看到屋内,还有一部分则直接没锁。

黎平还是由于好奇心忍不住进去一探,但是感到紧张万分。虽然手册上提到白天的失序城绝对安全。但当这一栋楼只有自己空洞的脚步声回响,加上正常人多少有点幽闭恐惧症,难免会感到害怕。

屋子里很正常,里面只有一堆恶臭的垃圾,还有一堆残破的家具,却没有任何电器。

忍着恶心翻找了垃圾,唯一有价值的线索就是零食包装袋上的生产日期,基本上都是今年几个月前生产的产品。估计此处的建筑物是与自己一同被传送过来,或者比自己早一些。

其它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物品的,食物都是已经被食用过的残渣。自来水管也无法使用。

最重要的是屋子里无法用电,因为黎平发现没办法给自己的手机充电。黎平已经把手机进入了最低耗电状态。还电量还是在不停流失,目前仅剩下三分之一,好在带了块充电宝,还能支撑一阵。

与夜晚不同的是手机在白天没有信号,以至于黎平不敢关机,害怕手机无法网络对时而导致时间出现误差。

眼见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黎平也没在其它房屋上浪费时间,直接来到了楼顶。楼顶上有着许多花盆,但里面的植物都已经枯萎死亡。

从楼上眺望,由于没有任何高的建筑物遮挡,前方古街的全貌一览无余,一眼便确定了阿房宫的所在。

太显眼了,古街中心有一片占地面积极大的黑色废墟,少说面积也有几平方公里,如果是完好无损的状态不知道是何等的惊人。而与自己的距离应该约十公里。两个小时内应该能到达。

至于长城,应该是位于与自己相对的另一头,也比较显眼,因为那是一段连续着围绕着古街边缘的废墟,明显不是木质建筑,好像是某种石头砌成。

再往前已经看不清了,但可以模糊的看到古街外有一个大型的废墟。环绕了一下周围,发现自己所在的街区并不大,大约直径几公里,甚至比不上阿房宫的废墟。

这片街区左右也是废墟,

但不至于像古街完全变成废墟。可以看出是现代化的建筑,不过房屋已经破败,大部分都已倒塌,剩下勉强屹立的建筑也各自有部分倒塌,裸露出由钢筋支撑的身体。

最令人震惊的自己身后,居然是一片一望无垠的大海。作为内陆生长的孩子,这还是黎平第一次看到大海,那么广阔而无边无际,但偏偏在这种地方。

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黎平开始为接下来做规划。三个据点的位置知道了两个,那么按照生存手册上的内容可以推出得月楼大致位置。

以阿房宫为中心,如果自己位正南方,那长城相当于在西北方向,而得月楼位于东南方某处。

长城和阿房宫都过于危险,而且长城也未必能在天黑前到达。而阿房宫占地太大了,据点又只有其中一处,黎平很怕到达后怪物就刷新在自己脸上,而自己找不到地方躲藏。得月楼则是找不到位置。

突然黎平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误区,归根到底的目的是寻找人而不是建筑。如果他们和自己一样是正常人,那么白天因该也能看见。只要去据点附近找有没有人就行了。

但比较致命的是黎平有轻微的近视,如果没什么物体在大幅度移动,这么远的距离根本看不清阿房宫或长城附近是否有人。

不过幸好现在是白天,目前一点,而天黑起码要要六点。有约五个小时的充足时间。

突然间黎平看到了得月楼那片区域出现一个红色的人影,进入了某座废墟。确定自己没有眼花,黎平飞快做出了决定。

先去得月楼附近寻找是否有人,找不到就去阿房宫接着试试能不能到达长城。

快速下楼的黎平再次走进了古街。根据记忆的方向往前走着,甚至为了追求最快的速度直接横穿古街废墟。但夜晚精力的消耗加上太阳的烘烤让黎平不敢奔跑。

随后黎平迷路了,有些事情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比如计划中就没想过自己会迷路。

但也不能怪黎平,这里全是废墟,根本没有可以当作路标的建筑。也找不到制高点来观察路线。不过幸好走的是直线,可以原路返回。

但…真的要返回吗?黎平看着自己走了半个小时的路程。虽然迷路了,但自己大致方向没错,只是找不到具体位置。

看着天上烈日,不可能再回去了,自己水也不多了。如果白天不会有任何异常,那也就意味着自己可能会被渴死。

不过虽然不打算再走了。黎平还有个办法。缓缓走上一座废墟。大叫着:

“喂~有人吗~”

