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婚礼攻略
  4. 第6章 法则

第6章 法则

作者:

被达索踢的不是别人,正是陷入昏迷的谢渔,在昏睡中突然被人狠狠踢了一脚,疼得他差点背过气。

他倒吸一口凉气后睁开眼,颤颤巍巍地一手扶腰一手撑地打量着四周。

这屋子很像蒙古包的内部,不过大很多。屋子里昏暗,空气中弥漫着二手烟的刺鼻气味。

围着火炉坐了一圈奇装异服的人,在这群人中间竟然有个熟人,“陈锚?”

陈锚一脸惊喜,连忙跳了起来。

“你可算醒了,有救了,有救了。”

他扶着谢渔在矮小的火炉旁挤了个位置坐下。

众人或惊讶、或喜悦、或不解。

老吉克很开心,又狠狠抽了几口旱烟袋道:“感谢法则的力量,我们成功的几率大了不少。”

达索坐在谢渔的对面,一脸嫌恶地看了他一眼。

经过陈锚低声简短地介绍,谢渔大概掌握了一些情况,也知道方才被是被这个叫达索的半机械人踹了一脚。

对于被踹他不是不愤怒,只是陈锚所说的太匪夷所思,几度让他怀疑是不是在做梦。

老吉克清了清嗓子对谢渔说:“达索不是故意为难你,他是死亡法则的继承人,而你是生命法则的继承者。这两种法则的互斥力很强,也影响了继承者的性格。”

“死亡法则?生命法则?”

老吉克叹了一口气道:“上一任生命法则的继承人——我的老友被彻底灭杀了,导致你的继承不完整。”

谢渔原本宕机的脑子慢慢运转起来,“你们来自其他宇宙?多元宇宙是真的?”

“是的,无穷的宇宙繁杂不可数,但终归只是能量存在的方式不同而已,比如我来自于魔法文明宇宙,达索是科技文明的产物。”

老吉克顿了顿指着头戴玉冠的长发男子说:“玄一是修真宇宙的修仙者。”

“修仙?”

谢渔立马对这位清尘脱俗的修仙者玄一充满了敬畏与好奇,“修仙能长生不死吗?”

玄一看上去四十岁上下,淡淡一笑:“理论上可以”,玄一拱手道:“在下玄一,空间法则的继承者。”

谢渔连忙学着对方拱手还礼,“在下谢渔。”

老吉克说:“我是时间法则的掌控者,你可以像大家一样叫我老吉克。”

村长罗德终于逮住个机会,连忙道:“老吉克,我是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的,从莫多多斯巨岩到卡拉卡湖的河道已经解冻。”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但是我们改变计划了,我们要等到他的身体完全恢复再出发。”

村长听到这话表情由愁苦变成凄苦,“那你们……”

达索冷哼一声,“你想赶我们走?”

罗德被吓得打了个哆嗦:“我……”

“碍眼的东西,滚出去!”

村长拄着拐杖战战兢兢地从门缝蹩出去。

老吉克蹙眉道:“接下来还需这些当地人的配合,别再生事了。”

达索虽然不满但是收敛了许多。

老吉克把旱烟锅里残留的烟灰在火炉边磕了磕,装上新的烟丝,“也别再杀羊了。”

“杀羊?”

谢渔有些莫名其妙。

玄一淡淡道:“这是死亡法则继承者的癖好,每天总是要制造些死亡。”

达索不以为意,大咧咧地说:“把这个村子的人畜全部献祭,让我恢复一些力量咱们才能拯救世界,可你们竟然不同意,没办法,我现在只能每天献祭几只羊。

“现在这些人活着比死了更有用。”

谢渔听得心里发冷,这些人竟然把人命当作数字计算。

老吉克扔给谢渔一块儿海蓝色的棱形宝石,宝石中央有个乳白的球形物质旋转。

“把宝石贴在眉心。”

“这是?”

“关于你传承法则的详细记述,看完你就明白了。”

夜深人静,只余北风呼啸。众人早已散去,各回各屋。

谢渔和陈锚重新收拾收拾床褥,在此合衣睡下。

当看到空中挂着两个月亮的时候,他彻底相信这里不是原来的星球。

“我昏迷了多久?”

陈锚盘坐在带上,点了支烟说:“二十七天,真是像噩梦一样。”

香烟点燃的尾部忽明忽暗,“没想到你还带了烟。”

“你可别找我要,就剩这最后几根了。”

“放心吧,我不抽烟。”

陈锚珍惜地把烟一直吸到就剩滤嘴才摁灭。

“其实我烟瘾不大,不知怎么自从到了这里后就特别想这一口,你说奇怪不奇怪。”

谢渔倒是理解,他曾经看过有关这方面的心理书籍。“一个人突然进入陌生环境会不自主地找寻曾经熟悉的事物或人,来达到心理上的安全。这也是为什么他乡遇故知能和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以及久旱逢甘霖会成为俗语中四大快事之一。”

“嘿,我就随口一句话,你还能上升到理论。”

“后悔了?”

陈锚摩挲着烟盒,笑道:“说不后悔那是假的,但是有句话说得好叫什么'既来之则安之',咱是过一天赚两晌。”

谢渔心中一动,“你怕了?”

“怕?”

两人陷入了沉默,风越来越大了,龙咆虎啸似的风声一阵高过一阵。

陈锚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搓了搓手说:“我醒来的第一天就见到达索屠了半个村子的人,整整一百三十二口人。”

他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知道我为什么把人数记得这么清吗?因为那个老村长每天都在念叨。”

谢渔心中悚然。

“那天不同,天气难得的晴朗。我睁开眼后冷的不行,然后就发现老吉克、达索、玄一用诡异的眼神看着我们。我只能用诡异这个词了,反正我看不懂那种眼神,总之很不对劲。”

陈锚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但是没点着,他把鼻子凑上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继续说:“他们让我跟着走,当时那种形势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走。我就拖着你,要不是半路遇上这里的村民,我肯定就倒在那里了。”

有一点陈锚没提的是他并非主动拉谢渔,而是老吉克命令他这么做的。

“我个人还是很感激这些热心肠的村民,但是村民们的好心给他们带来了灭顶之灾。”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