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无间冥域
  4. 第9章:唐刀/血剑

第9章:唐刀/血剑

作者:

相较于恐怖的形象,鬼物身上所散发出的恶臭味,使王羽更惧三分。

那恶臭味,比尸院长身上的福尔马林气味,还要浓郁十好几倍,熏得王羽和犹自虚弱的小白一阵头晕脑胀。

王羽在脑海中勾勒线条,光芒形态的灵石雾化出极小一部分,拟态成两对鼻塞。

一人一猫戴上鼻塞,这才感觉到呼吸顺畅许多,脑袋也不再眩晕。

“这家伙真臭,难道从出生开始就没洗过澡?”

却见那鬼物显现之后,没有再继续近身袭击,而是用身体上其中四只臂端的巨钩,编织起那些满含阴怨气息的丝线。

这鬼东西..,为什么不再靠近攻击?难道是因为害怕,还是说,其实它的身体太过笨重,根本不适合近身攻击,只有在隐身状态下才敢近身袭击..

猜测到此处,王羽不再犹豫,这次他要主动出击。

他在心中勾勒起线条和轮廓,很快的,化作光芒的灵石再次分出一半,雾化之后形成十一柄手术刀,分列悬于面前两侧。

同时鬼物手中的丝线也已编织成型,却是一张数米巨大的丝网。

‘咻’一声,丝网被数只手臂抛起展开,罩向王羽。

而王羽拟态出的手术刀组,也在同一时刻飞射而出,纷纷凌空刺向鬼物。

‘咻、咻咻..’

手术刀挨个刺中鬼物的身体,在其身上留下道道伤痕,散发着恶臭的黑血大量流出,在地上形成好几个血滩。

其中两柄手术刀,更是一左一右割破它的颈项,将那颗口上眼下倒置着的鬼头削下。

鬼头‘咚’一身落在地上,像只球一样滚到一旁。

王羽的猜测没有错,鬼物的身体笨重非常,根本无法躲过快速攻击的手术刀,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的身体强度也是差的惊人,手术刀上的力道也只是常人投射物品的约两倍左右,却是一下就将其鬼首削下。

失去鬼头的鬼物并没有停止动作,那张丝网已经完全张开,离王羽的头顶只剩一米不到的距离,形成罩形,将他置于中心。

“雕虫小技,还敢班门弄斧!”

“喵呜!”

十一柄手术刀纷纷飞回,却是来不及摧毁丝网。

但是王羽并未慌张,脑海中勾勒线条、轮廓,原本用来扼制伤势的灵石忽而雾化,拟态为一柄造型简古,但却异常锋利的唐刀。

很显然,在情况危急的前提下,王羽没有去细思兵器的外形,只是下意识根据脑海中出现过的唐衣男子背后所负唐刀,快速勾勒出那把兵器来应急。

唐刀握于手中,王羽抬手一挥,轻易将丝网抽割为两半,轻垂于身体两侧的地面上。

这还不完,丝线被唐刀割断的部位,立刻燃起蓝色的灵火,那些灵火顷刻将丝线燃消,然后又一路顺着燃烧向鬼物。

星火汇聚,于鬼物身上形成大火,丝线燃断,失去悬线的鬼物摔在地上,痛苦的在灵火海中翻滚,发出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异啸叫。

那叫声非男非女,却又似男似女,直让人感觉到说不出的恶寒感。

慢慢的,灵火燃尽了鬼物的躯体,只余下一颗鬼头在不远处东张西望,再也无法构成任何威胁。

脑海中忽然闪过信息:经验值+2、积分+1

王羽一愣,这才想起这是自己第一次消灭鬼物。

灵火的出现和其恐怖威力,令王羽感到震惊。

但随即又明白过来,

灵火,肯定是石壁前书画之人,背后唐刀所具有的能力。

“那作画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仅仅只是拟态出他的兵器,竟然就有这么强的威力。”

王羽忍不住伸出腐烂的左手,抚摸着刀身。

猛然间灵火再现,自抚摸刀身的手掌迅速蔓延上王羽的手臂。

“妖刀!”

