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失序城
  4. 脱困

脱困

作者: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黎平走在路上,但却没有任何异常出现,不过越是正常黎平越是感觉不安,这如同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这条街道仿佛没有尽头一般,又或许是陷入了某种循环,走了一会儿的黎平终于发现周围的建筑有些熟悉,是鬼打墙?

第一次黎平看到周围的建筑还没什么,但现在起码第五次看到了,哪怕是不认识路的黎平也记住了它们的样子。

但此地肯定是可以出去的,那个吴国忠就是从这里出去的。既然无法走出去,那就只能在附近好好寻找线索。

“你去这头,我去那头,分开寻找线索。”

黎平与面前的空气交流着,随后便四处寻找起来,但不敢进入周围的房屋,古街中最危险的就是建筑,这条街道上目前只是鬼打墙。不到万不得已黎平不打算进入房屋中。

沿着街边找,还真被黎平找到了点东西,居然是一本《员工生存手册》,这个方向应该不是黎平扔掉的那本,但可惜与它一样不可视。只能控制住好奇心将其丢掉。

突然看向地面,黎平发现了册子所在的那片地面上与其它青砖路面不一样,比较暗淡。

今晚的月光和昨夜相比要明亮的多,再加上借着灯笼的光芒黎平很快看出了这片阴影像什么,一个人影。

“快来看,这应该是吴国忠的队友留下的,但为什么?”

与那本册子相结合,黎平大致能推出结果,那就是这个人已经身亡,变成了地上这滩黑影,册子也掉落在地。

但是什么原因让他变成这样,这条街上还有其它的危险吗?而除了鬼打墙自己确实没有遇到其它诡异的事,看来得更加小心了。

就在黎平想要继续往前走时却突然停下了。

“你说前面都检查过了,没什么东西?不应该啊,吴国忠的队友肯定不止一个,他们肯定也有掉落物品。”

黎平坚持要继续向前,不出所料的在前面的街边又陆续看到了两本册子,这月黑风高的还真是难以注意。

与前面那个人一样,地上只有掉落的册子和在青砖上显现的人影,而他的册子同样不可视。但黎平并不灰心。

再往前的一个人影则有了令黎平意外的东西,一把手枪,这还是黎平第一次见到真枪,捡起来把玩了一下。

这枪的质感很沉,捣鼓了一下拔出了弹夹,但不知道具体有多少发子弹,因为黎平不知道怎样拆卸和装填子弹,不敢乱动。

黎平一会儿便克制了有枪的兴奋,因为他知道枪对怪物用处不大,昨夜那个吴国忠化身的怪物哪怕把手枪当喷子用,依旧没能杀死货车司机,反而被他吸收同化。

黎平蹲下查看,剩下的东西依旧是那本册子,但这本册子却被人撕毁,散落异地,疑似怪物干的,因为封面上有五道深深的抓痕。正想去看散落纸张的黎平再次停住了动作。

“你已经看过了,没有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污染了?那看来我们只能再找找其它线索了。”

黎平起身时却瞟到了一张纸上大大的写着三个黑色的字,

“它…是…谁!”

继续向前的黎平没有再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并且又回到了一开始的地点。这地方并不长,黎平估计只有两百米,但却找不到任何出去的方法。

实在不行只能进入周围的房子,异常一般不能影响异常,进去后应该可以摆脱这里。

在这里待的越久黎平心里的不安就越强烈,

吴国忠一直躲避着什么,他的队友也不知被什么印在了地上,还有无意中看到的那句话都隐约昭示着此处的危险。

黎平感觉周围仿佛有着潜伏于黑夜中的怪物,一直盯着自己伺机而动,待自己露出弱点时将其吞噬。

黎平还是决定冒险一下,走到了一处房屋的门前,这是由两扇红木门组成的大门,没有把手,用手轻轻推了推,应该是里面用门栓锁住了。

“我知道里面可能更加危险,很可能死在里面。”

“但谁说待在着就更安全呢?忘了吴忠国是被谁逼成怪物的吗?忘了刚刚看到他的队友是如何死去的吗?说起来,我突然想起我好像是一个人来的。”

是的,黎平想起来了,地上那张纸的话让黎平陷入了沉思,为什么要问“它是谁?”那就说明怪物是他们熟悉的一个人,但他们居然不知道是谁。

而黎平在这里“认识”的人只有一个,很容易就联系到“它”身上,黎平之前就有所怀疑,但好像被某种力量影响根本没有去回忆。

但黎平只要肯回想就能清晰的记起自己一个人孤身到了这里,孤身一人被两只怪物追了半天。哪怕黎平的自觉告诉自己确实有两个人,哪怕自己也理所当然的认为有两个人。但记忆清晰的显示,自己应该是一人!

