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无间冥域
  4. 第13章:恐怖的解剖室

第13章:恐怖的解剖室

作者:

刚进入外科楼,王羽肩上的小白摇晃着身体,差点摔在地上。

“你的猫不适合再战斗,找个地方让他休息一下吧。”

“嗯,这楼里太危险,我还是把他放在外面吧,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返身走出外科楼,王羽将小白安放在大楼之外十几米处的草地上。

他又将残本古册拿出来,放在它的面前。

这半本古册,或许隐藏着极大的秘密,再不济,也肯定是一件极为强悍的兵器。

只是王羽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使用,当下又没有时间去研究、开发。

此去或许没有什么危险,但战斗之中情况复杂,难免不小心将其丢失在楼中,只得先留在此处,由自己的御兽看管。

“小白,好好看着这本古册。”

“喵呜~”

黑猫发出讨人喜欢的绵叫声,王羽宠溺的摸了一下猫脑袋。

外科楼中,二人一前一后走在过道中。

王羽在后面问道:“那个封印兵器的地方在哪,开启封印的条件又是什么?”

“说起来这次的条件有点特殊,虽然也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是以我现在的实力来说,大概也能轻易应付。”

走在前面的威廉停下脚步,面前,是一间解剖室的门。

“是这里面?”王羽走上前,想伸手拉开门,却又停下动作。

“还是你开吧。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

见王羽如此谨慎,威廉只好自己伸出手,将解剖室木门拉开一条小缝,趴在门缝上,仔细观察起里面的情况。

几分钟后,王羽有些不耐烦了。

“你看的这么认真,难道里面有什么很妖艳的女鬼,在跳脱衣舞?”

威廉站直身体,一本正经的说道:“真让你猜对了,不信你看。”

“还真有?”王羽有些兴奋的趴在门缝上,扫视起解剖室里的事物。

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血腥、诡异的一幕场景。

解剖室内,各种或新鲜、或霉烂、或腐朽生蛆的器官摆放在一列列推车上,散发出浓重到令人窒息的腐朽腥臭味。

两侧墙壁列着数个木架,木架上一罐罐的福尔马林,浸泡着手臂、眼睛、人脑、内脏等各种人体组成部分。

当王羽看向其中一个木架时,其上某个玻璃罐内,一双被浸泡到布满血丝的眼睛,也同时发现了偷偷观察室内的他,将瞳孔慢慢聚焦过来。

“我去你妹的!”

“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是你想看的画面吧?”威廉幸灾乐祸的看着他,嘴角略带一丝坏笑。

“这也太好看了,哇,好长好白~,那个还是粉色的!”

“嗯?什么粉色的?让我看看。”

威廉连忙凑上前去,王羽客气的往旁边让了个身位。

待到这个客国男子,满怀期待的再次扒拉到门缝前时,他猛的用力将木门拉开,然后一脚踢在对方的阻塞之地上,将其送入门内。

威廉吃痛,发出一声喊叫声,在即将完全进入解剖室中时,双脚分别钩住两边门框。

“怎么样,是不是很精彩,以后还敢耍我吗?”

“别乱来啊!这个封印之地,一旦完全进入其中,除非解开封印取走兵器,否则永远都将留在里面!”

解剖室内,满架子、满推车的肢体、内脏等物,忽然慢慢飘飞起来,每一件人体组成部分,都散发出浓郁的阴怨气息,

每一个,都要比仓库里的那肢蛛腐妖恐怖数倍。

神色慌张的威廉又急忙大喊:“快,快把我拉回去!”

王羽见状也不敢托大,为这么点事情就把眼前的木乃伊弄死,实在是理由有些不够充分。

自己对冥域的了解毕竟太少,以后少不得要麻烦这个鹰国人。

“别怕,哥哥在呢。”

倒提着威廉的脚踝,王羽双手用力,将其快速拖拽出来。

他的反应已然极快,但是那些残肢烂脏的袭击却是更快,几乎就是一瞬间,其中十几个已经当先飞向威廉的面门。

威廉吓的脸色惨白,连忙驱动血气化作一道薄壁,阻挡在自己面前。

可是那血气薄壁刚刚阻挡住数个殘肢烂脏的袭击,竟顷刻崩碎,重新化为血气飘散在空气中。

一只腐烂到只剩枯骨的霉黑骨手,和一只带着腕链的娇嫩玉臂,一左一右抓住威廉的双肩。

王羽本来很快就能将威廉拽出解剖室,但是暮的里,他又感觉到另一边忽然出现一股强大的拉扯力,与自己较上了劲。

“千万别松手啊,现在松手,我就必死无疑了!”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快想办法..”

