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无间冥域
  4. 第5章:强制诊断

第5章:强制诊断

作者:

此时的王羽,正端端正正的坐在一把椅子上。

之前的种种遭遇,早已数次镇痛到他的神经线。

然而此刻所发生的事情,却让他感觉,匪夷所思到了极点。

额头上的冷汗,在噌噌往下流。

王羽的面前,是那张院长办公室里的办公桌,而桌子另一面,则坐着邂逅不久的尸院长。

他想站起身,夺门而出。

可是每当自己刚要站起身时,尸院长就会猛的抬起头,将一双天真或烂漫的荷包鹌鹑蛋,死死锁定在他身上。

那感觉,如同被一把枪指着一样,令他背脊发凉。

明明面前就坐着一个恐怖的恶鬼,但是又不能轻举妄动,这种心理上的折磨,让王羽的心脏一次又一次的徘徊在漏拍的边缘。

尸院长也没对王羽做什么,他只是很寻常的,用笔沾着桌面上的酱油,在一张纸上书写着什么。

这东西,要对我做什么…

是他把我瞬移回来的?

不对,木乃伊的言语之中,似乎是因为我翻开笔记本,才导致现在的情况发生。

‘咚咚…’

忽的,尸院长敲了敲桌面,将纸张倒转过来推向王羽。

王羽警惕的盯着他,伸手小心的拿起纸看了一眼。

[这位病人,请问你是哪里不舒服?]

这...

王羽有些懵逼,这是强制进入诊断状态了吗?

还是说尸院长依旧保持着生前的习性?现在医瘾又犯了,打算拿自己诊断诊断,过过瘾??

此刻办公司内气氛宁和,倒真好像一对医、患,正在讨论病情。

“我…”

刚说出一个字,却见尸院长猛的一拍桌子,然后用钢笔,敲了敲自己面前一叠厚厚的纸张。

桌上的笔筒、纸张书本等物被拍的微微震起,王羽被吓了一跳。

好吧…,看来对话,还得按对方的方式进行。

他擦了一下额头的细汗,从办公桌上的笔筒中抽出一支笔,在纸张上尸院长的问话下面写道:

[我浑身哪里都舒服,腰不酸腿不疼,走路也有劲,一口气上五楼,都不带喘气的]

写完后王羽小心的将纸张放在办公桌上。

尸院长拿起看了起来,似在斟酌病情一样。

时间慢慢过去,可是尸院长接下来却没有任何反应了。

难道我像木乃伊一样,也触发了什么死路规则...

越是没有反应,王羽越是提心吊胆起来。

左额前的几根曲发,被汗水浸湿,贴在脑门上,心跳也快了几分。

早知道,就不拿广告词做敷衍了…

终于,尸院长做出反应,拿起笔又在纸张上写下些字,然后放在桌上。

王羽又拿起纸看了起来。

「这个好治,把腰子割掉就好]

“我tem都说了没有不舒服,还治个毛啊!”

王羽猛的站起身,一把掀翻桌子。

这对话的前后根本就对不上逻辑,硬要强行“治病”?

不带这么玩的!

尸院长无动于衷,只是将目光锁定在王羽身上。

沉闷的空气中,灰尘四溢。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咯呀~'

令人牙酸的开门声响起,王羽连忙退后两步,背后贴在墙壁上,边警戒着尸院长,边看向门口。

透过弥漫的灰尘,一个全身腐烂的人形显现于门外,赫然正是刚才想对自己掏心掏肺的尸院长。

“怎么可能!”

王羽转过头,办公椅上,尸院长正端坐其上。

两个!

难怪这个任务被称作几乎必死,原来被瞬移回办公室,就要面对两个尸院长的围困。

如果这次能够逃脱,一个小时后,恐怕自己还会再被传送回来。

要是在这个前提上,再加上每被瞬移回来一次,就会多出一个尸院长的规则的话,那么接取到这个任务,就等于触发了死路规则。

如此反复增加难度,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活下来!

