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无间冥域
  4. 第3章:掏心掏肺

第3章:掏心掏肺

作者:

借着宿舍楼的阻挡,王羽在尸院长的视线之外,又朝着外面写着外科楼的病栋跑过去。

片刻后…

外科楼的二楼楼梯通道中。

“呼…,好像没有追过来,小白,我们总算安全了。”

王羽微微喘了口气,不敢发出太大声音。

他看向怀中黑猫,却在这时,一道蓝光从猫身上冒出,彻底惊呆了他。

蓝光汇聚成面板,上面浮动着文字:

【类型:御兽(灵族)】

【名称:黑玉】

【所有者:宇宙大帝】

【能力:附有灵气的牙齿和爪刃,能够对敌人的灵魂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

【简介:猫不是万能的,但没有猫是万万不能的】

“小白,你…”

仿佛不认识自己的猫一样,王羽愣愣的看着怀中黑猫。

回想起半年前刚捡到这只猫时,它正和一群流浪狗茬架。

当时满身伤痕的小白,看了一眼蹲在自己面前的王羽,然后便一瘸一拐的跟上这个人类。

一人一猫,自那以后便住在了一起,王羽倒是从来没有好奇过小白的来历。

不曾想,黑猫小白的身份竟然如此不凡,只是不知道御兽具体又是什么,和【冥域】这个游戏,又有着怎样的关系。

左臂上传来一阵阵麻痛感。

王羽放下小白,撸起袖子查看起自己的伤势。

“那东西真可怕,被抓一下就被替换掉皮肉,要是多抓几下,恐怕小白你就要帮我收尸了。”

“喵呜……”

入目处,左臂上腐烂的部分,竟然比之前多出了些许。

烂肉向外蔓延到接近手腕,向内则是蔓延到接近手肘的部位。

按照这个速度蔓延下去,恐怕只需要五六个小时,自己就将完全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王羽默默闭上双眼,摸着额头,轻轻吐出一口气。

他现在的心情,不能说如同死灰,而是已经彻底的一片冰凉。

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回想起已经两年没见的父母,还有那道陪伴着自己一同长大的倩影,内心中自然升腾起一股不舍之情。

‘咯叽钮钮~’

这时,二楼楼层中传来一些轻微的响动声,将伤感中的王羽,强行拉了回来。

抚下袖子,王羽小心的探出头,看向二楼过道。

过道中很平常,没有任何异样,也没有任何“动物”的踪迹。

‘咯叽钮钮~’

那声音又响起,王羽终于发现,一辆医疗器械推车,在过道中缓缓推动着,只是那推车的前后,根本没有任何身影。

那推车,绝对不会自己动起来,也就是说,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推着它前进。

并且,那推车还是朝着自己这边过来的!

与此同时,过道不远处,一间手术室的房门被无力的推开,一只沾满鲜血的手伸了出来。

“救命…,咳咳……,救命…”

手术室中传来虚弱的求救声,语气中夹杂着无法掩饰的绝望与恐慌。

王羽目光一凝,难道还有其它玩家在这张地图里?

一个青年小胖扶着手术室门框,哆哆嗦嗦着从里面走出来。

他的身上穿着病服,胸口插着一把锈迹斑斑的手术刀,血液如流。

小胖发现了王羽的存在,绝望的瞳孔中忽闪出对生的渴望,伸手又喊道:

“救…救救我!我不想死,

那些东西…,我看过它们怎么做的…求求你…,呜呜呜…”

推车猛的撞向小胖,将其撞到在地。

随后只见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凭空握住那把手术刀,将其往下狠狠一拉。

一条长长的口子,瞬间从小胖的胸口蔓延到肚脐。

“你…,为什么…不救我,啊呜…,混蛋…自私…鬼…”