另外一个人是谁黎平确实不知道,但它是否有害是毋庸置疑的。

说完第一句话的黎平已经飞快抬起左脚向着大门踹去,打算踢开大门夺门而去。但现实给了黎平一个响亮的耳光。

因为尴尬的发现没踹开,接着又是一脚、两脚、三脚…

发现踹不开的黎平冷汗直流,他觉得自己蠢透了,又是在实践上出了问题,看来以后思考问题得结合自己的实力出发,前提是有以后的话…

黎平慢慢转过身并说着:

“兄弟,我可以解释…”

还没说完黎平就发现它…不见了!刚刚还和他几乎形影不离的那个人不见了。惯性思维让黎平猛然回头,嗯!居然没有。

但黎平不敢掉以轻心,天知道会不会又从哪个地方蹦出来。但既然自己识破了它的骗局,那么不知道此地会不会有所变化。

黎平小心翼翼的一边走着,一边观察四周。顺便将那本散落的手册捡了起来,那本手册被污染了,但被撕下来的内容没事。一直走到看见了新的建筑物黎平才放下心来。

看来这处异常也不难走出嘛,也不知道为什么吴国忠小队为何死了三个人在这里。忽然黎平大概知道了原因。因为自己前面的路上刻着许多个大字——前方街道务必一人通行,请切记自己一人通行。并用箭头指向了刚刚的街道。

这时黎平才明白,自己能安全走出的最关键原因是自己是一个人。既然一个人安全那黎平突然不着急出去了,研究了一下捡到的笔记,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吴国忠一行人到了此地却发现多一个人变成了五个人,也从侧面反应了他们是四人小队,但无论使用各种办法都找不出第五个人是谁。无论盘点手册上的名字还是回忆里都只有四个人,但就是能数出五个人。

而他们想到的办法就是依次分开来站,谁也别向谁靠近,然后各自想办法找到出路,用特殊方法通报。但也不出意外,分成了五个人。

而当时笔记的主人是这样描写的:

“这是我们第一次遇到这种诡异的事情,我们尝试了各种办法,我的结论是它应该冒充了我们的队员,然后扭曲了我们的认知,才会在指着人头来点名的情况下数出五个人。

找遍了附近,没有任何线索,只能等待其他人的发现,可惜这些房子都锁了,不然可以尝试进入其中来摆脱困境。

我看到李明好像在与什么人交谈,天啊!然后他就突然消失了,要不是进入锁住的房屋里是必死,我真想立马摆脱这个该死的地方。

我发现有人向我走来,是吴队长,可是…哪怕有重要的事,以他的性格也不可能会走过来给我讲,毕竟就是他说的让我们不准相互靠近。

那么…它是谁。”

笔记到这里就结束了,至于有没有后文黎平也不知道,他那本员工手册黎平可不敢翻。

但黎平心中的疑惑更多了。那个字应该是吴国忠刻下的,但为什么一个人就安全?如果吴国忠最后幸存那么是什么危险逼他使用黑色斗篷呢?

黎平知道多半是没人回答自己了,因为自己清楚,他们小队四人已经全灭。黎平看向前方,露出坚毅,转身朝着身后走去。

吴国忠大概率就是在前方遇险,而且既然后面这条街道无害,那干脆转身就走,毕竟穿过这条街道后就是枯井,从那开始应该就是自己在手册上看到的建筑,哪怕手册扔了,自己也勉强记得大概描述和应对方法。

但正欲转身离去的黎平被一阵洪亮的声音打断了行动。只听风中传来几句诗词:

“七里长堤列画屏,楼台隐约柳条青,山公入座参差见,水调行歌断续听,隔岸飞花游骑拥,到门沽酒客船停,我来常作山公醉,一卧垆头未肯醒。”

虽然听不懂,但黎平大受震撼,当然,最让黎平兴奋的是莫过于此地有人。

补充文:吴国忠看着远处的队友相继倒地,忍住悲痛便开始思考对策,但没有任何办法的吴忠国只能向前,却发现自己突然回到了起点。

身经百战的吴忠国有着强大的观察力,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就是他们刚进来的地方,吴国忠走向了前面,却发现第一个队友已经成为了影子一样的东西被印在地上。

这是一种连他都没见过的杀人方式。最关键的是自己没有任何办法,看着队员相继消失,吴国忠反而越发冷静。有些东西,不是害怕就能解决的。

但显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想,比如他们队里的除他以外幸存的那位女队员就已经因为极度害怕开始扭曲。刚刚还在记录着什么下一秒便将其撕毁。

只见她冲着吴国忠突然一百八十度转头。吴国忠也已经摸向手枪准备迎战,手枪虽然对扭曲者无法造成致命伤害,但可以使它们受伤而减弱行动能力,尤其对未完全转化者效果十分明显。

然而吴国忠还没拔枪,下一秒对方就显示不见,只留下风中传来的一句惊恐的叫声:

“你是谁!”

但她又突然地出现,只不过这一次是他的三个队友同时出现在远处向吴忠国走来。

“还伪装成他们有意义吗?他们已经死了,只有我一个活着!”

吴国忠大声叫着,同时拔出手枪开始瞄准。但只见那三个队友向吴国忠投来一个诡异的微笑,然后融合为一个黑色的人偶消失不见。

摆脱了危险的吴国忠大致明白了原因,在房子显眼处刻下字迹以提醒后人,但字迹却自己愈合消失不见,无奈吴国忠只能退以求次,刻在了地上。

而接下来就是前往任务地点——得月楼。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