最起码,作为新手玩家的自己,绝对没有能力活下去。

来不及多想,办公椅上的尸院长已经站起身来,腐烂的身体朝着王羽直直走来,并且整个身体,挡住了窗口。

不知是不是因为之前接触到王羽,从他身上获取到了一些活人的气息,

这次尸院长的动作不再似之前那般僵硬,举手投足间,有了一些活人的顺畅。

门、窗,皆被堵死,此时已是无路可逃。

而两个尸院长正在快速逼近,挥舞着腐烂、干裂的手臂抓向王羽。

生死,只在喘息间。

王羽可没有忘记,之前仅仅只是被抓住一瞬间,自己的胳膊就腐烂掉一大片,直到此刻还有些隐隐作痛。

鼻息间,尸气与福尔马林的混合气味,呛的一人一猫好生难受。

王羽目光扫视,心念中不断思考对策。

“喵呜~!”

未等想出对策,忠心护主的小白,猛的蹿跳而出,扑在窗口前的尸院长身上,爪刃挥舞,肆溢撕扯着霉黑开烈的皮肉。

“小白,不要纠缠,快叼着鱼干逃走!”

本来对木乃伊的话还有些怀疑,

毕竟那个鹰国人的形象实在太过诡异。

但是此时的情况,真的如同死局一般,王羽也不得不铤而走险,选择相信对方一次。

小白能懂人言一样,立刻停止攻击,从尸院长的身体上一扑而下。

它一下跳上窗台,然后用猫躯一挤,将空鱼缸挤落在地上。

鱼缸‘啪’一声摔的稀碎,小白跳下去叼起鱼干,从堵住门口的尸院长双腿间夺门而出。

“嗬…嘶……!”

见到这一幕,室内的两个尸院长都猛的吐出一口浓郁的尸气,四只荷包鹌鹑蛋中射出满含怨念的邪光。

奇怪…,尸院长的反应不该这么大,一条死鱼罢了。

难道说,那鱼干有什么秘密?

王羽依旧死死的背靠着墙壁,不敢轻举妄动。

门口的尸院长大吐一阵尸气之后,竟迈动脚步,朝着小白追了出去,完全不管手无寸铁的王羽。

而刚才进行诊断病情的尸院长,则是继续袭击向王羽。

王羽连忙蹿向门口,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左手腕又被对方紧紧抓住,其上皮肤,立刻出现大量的腐烂。

很快,王羽的整只左手都变的腐烂、干裂。

疼痛,伴随着丝丝酱色血液流出。

“混蛋,放开我!”

王羽使劲挣脱,然而却无济于事,尸院长的手,如同焊死在他的左手腕上一样牢固。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尸院长原本腐烂的左手,竟然生长出血肉来,并且血肉的范围还在扩大,眼看着即将覆盖整只左臂。

王羽的左臂上则是腐烂的范围在不停扩大,眼看着即将遍布自己的左臂,并且蔓延向不远处的心脏部位。

正当腐烂的皮肉蔓延到肩头时,却被生生止住了势头。

一阵躁动的血气从王羽的双肩上冒出、暴起,然后化作一对一米多长的血红色狰狞手臂,狠狠掐住尸院长的手腕。

‘噗啦…’

仅一瞬间,尸院长的手腕就被血红手臂掐断,刚刚生长出的皮肤被巨大的力量撵烂,鲜血喷涌,染红了办公室内满是灰尘的墙壁、书架等物。

尸院长的手腕无力的耷拉下去,不用看也知道已经骨断筋裂。

可是血红手臂并没有继续发起攻击,而是很快又缩了回去。

王羽心中一动,之前木乃伊抓住自己的肩膀时,肯定将一部分血脉之力,附着在了自己身体上。

只是不知道那木乃伊,为何要如此搭救自己…

越是不在所谓的援助,越是让王羽感到对方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地。

这世间没有白吃的午餐,亦没有白给的血脉之力。

心念只在一瞬,面前的尸院长左腕被废,立刻又伸出另一只手臂抓向王羽,同时他的烂裂嘴巴中,又呼出浓郁的气息。

‘嗬…嗬…!’