一根根青筋在王羽脑门上凸起,他想拟态灵石化为巨大手臂拽出威廉,但是此刻情况危急,他只得拼尽全力与对方较劲,根本无法分心,在脑海中勾勒巨大手臂的轮廓。

生与死,在威廉的面前徘徊,他连忙凝聚血气,于手中化为血色骑士长剑。

一剑飞出,骨手当先被从骨腕处斩为两截。

诡异的一幕上演,那骨掌与骨臂又分别袭击向威廉的面门和头顶,互不干涉,就好似已经化为完全毫不相干的两个新的鬼物。

眼见如此,威廉神色更加焦急,他完全不去管骨掌与骨臂的袭击,而是又一剑挥出,将玉臂斩飞。

失去拉扯力后,王羽像拔萝卜一样,将威廉使劲拽出解剖室。

因为巨大的惯性,二人向后摔去,于过道墙角下叠在一起。

“啊。啊啊!”

威廉发出一连串惨叫声,一下蹿起老高。

不解其事的王羽,发现他后面的白布条上深深插入一根骨臂,刚好进入阻塞之地的隧道深处。

“嘶..”

王羽这次是真正感觉到了菊花一紧。

那些残肢烂脏扭曲着形体,挨个飘向门口。

他连忙站起身来,一把关上解剖室木门,然后伸手按住威廉的身体,另一只手抓住那根骨臂。

“别动,忍着点。”

“什么,什么忍着点..?我的后面,是不是有什么?”

“拔出来的时候肯定又会巨疼,但是不拔出来,又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所以..,你明白的,原谅我..”

“我原谅你妹!嗷呜呜~”

几乎撕裂隧道的剧烈痛苦和喊叫声中,威廉无力的趴在了地上,他的阻塞之地高高翘起,泊泊血流,如川似瀑。

“恭喜你,你的痔疮已经痊愈了。”

厌恶的将手中骨臂丢在地上,王羽殷勤的走上前,拉起眉宇间满含幽怨的威廉。

在二人的注目下,那截骨臂竟然失去动静,不消数秒,却是化为虚无。

显然,那些鬼物虽然恐怖,但却无法离开解剖室。

“别开玩笑了,我能够感觉到,这间房间里充满了怨气,那些肢体、器官、内脏,恐怕..”

“每一个,都是一个独立的鬼魂?”王羽猜测道。

其实方才他已经往解剖室内瞟了两眼,大概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威廉无奈道:“没错,它们每一个都是一个鬼魂,也只有这么恐怖的布置,才配得上封印我族从古早世界,流传下来的最强兵器。这种情况,在我的预计中算是好的了。”

“那个开启封印的条件,该不会是杀光里面所有的鬼吧..,别说是我们两个了,就算再来几个强人,恐怕也做不到吧。”

一脸苦逼的威廉揉了揉自己的阻塞,“我也没想直接就进去,想要安全的进去,还需要在前面的医疗器械室拿一样东西,所以刚才我只是想观察一下里面的情况,没想到你..”

王羽将脸扭向一边,大声说道:“哇,你看,今天的天好晴、云好白啊,月亮也好圆!”

“这里看不到天,而且,白天是没有月亮的。”

看着装傻充愣一脸无辜相的王羽,威廉只好无奈道:“算了,刚才的事也是你无心之举,我们还是快去医疗器械室吧。”

没想到王羽闻言,忽然又一脸严肃相,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我们快过去吧。还是办正事要紧。”

“这家伙..,绝对能成大事。”

威廉小声嘀咕一句,阻塞之地的倾泻,他已经使用血气抑制住,但是那疼痛感却是丝毫未减,他只得一瘸一拐的朝前走去。

每一步,都走的异常艰难和扭捏。

“对了,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王羽回过身,说道。

“什么事情?”

“要是刚才我不帮你拔出骨臂,它好像也会自己消失,而你,就可以不用再享受一次拔出时的剧痛。”

威廉的眉毛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两下,他深深呼吸几口气,慢慢平息住自己的情绪。

“算了,之前我设计过你,这次就当我们扯平了。

以后,我不会再设计你,也希望你不要再故意踹我了。我们互相之间,诚心诚意的合作如何?”

“没有问题。”王羽微笑。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