小胖怨毒的看向王羽所在的楼梯口,边含糊不清的咒骂着,边口涌鲜血。

王羽并没有出去救他。

一来,他目前没有能力救任何人。

二来,他没有义务去救任何人。

如小胖这种满口自私鬼,让别人无条件付出的家伙,其实才是真正的自私鬼。

慢慢的,小胖停止住了呼喊,因为流血过多,整个人微微抽搐起来。

空间里,那看不见的东西狠狠掏进伤口中,从小胖的身体中掏出心脏、肝脏、肺叶…

那些东西被一一放在推车上。

而这时,王羽也看清楚了,在那血液的侵染下,一双手显现出形状。

就好像透明的玻璃双手,被喷上红漆一样的视感。

只是那双手,皮肤干枯、开裂,指甲足有十几厘米长,绝对不会是活人的手!

慢慢的,小胖停止住了抽搐,绝望的双眼看向王羽的放向,竟是死不瞑目。

冷汗瞬间自额头流下,王羽慢慢收回脑袋,靠着墙壁平复一下心情。

他想起刚进游戏地图时,那句地图介绍:

【这个医院的院长和一些工作人员诚挚而热情,他们会对你掏心掏肺,坦诚以待】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那句‘掏心掏肺’,竟然是动词!

待到心跳没有这么剧烈之后,王羽才轻轻迈着步子,往楼梯下走去。

然而还没走出两步,楼梯下也传来‘哒、哒…’的声音。

王羽停下脚步,整个人如同雕塑般立在当场。

他的目光中,已经能够看见,有什么东西的影子,出现在了楼梯拐角处。

并且那影子的形状,怎么看怎么不正常,它的身体属于正常人的范围,但是上面的脑袋却大如斗,自上而下裂开一缝,内中参差不齐,似有寸许长的獠牙。

鼻息间若隐若现,一股浓郁的腥臭味飘来,令人作呕。

虽然无法确定楼梯下走上来的是什么东西,但王羽却绝对可以肯定,那东西百分之一千的不可能是人。

“这特么又是什么鬼!”

王羽心态炸裂,小声骂了一句粗口,转身就向过道中再看去,发现已经嗝屁的小胖,被那双手拖回了手术室中,过道中一阵寂静。

好机会!

趁着楼梯下那身影还没上来,王羽蹑手蹑脚的走进过道。

路过那个沾着小胖血手印的手术间时,王羽好奇的往门缝中瞄了一眼。

室内,好几双被血液侵染显形的怪手,还在对着无息的小胖掏心掏肺着。

忽然!

小胖原本向上看着的脑袋一歪,瞅向了王羽!

那双眼睛中满是怨毒,似要吃人的恶鬼一般。

他的嘴巴一开,又是一口血液涌出。

王羽看的分明,在小胖嘴巴张开的一瞬间,扭曲的唇齿微合一下,好似无声的说出了一个字。

而那个字,正是[死]字!

“你瞅我干什么…,又不是我杀的你!”

心中一阵恶寒的王羽,小声嘟囔一句,算是给自己壮胆,然后连忙加快脚步,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早知道就不看这一眼了。

没走多远,发现前面不远出现一条分支通道。

他回头看向楼梯口,正好看见那个恐怖的影子冒出头来。

想也不想,王羽冲入通道中。

通道内略显狭窄,光线有点昏暗,使得氛围很是压抑。

朝着通道深处走去,走出没多久,又出现一条狭窄的楼梯,他索性一条道走到黑,继续下行。

刚走到第一层,迎面又出现一个门。

但是通道还没有到头,不知尽头通往何处。

“通道的尽头,会不会是更加危险的地方,比如…停尸间什么的……”

驻足于门前,王羽伸手握住门把手,但很快又放了开。

“等等,这门后…,会不会也有那种东西?”

想到刚才被拖进手术室中的那个小胖,王羽就一阵后怕,对门这种东西,暂时产生了的抵触心理。

“对了,我还有猫!”