呛鼻的尸气熏的王羽想吐,他用力甩了甩脑袋,然后伸出左手挡住尸院长的手臂。

这只手臂已然腐烂如此,干脆尽其所用,当做一面护盾。

当尸院长的手臂,又一次抓住王羽的胳膊时,王羽的双肩又冒出血气形成血红手臂,狠狠掐住尸院长的手腕。

刚才的一幕再次上演,只是这次没有喷溅出鲜血。

果然,木乃伊将血气附着在自己身体上上,做出了一个简单的指令,那就是被动防卫,不去主动攻击。

这两次血红手臂的反击之后,王羽也能够感觉到血气的消耗,看来木乃伊的血脉之力并不能长久的依附在自己身上。

如果是将血气覆盖在尸院长身体上,不知道能不能让他停止动作。

王羽回想起通道中的那一幕。

当时以旁观者的角度观察,并没有发现木乃伊能力的端倪,

但是此刻自己使用着血脉之力时,却隐隐感觉到,似乎能够控制住血气的流动。

他的心念中隐隐感觉到,血脉之力需要某种力量作为媒介去驱动,而他的身体中,就存在着某种可以驱动血脉之力的力量。

那是…

黑色的金属卡牌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灵族…

灵气…

王羽的脑海中闪过自己的数据面板。

就是那个!

一股之前只能够隐隐感觉到流动的力量,此刻却忽然变得清晰起来。

王羽在心念中驱使起那股名为灵气的力量,驱动血脉之力,将两只血红手臂转化为血流,然而流向尸院长的身体上。

尸院长的左右手臂俱废,此时正张开筋线断裂的嘴巴做咬势,眼看着离王羽的脖子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但却生生被血脉之力压制住动作,整个身体被定格住。

眼见如此,王羽总算放下心来,轻轻呼出一口气。

却不想这口气刚巧吹在尸院长的下巴上,将他摇摇欲坠的下巴骨吹的一边掉了下去,只余下另一边的霉黑筋线勉力支撑着。

死中得活的王羽双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他的心念只是一动,脑海中立刻闪过一个信息:

灵气值:213

好家伙,只是驱动一次血脉之力,就消耗了将近一半的灵气值。

这东西,真不经用。

脚边,正好是那个黑色笔记本摔在了地上。

王羽弯腰捡起笔记本,犹豫了一下,最后没有选择打开翻看。

这本笔记本太邪门了,仅仅只是翻开看上几眼,就触发这么可怕的任务,天知道木乃伊有没有对自己隐瞒什么信息

将笔记本揣入睡衣之中,王羽走到保险箱前。

只恨之前没找到硬货,不然,现在却是弄开保险箱的好时机。

木乃伊的血脉之力很强,倒是可以尝试一下,但是那力量此时正镇压着尸院长,贸然调动,恐怕不妥。

“喵呜~”

窗台上,小白出现在玻璃的另一面。王羽连忙走过去,拉开窗玻璃。

“小白,我的好猫,我真是爱死你了!’

宠溺的摸了摸猫脑袋,王羽一把抱起小白。

他不敢在这间办公室待太久,快步朝着门口走出去。

“现在还没有脱离险境,必须找一些锤子之类的硬货,砸开保险箱,先完成任务再说。”

院长办公室里很危险,但是王羽为了完成任务,又不得不直接面对这份危险。

这次幸好有木乃伊祖传的血脉之力帮助,才勉强度过危险,但是下一次被传送回来,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必须赶在下一次被传送回来之前,完成这个任务才行!”

王羽的承受能力很强,或者说在常年被父母散养的成长经历中,养成了坚韧的性格。

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在那个空荡的家中被迫明白了一些道理:

生活远不止面前的苟且,还有不久的将来,即将面对的一系列炒蛋。

一人抱着一猫,朝着门诊大楼外,鬼鬼祟祟的走去。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