乱骂一声,王羽惊恐的丢开唐刀,但很快又发现灵火并没有伤害自己,而是将原本腐烂手臂上的酱黑色血液和伤口处的肉筋燃尽。

王羽试着动了动手臂,方才将灵石拟态成唐刀,那些肉筋失去灵石的扼制再次出现,但是被灵火一燃,竟然就这么彻底的消失不见。

并且酱黑色血液被灵火燃尽之后,原本有些僵硬、麻木的左臂也变的灵活自在。只是腐烂的皮肉依旧如故。

难道说灵火能够净化邪祟?

捡起散发着淡淡蓝光的唐刀,王羽尝试着将刀面贴在侧腹和背后的伤口处。

很快的,刚刚再次出现并迅速蔓延的尸斑上,燃起蓝色灵火,然后如烟般消失不见。

王羽举起唐刀,欣喜若狂的说道:“真是太棒了,这把刀的能力,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但是很快的,他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然后消失。

因为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个信息,灵气值在刚才的战斗中,又被折腾的从五百多,到只剩下几十点。

手术刀只是凡物,拟态出十一柄也只消耗区区二十二点灵气值,所以消耗的大头,却是拟态出形态,并且只使用了几下的唐刀。

唐刀对于灵气值的消耗速度,同样远远超出王羽的想象,这东西的实用价值立刻直线下降,恐怕以后也只有再次被邪祟附身,或者危急关头再拟态出使用。

十一柄手术刀归于面前,王羽的心念一动,灵石雾化,恢复为灵流。

“这东西,放在哪里比较好..”

在这恐怖、诡异的【冥域】游戏中,灵石对于自己的重要性,几乎和生命同等,所以王羽必须随身携带,最好可以伪装成某件很平常的贴身事物。

“有了!”

王羽连忙脱下黑色睡衣,露出干练结实的身躯,和紧致却绝不夸张的腹肌。

灵流在他的勾勒下,很快拟态为黑色睡衣,披在身上。

“这样一来,就没有人能够发现灵石的存在了。”

看了一眼深处阴暗的仓库,王羽快步走向大门。

鬼知道这里面,还有没有更加可怕的鬼东西。

刚踏出仓库大门,王羽就拿起残本古册仔细看了起来。

这东西绝对不是凡物,恐怕也和唐刀一样,具有着某些特殊的能力。

打开笔记本,入目处是一个苍劲古朴的毛笔大字:人

这个字笔画简单,但是笔劲干练,毫不拖泥带水,与当代某些故弄玄虚的“书画大师”的字感背道而驰。

并且笔锋凌厉,似有锋锐从字中飞出一般,王羽只看一眼,便觉出字迹的不凡。

还未等王羽接着往下翻看,肩头一直平静的血气忽然气势大盛,爆发出耀眼的血色光芒。

“这反应。”

王羽眉头一皱,连忙将古册收入睡衣领口中。

很显然,那个叫做威廉的木乃伊,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事情。

医院的另一处,昏暗的外科楼监控室中,威廉正坐在监控电脑前,脸上带着狂热的笑容。

他不仅收集到医院的犯罪证据,已经完成任务,并且以某种家族内的秘法打开了地图的内资料库,查找到一些震撼的信息。

而那信息,和布恩迪亚家族的远祖,有着直接的关系。

那些荧幕上的信息文字忽而由黑转红,从屏幕上流下,汇聚向威廉的身体。

“这感觉..,这股力量!远祖的血液,实在太强大了!”

当血液完全融入进身体之后,威廉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发生了质的变化。

他猛地站起身来,身上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强大血气,面前的电脑、桌子,和身后的椅子纷纷被血气笼罩,瞬间化为齑粉。

“虽然只有远祖百分之二的血气量,但是这股力量,足以让我在家族中挺胸抬头,再也不用委曲求全了!”

血气凝聚,于威廉的右手中形成一柄血红色的骑士长剑。

“奈斯,连一直以来都无法做到的血气凝刃,现在我也能够轻松做到!”他转身看向门口的十几只鬼物,嘴角勾起一丝狞笑,“家族里的混蛋小人们,静等我复仇的怒火吧,你们的好日子,不多了!”

威廉单手一招,原本阻碍鬼物们的血壁消散,他用力挥出一剑,一道血光自剑中飞出,将当先袭击向自己的一只鬼物竖劈为两半。

鬼物分飞两侧,贴在两侧的墙壁上,强大的破坏力,在攻击到它的一刹那,便已将其内里完全震碎。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