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奇妙征程
  4. 第15章 兵临真定(2)

第15章 兵临真定(2)

作者:

在他们看来,就是一群草寇山匪围城,能有什么战斗力,不足为惧。

他们一直听段玉林的,见他都不慌,稳如老狗,他们自然也不会吵着出兵,尽管被骂得狗血淋头,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

“刘伟、张来、花迪、韩冲、东方耀扬......全军列阵,随我出战!”

被点到的人,能征善战,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跟随了段玉林很多年的人,几人严肃地回答:

“末将遵命!”

见他们收了免战牌,知道这是要出城迎战了,宋梁传令众人,摆开阵势,严阵以待,准备迎敌。

宋梁暗道:

“让我来看看你们的实力吧。”

双方阵前,段玉林很是嘲讽和轻蔑:

“小小宋江,就凭你们也敢反抗朝廷,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不赶快下马投降!”

宋梁也不跟他废话,直接喊话:

“秦明打头阵,林冲打二阵,宋万打三阵”

段玉林也不含糊,

“花迪、韩冲、张来你们去迎战。”

三人一夹马肚,走在了阵营前面。

秦明摇着他那狼牙棒,张牙舞爪的往阵前来,看准对面的段玉林就冲了过去,对面三将,也不慌乱,相视一笑,韩冲一马当先,冲将而去。

那狼牙棒斜挑而上,在空中与韩冲的兵器撞出灿烂的火花。

互相震得手麻,交错而过,勒马停住后,互相就着对方的实力进行认可,高手过招,一招就知道对手的深浅。

都用上十分的精力,小心的应对着。

乒乒乓乓的打了不下百余回合,也没有分出胜负高低,双双休战,回阵休息。

第二阵轮到林冲,林冲自然不会小瞧了对面的战将,自己以前身为朝廷官员,知道阵前战将的名号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换来的。

花迪想去迎战,被韩冲喊住:

“兄弟,这群贼寇并非无能之辈,且当心应对。”

花迪听后,大笑一声,上马而去。

交战几十回合后之后,花迪将长枪朝着林冲身前一扫,林冲立即从马背上跃起,双脚一收躲过攻击,顺势站于马背上。

居高临下,向下一戳,刺中花迪的肩膀,花迪吃痛,一枪逼退林冲,勒马向阵营逃去。

要是跑得再迟一点,可能就被林冲生擒了!

第三阵,宋万早已经等待不及了,在后方摩拳擦掌。

看见林冲回来之后,宋万扛起大刀,快马而去,拿着大刀的宋万很快就和张来对上了。

来来回回打了十几回合,张来手持一把长戟,轻松地躲过宋万的进攻。

所谓兵器一寸长一寸强,宋万近不了张来的身,而宋万早已身中两戟,无心恋战。

宋万调转马头就要开跑,此时张来弯弓搭箭,瞄准宋万的后背心,一箭穿心而过。

宋万中箭从马上摔了下来,杜迁平时和宋万交情匪浅,见宋万命悬一线,策马来救。

张来骑马赶到宋万身旁,手起刀落,将宋万的头砍了下来。

杜迁见此大叫:

“还我兄弟命来!”

一枪刺向张来,张来将头一偏,长枪刺空,再伸出左手抓住枪杆,猛地向前一拉,杜迁重心不稳,身体前倾,张来右手将戟向上一挑,戟尖从杜迁的颈部划过,鲜血从喉咙里冒了出来,身体直直地砸在地上。

连杀梁山两名头领后,张来带着他俩的人头,奔回了军营。

宋梁见状,歇斯底里的失声大喊:

“兄弟!兄弟!全军出击,为宋万、杜迁兄弟复仇!”

众人见自家兄弟身首异处,均红了眼,向敌人冲击而去。

段玉林下令,鸣金收兵,很快军队回收入城,高挂免战牌,将宋万、杜迁的人头挂于城墙只之上。

宋梁等人将宋万、杜迁的尸体收回后,下令撤兵。

首战失利,损失头领两名,宋梁心痛不已,发誓定报此仇。

此一战见识到了段玉林手下猛将的强悍,令宋梁不敢再轻敌。

宋万、杜迁虽然武艺平平,但是普通将领还是根本动不了他俩。

看来强攻不行,那就想办法智取。

宋梁这边军营里为宋万、杜迁办着葬礼,一片死气沉沉。

宋梁于人群中说:

“我们要化悲愤为力量,拿下真定府,为宋万、杜迁兄弟报仇雪恨!”

众人齐声怒吼:

“拿下真定府,报仇,报仇,报仇!”

另一边,高平为段玉林办下庆功宴,一片欢声笑语,歌舞升平,铺张用度极其奢侈。

高平站起身,举杯相饮:

“恭喜将军旗开得胜,我早就说过,梁山众人,一群乌合之众而已!相信将军,定能大破梁山军马”

段玉林也举杯回敬了一杯:

“这些都是将士们的功劳,我又何功之有。”

一片豪饮之后,派人去打探为何朝廷援军还没有到。

说来也奇怪,按照路程算算,朝廷援军这会应该也是到了,就算不到,至少也应该有信使到来,可现在别说信使,连只苍蝇都看不到,这一切安静得太奇怪了。

朝廷大军早已到达丰城,只是被卞祥大军挡在城外,进退不得,双方一直僵持不下。

在丰城墙下,狄青喊道:

“梁山贼寇,快快出来与我一战,定叫尔等身首异处。你们不是自称一百单八将嘛?怎么现在怂了?见到爷爷来了,就吓破胆了吗?”

