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无间冥域
  4. 第2章:与尸院长的初次邂逅

第2章:与尸院长的初次邂逅

作者: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慢慢靠近院长办公室。

刚刚放松一些的王羽,瞬间又紧张起来。

他很快做出反应,将笔记本快速归位,左右看了看,灵机一动藏在了门后面。

轻轻将木门虚掩归位,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希望那脚步声千万不要停下,一直往通道里面走。

汗水布满额头,王羽在心中默默祈祷着,然而事情往往不会向人所期望的放向发展。

脚步声顿住,正好停在院长办公室门口。

该死!

王羽在心中咒骂一声。

‘咯呀~~’

令人牙酸的开门声响起。

木门被推开,随着空气的注入,一股比刚才还要浓郁数倍的福尔马林气味充斥进房间,让人上头反胃。

连忙伸手捂住嘴巴,才止住了呕吐的冲动。

哒、哒…

脚步声又起。

一个身影走入办公室。

那身影臃肿,寸发灰白。

他走到办公桌前坐下,翻看了一些文件,然后又翻看起笔记本,似乎并没有发现东西被动过。

王羽仔细打量起那个身影,发霉、腐烂开裂的皮肤,让他确信这是一具货真价实的尸体。

这家医院,真的有鬼!

有鬼本身,已经足够吓人。

然而当他看向尸体的面目时,更是被吓的心脏几乎都要停拍。

那尸体没有嘴皮,两排牙齿像黑霉色、发育不良的细玉米扎在他的牙龈上,

丝丝酱色血稠,自齿间拉丝、流下。

他同样没有眼皮,两只像荷包鹌鹑蛋一样的眼睛,带着纯真或烂漫检阅着笔记本。

难道这尸体……,就是院长?

“嗬…嗬…”

喘息间,丝丝酱黑色血液从尸院长齿间流出,滴落在桌子上,犹如灶台边不小心打翻、流出的酱油。

尸院长拿起桌子上的一根钢笔,沾了点酱油,在笔记本上书写起什么。

嗯…?这家伙,倒还挺节约。

惊恐之余,王羽不免如此赞叹。

书写完毕,尸院长合上笔记本,哒、哒…着,走出了办公室。

王羽轻拍胸口,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

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惊险太刺激了。

而且画面感、温感、气息感,都太过真实。

如同游戏介绍说的那样,这是一个真实而恐怖的游戏。

突然。

一只腐烂开裂的手抓住门边!

那尸体发现我了!

王羽瞪大双眼,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已经暴露。

然而下一刻,那手只是轻轻的将门带上,关闭。

“呼…,千钧一发,千钧一发…”

剧烈的喘息着,王羽从来没有感觉到空气如此清新,哪怕它浑身充斥着福尔马林。

脚步声渐行渐远,良久,终于从耳迹彻底消失,王羽轻轻打开门,鬼头鬼脑的往外瞥了一眼。

没有任何身影在通道中,尸院长已不知所踪。

王羽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算他跑的快,不然我非弄死他!”

对了,院长的财务记录,会不会在保险箱里?”

余光扫到办公室内的保险箱,王羽不由想到此处。

走到保险箱前,仔细打量了几眼。

很老式的半米高保险箱,竟然只有一个锁孔。

这么重要的钥匙,尸院长肯定随身携带着。

看来只能通过外力破坏了。

王羽打定注意,先离开此间,找些锤子、扳手之类的硬货,再回来对付保险箱。

他走到门前,忽而又回转过身。

“尸院长刚才,又在记账?难道他还保留着身前的习性。”

走到办公桌前,王羽好奇的拿起笔记本翻阅着,直到最后一页,看向一行比较新鲜、醒目的酱黑色字迹:

今天,一副新鲜的牛腰子亲自送上门,加上上个月的那个鹰国人,正好凑齐六对,可以给西餐厅老板送货去了。

躲在门后的朋友,辛苦你大老远的送货了。

看完最后几个字,王羽浑身一阵冰凉,鼻息间已经嗅到,那令人作呕的福尔马林气味,又再次变的浓郁了起来。

他机械般的转过身回过头,活像一块有些传动不灵的齿轮,一帧一帧的跳着格。

入目处,尸院长推开了木门,没有嘴皮的嘴巴大张着,似在做笑,但是因为筋线断裂的原因,他的下巴竟直接被自己笑掉。

于是尸院长,又慌乱的用手接住下巴,重新按回了脸上。

恐惧像麻药一样蔓延上全身,几乎在看到尸院长的同一时刻,王羽便忍不住双腿微微颤栗起来。

大部分人第一次和这种东西照面,都会被吓到瘫软在地。

巨大的恐慌,只会让人忘记自己身在何处、欲将何往。

如王羽这般,还能够保持站立,已经实属不易。

哒…

跨出沉重的脚步,尸院长踏入房中。

王羽感受着死亡的逼近,呼吸为之一凝。

“喵呜~!”