想起之前小白大战尸院长时的勇猛,王羽连忙将怀中黑猫拖起,然后对准了房门。

这时,身后的通道中又传来脚步声,他浑身一怔,不再多想,连忙推开面前的门。

目光扫视,门后是一间屋子,里面没有任何异样。

但是肉眼看不见,并不代表真的没有脏东西,都说动物的本能极其敏锐,王羽索性将小白往前一递。

“小白,快看看有没有脏东西。”

“喵呜~”

无辜的小白回过头,冷冷看向自己的主人,表示这间屋子里真的没有危险。

确认没有危险后,王羽才一闪身蹿进屋中。

脚步声渐渐接近,他死死抵在门后,不敢有一丝松懈。

‘哒、哒…’

脚步声停在了门外,王羽的心提了起来,屏住呼吸不敢做丝毫动作。

这方空间中的空气,仿佛也随着他的呼吸彻底停滞住流动。

“千万不要开门,千万不要开门!”

似乎是心中的祈祷有了效果,那脚步声只是停顿片刻,又朝着通道深处走了过去。

“呼…”

王羽浑身一软,坐倒在一块无靠沙发上。

想起楼梯中看到的那一幕,真怕门外忽然冲进来一个脑袋外翻,里面长满牙齿的怪物。

又或者是通道中那些看不见,但却掏心掏肺的“热情”东西。

不过还好,那脚步声已经远去,想必短时间内是不会再回来吧?

这时,王羽才有时间打量起身处的这个房间。

一列列铁质柜子、长长宽宽的皮质沙发、几个木头衣架,上面还搭着几件护士工作外套。

看向其中一个打开的铁柜,里面挂着女性的衣物。

这里,赫然是一间女子更衣室。

王羽猛的站起身来,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踏足这种传说中的圣地,竟然会是在这个该死的游戏之中!

小心的观察片刻,室内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

“呼…,总算可以休息一会了。”

王羽又躺回无靠沙发上,这一阵折腾,可把他的小心脏折磨的够呛。

几十分钟前,他还是个无忧无虑的高中生,一心钻研着丝画的美学。

然而这一刻,却被无端送入这恐怖的游戏世界,为生死诚惶诚恐,提心吊胆。

“到底是什么人,研发出的这该死的死亡游戏!”

就在王羽看着天花板,咒骂命运多舛的时候,刚才那个打开的铁柜,里面的护士工作服,却渐渐饱满起来,就好像有个看不见的人,把工作服穿在了身上。

待到那工作服形体勾勒成丰满的人形后,竟在一息之间,彻底消失不见。

余光中,周围环境色彩的些微变化,引起王羽的注意,对于一个绘画爱好者来说,对这种变化是极为敏锐的。

“那件工作服,消失不见了!”

一瞬间,王羽发现了端倪,凭他的记忆力,绝对不可能记错刚才铁柜里有什么。

‘咻…’

一道阴风凭空飞向王羽,吓的他连忙翻滚下沙发。

只见一根双指粗的针管,准确无误的扎在了他刚才躺着的地方。

那针管中全是腐臭发黑的血水,隐约可以看见,其中浸着些许死蛆。

王羽心中一惊,刚才要是慢上半分,恐怕就要被那针管扎死,即使扎不死自己,估计那针管里的血水也能把自己毒死。

他趴在地上,忽然发现一些端倪。

地面上,一个黯淡的影子正做举物状对准自己,方才情况危急,却是没有发现这点。

那影子体态正常,但动作却僵硬非常,并且行动间,夹杂着熏人的恶臭,让王羽想起办公室中的尸院长。

看准那影子攻击的放向,王羽再次避开一根针管,然后绕着沙发,逃向门口。

“喵呜~!”

蓄势待发的小白根本不知道敌人在何处,只对着地上的影子发力,却是徒劳无功。

见自己的主人跑路,便也跟了上去。

然而王羽刚想伸手拧动门把手,幕的里却听见门锁机栝中传来一阵‘咯噔噔…’的齿轮转动声。

门外,有什么东西正在开门。

声音轻微,但在王羽听来,却如一记重锤砸在自己心口上一样沉闷。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