狄青就在城下一直叫阵,却没人搭理他。

尽管交战了几天,狄青还是没有知道对面是田虎的大军,而卞祥也没有自报门户。

卞祥这一做法,完全是田虎的授意,就是为了让朝廷以为是梁山人马在此阻拦,好将所有的怒火都引向梁山,自己既收了好处,也能脱个干净。

夜里,军营灯火通明,寒风吹尽浪沙影,身裹裘皮思绪绵。

“报”

一小卒,冲进营帐,跪在宋梁面前,

“寨主,我们抓到了一个形迹可疑之人,身上藏有一封信,我们怀疑他是探子,就将他带过来了!”

宋梁头也没抬,

“将他带进来。”

不一会儿,士卒押着一个被捆绑好的人进来,看样子应该是朝廷的人。

将他的信打开看后,确定了这是段玉林写的亲笔信,就是想问问朝廷大军到哪里了,为啥还没有来支援。

还说等待朝廷大军早日到来,里应外合,一起剿灭梁山。

宋梁看了之后,死死地盯着里应外合四个大字,暗笑:

“既然你想里应外合,那我就将计就计!”

命人将信使拖出去关押起来,让人在营里去找一个与之相似的人,换上他的衣服,替宋梁办事。

宋梁也写了一封信,让他带回去交给段玉林那边,并嘱咐他要见机行事,脑子转快点。

之后又叫来一些人,让他们趁夜想办法到城里去,到处散布大军即将到达真定府的消息。

再派人连夜赶回东平府,将库房里宋军的旗帜和衣服全部带来,并嘱托一定要做好遮掩措施。

第五天,按照往常惯例,梁山依然在外面叫阵,段玉林就是坚守不出。

到了晌午,士兵饥渴难耐,全部回到了军营里。

突然,宋梁军营后方起了大火,黑烟弥漫,喊声震天,为首的队伍举着狄字大旗,队伍穿着宋制军服。

这队人马冲进军营引起一阵混乱,靠近前方的士兵均快速向后跑去,与后方军队厮杀起来。

城墙上的士兵,看到这一幕,一路小跑到大帐之中,将这里的情况告诉了段玉林,段玉林拍案而起,想到昨天看到的狄青的信,上面写着:

“朝廷大军日前遭到梁山阻截,已被我等击退,现今马上抵达丰城,明日便可与将军前后夹击,共击梁山”

本来还是很怀疑,看样子消息是真的了,立即下令,全军整装,准备出城迎敌。

段玉林还特意跑到城墙上看了一下,看到下方军营完全乱套,前沿士兵不断支援后方,杀声震天,军旗倒的到处都是。

一拍手,一跺脚,这回是彻底信了,赶紧转身跑下城去,

“援军到了!援军到了!打开城门,出城迎敌!”

城门大开,军队一窝蜂的涌了出来,直奔宋梁军营后方而去,准备前后夹击。

等到所有人都冲进军营中时,旁边的帐篷里,突然冒出许多士兵,将他们团团围住,而那些已经死去的人,又重新站了起来。

原来这是宋梁给段玉林演的一出好戏,就是为了引他出城,进包围圈里围了杀之。

之前帐篷里已经被宋梁秘密安排了两倍士兵住在里面,跑出去一半,藏着一半,才骗过他的眼睛,让他以为前方都是空帐篷,全去支援后方了。

段玉林见状,深知中了宋梁的诡计,马上号令军队往回杀。

可是进来容易出去难啊,更何况还是一个包围圈,宋梁怎么可能让他轻易冲出。

宋梁可不傻,他可不会和他们硬碰硬,徒增无故的伤亡。

在这种情况下,用弓箭是最好的,保持一定距离,到时候他们可就是移动的活靶子!

“弓箭手准备!射!”

随着命令一下,万箭齐发,

“嗖嗖嗖……”

漫天的箭雨,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阵中不断传来嘶喊声,痛哭声,不断有人倒下哀嚎。

段玉林看这架势,用不了多久就会全军覆没,不能再被动挨打了,眼睛扫视一圈,让全体朝着西北方的一条官道全力突围。

见他们开始突围,宋梁就让众头领全面追杀,带着失去兄弟的仇恨,一个个如狼似虎扑向落荒而逃的大宋军队,叫得最凶的自然还是李逵,手拿一对大板斧,追着一群人到处跑。

段玉林的部下,不愧是久经沙场的战将,硬是在重重的围困下,撕开了一道口子,朝西北方向逃去。

高平见段玉林深陷重围,也趁着双方激战的空隙,偷偷地溜出城,向西北而去。

下令撤军入城,穷寇莫追,用一部分军队堵住西北的出入口。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