声音的速度和范围绝不是自己的双腿能比的。但遗憾的是没有听到任何回应。

不禁让黎平感到绝望,这座失序城真的有人吗?自己真的可以相信这本册子吗?就算有,现在也可能是没了,这本册子的出版日期是2011年,而现在已经过去好几年了。

不过,越是绝望约不能放弃,黎平决定再去阿房宫附近看看,自己走的是直线,按照记忆大致再调个角度继续走直线,肯定能找到,因为阿房宫太大了。

又约莫走了一个小时,黎平知道不能再这样走下去了,有些东西实践起来才知道困难,阿房宫看着只有十几公里,理论上只要走约两个小时就能到。

但现在烈日炎炎,昨晚又因为那些怪物而过于疲倦,一整天基本上就吃了点自己带的干粮,这样下去会撑不住的。

无奈,黎平只能找个凉快的地方坐下,看着外面的天气,等太阳稍微小一点再出去吧。

一整晚没睡,坐下后一股强烈的睡意袭来,黎平也没多抵抗,反正打算休息,于是定了闹钟打算睡一个小时。养精蓄锐后再赶路。

其实即便夜晚降临也没什么,按册子的介绍,古街这一片一般没有什么游荡的怪物,危险是建筑和一些地点。

而现在黎平休息的地方黎平也认识,少有的有明显特征建筑的地方。背靠一个枯树的影子下,旁边是一口废弃的枯井,被一块巨石封住。

这就是手册上提到的地方。但这一路上黎平也只找到了这一处。而这附近的某一条街道就是他们遇难的地方。

翻看着《员工生存手册》对应了一下周围的建筑,和这一堆废墟对照了半天最终还是没对上。既然无头绪那就睡觉吧。

一觉醒来后就到了四点,太阳的炙热只减少分毫。但看着太阳一时半会应该落不下去也多少有点心安。这个天气起码要七点太阳才会完全落下吧。

勉强恢复精力的黎平继续前进,终于在黄昏时刻来到了阿房宫附近,看着距离自己几百米的阿房宫黎平欣喜若狂,因为看到了内部一片黑色的焦木上依稀有着几个微小的人影。

看着时间:五点半,黎平却愣住了,因为手机上的时间正在飞速变动,五点三十一、五点三十二…

黎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明白现在该干什么,莽足全力全力向那些人影冲去,虽然到了阿房宫,但它太大了,终究是没能在黑夜降临前进去。

于是反而开始极速后退,夜幕里的阿房宫应该极其恐怖,这时候进去无异于自杀。而且既然都到了这附近,也确定了人的存在,那么不妨等到黑夜完全降临,再慢慢找标记进去。

黎平一边等待一边观察着时间,时间一直飞快前进,太阳也对应着快速落下,时间停在了七点半,太阳也完全落下。突然时间扭曲着蠕动起来,变成了十二点整。天上也忽地高悬出一轮皎洁的明月。

周围的废墟不知何时变成了房屋,一排排的灯笼也突然一个接一个亮起,一部分屋内也亮起了烛光,但手册上写的是这些屋里应该是没有生物的存在。

抬头望向前的黎平目光一凝,-阿房宫的废墟不见了,自己眼前是一条街道,两边都是房屋。环顾了四周,确定自己位于某一条街道的内,可是,为什么?

黎平突然发现后方的景物有些熟悉,那棵郁郁葱葱的大树,树上挂着的吊绳,树下是一口被石头封住的井。

不是吧,自己只是白天在那休息了一下,不至于晚上就被拉到这来了吧。事到如今黎平也能翻着那本《员工生存手册》寻找建筑确认路线。

却惊奇的发现这本册子不再残破,上面的内容被补全了,原来那个黑袍人全名叫吴国忠。但只翻看完第一页黎平就丢了出去,因为原本的员工介绍上浮现出一排血字。

“别怕,我会保护你。一起在这里直到永远…”

并且字还在不断冒出,但黎平并没有看后面的内容,白天看的《员工生存手册》写过:

“不要听它们的低语,不要回答它们的问题,不要观看它们的语句…(破损)”

那么看来自己是冤枉那口井了,这本册子应该才是关键,看来以后不能乱捡东西了,立即检查了一下医疗箱内的物品,所幸没有被污染的痕迹。

而看着眼前的街道,黎平知道吴国忠一行人就是栽在了这里。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心里默默鼓励自己:

我们一定会活着出去,然后一起活着回去。

在黎平没看到的角落,那本《员工生存手册》被扔到了那里,一阵风吹过,翻到了员工的记事那里,破损的地方也全部修复。最后的记录写着:远离得月楼!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