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其他
  3. 瞻前顾后
  4. 第17章 无耻之徒

第17章 无耻之徒

作者:

七月的北城,夏气正浓,钢筋水泥两边是浓烈的绿,树上隐隐蝉鸣,给喧嚣的城市,多了几分来自自然的生机。

两周后,焱诚顺利签了盛华医院的单,虽然大多时候是销售部在对接,但在和盛华往来的过程中,少不了沈羲浔亲自跟进。

虽有陆瞻的背景,但相关部门的主任,一个都不能少打点。

否则,随便一点小事就能够多遛人几趟,甚至拖延几天。

周六晚上,沈羲浔安排,请盛华医院相关科室的人吃饭。

顾蓬在盛华医院工作,沈羲浔犹豫半天,最后还是叫上顾蓬。

晚上,不过是推杯换盏,沈羲浔带着几位焱诚的管理层,一顿感谢。

“羲浔可是我亲同学,现在焱诚能和盛华合作,大家看我面子,必须照顾好我同学。”顾蓬反复强调。

“有老同学这层关系,就更方便了。”沈羲浔听到顾蓬的话虽然不适,但还是笑脸相迎。

生意场上,有些事情不能较真。

吃完饭,顾蓬执意送沈羲浔回去,沈羲浔坐在顾蓬车上,沉默。

曾经熟悉的人就在身边,咫尺之间,却是不想开口的陌生。

“你们焱诚能拿下这部分耗材单,真不简单,多少公司都盯着这个香饽饽。”顾蓬说。

沈羲浔应声,没说话。

“最近也没有你动静,这是在闷声干大事。”

“混口饭吃。”沈羲浔不想多说。

顾蓬伸手想摸沈羲浔的头,沈羲浔警觉的别开。

“羲浔,我觉得你最近有些不太对。”顾蓬问。

沈羲浔想说,你都和白姗姗在一起,我还和你怎样才是对的?

她望着窗外稍纵即逝的霓虹,挺想问问这么多年,她在顾蓬心里,算是什么?

转念,又觉得是自取其辱。

“工作太忙。”沈羲浔淡淡的说。

“这几天和阿瞻有联系吗?”顾蓬突然提到陆瞻。

“没有。”沈羲浔否认。

“最近听到一些传言,改天见面,我问问他。”顾蓬说。

“什么传言?”

“他有儿子的事情,我刚知道,一直以为他单身。”顾蓬说。

沈羲浔早就知道,毫不惊讶。

“他有没有儿子和我有什么关系。”沈羲浔想赶紧结束和顾蓬的对话。

“从高中你们关系就不好,这么多年过去,还是老样子。上次他把你从酒吧门口拉走,我还很担心,他有没有难你?”顾蓬问道。

“没有。”

“那就好,不过和他也不要走太近,自己注意点。”顾蓬嘱咐。

“路人。”沈羲浔说这两个字都觉得多余。

她不再说话,一句话也不想对顾蓬说。

她想看看,到底哪天,顾蓬能够对她坦白一切,哪怕只是把她当做朋友。

到了新蓝湾,沈羲浔下车。

顾蓬贴心的给她开车门,把她送到门口。

沈羲浔和顾蓬的接触,让她越发压抑。

她还是没有彻底走出来,这么多年的不甘心总会让她在某个瞬间,觉得她自己特别失败。

这种时候,她就特别想给陆瞻打电话。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

终于还是没忍住,她给陆瞻发了条消息:【来不来?】

【上楼。】

沈羲浔想到什么,匆忙回家。

陆瞻正百无聊赖的靠在她家门口。

“录我指纹。”陆瞻指指门锁。

“我不。”沈羲浔拒绝,这会让她没有安全感。

想到曾经,顾蓬知道她家密码,她是那么信任顾蓬。

“不录不走。”陆瞻挡在门口,不动弹。

“幼稚。”

“怕我逮到你和别人睡?”陆瞻冷哼。

沈羲浔觉得每次陆瞻对她的猜测都有很强的恶意,总是在问她会不会和别人睡。

他被绿过?

直到很久以后,沈羲浔在更了解陆瞻之后,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

“我和别人睡的时候,我们就一拍两散。所有利益,关系,都不存在。”沈羲浔强调。

“当然,等你和别人睡的时候,也是如此。”沈羲浔补了句。

陆瞻了解他自己,这么多年唯独对沈羲浔有反应。

“我睡了还得告诉你?”陆瞻不屑的问。

“女人天生敏感?只要你睡,我就会知道。”沈羲浔说。

“那天生敏感的女人,你说说,我之前睡过多少个?”陆瞻挑眉。

“无聊。”沈羲浔推开陆瞻,准备进门,哪料陆瞻纹丝不动。

“不录不走。”陆瞻又说一遍。

“那我叫物业把你请走。”沈羲浔掏出手机要打电话。

“我给他们看聊天记录,是你叫我来的。”陆瞻拿出手机,打开对话框。

沈羲浔无语,她工作一天,晚上又喝了酒,这会儿只想早点休息,边吐槽,边把门锁调成管理模式,录了陆瞻的指纹。

“如果删了,我让焱诚喝西北风。”

“无耻之徒。”沈羲浔白眼。

陆瞻看着沈羲浔又恼又没脾气的样子,嘴角微勾。

沈羲浔烦躁,刚才顾蓬带来的坏情绪,不减反增。

洗完澡沈羲浔躺在床上,陆瞻凑在她一边,挑声问道:“和心心念念的人吃饭了?”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