就在这时,一只黑猫从尸院长身后的通道中蹿出,它一下扑在对方的身体上,胡乱的抓挠着。

尸院长双手齐动,想要抓住黑猫,但碍于它太过灵活,再加上自己动作太过僵硬缓慢,没有抓住不说,脸上更是被抓出好几道印子,流出酱黑色的液体。

“嗬…,嘶…!”

夹杂着浓郁刺鼻的福尔马林气味,再加上尸院长的怒息中,蕴含着呛人的尸臭味。

两种气息结合,就连几米外的王羽都感觉到有些招架不住,更何况是面对面交战的黑猫小白。

“喵哇~!”

小白一个纵身,从尸院长身上跳起撤离,飞扑向主人的怀中。

王羽伸出一只手,稳稳接住小白,另一只手则抄起办公桌上的书本等物砸向尸院长。

连自己的猫都这么勇,自己再不拼命,岂不是连一只猫都不如。

然而更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尸院长的身体上,忽然冒出一圈圈黑暗形图,与那些砸击而去的物品完美契合。

那些东西挨个沉入黑暗形图之中,像融入海水的雪花一样转瞬不见。

王羽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又抄起办公桌边的沙发椅扔了过去。

却见沙发椅与尸院长接触的地方同样沉进忽然出现的形图中。

而那些没有接触到的地方,就好像被锯开的木头一样断裂,然后砸在尸院长背后过道的墙壁上,摔落在地。

“嗬…嗬……”

尸院长大张着嘴巴,呼出的浓郁尸气,熏的王羽脑袋发沉。

这诡异的能力,让他有些无法应对,不过,他也发现了一些端倪。

尸院长的能力,应该无法将活物沉入体内,不然的话,小白刚才已经中招。

王羽使劲晃了晃脑袋,这才在尸气的熏陶下保持住清醒。

他几步冲上前,一把抓住门把手,将欲要踏入房中的尸院长拍回通道中。

与此同时,尸院长伸出败烂的手掌,抓在了王羽的左臂上,但因为被门狠狠拍击,只抓住一刹那又被迫松开。

小白软乎乎的躺倒下去,那几口尸气,可把这只懒猫熏的够呛。懒懒躺在主人的怀中,晕乎乎的像喝醉了酒。

王羽看向自己的左臂。

此刻左臂上被抓过的地方,失掉一大片皮肉,并且不知怎得,那伤口上的血肉腐败非常,显的触目惊心。

仔细看去,竟与尸院长的腐烂程度一模一样。

仅仅只是被抓住一瞬间,竟然就腐烂到这种程度,王羽的背脊渗出一层冷汗。

如果刚才没有小白的阻挠,自己此时,恐怕已经交代在尸院长手里了。

“看来他的能力也有上限,应该无法将覆盖全身的攻击物沉入体内。”

感到惊悚的同时,王羽又发现了尸院长能力的另一个信息。

‘嘭!嘭!’

木门另一边传来剧烈的撞击力,将门框周围的墙皮震碎落下。

王羽死死的抵住木门,不敢有丝毫松懈。

几下之后,撞击力渐减,他又连忙将办公桌推过去,抵住木门。

‘嘭!’

没几下,撞击声与震动感竟然停了。

难道那尸院长走了?

王羽目光扫视,思考要不要冒险确认一下。

‘噗啦!’

一只霉黑开裂的手臂猛然伸出,将本就破烂的木门掏出一个大洞,然后又缓缓收回。

木片划破手臂,在地上和门洞上流下酱油色的血液。

‘哗啦!’

办公室中响起玻璃碎裂的声音。

下一刻,没有眼皮的荷包鹌鹑蛋出现在大洞外,带着纯真或烂漫看向办公室内。

但那只眼睛,却没有找到任何活人的身影,它目光一转,聚焦在缺掉一条腿的椅子,和被砸开一个大洞的窗户玻璃上。

逃出门诊大楼,王羽一路狂奔,看向身后,院长办公室的窗前,赫然站着浑身腐烂的尸院长。

方才室内较为昏暗,此刻在外间仔细一看,才发现尸院长身上的腐烂程度有多惊悚。

他全身上下遍布着霉黑斑点,皮肤干裂,裂口中尸肉紫黑糜烂、浓稠酱油于裂口中流下却又未断,丝丝绵绵,偶有蛆虫掺杂其中。

只看了一眼,王羽便觉得胸口中顿生出一股闷气,想要呕吐出来。

“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吃荷包蛋了!”

不经意间,他又发现尸院长的左臂上,原本腐烂的皮肉发生了异样。

其上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一大片白皙、完好的皮肉,如同活人一般新鲜。

难道说,被抓住的部位并不会腐烂,而是被抓住的部分会与尸院长进行互换!

寻着前方不远处的一栋职工宿舍楼,王羽急忙冲了进去。

但是他并没有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而是找到宿舍楼的后门又冲了出去。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